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今天是7月7日。

有人说,七月是离别的季节。今天是2017年7月7日,有三个七,大约是离别的好日子。

这不是巧合,也并非我故意而为挑了这个日期,是因昨日,在我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件大事,所以决定今天离开杂志社。

但是,我还没有向他表白。

此时此刻,我的人生出现了幻觉,我觉得我可能已经向他表白了。

是的,我已经试探过无数次了,他都能够很完美地避开这个话题。

 

我没想到自己用前几天就送吴云星包的那个折叠袋,把自己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扫了进去,我提上这只袋子。

我再提上还未及冷掉的肉夹馍,以及徒余温热的豆浆,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办公室。

我不会回头。

但我能想象到他的神情,他没有看我的背影,他的目光大概依旧是在盯着电脑屏幕。

这个工作狂,这个冰山禁欲男。

我没有哭,我以为我会立即哭出来,但我没有,因为我没有道理做任何的哭泣,我没有表白,还是没能知道他到底是不喜欢我,工作也是我自己辞掉的,公司是我自己离开的,没人逼我。

我才一踏出办公室,便看到了运营经理海豹哥,他从卫生间出来,愉快地甩着手腕子,往我们探索组的办公室里走去。

他看我提着东西,有些微微的惊讶:“妹子,你回家?”

“对,我请假了。”

我冷静地点下电梯的按钮,丝毫不怕他看出我已经辞职,他知道我辞职一定会很吃惊。

走出凯森大厦的门,走出凯森大厦的院子,我彻底放空了自己,我忽然无所适从起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我又什么都没有了。

我走路都不会走了,歪七扭八的,我一边走,一边拿起肉夹馍,胡乱吃了两口,便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内,我又拿起豆浆正打算喝,却发现已经洒了,如果不弄干净的话,都没有办法喝它,我翻遍了自己身上的口袋,以及我刚刚装了一大袋的袋子,竟然没有一点餐巾纸。

但是吃了几口肉夹馍后,我很是噎得慌,又很口渴,更加慌乱,还是想痛饮两口豆浆,或许现在我更适合喝冰豆浆,可是我肠胃一直不好。

我灌了自己两口豆浆,豆浆变得不再可口,甚至是……相当难喝,我差一点吐了出来。

我又扔掉了豆浆,手上已沾满了豆浆汁水,我使自己的双手往电线杆子上反复涂抹了两下,双手上没有浆水了,变得灰不溜秋的。

太阳太毒辣了,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适合且不喜欢太阳了,因为我叫李汐月啊。

我是月儿。

他是星子。

我们属于夜晚。

 

我给阿春打了电话:“春。”

“我现在正好没课,你快过来吧。”

“嗯。”

我竭力忍住要哭不哭的声音。

我在向前走哇,我不忍回头,闷热的天气好像一下子就不热了,我的脚步轻飘飘的,我再也不需要每天见到吴云星啦,哈哈哈。

我也可能再见不到他了。

我之所以害怕我后悔,是因为我知道我会后悔。

但我后悔,我也不会回头,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他了,在公司里,我只想抱住他,而不是一整天什么话都不说。

 

我走到缤纷鸟的门前,拉开推拉门。

“阿春老师正在二楼打扫教室~”

“嗯,谢谢,我上去找她。”

我从楼梯处走向二楼,恰好碰上从上面向下走的阿春,她手里抓着拖把和水桶。

“你先上去,我先去涮个拖把。”

我去了她的教室。

教室里没有人,空空荡荡的,我抓起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虐。”

“虐,虐,虐,虐……”

我一连写了好多个“虐”字。

虐,助纣为虐。

这也太虐。

我的脑子不会转了,我只觉得这也太虐。

我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作,但也已经没有办法。

等阿春上来的时候,我已经写了太多个“虐”。

“你的粉笔字写得,挺好。”

阿春说。

她坐在大桌边上,我坐到她面前,她面前有很多张宣纸,我也一把抓了过来,拿起面前的毛笔,蘸了墨汁,就开始写:“凉,凉,凉,凉……”

我的心彻底凉了。

吴云星没有阻止我,并且。

他。

又虐又凉。

又凉又虐。

“你的毛笔字写得,也很不错。”

阿春评价道。

最终,我怀抱着一大叠写了“凉”字的宣纸,走出了缤纷鸟。

我刚走到路上,天上居然又开始下雨了,今年的雨实在是太多了些。

我懒得打开伞了,怀中的“凉”纸都被滴滴答答的打湿了,我就这样走回了出租屋,我打开唱吧,开始录一首叫做“七月七日晴”的歌。

“……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七月七日,晴吗?

起码今天是晴转小雨,如果今天下雪才好玩呢。

六月飘雪,我想我要跟窦娥差不多冤了。

 

我才不管他有没有带伞,我今后才不管他上班的时候饿不饿着肚子,热不热着人,我什么都不会再管了。

我哭着躺倒在出租屋的小床上,睡着了。

睡醒之后,我的眼都肿了,我穿好衣服,照例去师大体育场跑步,我强忍住看手机的欲望。

晚上回来了,时间是用秒来度过的,这一分一秒我都觉得好难熬,我突然有些后悔辞职了。

昨晚他没有理我的话,现在仍是没有回复。

2017年7月7日 晚9点59分。

我:星哥!

晚10点28分。

我:哥你不理我了

晚11点52分。

吴云星:我打农药了

我们的对话都是以每小时/条来计算的对吗。

看到这条回复,我喜极而泣。

我:哦我看了这句话十分钟才看明白

吴云星:绝对不到10秒

我:所以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他:为啥

我没有回复他。

我咬着自己的舌头不让自己回复他。

 

我在某个网站上投递了自己的简历,济南好公司不多,况且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我已经开始写这本小说,我只希望找到一个工作能够让我吃喝无忧,让我先把这本小说写完。

我投递了一个美食杂志的杂志编辑,这个杂志的地址就在阿春学校的东边一点,在师大南门向东的一个院子里,但是我不想去这个地方,它距离杂志社太近了,我怕我会难受,离他这么近,却根本见不到他。

我又投递了一个公司招聘的茶艺师,工资看起来不高,但够文艺,起码大约不会消弭我的写作灵感。

我之所以投递这两个主要是因为我没有找到类似岛书店的书店招聘,我现在还是想去书店的,我觉得书店这个工作不会消弭我的灵感,而且还会有书读。

然后我发现另一家公司招聘“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位,我一看公司地址居然就在CCPARK楼上,公司名叫阿甲科技公司。

CCPARK离我好近,比走着到杂志社近多了,而且还有直达的公交车,只要一站地。

我觉得这个工作实在不错,而且我知道CCPARK里面有空调。

5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