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觉醒来,觉得整个头都昏昏沉沉的,像是宿醉一样。

我打开空调,头倚着后面的水泥窗台,不一会儿硌出来个印子,我也懒得挪动一下,我就这样的发呆。

我整个人的脑子都很清醒,只是我的外表看起来很颓唐,我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我的眼睛像比金鱼的眼睛还要夸张。

我勉强下床,坐在地毯上,继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以前我总想自己变瘦一点,这四个月以来,我着实瘦了,这几天我瘦了不少,经历了昨晚的事,今天一看,倒像脱胎换骨的一般。

我瘦了,还没有晒黑,我现在又高又瘦又白。

可是我的内心已经很不健康。

我想得到的人,无法拥有。

 

我颓唐地坐到中午,叫外卖吃饭,吃了五分之一后,再继续颓唐地坐,直到下午四点半,手里的手机忽然的震动了一下,我下意识像膝跳反射一样地拿起来。

阿春:你今天下午陪我面试啊,别忘了啊,对了,我没时间打印简历了,你帮我打印一下吧,拜托啦拜托啦

我:发到我QQ邮箱吧

阿春:发好啦,别忘啦,5点40的时候在恒隆广场见面啊!

我:放心吧,我这就出门去给你打印!

我穿好衣服之后觉得自己眼睛实在肿胀疼痛得快要睁不开,出去后面对这样强烈的阳光会不会对眼睛不好?

我摸出来一个墨镜,带上出门。

我走出棋盘小区的胡同后向东边的师大走去,师大门口对面有好几家打字复印店。

 

我艺考的时候,就是在这家打字复印店打印过东西,考岛书店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拍的照片。

不过是普通的打印,我本以为不会发生什么的,虽说是彩打,但是我看着面前的姑娘在打印机上鼓捣了很久,第一次出来的是黑白的,她换上彩色墨水,之后打出来还是黑白,他们怎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来老板也没有解决问题,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打印出来了,我呼出一口气,拿着东西去门口坐公交车。

 

我刚上车就想起来我的墨镜!

落在了刚才的那家店里!

算了,好像是当初花了十几块钱随便买的,和阿春的前途比起来算什么呢,丢了也就算了。

我在公交车上站了很久,眼看快到了,接到阿春的电话:“你到哪里了呀?我都已经到了!”

“啊,你到了?这么快,我马上也要到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现在在恒隆广场这个带喷泉的这个门这里呢!”

“什么?!”我抓住了关键词:“你说的是,恒隆广场!卧槽,我都来到了人民商场!”

“天啊!眼看就到面试时间了!”

“我马上下车,打车过去!”

我匆匆忙忙地下了车,开始打车,但是司机们个个不停,好不容易有一个停下的,还拒载!

我看了一眼站牌,果然看到有去芙蓉街的公交车,我一转身就看到了那路车,我蹭蹭地窜上了车。

幸好,我真机智!

我忍不住在心里夸自己。

 

车是一块钱的,人很多,也没有空调,我抓着吊环,发了一条朋友圈:

 

在打印店帮同学打印东西,就普通的A4纸彩印偏偏印不出来折腾了半个小时,上了公交车又发现把墨镜忘在店里了,抬头一看一个老太太非要给我让座,我言辞激烈地拒绝了她,然后要不是同学给我打电话我都没发现我坐错公交车了,要去泉城广场都跑人民商场来了,好不容易打到了车司机还拒载。

 

其实我表面佯装淡定,实际上已经意识涣散得不行了对吗。

 

我正打算给阿春发微信说我快到了,结果打开的是吴云星的窗口,不知道为什么就发过去了。

发过去之后才觉得信息不对,于是我赶紧撤了回来。

他回我:发的啥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

我说:要是能让你知道我就不撤回了/笑哭

可是,他本来就不怎么相信我说的话,我还是实话实说好了,于是我赶紧补上一句:但事实上是发错了的本来打算发给别人的消息

他:有点好奇

我:那我把这发错的再发一遍好了

到了马上

就是这四个字

我在去陪阿春面试的路上

他:面试?

我:她上周说有个猎头找到她说,想让她去恒隆上面的一个特别高级的美术培训机构当老师

他:猎头这都是不靠谱的,我也被猎头找过

我:啊?结果呢

他:结果如你所见,我还在这里

阿春被猎头找到这件事我还觉得挺厉害,他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这件事情都不靠谱了。

我:可是阿春同学很兴奋,因为这家培训机构月薪最低一万,她现在的工资也就4000!

    唉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

 

我到达恒隆广场喷泉门口的时候,幸好还不到面试时间,阿春着急地问我打印了吗,我一边跟着她跑一边说:打了打了,在我这个包里!

她往后看了我一眼,拉着我跑:“我去!你的眼睛还真的肿了!”

“那当然了,你们怎么都以为我说着玩呀,本来就是单眼皮,一哭很明显的,你知道吗!”我喘了口粗气:“昨晚我哭到两点多。”

“走!”她说:“我面试完我们就去抓娃娃!”

“抓娃娃?”

为什么要去抓娃娃?

“是的!我要带你去抓娃娃!我同事说了,她每次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就去抓娃娃,抓完之后心情就好了!”

“是……吗?”

我完全不信,我这样复杂的心情……是抓娃娃这样的事就能给打发的吗?

或许阿春小瞧了我的感情。

或许是我从未这样认真过。

或许是她没有住在我的心里,没有知道我自己多喜欢吴云星。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知道自己多么喜欢他。

 

我们狂奔到四楼,阿春完全找不到那家机构,还是我带她去的,女孩子天生不认路。

我在外面等她,隔壁是一家精品超市,我进去转了一圈儿,站在门口的花摊呆呆地看了半天,卖花的姐姐走过来,问我:“要买花吗?”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花是很漂亮,花苞饱满得很,色彩很足,新鲜有余。

包花的牛皮纸也再自然不过了。

“没有人送,送给自己也是很好的!”她热情地说:“今天有活动哦。”

没有人送,就不要送给自己了吧……

我苦笑,那岂不是用别人根本就拒绝的花。

 

过了很久阿春才出来,我问她如何,她难过地摇头:“不好。”

我惊讶地看着她:“怎么就不好啦?不是他们找你来的么?”

“他们觉得我一点都不适合……”阿春很难受:“我们还是去吃饭吧,我请你吃大餐,你今天帮我忙不容易,还把墨镜给搞丢了。”

阿春一定要点的菜加起来足足有一桌子。

看着这些菜,我只喝下去了一碗我自己点的红豆粥。

之后,我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我难受。

这次不同以往,我们剩下好多菜。

这很不利于光盘行动。

 

“走!我们去抓娃娃!”

阿春拉着我就出了店门,拉我去了世贸广场。

我没有想到我能抓到娃娃,以前我从没抓到过娃娃,以前我觉得我根本不可能抓到娃娃,这次我花了六个币就抓到了娃娃。

我很兴奋。

阿春比我还要兴奋,我们抓着这只洁白可爱的小海豹拍了很多张照片。

我觉得抓娃娃不过如此,这么简单。

是啊,和追吴云星相比,这也太简单了,简单得可怕。

好像追过吴云星之后,我整个人都变得耐心很多,只要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没有事情是成功不了的,除了得到吴云星。

如果我用得到吴云星的耐心和方法,去做别的事,大概也做好了。

 

我又有了向吴云星炫耀的资本。

有了和他说话的由头。

我把抓娃娃的照片发给了吴云星。

我说:啊啊啊啊啊啊

      星哥!我竟然

      人生第一次抓到了娃娃

      啊啊啊啊啊啊

对于我的话题,他自然是不理的,却发来一张照片。

一个光头男子。

他:战斗力太差了,三瓶就蔫了

我:厉害了你的学长

他:我之前叫他东哥,现在叫他叔

他:他这身海澜之家,是我帮他选的

我:……这么粉嫩

但是我感觉你更适合那种森男风的衣服

他:我本身也选了一个T恤,但是号不对,就没买

我:今天白天吗

他:在芙蓉街旁边的海澜之家

我:真巧,我们现在正好走到你白天来过的店门口

   

我和阿春走在济南的夏夜风中,夜风吹拂着我尽情哭过的脸,我突然觉得天高云淡起来。

周围的行人太多了,好多游客,他们都太开心了。

一瞬间,我恍惚的以为我就要忘掉吴云星了。

由此时此刻始。

因为我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这样一顿悟,我突然就高兴了。

忘掉吴云星,这样看来也不是不可能。

我哈哈大笑,我甚至得意忘形了,我竟然发了一条语音出去——哥!你们现在还在外面吃饭吗?

阿春接着说了句:你们在哪呢!我要杀过去了!

他回的是平淡的文字:是啊

                    在堤口路马子全羊

                    倒是就在你阿春家的旁边

我大声说:半个小时之后,那你们还在吗

他:啊?

你玩真的?

我大声说:对啊!

我以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更大声说:你怕了吗!

 

他:呃,我怕你不是真汉子

我已经把他喝趴了

我继续发语音:阿春说,她要过去和你拼酒!

他:可以啊,她行不行啊

 

阿春:我们真的要去吗

我回头看了阿春一眼,我总觉得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是,就这么多见一次又怎样呢。

只是我现在的姿态太凌乱了,我的眼睛肿的和核桃一样,我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我其实是在强打精神,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知道他见到我这个样子只会更失望的。

更何况,昨夜我刚刚表过白。

我的脸皮实在是没有厚道这种程度。

我该怎样见到他本人时,以一种我并不图你什么的姿态表现得自然一些呢。

只是想要企图什么的人,如何都不可能表现得自然吧。

阿春:你要是去,我就陪你去!我不能让你自己去!

我:还是不去了

之后,我和阿春分别了,她骑着电动车回了家,我多么希望那是我家

 

我说的依旧是语音:哈哈哈,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那么紧张嘛,阿春已经走了

他回的依旧是文字:哦,可把我学长给激动坏了,明明刚才还在趴着,这个混蛋,装的啊,看我喝死他

我:你不要搞出人命来啊

 

我没有想到。

可能我没有想到的事多了。

就像此时此刻,他居然没有再回复我冰冷的文字。

他回我的是语音。

我以为是我出现了幻觉,我一边向前走一边笑着,我的嘴角又浮起这股奇异的微笑,自从喜欢上吴云星,我总是这样。

我连自己走错路了都不知道,我明明这么熟悉这个地方,只是走错路了我也没有太在乎,等又绕回来,浪费了半个小时。

他用语音说——

你工作怎么样啦

你以后还在济南吗

他本人果然比文字温暖一些。

他的文字对我太冰冷了。

 我们一直聊一直聊,就像泄闸了一般,像那晚聊文字一样没有停下来的欲望。

 “你告诉你那个阿春!我们现在都走到她家门口了。”

“你太放肆了!”

“放肆?” 

“你信不信她提刀等着你呢?你不要反抗”

“……嗯,我不反抗,但是总可以闪躲吧。”

 他的声音散漫又温柔。

 

今晚我们第一次用语音聊天,四个多月了。

可是这样聊天的感觉很舒服,就像和他聊天上瘾一样,我也根本停不下来。

就这样一句接一句地聊着,只有看到他回复我我才会舒服一点。

饮鸩止渴。

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