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吴云星召集我们几个去了外面讨论,我没有想到是关于制定杂志倒推表的。

他先和“知地”还有“知道”说了他们制作的倒推表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然后就让他们回去了,只剩我、林平和他。

我隐约看见了吴云星眼中焦灼的样子。

我知道他是因为我要走,而其他人不知道而焦灼,因为这样他不仅还要排我的工作,但我走之后的工作谁来做又是个问题,他就要帮我瞒着,又想让杂志工作不出纰漏。

我一度怀疑他焦灼的就要,把我即将要走这件事情说出来了,可是他没有,他还是比我镇定得多,他和李平说:“阿平,李汐平时的工作不少了,就不要让她帮你们做另外的校对了吧,主要是我现在又得帮与主编做一些杂志的事,我的很多活落在了她身上。”

是吗……我疑惑了。

“好的,好的。”林平答应的非常爽快,可是我不敢相信,我已经习惯他说一套做一套了,果真在我们回去之后,我原先发给我一张林平修改过后的倒推表。

我:根本就一点没变嘛。

校对还是以我为主,而其他的组长听吴云星说了之后,便把我为他们校对的次数改为每人至少的那一遍。

吴云星:其实他们组人不少,起码比我们组多吧,可是他总说活太多。

我:等我走了,就有他好哭的了

 

回到住处,开门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后悔地想,上天给我留在他身边的日子不多了,屈指可数,我还用这屈指可数的日子与他怄气。

身为一个作者,其实我很明白很理解这种分离在即的滋味。

就是,心里明明知道现在是倒数的时刻,明明觉得它珍贵不已,知道自己要珍惜,然后呢。

但用尽全力还是不能让这一刻永驻对吗,不能停止。

我只想静静地和他呆在一起,聊天说话,可是这种好的事情在公司里不能拥有,只会在下班后拥有那么几分钟的黄金时刻。

或者,我低头,看着微信。

我看到桌子上的“内蒙特产牛肉干”,在微信里输入:哥,就是这个牛肉干,我一定要带给你,跟嚼劈柴一样

他:我姐夫从内蒙带到我家去的就是这种,吃起来和树皮一样。

我: 那我明天把它带给你

他:我不吃树皮

他:我刚才再和一个抄袭我文章的人理论,那人一个字都不改,甚至连配图都用得我原来的配图

我:理论出什么来了没?

他:结果就是,我发现他根本不要脸

我:好像抄袭的人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我发现所谓的“小编”阵容里,混进来的渣渣太多了

我:然后呢,他不删吗

他:不用他删,我已经举报他了

我:你要淡定,憋生气

他:被抄袭N次了,习惯了/唉

2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