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没有想到凉姜同学这么快就把画好的漫画传给了我。

看完了漫画,我觉得有些冷幽默,尤其是……在说“需要提交你的裸照”时,漫画里的我幻想出了某人的裸体这个画面,我笑抽了。

如果吴云星看到,会不会怨恨我?

我问她怎么会这么快。

凉姜:你不是感觉快辞职了,让我快一点么/抠鼻

我:被你的速度震惊了,我要是画成这样至少俩月……

凉姜:还用我负责漫画的这个版面的排版什么的吗

我:不用,这倒不用,把这个图到时候给美编,她会放进去的。

 

我把这个图发给了吴云星,然后把图放进了网上邻居的杂志里。

吴云星看完之后,指着电脑屏幕上的裸体问我:这为什么是我?

我只是笑。

我说:这是她画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哦。

眼见吴云星笑得有些瘆人,我赶紧回过头去。

 

我:今天好像就要出面试成绩了。决定生死存亡的这一刻就要来了。

凉姜:你就那么想走吗?

我:我不想走,但是我不能不走,因为他不喜欢我,如果我走了的话……

凉姜:好了这句话我听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再见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妇人。

吴云星现在变得这么好说话,让他爱我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我又小心翼翼地瞥向吴云星,他竟然发觉我在看他而看向我,不耐烦地问:“又怎么啦?”

“没事没事。”

我赶紧回过头来。

 

我打开岛书店的官网,没有发布成绩,过了一会儿,我刷新了一遍,仍然没有。

中午吃完饭,我焦虑得很,我觉得今天不会出成绩了,但是总觉得这种感觉让人十分慌张焦虑,我最近是太焦虑了。

焦虑因为校对做得太多,而再也没有小说灵感,焦虑吴云星就在身边却不喜欢我。

焦虑因为吴云星的存在,我却要想方设法地与我喜欢的杂志社告别。

如果吴云星不喜欢我,我也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了。

我何必在这个地方待下去,被不喜欢我的他折磨来去,还不如早些离开,早点抽离,挥手远去。

这是我的想法。

但是,凭吴云星对工作的态度,他是不可能和我同在一个公司谈恋爱的。

我也不可能。

所以,以后会怎样,我为什么都想到要和他谈恋爱了呢,我是不是太缺爱了。

 

我又刷新了一遍官网,仍旧是没有成绩,我失望了,我觉得今天应该是出不了成绩了,和别人说的不一样,我关掉了官网。

下午临近下班的二十分钟,我再次打开了官方网站。

刷新。

录取结果出来了!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打开这个标题页面,下载了录取结果表格。

当我下拉到我报名的家乡清渊这一栏时,看到上面录取的五个人名都没有我。

我震惊不已,面试官当时对我十分满意,他说好的“岛书店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呢?

我上上下下拉了好几遍录取结果,甚至重新下载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的。

我竟然没有被录取。

 

我整个人都惊住了,我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旁白的吴云星,我再也沉不住气了。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吴云星身边,蹲着,抓着他旁白的座椅把手,没有人看见我的动作,只有吴云星。

吴云星低声问我:“怎么了?”

他的语气好温柔啊,我几乎要沉溺在这种温柔里面。

“哥,我走不了了。”我压低了声音,说:“我没有被录取。”

他闻言,附身在我耳边,压低了声音说:“这样啊,这个下了班再说……你先回去。”

他的声音太温柔了,我根本就不想离开了,我们离得太近了,我又闻到他身上的香气了。

我只是一个抬着头仰望他的傻孩子。

他应该是知道我喜欢他的。

只是缘何如此淡然,就像个早已踏入佛门的人一样了。

但很明显,他没有出家,他还在这里做编辑。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又杵在原地许久,我就这样仰望着他打字。

 

我蹲着回到了座位上,余下的这二十分钟,我度过得十分煎熬,我如坐针毡。

我的屁股在坐垫上左右挪动,我的心情还好,我还在编辑着文章。

终于下班了。

大家走掉了,吴云星似乎是有意等我,收拾得极慢,我也学着他,一步一个动作,最终我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走出了办公室。

这是我们第一次约好下班一起走回家。

不,不是家,依照他的说法,是住处。

我们在济南没有房子。

再或许,有房子也不能称之为家。

 

走出院门,只有我们两个在场,我却不着急说话了,其实我只想静静地和他待在一起,但这样的时刻少之又少。

他本人又不肯给我。

“我本来以为我会过的。”我难过地说:“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都说了我很合适的。”

“有时候,很多事不是表面那样。”

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毕竟我为此努力了两个月。

“我为此努力了很久,从两个多月之前就开始了。”

“是么?”

吴云星不信地反问我,似乎是不相信我会这样努力。

我们向前走去。

“你真的很想去那个地方?很想回老家?”

其实也没有。

只是我厌倦了有吴云星的这里,厌倦了让我灵感枯竭的校对。

但我确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吴云星,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你现在要不要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呢……

那晚夏夜清风,我踩着高跟鞋在他旁边,差一点就要讲出来了,我喜欢他。

现在也是如此,如鲠在喉,我只想把这个梗给吐出来,不吐不快。

我缓和着自己的心境,丈量着如果我现在说了出来,他会怎样,是不是还是这样面无表情。

想到这里,我不觉笑出声,被一个人表白之后仍是面无表情,现实中还真的有这样的人的存在啊。

可是我即使这样猜测,也不敢相信,毕竟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男生。

 

我张了张口,正打算说,却发现我们已经来到了人行横道的面前,绿灯。

“我们快过去吧。”

吴云星说。

以前我们两个人一起走的时候,他从不肯走到经十路这个站牌这里,他在上一个路口就与我分道扬镳,去往另一个站牌坐另一趟公交车,后来不知为什么他开始来到经十路站牌坐车。

马上又要说再见了,我的话直接被塞了回去。

看来表白并非一件易事。

我们快步走向前,我想着另一件事,自然是没有心情看眼前的风景。

吴云星却突然掏出了手机。

这可是在马路正中央!

他快速拍了一张正前方的照片,我才发现前面走着是一对老爷爷老奶奶,他们正牵着手蹒跚向前走着。

我说不出话来,只看向吴云星,原来他也是个有感情的人呀,还会被这样的事感动?

我以为他不会理解人世间的这种感情呢。

“其实我也会拍照,也会受到感动。”

吴云星收起手机,我们很快走到马路对面。

是又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道别之后,我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向西望去,他背着我送的包,步伐很快,也很决绝,不似我,又慢还附带回头。

我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被夕阳所吞没,我一个人失落地继续向前走去。

又是没有告白的一天。

我越来越弄不懂吴云星了。

 

回到住处后,我才缓过神来。

我没有过。

我认认真真计划了许久的计划,竟然没有完成。

我失败了。

但是我怎么都不敢相信。

 

我没有吃晚饭,我打开了空调,躺倒在我的小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我这两个月为了这个结果是怎样努力的,还专门去求了文昌帝君。

为了这个结果我做了太多的努力了,我努力太多,但竟然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我无法接受。

我躺在床上,流泪起来,眼泪沿着两边的太阳穴滑下,枕巾湿了一片。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喜欢吴云星,他不喜欢我。

我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了。

如果再待下去的话,我的工作状态就要出现问题,会给杂志社带来麻烦的。

 

我打开手机相册,翻到今天中午偷拍的睡觉的吴云星。

这样安静的他,我只想走上去靠近他,可是我不敢。

我就这样看了半天。

我把这个照片发给了吴云星。

我的胆子越来越肥大了。

这样发给他我偷拍的他,不就代表了我喜欢他么,可是我发了。

一个小时之后,他回复我:太卑鄙了。

可是他睡得这么好看,我也把他拍得这么好看,他从哪里看出的卑鄙呢?

又是在敷衍我吧,转移话题。

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转移话题。

只要说到与我关心他本人有关的话题时,他就这样转移话题。

 

 

又一个小时之后,我想通了。

我在微信上跟他说:哥,我想了想,还是想辞职

我继续说:就这样决定了

他回:啥时候

我:明天??

然后去芙蓉街乞讨为生

他:芙蓉街我没见过乞丐

我:我每次去都能碰到好几个跟我要钱的,有一次甚至直接把我手里刚买的牛肚给抢走了,而且我已经吃了一口了,我都没反应过来

他:你是有多弱鸡

我:……七八十岁的老奶奶

他:跟你伟岸的形象反差太大了

我:我总不至于再抢回来吧

他:那她为啥不抢别人的东西

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她五分钟之前跟我要钱我给了她

我:啊我辞了职要在这里干什么

他:是啊,你辞职以后干啥去

我:我去卖烤串吧,你记得带人去捧场

他:你最好想好打算,没想好之前别轻易辞职

他:我可以可以保密

我:我从来都不是一个靠谱而长久的人/笑哭

他:烤串济南管得很严

我:没有任何大蒜

我:打算

对了,今天白天晓晓姐给我发的,公司又开始招人了,我们组

几个截图

他:不一直都有吗

我:晓晓姐说是前天才放上去的

我:不过,辞职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这太好了

我:就这样愉快地 决定了

我:辞职信怎么写啊我要连夜炮制一封

我已经开始哭了。

我哭着翻身下床,从写字台上找出我前几天买的信封和信纸,就是我手机被偷那晚买的,信封是美丽的火星,信纸是在别人看来并不美丽的灰色月球,上面全是坑。

他:你决定了啊

我:对啊

他:网上随便找一封改改就行

我拍下信封和信纸的照片,我哭着发给他:这个信封和信纸是不是很漂亮?

他:一般吧

看到他这种态度,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写了一张,撕掉了,再写了一张,不满意,又撕掉了。

最后终于成形了。

十一点半了。

我拍照发过去给他。

他再也没有回我。

大概觉得我无药可救。

我撂下笔,兀自痛哭失声。

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