•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我们吃完早餐,乘车去恐龙遗址参观。

导游小姐姐在一边介绍说:“我们恐龙遗址,也叫楚雄禄丰恐龙谷,来自两亿年的呼唤,集遗址保护、科普科考、观光游览、 高科技娱乐和休闲度假于一体。”

我打开相机开关,打算拍照,却突然想起昨晚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直到睡觉前他都没有回复我,于是掏出手机打开手机QQ看了一眼,令我没想到的是,大约在我刚刚睡着的时候,9点40分,他就接收了打包的照片,并回复了我:嗯,辛苦了,我打开看看。

10点10分的时候,是他的第二条回复:

拍得都挺好,可以直接用在文章里,不用再专门去找图以及因为图片版权的问题伤脑筋了。

只是这样,再没有别的了。

我以为他会问一下我策划有头绪了没,但我没有任何的头绪,他也没有问我,我好怕此时此刻看到他的另一面:李汐,你去了连策划都想不出来,还去什么去!还不如当初让我一个人去!

我回他道:真的吗,我拍的照片真的可以用在文章里?

中午的时候,他才回了我QQ:我今天来公司加班了。

我才想起今天就是520了。

我刷新了QQ空间,看到他发的说说,他极少发说说,也极少发朋友圈。

“520,我在公司为单身狗代言。”

今天是情人节,之一。

我突然想到今天我还没有更新官微。

中午吃过饭,我跟他要官微的账号和密码,之前我都是在网页上登录的,所以账号和密码只在单位保存了,他一时没有回复我。

过了一会儿,回复了我:这几天在外面这么辛苦,不更新也没事。

他并没有给我账号和密码。

可是。

我坚持说:我一定要更新,今天,因为今天是520。

他回:好吧,账号:XX……,密码:XX……

收到了账号和密码,我十分激动,不过这样他就知道我将要发什么微博了。

中午吃过饭后,我用手机微博APP登录了账号和密码,编辑好了微博的文字和图片。

我的胆子已经十分巨大。

请原谅我这样形容自己。

下午5点20分的时候,我发出了这条微博。

我知道,当我发出这条微博默默表白的时候,我就已经回不去了。

 

微博如下:

《小探的告白书》

今天是520,小探没有忘记,

只是小探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不知该怎样表白才可以

今天反复挣扎了一天,看着朋友圈里的秀恩爱的好友们,心想我还没有向我深爱的你表白呢

展开全文

 

在展开全文之前,已经让人心怦怦直跳,我胆大妄为,我难道想不到同事看到了这篇微博会怎样想?怎样看我?

展开全文之后。

《小探的告白书》

今天是520,小探没有忘记,

只是小探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不知该怎样表白才可以

今天反复挣扎了一天,看着朋友圈里的秀恩爱的好友们,心想我还没有向我深爱的你表白呢

最后还是决定用自己珍藏的这朵星际玫瑰来向你说明

 

这朵星云玫瑰,名为NGC 7129,位于仙王座,距离我们约为3300光年。

很美吧?

现在,我要把它送给你

今后我会一直守护你,就像你一直默默地守护着我一样

亲爱的《探索日》杂志读者,说的就是你,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杂志不离不弃的支持,小探怎么可以不表白呢

我会一直看着你,一直帮助你,直到你变得愈加美丽

但请不要忘记我,,,

致我深爱的你

来自深爱你的小探

微博配图1:动漫《潜行吧!奈亚子》的男女主同人婚礼图

配图2:星云玫瑰的照片

 

这样。

惊险又刺激。

我觉得我浑身像过电一样。

星云玫瑰。

呵,真的刺激。

 

我不知道吴云星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我自己是脸红了半天,而且不敢面对同事,生怕他们从那条微博里看出什么来。

不过幸好,他们似乎平时太忙,都不怎么注意微博上发生的事了,在我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之后,我开心了许久。

晚上我照例把照片发给了吴云星,我以为他会忍不住问到我策划的事,然而他依旧没有,我的内心开始焦灼起来,觉得自己明天考察完之后一定要试着想出几个策划来。

 

第三天我们去了大理。

这几天在云南已经是心旷神怡,虽然自己的老家也是有名的千年古城,但来到云南后却也觉出南方的好来,在我眼里,一般说的南方,我就会想到长江三角洲来,因为去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城市最多,上海、杭州去了有三四次了,苏州、无锡、湖州、绍兴什么的都去过,我也都很喜欢,但那里与这里的云南,同样是南方,但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来到大理,更像是来到了仙家境界,空气、山脉、湖水皆像钻石一样,纯净得不染一丝瑕疵。

我一直想来云南,但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的,并且说来就来了,让我毫无思想准备。

站在湖边,立在天地之间,吴云星的影子就淡了,我蹲下,捡起一块石子,想了想,又捡起它旁边的,紧紧挨着的另一颗石子。

一颗吴云星,一颗李汐月。

好不好?

我握着两颗石子,放在洱海里荡了荡,又捞出来,擦干净了,放进口袋。

做完这一切,我回头看见石凯锐又在录视频,他用浮夸的语气说:“那里是苍山,这是洱海,这里太美啦!我还要不要回去呢……”

这里太美了,只有此时此刻站在这里,身处此境中,才能感受得到完完全全的这种美,这种身处世界最美的仙境天堂。

可惜吴云星不在。

他本人虽然没有要来的太多愿望,但假使来了,依照他的性格,想必也会发出一些感叹。

他是应该来的。

他这次没有来,或许我们就再无这样的机会了。

 

我盯着面前的景色,洱海的蓝是一个层次,苍山最底部的蓝又是一个层次,但比洱海的蓝要灰一些,再往上的苍山就是绿色的了,它们是森林,再往上就是终年不化的雪顶,再往上就是覆盖在雪顶上的白云。

大家都被这种美景所震撼了,震撼得说不出话,只是拿着手机一直拍。

林平说:“唉,真可惜呀,阿星也没有来。”

我心想,是呀。但我没有说出来。

他们肯定以为我是一个坏人。

为了自己要来旅游,就占据了吴云星的机会。

为了掩盖自己对吴云星的真实意图。

就让他们以为我是一个坏人吧。

所以我没有吭声。

 

晚上回到酒店,我坐在桌前,整理了一下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和思路,然后拿纸笔打算把这些素材整合成一个策划。

但是我从来未做过策划,策划这么核心的东西,他们以前只是教我怎样去做,但从未让我参与过。

我列了一堆策划标题:云南之旅,元谋人探秘,原始人的由来,大理古国等,自己都感觉拿不出手,最后全删去了。

毫无新意。

我打开酒店房间里的电脑,登录QQ,打包好照片打算给他发过去。

晚上10:21。

今天有些晚了,但我知道他还没睡,我先在微信上问他:星哥,你在做什么呢?

他:我在做策划。

他很快地回复来。

啊?

在……做策划?

他真的没有打错字吗?

我:在 做 什 么!

我:策划?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都没有来,怎么想到的做什么策划?

他回:是的,策划。

一瞬间,我突然就想通了。

——他没有来,也可以做策划。

他又说:事实上,开完会的第三天,我已经连夜把整个策划赶出来了,现在是想连夜修改一下,现在我把大纲发给你。

看完他做的大纲和图片后,我惊呆了,原来他那么确定地说“你放心”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提前把一整个策划给做完了,来不来云南,其实影响不大到他做策划。

他都没有来云南,就做完了整个策划。

我惊叹不已。

而我,这个已经身临其境的人,却连什么策划都想不到。

他说: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还有,今天的照片继续发我。

我赶紧从电脑QQ上把打包的照片发给了大神。

他说:我知道你对策划还是没有想到什么,没关系,明天和后天还有时间。

我:那哥你想做到几点?

他:做完吧,今晚也不知道做到几点,我只是想改动一下,做到几点算几点吧。

我说:你别熬夜呀。

他:应该会熬夜。

 

我既兴奋又失落又觉得这件事很刺激,关上电脑,和他们一齐去逛街的运营经理恰好回来。

“王姐,你回来啦!”

我看着她买了很多东西。

“给策策买了些吃的,”她埋怨我:“你说你大老远来了,怎么不去逛逛呢!老是待在屋子里,在哪里都是。”

“我还有事要做啦,研究研究策划什么的。”我很愁苦:“怎么都想不到合适的。”

“你还挺用心的。”

“是啊,毕竟是新人嘛。”

“以后多和阿平还有凯锐学习学习,多交流就有了。”

运营经理不在我们办公室,根本就不了解他们的工作水平和状态嘛。

“你知道吗,过两天我们可能要选一个副主编出来,毕竟副主编空缺很久了。”

啊?

上次晓晓姐这样说了,我还不信。

那运营经理和我说是什么意思呢?

“我觉得凯锐挺好的。”她说:“你也来了一段时间了,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果然是偏心石凯锐,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偏向石凯锐,他明明远没吴云星认真。

“我觉得星哥很适合。”

我斩钉截铁地说。

“星哥?云星吗,”她似乎有点吃惊:“哦对,你跟着吴云星。云星这个人是很完美,不过他太冰了,可能不适合做副主编,凯锐来公司比他早一些。”

我突然有些紧张了。

以我的脑回路竟然也能够想到,运营经理和石凯锐关系比较好,余主编和林平的关系比较好,而吴云星,仅仅是和美编组的组长金应的关系比较好而已。

吴云星想要当副主编都这么危险。

这次的策划对他来说一定也是一次考验,不然他不可能这么上心。

但是,这么重要的事,他竟然都没跟我说。

我一定要全力以赴。

“也是,吴云星这种性格向来招小女孩喜欢。”运营经理说:“他刚来的时候,我们公司不少喜欢他的。”

又刺激我。

“姐,说真的我倒不喜欢他这种性格。”我也说:“不过就是工作上和其他人不一样,特别认真。”

 

第二天上午,我们坐飞机,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从大理来到了西双版纳,但是如果坐汽车的话,因为山路比较多,就要开十个小时以上。

我们的第一站是中科院的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从下车的时候起,我就觉得像来到了异域一样,与大理带给我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没想到西双版纳的天气这么热,感觉至少得有30度了,幸好我带了遮阳伞,这样打着伞还好一点。

导游带我们走进植物园后开始介绍:“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于1959年1月1日在中国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教授领导下创建,地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勐仑镇,占地面积1100公顷,海拔570米,是一个集科学研究、物种保存、科学普及为一体的综合性植物园。为国家级科普教育基地、西双版纳唯一AAAAA级旅游风景区。据不完全统计,在该园38个不同的专类园区中有各类热带植物约1400种号,130科,1000余种植物。”

“哇。”

进入植物园后,我被植物园里面的景象惊呆了,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出国,就像到了国外一样,这完全和济南有着天壤之别嘛,到处都是高高大大的树木,看起来都能和天连到一块,地面上也都是草地,远处都是平平的河流,更像到了泰国一样。

我赶紧打开相机,准备拍照。

我们先来到热带雨林园。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身处热带雨林中。运营经理举着双手让我给她拍照,拍完之后,我又给他们拍了群体照,然后把相机交给导游,导游给我们连拍了好几张各种动作的照片,我们都开心极了,像小孩一样。

身后的树木高不见顶,到处都是藤蔓缠绕,我们甚至还担心地上会钻出条毒蛇来。

走着走着我就觉得好热好累,但是一想到一定要想到一个合适的策划,还有要拍更多更好的照片,我就在心里默默地鼓励自己一直向前走。

接着我们又去了“名人名树园”,除了各种名人手植的亭亭绿树外,还收集了许多奇花异树。

最令我们感到惊奇的是,我们居然真的看到了世界上最毒的植物——见血封喉树,又名箭毒木。

这种树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

西双版纳民间有一说法,叫作“七上八下九倒地”。

据说中毒的人或者野兽,上坡的跑七步,下坡的跑八步,平地的跑九步就必死无疑。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见血封喉树,但是这树看起来也是高高大大的,与其他的树外观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们都很自觉地离它远远的,生怕被他溅到哪怕一点,就一命呜呼了。

 我对着这棵树拍来拍去,拍了半天,直到有了几张满意的照片为止。

 

“这个是红背竹竿草,别名加独树、加布、剪刀树,叶红绿色,植株细长,是世界上最毒植物——见血封喉树,又名箭毒木的唯一解药。多生长于箭毒木周围,状如小草,只有少数彝族老人可以辨认得出来。”

“哦——”我们拉长了声音:“原来解毒的就在旁边!”

“这个树是轻木,又称百色木,原产于美洲和西印度群岛,当地人称它为巴尔沙木。巴尔沙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筏子,用轻木做筏子具有特别大的浮力,可载运更多的东西。这个树是1962年引种于西双版纳的,每立方米仅重115公斤,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可以抬起约等于自身体积8倍的轻木甚至更多。由于不易变形,加工容易,导热率较低,是极好的绝缘、隔音和制造救生衣、水上浮标及飞机的良材。”

我赶紧拍下轻木。

“这个是红豆杉,想必不用我介绍了吧……”

我赶紧对着红豆杉拍拍拍了好多个特写。

“这个是最有营养的树——辣木”她继续介绍:“印度当地人民在日常生活中食用辣木,鲜叶可作为蔬菜食用,嫩叶类似菠菜,可以作汤或沙拉。嫩果荚也可以食用,干种子可以打成粉末作为调味料,幼苗的根干燥后也可以打成粉末作为调味料,有辣味。辣木的花在略微变白之后也可以加入沙拉中食用。辣木中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有增进营养,食疗保健的功能;也广泛应用于医药、保健等方面,被誉为生命之树,植物中的钻石。”

“这个是龙血树,当龙血树受到损伤时,便会流出像鲜血的树汁,为此,人们称这种流血树为“龙血树”。龙血树的汁液是一种名贵的中药,名为“血竭”或“麒麟竭”,有治疗跌打损伤、血瘀疼痛、风湿麻木、妇科杂症等病痛的功效。”

“这个是望天树……”

“这个是箭根薯,又名老虎须,全株有毒……”

“这是一种通晓音乐的草,它的触觉特别灵敏,并能靠声波震动叶子。当有平缓的歌声或音乐声时,它的叶子就会随平缓声音的升降上下跳动,这种草因有此绝妙的本领,植物家便给它取名叫跳舞草。当男士唱歌时,因声波强,它跳舞也特别欢,为此人们又给它取名叫风流草。跳舞草在中国属于稀有,在世界上也是稀有植物。跳舞草为何会通蓝音乐,科学家尚未解开这个谜。跳舞草不仅有较高的科研价值,同时也有较高的旅游观赏价值。”

“哇!这么神奇!”我放下相机,打算给它唱歌。

“男士唱歌才比较有用,因为男士的声波较强。”

“凯锐哥,你快来给它唱首歌!”

 

从植物园出来后,我们都挺不想离开的,导游带我们去了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寨子打算吃午饭。

石凯锐依旧玩着手机,我特别想把今天上午的所见所闻告诉吴云星,然后打开了和吴云星的微信对话框。

我:星哥!你知道吗!我们今天上午来到了中科院办的植物园!天哪!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他回我:有没有见血封喉?

我惊呆了,问他:你咋知道啊哥?

他:猜的

服务员给我们端上来的菜,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除了一个菠萝饭,还有竹筒饭。

“这个是我们的景洪山竹饭。”导游介绍说:“这个竹子就是我们当地的竹子,蒸出来的米饭很香的,这个饭也是我们当地的大米。”

“哇!”

小学时候在课本上学的《美丽的西双版纳》终于身临其境了。

“这个是傣味炸牛皮。”

“哇!”

“这个是我们的勐海烤鸡。”

哇,我已经眼花缭乱。

这些菜不光好看,还相当好吃,特别符合我的口味,酸辣酸辣的。

转眼间服务员又来上菜了。

“这个是油炸竹虫!”

哇!虫子,这不是刚看过的文章吗,盘点全球各地的“虫”食。

本来以前我是拒绝的,但看完那篇科普文章后,我就特别想尝尝什么味道。

除运营经理外,我们每个人夹起一根虫子去蘸调料……

哇,超好吃耶!和文章中说的一样好吃!

“这个是我们云南家家户户都爱吃的菌菇——香煎牛肝菌,这一盘是油炸鸡枞菌。”

过了一会儿,又上了两盘菌:“这个是腊肉炒虎掌菌,这盘是羊肚菌、冬茸、鸡油菌和竹荪煮成的鸡汤。”

天哪,这些也都太好吃了吧!

我已经吃得说不出话,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蘑菇,用了简单的烹饪之后,竟然都这么美味,可怜吴云星没有吃到。

心疼他。

由于连续几天的“作战”,大家都累了,运营经理和余主编决定我们吃完饭就去酒店午休一下,然后下午自由活动,各自去寻找自己的策划灵感。

 

PS:今天有一点点导游的内容复制了百度百科一些,这是不行的,等我修文的时候马上改过来,现在赶文比较匆忙。

年末冲业绩,我也是=

其实主要也不是年底冲业绩吧,我自己是小说前面费心费力地铺垫好了,后面自然就写得快,而且越写越快,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而且19年新的一年有新的规划,新的规划就是先把这本小说抓紧保质保量地完成~其他的规划才能继续下去~

9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