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017年7月1日。

今天时间已经来到了7月1日,正式进入七月了,该死的六月已经结束了。

但是我知道,可能距离离别越来越近。

我并非想背叛这个杂志社,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吴云星在这里,我很喜欢他,待不下去了。这是为了杂志社好,如果我还在这里,那么这里会变得一塌糊涂,我很清楚明白,人最好不要在公司谈恋爱,更何况这种根本不爱的。

真该死!为什么连周六的时候我都在想念他。

是的,今天是周六。

阿春说:“《肆月》?写吧写吧,记得把你俩写得更暧昧一点。”

可是我竟然如实写到了现在。

不暧昧。完全不暧昧。一切故事都是冷冷清清的。

外面的天气也太热了,我中午打着个伞去楼下吃饭,回来我就热得受不了了,要吹好长一段时间的空调才能缓过来。

所以我一直在家里呆着,准备傍晚的时候再去夜跑。

可是我一直躺在床上想吴云星这件事,想不出个千头万绪来,最后只得开始换衣服,准备去师大跑步。

走到楼下的时候,被这缠绕着云彩的夕阳惊住了,就是萧红在《呼兰河传》里写过的火烧云,中间最火热处居然像凤凰,济南的天极少这样好看,除了火红的场面,剩下的天空也都蓝蓝紫紫的。

我站在师大的门口,回头向西望去,美丽的天空下,十字路的车流人流纵横交织,人行横道的红绿信号灯,这一切拼凑成一个美好的画面,我拍下了这个场景,并觉得自己出离其外。

我扭头继续向校门内走去,开始了在操场上的疯狂跑步。

 

7:50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住处好一会儿了,并且吃完了从校门口小吃一条街买来的晚饭,放在桌上的手机“吱”一声响,我举起来,竟发现出人意料地是吴云星的消息。

图片?

我打开微信程序。

原来是阿春家的炒货店。

我惊讶不已,没想到他会主动展示他的行踪。

我很激动,下一秒就回复他道:你在门口?你们要面基吗?

他回:刚打完球,路过。

但我恰好在和阿春聊天,我把和吴云星的截图发给了她。

阿春说:啊,他就在门口?

我说:是啊。

我回复吴云星说:我正跟她聊天,她说她在店里等你。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显然没有面基成功,阿春十分失望地在微信上跟我说:阿汐,他咋没在啊,外面空荡荡的。

我有点失望:那他可能是没敢进去。

阿春:他要是来了,我就给他打折!暴打一顿!

吴云星:刚才路过的时候,店里一个人都没有。

吴云星:就两个顾客在挑东西,没人看店。

我:那你进去看店好了。

吴云星:他们是自助的吗

我:她在后面坐着呢

吴云星:她明天又不休息,没有时间浪,不去了

我:……她今天也不休息,只是有事请假了

我:你去看看她吧,她在等你/微笑

他:等我干啥

我忍不住了:她说她想打你

我:给你打折

他:我招她惹她了,打我

我:想打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再见

他:What?

他:没给她家贡献GDP?

他:我想加她好友,以后不管她在不在店里,我拿着微信给她妈看,说,我是你女儿的朋友,给我打折!

免费送我也不介意

我:然后呢

我已经开始冷笑起来。

他:然后?

还有这种操作?

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我:对

他:然后问她……约不约?

我:不喜欢你了/再见

就这样,我算是表白了吗?

我双手抓着手机,无力地沿床边滑下,坐在地毯上,头皮发麻。

然而他很快地转移了话题,手机又吱地一声响起来:哎,你说我在我家是不是没有什么地位,我姐买房,我家没有钱了,跟我要了一万块钱,感觉我不像亲生的。

看到这条消息,我不自觉地冷笑了下,你有姐姐,你是男孩,你在家没有地位关我屁事,你家并非重男轻女,难道我就一定想要嫁过去吗?

我冷笑着,我冷冷地回复了他:那挺好,说明你家人人平等。

他说:原来我是外人

我没有再回复他什么了,这并不是我的风格。

我觉得我已经彻底地厌烦了他。

 

我再次出了门,这次我忘记带钥匙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室友还没有回来,我给她打电话,她说要十一点才能回来,我说好吧。

我直接打车去了阿春家里。

下车之后,我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想象吴云星刚刚就从这里经过。

我似乎已对他恨之入骨。

阿春前来接我,我让她看我们两个的聊天记录,她气愤不已:“阿汐!这特么就是个白莲花!他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你的东西,用你给他的伞?和你说话?算了,阿汐,我们不理他算了,再也不要喜欢他了。”

我哭丧着脸。

“要不然,我们去他住的小区找他?”

我惶恐地摇摇头,跟着阿春回了家。

躺在床上,此时此刻,我一边拿着手机码字一边想他。

为什么我分明已经厌倦了他,却仍是惯性地喜欢着他。

我好痛恨这一点,“喜欢”俨然已经成为了惯性,而不是“讨厌”。

他不知道我现在在阿春家,我现在出门就能杀到他住的地方,与他相见。

可是,见了面我说什么呢……

3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