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转眼之间,我已经一周没见吴云星了。

我也没有联系他。

他应该很忙,我不联系他,他就不会联系我。

其实我很想安慰他,但是除了在朋友圈下面评论了几句,我更加不敢在微信里小窗他。

我自己的事情已经多到梳理不清,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坚持这样每一天不联系他的,每一天像蚂蚁噬咬骨骼那样,又痒又痛,我也不知道面试会出什么样的题目,官网上没有说,在曾经的考试里也查不到任何资料,我只能在网上搜索整理可能面试的形式,按自己的思路整理一遍。

这次的面试我没有很紧张,发挥很好,和以往那些校招面试时不一样,以前我都很紧张,这次我很镇定。

我知道,我和吴云星已经进入了后时代。

我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只能凭着直觉向前走去,说起来,除了小说,我也没有什么规划。

面试完毕后,我和阿春去胡玩了一趟,只是面试完之后的感觉与面试之前,居然没有什么不同。

我还是我。

 

面试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我紧张,我紧张面试通过,又紧张面试不过。

前面为了笔试付出了太多,又连续加班,导致整个人都变得不好,幸亏我坚持了下来。

这两天心态终于好了点,现在又开始紧张之后的事情,其实我既不想离开,又想有个理由离开这里,所以我很紧张。

 

面试完的第二天,我开始重新恢复百无聊赖的状态,从中午开始,天上下起了豆大的雨,雨大得很可怕,为什么今年的雨这么多?

我仍是没有任何的灵感,我躺在床上,看了微信上的吴云星,看不到他上线或者下线的消息。

我又打开QQ,这几天以来都是不在线,现在竟然……电脑在线?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竟然点开了他的头像我,我说,哥,你回来了?

十几分钟的等待之后,他回复了我:还没有。

我:嗯,我以为你回来了,看到电脑在线。

他:没有,用的我姐的电脑。

好久不见,这样的聊天有些干瘪无味。

我:你们那边下雨了吗,这里下了好大的雨,有些可怕

我穿好拖鞋跑到阳台上拍下来下雨的视频发给了他。

他:这是你住的地方?

我:嗯,是,你的心情怎么样,没事了吧?

他:嗯,好多了。

这样的聊天很干瘪无味吧,我也觉得,其实我不喜欢网上的他,比现实中淡漠多了,只是现实中无法这样尽情地聊天。

我:哥,我打算跟你说一件事。

我停顿了,我冲到墙边,对着挂着“星辰图”的墙壁哈哈大笑了半天,我想说什么,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像喜欢一件宝贝一样?

现在没有人喜欢你,我喜欢你。

现在没有人觉得你好,我觉得你好。

我回到桌面上,拿起手机:我可能要辞职了。

这是我,最后的法宝,我努力了整整两个月得来的法宝。

我想试探他到底在不在意我啊!

我没想到他说:大约什么时候?

我看不到对面的表情,可是我做不到对自己这么残忍在他面前讲出来这个,看到他多么平静的表情。

我:大约7月多

他:哦,你真会给我出难题,过两天我排杂志进度表。

已经被他折磨到伤痕累累的心,又怎么承受不了他的这种向来的平静态度。

他:你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句,我要请你吃饭,毕竟你也帮了我很多。

我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心软了一下,我擦了擦手机屏幕,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自己都没有觉得帮了他很多。

可是,在他的心中,我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和他主动说话的向来是我,送他伞担心他淋雨回家的是我,送他零食给他做柠檬红茶的是我,主动帮他工作的是我。

他似乎什么都没有给我,但是又教了我太多。

算了,我本来低沉的心情,因为他要请我吃饭这件事,竟然好了一点,如果我一直在这个公司的话,永远都没有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对吗。

我:法国大餐可以吗

他:法兰西大餐,可以的。

我:对于你来说,更有可能是法西斯大餐

他:对,就是法西斯大餐

我:哥,为了安慰你的心情,前两天,年中大促,我把你相中的那个包给买下来了。

他:啊?

我猜他是佯装淡定。

谢谢了,我回去把钱给你。

我:不用了,本来也不贵。

肯定没有他要请的饭贵,我要选一家很高档的餐厅,点一桌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菜,让他永远地记住这一餐。

 

很快又到了上班的时候,我们已经10天没有见面,也没有在微信上说话了。

这十天我只是参与了一个面试,只是幸好我想要准备得很多,不然又会以各种方式想他。

去杂志社上班的时候,我竟觉得恍如隔世。

当我在座位上看到吴云星的时候。

他比我早离开一天,昨天就来上班了。

 

很快又是周末了,我想去北京看三体,但很想和吴云星一起去。

凉姜让我问他,我说我不可能问他,因为我知道不可能。

凉姜说,你不问问他怎么知道不可能。

我对着屏幕凄凉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说:突然想去青岛。

她问:那你来找我吗?

我说:说实话,我也想去北京看剧场版的三体

她:这周是我生日。

哦,对哦,这周末是6月24日,是老姐的生日。

恰逢周末。

去不去呢。

我盯了半天的天气预报,济南无雨,青岛大到暴雨。

然而,今天济南下了一整天的暴雨,现在已经八点半,还能听到阳台的窗台被暴雨洗刷的声音。

老姐在微信上语音:你到底来不来。

我思虑良久,得有两个小时,最后打开12306,订好了来回的动车票。

订的太晚,所以去程只能订上午十点的票,返程恰好也只能订上午十点的票,我连24小时都待不够。

订好票,还是忍不住“通知”星哥,我打开微信,打字:星哥,我明天可能去青岛,可是天气预报是暴雨。

这次他回我回得快极了:我 现在 还 在 主编 家

从语气中就能看出他幽怨的样子。

 

 一觉醒来,才8点多,我拿着这把借给过吴云星多次的绿色的伞,出发,它已经比它本身的价值还要宝贵许多了。

今天蛮凉快的,因为昨晚实在下了好大的雨。

我坐上18路公交车,去往火车站。

去火车站的路上的心情我还记得,摇摇晃晃的18路。

一个半小时,我都没有睡够,就到了青岛。

来到火车站也不过9点20分,取票后等待上车,之后便上了动车。

天色阴沉,上了车的我又开始睡意昏沉,一觉还没来得及睡够,便到达了青岛站。

呵,真快。

走出青岛站,立刻感受到与济南大不相同的气息,清新而和缓的风里夹杂着丝丝海的味道,让人顿觉清新。

青岛的空气很好。

和姐姐在站前的大钟前碰面,看得出她最近很辛苦(就是不知有没有我辛苦),我俩有段日子没见了,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公司的事,我絮絮叨叨地跟她说了一堆吴云星的事。

“生日快乐!”

“嗯,快乐。”

“我们现在去哪!”

她比我平淡:“带你去坐地铁。”

“我还没坐过地铁!”

我们来到地铁站,坐上了三号线,列车疾驰而过。

“这是在省内第一次坐地铁哎!”我很兴奋:“不光是地铁入口好看,这个绿色的地铁卡也很漂亮!和我这绿色的伞好搭!”

青岛的地铁去年才修好运营。

我兴奋地为它们俩拍了合影。

“你的这伞的确很漂亮。”

“我们在哪站下?”

“五四广场。”

“五四广场!好耶!”

我欢呼起来。

虽然是小小声。

车上的人以怪异的眼光看我。

 

疾驰的列车在五四广场站停下,我们出站,不过出站口并不是五四广场那边,而是——

“啊,青岛的空气可真的是清新。”

“这也是我来青岛工作的原因啊。”

“我也来青岛工作好不好?”

就可以远离吴云星了。

我们走在路上,今天的天气很棒了,雨过天晴,太阳照耀得人不敢低头看地面,我们遮着眼睛缓步前行,姐姐说青岛的日光的确常常这样。

 

“这是万象城了。”

“哦,万象城,济南没有万象城。”

万象城商场外在搞各种各样的活动,

“哇,猫的天空之城是什么!”

“是书店,就是猫空书店了!”

“啊,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猫空书店!”

“是啊,我常来。”

“我要去看!”

“等我们吃完饭再来吧。”

于是我们就去到万象城的楼顶吃饭。

“我们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这大概是吃饭前人最常见的对话了。

“这些店我好像都没见过哎。”

“那你想吃什么嘛。”

“这个姜X虎烤肉看起来不错啊!”

我们取了号开始等,取号的时候拿着手机里的相机APP软件拍gif动图玩。

轮到我们的时候都一点多了。

姜X虎烤肉真的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肉店了。

酒足饭饱后,我摸着肚子说。

“也真的是名不虚传。”

“主要是酱料超棒。”

我还在努力回味。

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吃姜X虎烤肉了。

为了姜X虎烤肉,以后我也要来青岛一次!

我在心里默默决定。

 

吃完烤肉后,我俩从店里出来,从电梯旁边往下看,能看到二层有一个很大的溜冰场,我感到十分惊讶。

“姐!这是溜冰场哎!”

“嗯。”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溜冰场,好像在韩剧中见得最多,男主女主童话般地恋爱,冬天的时候去溜冰,女主很笨,男主耐心地教她,女主还是很笨。

仅仅这样。

 

这么巨大的一块冰,站在三层就能微微感受到冰的寒意。

“这是真的冰吗?”

“应该是真的吧。”

“我们去二层看吧。”

“好。”

我和老姐来到二层,站在了溜冰场的围栏面前。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在已经很热的6月底的天气里看到这么一大块冰供人玩耍,居然还不化,我觉得稀罕极了。

我从旁边的摊位上买了两杯鲜榨橙汁,然后我俩一边喝着橙汁,一边看着溜冰场内的情景。

我俩呆呆地看了很久。

一个小姑娘才十岁左右,就滑得极好了,她仿佛是唯一的演员,跳起来在高空旋转、落地,仿佛一只看不见的聚光灯一直打在她的身上,现场所有的小孩子都比她差得远极了。

我们都在看着这个小姑娘。

 

这时老姐接了一个电话:“啊,可是我妹妹来了啊。”

那边说:“你带着你妹妹过来就好了嘛!”

“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那边说:“来就是了呀!”

 “什么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我那个室友嘛,不是影视公司的吗,她跟她老板请假说今晚我过生日,她老板却说今晚拍的片子是个白领过生日了,恰好订了蛋糕,让我们过去呢!”

啊!我惊呼。 

 “那一会逛逛街还有去了猫空书店后,我们就要赶去她的公司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和姐姐去了他们公司之后,他们的工作人员拉着我姐就要开始拍短片。

但我姐的演技的确烂的可以,我觉得都不如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我的演技不知好不好,但总没有我姐记台词记得快,我短时间内实在是背不过什么东西。

 上来的戏是有人给我姐打电话,我负责在框外给她打电话,光打电话就打了28个。

这一条终于拍过了。

等全部拍完的时候,我们能吃上蛋糕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十二点。

我和我姐的室友已经累得不行了。

为了等这一个生日蛋糕?真可笑。

 

姐姐住的地方和我住的地方一样,相当有生活气息,不过她这里空气质量实在太好,我深吸了一口气,路上,我说,你这里真好,这么安静。

我姐说,老妹儿啊,你看现在都12点多了,能不安静吗?

我说,也是哦。

我说我如果能来青岛工作就好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从阳光中醒来,我和姐姐坐车去栈桥。

游客太多了,我才忘记现在恰逢暑期。

连栈桥都装上了限流闸机,我和姐姐穿过闸机,来到栈桥。

栈桥啊,栈桥。

我来到栈桥很多次了,但次次的心情是不一样的,这回就更不一样了,这次是带着有吴云星的心情来的,之前那些次,都还不认识吴云星。

栈桥那头的人太多了,我俩沿着海岸走而已,终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我终于唱起来:“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有许多事,让泪水洗过更明白……”

我当时想,真可惜啊,我并没有带剪刀,可我只忘记“爱”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了,我只在意“剪碎”这一个动词了。

姐姐大概是在这处地方实在是见惯了大海,竟毫无感觉,她静静的看着我,我拿着手机拍来拍去,觉得如何拍都漂亮。

 

我对着栈桥拍了好多张照片,

我的手触进海水里,海水仍是很凉,我的手拂动着海水里的水草来回摆动,我不知自己此刻是在想什么。

我的手触到海的水面,慢慢轻拂过去……这真的是海吗?都6月底了,没想大海还是这样冰凉冰凉,凉得不可思议。我把两只手缓缓沉入海水,我的双手就这样被我浸泡在冰凉的海水中,通透而心胸宽广的海,可令人心情沉静,这是真的,这一会儿,我完全忘了我刚才所唱的“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海水是一望而无际的,而我却站在这块小小的礁石上面,关照这一汪与海水相接的海水,海水太凉了,阳光又太过闪耀了,我捧起一捧冰冰凉的海水,透心凉的海水顺着我的指缝掉落下去,透过这些水珠看到的阳光十分耀目,

阳光直射进海底,在我面前的浅浅的沙滩海底形成一道道的光纹,水藻毫无规律地在水中来回游荡,大海啊,真是一个硕大的海鲜汤。

大海真的可以净化心灵,与这天这海相比,与这广阔的天、宽阔的海相比,吴云星算什么呢?他不过是,不过是那钉在漆黑夜里的天上的一颗星,人在墙角,还不怎么闪耀。

再见了吧,吴云星,从此从此你都与我无关。

你做着你的星,我做着我的汐,我要把我怀中紧抓不舍的月,还你。

从此你我你我,再无关系。

这一刻,我发现我好像把他忘得差不多了,与大海相比,一颗星辰的确算不上什么了。

 

于是,我要去坐火车了,好在火车站就在栈桥这里,姐姐撑着遮阳伞走在后面,我走在前面,我蹦蹦跳跳的,我很欢乐的。

“我要去便利店!”

青岛的便利店真方便啊,有各种各样的饭团,我拿了两个寿司卷和一瓶饮料。

从地铁口下去,走着走着,就到了火车站入口了,我一边与姐姐挥手,一边拿身份证和票验票,检票过后我就进入火车站了,由于离发车时间越近,我快步的跑了起来。

我一直跑一直跑,直至面前出现了一个写着“站内书店”的店,我的眼睛不自觉就被“书店”所吸引了,可放眼望去,几乎没什么书籍,全是各式各样的看起来很久都没卖出去的特产,还有满布灰尘的行李箱,但我还是忍不住跑到了那唯一的书架前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这么紧促,我还是冲了进去。

就这样,我在这脏兮兮的书架前,看到了《探索日》。

我终于停住了。

如此熟悉的封面,是6月期的探索日,我激动不已,我举起手机拍下了崭新的《探索日》,便大跨步地走掉了。

我开心极了!

因为我知道了,我又有了一个可以与吴云星聊的东西。

我继续回到我原来的轨道上狂奔,从一楼候车厅,又狂奔到二楼候车室,检票之后,我顺利地坐在了动车座位上。

我打开手机。

吴云星。

 

我又放下手机。

我看向左边的窗外。

我想。 

忍不住跟星哥说话,星哥说,浪完了?

星哥说,你们这是纯粹把生活演成了戏,

我姐演技一般,也总是笑场,不过台词记得不错,如果是我的话,感情丰沛到无以伦比,但要爆发的时候总忘台词吧。

幸亏我之前就饿了,买了饭团自己吃了,不然等到十一点半,该如何是好。

我打开手机里的word文档,开始把这两天的故事讲个清楚明白。 

何止这两天在青岛,这四个月,这一切都像是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说。

我开始哗啦哗啦地写。

我写完了发生在青岛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故事过于简单,我突然想把这四个月的故事写成一本小说,我打算把这个故事从头讲起,然后慢慢讲到现在。

我……疯了吗?

我已经决定开始写这本小说,我甚至问了晓晓姐她的名字。

姐姐说让我把包放进袋子里再带给吴云星,我决定照做。

 

或许一切都是巧合,我的生活被过成了小说。

当我在屋子里四处没有寻觅到适合放挎包的袋子时,我从桌面上看到了我面试时因为包坏掉,而在隔壁商场的一层打折区,临时花几十秒钟购买的一个折叠购物袋。

我打开这个袋子,把包包放了进去,正合适。

我带着这个袋子去了杂志社。

当我把这个袋子交给吴云星的时候,我低声说:“这是送你的包。”

他十分惊讶,以为外面这个就是我送他的包,我说:“里面那个才是,你把外面那个还我。”

他把那个折叠购物袋还给了我,我又把它折叠起来,扔进办公桌抽屉。

“这个包多少钱,我给你发红包……”

他笑着,小心翼翼地问我。

“不用了!不贵!”

我拒绝得果断干脆。

“难道是因为……我想象不到的便宜?”

我笑了。

 

可是。

我突然想到。

我既然要回老家了,去了另一个地方,为什么不借此趁机忘掉他呢,为什么要会执念于此。 

3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