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们坐车来到了住宿的地方,从一个像寨子一样的地方开进入,我们进去之后,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当地的特色酒店。

我们都惊呆了,下车之后发现酒店后面还有很多今天上午看到的随处可见的竹楼,其实这个酒店也很自然嘛。

“订下这个酒店就是让大家找找灵感的。”运营经理说。

我和石楷锐说好下午一起去探险,午休之后,我准备好来到他的房间在门外叫他出来。

“你睡了多久啊?”我问他。

“我压根就没睡!”他自信满满地说:“年轻人不需要睡午觉……走,我们去周围转转!哎,你怎么无时无刻不挎着你的相机?”

随时随地准备拍照嘛!我突然想到吴云星,傻乐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他。

我们出了酒店向西边的丛林里走去,周围的树木真的很好看,我今天上午还没有看够,又想到今天中午吃的菌菇,不觉口水欲流……刚才也没有看到卖菌菇的嘛,有的话给吴云星带一些回去了。不过,我看了看林子,要是能捡到小蘑菇也是好的,我就给他带回去!

我和石凯锐向前走去,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他忽然问我:“你觉得……你觉得哈,吴云星、我、林平、余主编……哎,余主编就算啦,吴云星,我,林平,金应,我们几个谁比较帅?”

“啊哈?”这是什么鬼问题,我不加思索地说:“都挺帅的呀!”

其实他们都挺好的,我总不能说吴云星最帅吧!那不就直接暴露了嘛……咦,不对,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难道是……

他想看看我站在谁那边?

我对上石凯锐忽然变得高深莫测的神情,忍不住夸他起来:“其实……你们几个嘛,还是你比较帅。”

我蹲在地上玩着石子,朝他诚恳地点了点头。

也蹲在地上的石凯锐瞅了我一眼,突然就抬头笑了起来,可能他本来是想忍住不笑的,但是没有忍住。

果然是自恋狂。

“大妹砸!”他拍了拍我,然后站起来:“你眼光很好哦!”

我追上去,演戏要演全套嘛:“你看,我都这么说了,你要不要给我发个红包什么的?”

“哎呀,红包什么的,都是小事,小事。”他说:“只要你觉得我帅就行了,记住啊,是我啊!我最帅!”

“……”

我们走了没多远,我就在一棵树下面发现了几朵我应该没见过的蘑菇,走了几步,又看到几朵蘑菇,哇,蘑菇!

我蹲在地上,看着这些可爱的小蘑菇,石凯锐都走远了,我还在拍这些小蘑菇,像一个个的小精灵一样五彩缤纷。

可是,据说彩色的蘑菇都是有毒的,但是我记得我们上上期杂志里就辟谣了这句话不正确。

“小蘑菇呀小蘑菇,你们都给我乖乖哒,我要把你们带回家!”

我对着它们一通乱拍,就喜滋滋地把它们全拔下来装进包里。

几个小时内,我采了好多蘑菇,累成了狗子。

我要给星哥带好吃的蘑菇回去。

回到住宿的地方,我兴奋地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蘑菇堆成一堆,拍了个“全家福”,发给了星哥。

我:星哥,星哥!你看这是什么,全是云南最好吃的菌菇!我今天中午就吃的这个,我好不容易给你捡来的!我明天就给你带回去哈!等着!

过了一个小时得到了某人的亲自回复:你是想毒死我吗,几乎全是有毒的

是这样吗?我颓丧地看着这些小蘑菇,还打算带着它们回去做汤喝呢,这些蘑菇都长得差不多,这么多品种谁认得过来嘛!

我回他:我是想毒死你,然后我就能当组长了

他说:你真狠

我坐在房间里的地毯上,对着这三个字“哈哈哈哈哈”地傻笑了起来。

仅仅是三个字。

 

第二天早上,我们动身去野象谷。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今晚再在寨子里睡一晚,明天一早就要坐飞机回去了。

“同志们!让我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知道昨晚大家都在绞尽脑汁地想策划呢,也是,旅途马上就要完结了,我们几乎还没讨论过策划的问题,但是不要慌张,我知道很多人心里已经有了底,把大纲都写好了,就差回去赶策划了,今天我们就卸下沉重的包袱,痛快地进入野象谷玩一趟吧!”

“好!”

导游又开始介绍:“目前,西双版纳是亚洲象在中国唯一的栖息地。位于勐养自然保护区东、西两片区结合部的野象谷,是生活在两片区的野生亚洲象交流汇聚的中心通道。”

“野象谷内自然资源丰富,汇集了热带雨林、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及众多珍稀动植物种群等,是集生态旅游、科普科考教学、休闲度假为一体的综合性生态旅游景区。”

“听起来和植物园一样好玩。”余主编说:“但是有动物,应该比植物园还好玩。”

在观赏了大象学校还有大象表演的小剧场后,运营经理决定让我们分头去探险,我听到分头去探险之后特别高兴。

因为昨天下午自由行动之后我就发现了很多蘑菇,虽然还没想到做什么策划,但决定要把有关云南人吃菌菇,或者因为吃到毒蘑菇致幻的有意思的文章放进去。昨晚,我把中午吃到的各种菌菇和炸虫子食物的菜品,还有下午拍的蘑菇的照片发给了吴云星,然后这个想法跟吴云星说了,吴云星也觉得我这个想法不错。

他本来想的是打算以另外一种方式作为策划开篇文,我说了之后他立即有了新的灵感,说是从各种各样的蘑菇入手,向读者说明云南的危险性和未知性。

 

我终于因为昨天下午的“探险”,而给他的策划带来了改变,一会儿的探险,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多拍照片,多替他找到一些东西。

我在心里默默地替自己加油。

我们分成两队,向自己想去的地方走去,我依旧跟着石楷锐,我发现跟着他还是很有安全感的,至少手机不会被偷。和我们一起的还有运营经理,她当然不需要想策划,这一趟真是完全无压力,虽然她是负责整本杂志正常运营的,但看起来真的不如我们几个压力大。

“凯锐啊,你的策划想得怎么样了?”运营经理回头问他。

“策划呀,”石楷锐说:“这个简单,我都想得差不多了。”

“李汐呢?”

突然被问到,我还是很着急地回答了她:“有了一点想法,但是还想回去之后慢慢研究怎么把它们串起来。”

“哦——”运营经理拉长了声音:“你要加快速度呀,吴云星再厉害都帮不了你,他这次又没来。”

啊?我对于她这样的话有点蒙住,她根本想不到我每晚都会和吴云星聊天吧,而且吴云星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拟好了有关这次云南的策划。

“能帮的。”我笑着说:“不过是我帮他,我还从没有做过策划。”

运营经理似乎不大理解我的话,我们就这样一直向前走去。

明明是野象谷,却到处都是猴子,我记得我爸说过不让我碰猴子,但是我忍不住和他握了个手,石楷锐帮我拍下来了,我笑的很开心。

这一片光景真的很好,平静的小河就这样淌过去了,顺着阳光的地方像是金光,树藤零零落落地搭在河面上,猴子在树藤上窜上跳下。

如果吴云星看到这一切应该也会很舒心吧。

他说着不来不需要,像个无情又冷漠的人,但真的是不需要吗。

如果,张开怀抱欢迎这些主动向他投来的,结果也不一定不好对吗。

面无表情的冰山男,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过什么,但一定是因为从前发生过某些事,让他变了心性,变成了现在这副刀枪不入、事不关己的冷漠样子。

以前我以为冰山男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即使有,也是天生的性格。

但不是的,见过吴云星之后才知道,他在学生时代应该也是一个爱笑爱闹的人。

遥远的学生时代。

我用尽全力拍着猴子,拍着落在河面上的金光和树藤,拍够了之后一回头,竟然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咦?身后怎么突然变得安静了?

我一回头,发现石凯锐和经理都不见了。

面前一片河谷金光,鸟儿叽叽喳喳地唱歌,听起来十分悦耳动听,到处都是嬉闹玩耍的猴子,这一切就像在电影里一样。我干脆沿着河谷向前走去,河岸边居然有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因为我下一本小说里彼岸花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所以我很喜欢彼岸花,也就是曼陀罗华。

 我一路拍了许多我不认得的奇异植物,一路向着面朝金光的西边走去,直到两个小时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迷了路。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才有点紧张了:这里早已没有了河水,那么我刚才是什么时候离开河岸的?

我赶紧掏出手机,谢天谢地,手机还在,没有被偷。

我打开屏幕,天呀,手机竟然一点信号都没有!我的手颤抖着,迅速打开手机地图APP,手机地图上的这一片居然是一片空白! 

现在,我的脑子里突然也一片空白起来。

我才开始害怕起来,我怕极了,这时候金光渐渐的黯下去,我赶紧转身,迅速向身后快步跑去,天呀,那又是什么植物!看到眼前的一幕景象,我顿时停住了脚步。

又大又高又红,怎么这么像传说中的食人花?

我一边紧张于自己的迷路,一边又担心着我的策划。基于此,我很想试着靠近它,但又怕真的靠近它之后会发生什么,我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和吴云星说呢……对了,我还没有和他表白!

但是,基于对科普的热爱,我很想搞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朝它身上砸了过去,它竟然毫无反应。

于是我打开相机,给它拍了一张照片,就迅速逃离了这个地方。

跑着跑着,眼前的风景更不像是象谷里的热带雨林了,更像是野生的天然雨林。

脚底下会不会出现毒蛇?身边不会全都是“见血封喉”吧?沾到一点我就死翘翘了,我可不想死,我不能死。

我是独生子女,我还有父母需要照顾!

我相机里还有给吴云星拍的珍贵图片,我要交给他的!

生死存亡间,我的想法都这么好笑,我这样一路想着,没有停下脚步,云南的热带雨林其实已经所剩不多,说不定我跑着跑着就能跑到边了不是?

我累到筋疲力尽,想要停下来喝口水,刚停下来,接着一阵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定睛一看,穿过郁郁葱葱的丛林,似乎看到一点点光亮,我飞快调转了方向,朝那个光亮跑去……

我就这样来到了这个光亮处。

居然……居然是个寨子!还是建立在山上的寨子。

 

我兴奋地跑进了寨子门口。

咦?难道这个寨子也是个旅游区?我竟然来到了一个旅游区?这里距离象谷远吗?应该不远吧,说不定我跑着跑着又回到了附近。

突然,从天而降了一个黑影,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躲避了一下,他居然是个人,抓着长而结实的树藤从天而降,天呐,不会正在进行小剧场的表演吧?这是这几天小剧场看多了的我。

他来到我的面前,居然用鼻子开始闻我,闻个不停……这、这是什么情况?

我傻眼了,这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吗?

可是观众在哪里?我想身后看去,一片空空荡荡,并没有什么观众。

“见多识广”的我也傻了,这时候他开始说话了:“@#$!%^&……?”

很好,我还能听出来是问句。

他说的是哪个民族的语言?

天呐,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我不是穿越了吧?像我们杂志里的原创栏目文章“小编穿越记”一样?走着走着就穿越了。

我掏出手机,手机依然没有任何信号,这里应该不是景区。

这时候,他突然伸出手,飞快地在我脸上抹了两下,我的天呐,他不会是想毁容于我吧?我赶紧拿出手机照了照——现在这手机只有这个功能了。

幸好,我深呼出一口气,是油彩,他往我脸上抹了几道油彩。

然后他又对我说了什么,带着我向寨子里走去。

妈呀,这不会是食人族吧?我不是要被吃了吧?

食人花,食人树,食人族……为什么我想到的都是“食人”呀,是不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人啊?

妈呀,我想的都是什么啊!

这太恐怖了,跟在他的身后,我再次掏出了手机,打开备忘录,手指飞快地打上:今天我与同事失散后就迷路了,穿越热带雨林,来到了一个寨子,碰到了完全无法交流的一个民族,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怎样,我好害怕他们是食人族。

进去的过程就是上山的过程,他们这房子怎么长得都不一样?有全部用小石块堆积出来的十分低矮的房屋,有用竹子编织的房屋,甚至有建在很高很高的树上的木屋,特别小,但是一看就是人住的,还有竹竿围城的房屋,倒像是最普通的了。

路边有男人或者女人在干活,只见我身边的这个人停了下来,对着远处吆喝起来,吆喝的什么我真的很用力在听,可惜就像听英语听力一样听不懂,我知道,我只有汉语好。

也就一瞬间的事儿,从远处跑来十几个男人女子,朝我围过来,瞪着眼睛看我,半天。

我试着对他们说(我还是用了普通话,但我觉得说普通话和山东话对他们来说没有一点儿区别):“你好,请问这是哪里?我迷路了。”

他们听了我的话,更吃惊了,互相交流了几句。

他们说的是啥?

不会是“烤着吃、蒸着吃,还是煮了吃”吧?

我两股战战,居然还在心里这样逗自己开心。

我们国家真是人口众多、地大物广,像这么土著的人都存在在这个地方。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孩子出来,看到那个孩子手里拿着的塑料玩具,我简直要哭出来了,这证明了我真的没有穿越。

可是她的塑料玩具从哪里来的呢……或许附近有商店?想这些完全没有用,我和他们又没法交流,眼看着天快黑了,有不远处的土著人点着火把过来。

火把?还真的是土著呀,这里连电都没有吗?

他们试图和我交流,但是只有一个人会说“你好”,不停地对我重复这两个字,我也不停地对他说“你好”,我们的交流仅限于此。

他们还没把我五花大绑,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打开相机把他们拍下来,可是我怕我拍他们,他们就会视我为敌……我联想能力真是强悍呀。

他们把我带进一个“房子”里,说是房子,其实比较简陋不堪,只是竹子和茅草做成的棚子,他们在正中央燃起火把,通红的火光顿时照亮了整个屋子,那个会说“你好”的人对我说了两个汉字,我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吃饭”。

他们开始忙活着做饭了,他们拿着长长的盛着水的陶器,放在火堆中间,他们是在烧水吗?几千年过去了,怎么还是这么落后呢?

虽然,我知道这种生活方式在我看来十分落后,但我觉得他们应该不觉得自己落后,所以也不会主动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

并且,他们应该比较排斥外来人,更加会排斥想要改变他们的外人。

我打算喝水,瓶子里却没水了,他们好像很懂我的意思,只是不会说汉语而已,马上往我的杯子里装了一壶炖好的热水。

石凯锐他们应该会找我找疯了吧?我真是不该拍摄这么入迷,因为极度想要想到策划怎样做,所以和他们走失了。

或许他们已经报警了。

“失踪在热带雨林中”,我嘟囔着。

“《探索日》的小编因去云南科考,消失在热带雨林中”,这个标题怎么都能让《探索日》火上一把,当日销量上涨几十万册,吴云星因此荣升副主编,从此日日夜夜怀念我。

哈哈哈,想到这个我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是我都这样了,吴云星那个大傻瓜知不知道。

我跟那个会说“你好”的年轻男子说:“你好,我想回去,怎么才能回去?”

“你好,你好,你好。”他反问我:“去?什么去?”

我向他比划到,“回去”我说,我指了指我,意思是我的家乡。

他似乎明白了,于是走过去和那个年长的貌似是族长的人商量去了,然后他很快回来了:“吃饭,吃饭。”

“吃饭,对,吃饭。”我附和地点点头,只是有点焦灼。

他拍了拍我的肩,比划了一个圆形:“太阳。”

太阳?

他手中的太阳缓缓升起。

明天白天吗?

我喃喃自语,他好像是这个意思,我松了一口气,他们好像早已商量好明天把我送走,只是让我先吃饭?然后在这里睡一晚?

妈呀。

我想到那个永恒的问题——“这里到底有没有毒蛇”。

吃过晚饭后,一群看起来比我小几岁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开始跳舞起来,她们是在为我跳舞吗……我努力鼓着掌。

当晚我睡在了潮湿的竹子编成的垫子上,竟然一睡到天明。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果然把我送到了附近的人类聚集区,这次是一个景点了,我的手机有信号了,上千个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突然不停地朝我袭来,微信也是。

我拨通了石凯锐的电话。 

“哥!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PS:目前这本书需要修改精炼和删除的地方太多了,其实打算3月10号前修完,因为3月10号开始有计划了,但按修改一叶浮沉的经验来说应该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改不完的,也尽力修吧,尽力最晚在6月份之前彻底修完。

7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