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阿春带了一大包她家卖的零食让我在单位上吃,也分一分给我的同事,就是不要让吴云星那家伙吃,哪怕一丁点。

天气太热了,我已经不想走着去坐公交车,更害怕碰到吴云星。

我照例起得很早,在阿春家楼下的早餐店吃了济南的豆腐脑和油条,每个地方的豆腐脑味道都是不一样的,我已经习惯了济南的豆腐脑,去别的任何地方包括回我家,都已经不习惯当地的豆腐脑,济南的豆腐脑比较友好,脑很软,没有卤,也不咸,一大勺芝麻酱,一丁点咸菜和香菜,我觉得配着油条吃正好。

吃完饭我叫了一辆车,这辆车也出奇得神奇,竟然带我向北拐了过去,根本没有路过吴云星的小区,司机师傅像是懂我一样。车子开上高架,不过才七点二十,我猜吴云星肯定是没有醒的,他一向醒得不早,而我无论睡得多晚,都醒得这么早。

阿春给了我很多吃的,我到了办公室,把吃的分给大家之后,大家都很开心,我还剩了好多,但是因为生气,完全不想吃,就这样放在桌上,想着等吴云星来了之后也不会给他吃,只让他看着。

过了很久,吴云星才来,这次我没有抬头看他。

奇怪的是,从他来开始,我们就陷入一种奇怪的僵局,我没有理他也就算了,他就这样没有理我,我们之间的空气像是不流动而凝固了一般。

我内心就更生气了,越想越气。

如果不是长久以来的我主动和他讲话,那么其实我们就是这种关系,每天早上重新相见,像是自动清除了昨天的记忆一样。

吴云星,你心真狠。

我在你心中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吧。

我一边气得不行,一边工作着,中午的时候去吃饭,我也没有理他。直接越过他向前走去,丝毫不停留,以前我都走得很慢很慢。

我找到晓晓姐,她惊诧:“哇,这次是你来找我耶,怎么这次这么快?”

我们去了餐厅吃饭,但更令我没想到的是,吴云星连去餐厅都没有去,我没有见到他,等我回来的时候,看他吃着从外面打包回来的盒饭。

一边看动漫。

好啊,他也知道我不理他了,所以很自觉的没有去餐厅对吗,这一切不是我的妄想不?

此时此刻,我已经气得像是一个鼓鼓的河豚,眼看就要爆了。

 

其实,我也完全没有理由生他的气吧……用他的思路来说,我是他的什么呢,还要生他的气。

傍晚的时候,吴云星向余主编说了些什么,余主编赶紧走了过来,说:“你去问问李汐啊什么的,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李汐的想法一直很好的……”

余主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我,我没有看他。

天啊,令我震惊的是,竟然连他都看出来了我和吴云星冷战了,还想要撮合我们和好呢。

吴云星瞧了瞧我,未置一语。

 

我和凉姜说:我们已经两天没有说话了,我昨天早上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生气,就没想跟他说话,然后我们两天都没有说话,昨天下午的时候,余主编都看出来了,还要撮合我们似的。

凉姜很震惊,她觉得这不像是我做出来的事。

我一向很爱吴云星的。

我说:可是人总会疲惫,失望总会积累。

这三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三天的傍晚,我恰好和吴云星一起出电梯,我们一起向西走去。

我本来是没有想理他,因为我也已经习惯了走西边,西边有好看的夕阳,有好看的幼儿园墙绘,有好看的从墙上垂下的木槿花。

我走这条路,绝不是为了他。

到底还是我先和他说了话,当初不理他也是我。

他就这样任我摆布,我想怎样就怎样吗,反正他也不在意。

 

于是我看向前面那个背影。

他穿着干净却老旧的衬衫,还背着我送她的包,老旧却十分干净的牛仔裤,又不缺钱,老是穿的这么土里土气,不买新的衣服,可是我偏偏就喜欢他这个人。

我也无所谓了:“星哥!”

他立刻应声回头:“嗨,李小姐。”

呵,他也知道我姓李么?

于是我们,重新开始肩并肩走路,路过漂亮的艺术墙绘的幼儿园,路过盛开在漂亮墙绘上的大片大片的粉色木槿花,看着橙红橙红的夕阳照在对方的脸上,惨白的脸色被照得晶莹透亮,但仿佛天上的每一个颜色都在说着告别。

我们没有提及冷战的事情。

他没有提,没有埋怨我,我便也没有提,更没有资格埋怨他。

我们就这样向前走着,此时此刻,我已对他爱恨交加,墙上有那么多的木槿花,转过这条街后,又有许多的银杏树,我们杂志社的环境真好,出了门,无论是东还是西,都是这样美好,比人美好的多。

“你走之前一定要说一声。”他再一次重复了这件事:“我请你吃......”

他突然停顿了一下,继而借用我的话说:“法西斯大餐。”

我点点头,沉默地看着自己与他分道扬镳,目送他走向千佛山西门的站牌。

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