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运营经理帮我们申请的小长假批了下来,足足九天,如果和周末之类的结合一下,就可以申请到连续十几天的假期。

我从住的地方,把我用柠檬和蜂蜜冲好的蜂蜜柠檬,带去了杂志社,即我当初从家乡来时,我妈放在我包里的一袋正山小种,我妈知道我爱喝红茶,只是冬日很快就过去,没有春天的济南,夏天来得极快。

我一直在想,老舍先生为什么写济南的冬天,大约他也觉得济南的夏天实在是太热烈,无法消受。

我把冰块放在保温桶里,带着茶叶冰桶,蜂蜜,柠檬去上班了,上班之后我告诉了两家面试时间和地点公布了,就在6月19日。

凉姜:你真的要走,你可想好了,如果真的过了,你要真的辞职吗?

这样你就再也见不到冰山了。

我:想好了,如果我走,才有可能和他在一起。

凉姜: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我:对了,打算让你给我们杂志画漫画,也没有找到机会呢,这几天得好好想想了,毕竟我马上就要走了。

 

我先用材料给自己做了一杯柠檬茶,自我感觉味道不错,又小心翼翼地看向吴云星,看了他半天,他都没看我,我好敲了敲他的桌面,他抬头看我。

“哥,把你的杯子给我。”

我十分强硬。

他很懵,拿起他的笔来要递给我:“这个?”

“不是,”我说:“杯子,你的水杯。”

他很疑惑地把他的陶瓷水杯递给了我。

 

就这样,我没想到吴云星答应了我给他做柠檬红茶喝(好像是他被我强迫来着)。

我拿着他的杯子,小心翼翼地把蜂蜜柠檬放进去几片,又倒进去好几勺蜂蜜柠檬汁,我把沏好的冷掉的红茶倒进去,最后放进几块冰块。

啊!大功告成!

这样我亲爱的组长大人就能够享用到,美味的冰镇柠檬红茶水了!

天这么热,也应该解解暑嘛。

我把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他的桌面上,盛得太满,生怕溢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我,拿去杯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过他立刻喝了一口。

我小声问:“味道怎么样?”

依旧是两个字的评价:“还行。”

然后从这一刻起,我几乎每天都给他做柠檬红茶,

 

下班后,他忽然看向我,问我:“哎,你的包都是从哪里买的?”

??难道他看上了我的包?不是吧,我还没发现他有这个属性啊。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现实中也有,网上也有。”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有可能想送给别的女生包?

“嗯。”

他不说了,我却追问起来:“你问这个干啥?”

“哦,我是想买个包。”

“你?你自己用啊。”

“嗯,我觉得还是有个包方便些。”

原来是这样。

吓我一跳,我以为他相中了我的某个女式包包呢。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我打开某购物软件,开始在上面搜索起“男士背包”“男士斜背包”来。

一开始搜出来的男士背包如何都不好看,因为自己平时虽然很擅长选衣服和包包之类,但总没怎么关心过男式的物品。

尝试不同方法搜索了数十次后,才找到了可能能够搜索到合适包包的方法。

我把我搜到的几种包的全部截图,发给了星哥,但是这几种包我都觉得不是很满意,没有一见钟情的那种。

我又接着继续搜,也不管他回复“感觉其中一个还行”了,我继续搜索,终于搜出了两个我觉得还不错的包,它们的样子差不多,都是黑色的简约挎包,不过一个过于便宜,89块钱,一个过于贵,360块钱。

更诡异的是,我觉得这个过于便宜的这个比较好看一点。

我发给了他,说,我觉得上面这个比较好看!

他说:嗯,但是只要89吗,倒是很便宜。

(我以为他会买下这个包,但是过了几天之后发现他并没有买,又过了两天是年中大促,我一刷新购物车,正好看见这个包降价了。)

谈论了半天的包,我还是觉得他突然想到这挺奇怪的,而且还突然问到我。

难道……他这是给我个送他包的机会???

我不自觉地“噗嗤”笑了出来,他——怎么可能?

咦,我也可以把这个包买下来送他呀……我怎么会想到这一点,我突然为自己的“智慧聪明”嗟叹。

但是,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这太诡异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瞅着手机哈哈大笑了半天。

 

第二天我背着二姨送的MK去上班,出门的时候有些着急,拉拉锁的时候,不小心把纸巾卡在拉锁里头了,正好把东西全关在里头,算了,就背着它去上班吧,我背着被纸巾卡住的MK大包去上班了。

今天星哥来得好早,我怔怔地看向他,我把包拿下来放在他的桌面上:“哥,这个包的拉锁卡住了,我拉不开包的拉链了。”

他今天的心情似乎一般,没有说话,但是开始认真仔细地帮我看起包来,他正看着,我看到余主编竟然走了过来,我赶紧坐下了,生怕他误会。

“怎么了?卡住了?”

余主编问。

吴云星一边弄拉锁一边点头。

“你给拉链弄点油或者铅粉放上去就行啦!”

“不是啊,她这是把纸巾卡在里面的缘故。”

“哦,这样啊。”

余主编路过,走掉了。

 

当晚我回到住处,打开微信,发现各大公众号发布的,都是关于“蓝鲸杀人游戏”内容的文章。

“蓝鲸杀人游戏”。

这个关键词实在是太过刺眼,令人恐惧,我闭上眼,这几个字仍然出现在眼前。

因为《探索日》,我了解了蓝鲸这种巨型的海上动物,我喜欢蓝鲸,我很喜欢蓝鲸的故事,喜欢《化身孤岛的鲸》。

很不喜欢蓝鲸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大众的面前,这些自杀者拿蓝鲸作为杀人方式命名。

第二天我去上班,刚把屁股坐热,吴云星就到了,他一边在电脑上搜索一边问我:“你听说‘蓝鲸杀人游戏’了吗?”

我:“听说了。”

我看到他在搜索引擎上输入“蓝鲸杀人游戏”这几个字,点击回车。

“我昨天搜索到了一个QQ群,我申请加入了。”他笑了一下:“不过还没通过。”

我惊讶得不行,我吃惊的看向他,以为他想不开了:“还真的有QQ群——哥,那你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我只是想要加入试试,万一下一期杂志想要做关于蓝鲸游戏的文章呢……”

我看着他天真的样子,忍不住告诉他:“哥,那你知道加入蓝鲸游戏的QQ群,还要提叫你的裸照吗?”

“不知道啊。”

我竟没想到他不知道。

我也开始搜索起来:“不仅要你的裸照,还要你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拍认证照片……”

他话还没听完,忽然愤怒了:“这特么不是借贷宝吗!”

我笑了,我没想到他这种反应,我一个人顾自笑了半天。

这几天,“借贷宝”的确也猖狂得很。

各大网站上爆出哪个大学生又因“借贷宝”被骗自杀的新闻。

这样的“蓝鲸游戏”群,和借贷宝的确也没有什么区别。

 

回过头来,我突然灵感一现,我立刻创建了一个新的文档,开始敲字:

 

四格漫画二:

云星:你听说过蓝鲸游戏吗?

夕月:听说了啊。你知道加入蓝鲸游戏的QQ群,还要提交你的裸照么?

云星:不知道啊。

夕月:(一边电脑百度一边说)哦,不仅要你的裸照,还要你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拍认证照片……

云星:(愤怒地讲)这他么不是借贷宝吗?!

 

写完之后,我觉得很满意,发给了凉姜,然后又开始写第二个,第二个就是我自己杜撰的了。

 

四格漫画二:

 

做柠檬红茶

苏朵:云焕,把你的杯子拿过来

云焕:什么?

苏朵:把你的杯子拿过来

云焕:拿……我的杯子做什么?

苏朵:嗯我要做柠檬红茶,你要不要喝?

(云焕递给苏朵自己的杯子并说了声谢谢)

苏朵做完把杯子递回给云焕。

苏朵看着云焕喝了一口问他如何。

云焕说:嗯,还行。

苏朵:嗯,既然是还行的话,以后我就只做给自己喝了。

 

我发给凉姜之后,问她能画吗,能画我就跟主编申请一下。

凉姜:当然能了,我觉得挺不错的,我能在你今天下班之前就画完草稿呢!(傲娇)

我:那很好,哈哈哈,那我就拿着草稿让主编看呢!

凉姜:不过我可能会给你修改一下~

我:好哒,好哒,你随便修改!

 

我发现吴云星这一上午去了好几趟洗手间。

到了中午,金应来到办公室找大家聊天,走到了我和吴云星这里,他看着我做的蜂蜜柠檬的玻璃罐子,问我这是什么。

“这是我用来做蜂蜜柠檬水的,你要不要尝尝?”

“不了不了!”

他使劲摇头。

我没想到他赶紧拒绝了我,我十分惊诧地看着他,他露出十分恐惧的表情:“阿星喝了都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了,我不敢喝,不敢喝!”

“啊?”

我很诧异,他拉肚子咋没跟我说呀,而且还一直喝。

金应也愣了:“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呀。”

金应看向吴云星:“你……没告诉她?”

吴云星点点头。

 

为什么我没有这么严重?

难道是……因为为了好喝,我给他放蜂蜜柠檬放得多了?所以柠檬酸刺激肠胃导致的?

我转头看着吴云星:“柠檬刺激肠胃导致的?” 

 他点头:“我一开始就跟你说柠檬放得太多了。”

 我心想,给你放得多,给我自己都没舍得多放呢,唉,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嘛。

我走过去,打算拿起他的杯子,却被他死死护住:“你要干什么!”

“给你倒点柠檬水啊!”

他惊恐地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下午的时候,凉姜果然给我发来了她画的草稿分镜。

凉姜:是在纸上画的哦,你先看看,我再扫描到PS里面改动一下,再接着画漫画。

我:嗯。

看完她画的草稿之后,我激动不已,我觉得她画的分镜比我写的都好,我兴奋地走到主编的面前,把我的室友帮忙画漫画这件事告诉了他,他很高兴,连草稿都没有看便同意了这件事。

 

过了两天,我打开淘宝一看,发现今天竟然是年中大促,我打开自己的购物车,打算趁搞活动买些东西,一看购物车,降价的东西竟然只有吴云星的那个包!

原价89,降价5元,领券后79。

年中大促……吴云星的包……

鬼使神差完毕,我发现我竟然对这个包进行了付款模式。

没想到第三天这个包就到了我的手里。

只是我该怎样把这个包交给他呢……我左思右想想不到办法,只是包在我的手里,我又不背,这不是浪费了嘛。

 

昨天晚上做了噩梦,梦到一个老人正到处抓我,我跑啊跑啊,到处躲藏,从墙的缝隙中来回穿梭。

从梦中惊醒之后,我大汗淋漓地坐在床边,打开了空调,冷空气吹在我的脸上。

兴许是这段日子太累了,我不断地做噩梦,各种各样的噩梦。

我打开手机,刷新朋友圈,却看到吴云星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

当你试图去抓住一些重要的什么,那些却已经不存在了。这便是人生吧。

这句话看得我心中一惊。

我以为依旧是关于那位不曾谋面的“前女友”的话,然而怎么想都不对。

也许是亲人去世了。

我想了半天,想到了这个结果。我赶紧收拾东西去杂志社。

今天已经6月13日了。

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吴云星还没有来,我漫无目的地在电脑上打着字,终于发片成功,我也不用再那么紧张地工作了。

只是星哥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九点半了。我不自觉地向后看向余主编,他表情自若,他也没有说任何关于吴云星去向的话。

我忍不住了,我打开微信,小窗他:哥,你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来上班?

这次不同以往,他始终没有回复我。

到了十一点,我一抬头,竟看到本来已经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

他一向稳健的步伐有些摇晃,面色苍白。

他看到我直直地看他,别过头去。

他在座位上坐下了。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

我桌面上的手机忽然“吱”一声震动,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他的回复:我姥爷去世了。

一时间我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说:哥,节哀顺变。

他没有再回复我。

中午的时候,我走到他面前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去?

他说,今天下了班吧。

他的语气温柔多了,只是人仍旧低沉。

他为什么不今天回去呢,因为他自己计划的工作还没做完吗?

傍晚的时候,目送他走出办公室,我觉得日子已经开始凌乱起来,看着他沉重的心情,我多么希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我想起我大一时姥姥去世,当时的自己是那么难过。

姥姥是天底下最支持我写小说的人了。

虽然,她是个画家。

 

本来先签的是我从周一开始休假,明天是周五,周六就不用上班了。因为周六不加班,没有人来上班。

但是没想到他竟因此比我早一天休假,经历了一场加班大战之后,我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周五再来上班的时候,他的座位是空空荡荡的。

下周周末我就要面试岛·书店了。

我要试着习惯离开你。

4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