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阿伊,你真残忍。

柳成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站在一扇门前。

他着大红喜服,上面黑金线绣着祥云与龙,纷繁复杂,精致美好。

我也穿着红色的衣裳,不过样式简单。

他是今日柳府喜事的主角,而我,只是府中普通的丫环。

这道门里,坐着当朝最受皇上器重的宰相燕懿的掌上明珠燕梨。

今日是柳家与燕家大婚之日,今夜是柳成与燕梨的洞房花烛夜,前厅还有好些客人在喝酒道喜玩笑,柳老爷和老夫人一边招呼着一边让我和银铃同搀扶了被喜酒灌得有些醉的柳成到新房。

十一月的夜风已经很冷,途经长廊,银铃不禁连打好几个喷嚏。

本步履蹒跚的柳成逐渐清醒:“这段时间为我准备婚事你们都受累了,银铃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们只是下人,大人却总同我们以礼相待,我们为大人尽心尽力是应该的,”银铃诚恳,“大人不用担心。”

柳成叹了:“还有十来步就能到我的新房,今晚我确实喝了些酒,不过认得路,府中的人,不论身份贵贱,我都希望你们都能身体安康,你不用为这点儿距离坚持受冻而使风寒加剧。”

他说的是事实,新房已不远。

银铃作揖退下。

我作了揖也准备离开,只是刚转身,就听到不满:“阿伊,跟着我。”

于是我只好跟着他,跟他到新房门口。

他的手放在门上,可是却没有推开,而是又放了下来。

“阿伊,你真残忍。”

他转过头,同我说了这么多年以来最常同我说的话。

我带上近乎谄媚的笑容:“祝大人和夫人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他苦笑,从袖中取了两份红包:“你和银铃的,辛苦了。”

“谢谢大人。”我以更加夸张的笑容接了离开。

今晚柳老爷老夫人请了许多人过来帮忙,不会缺我一个,我以买东西为由出府。

柳成喜欢我,所以听最爱的我的话,在我见证下迎娶别的女人,从此以后,在我面前与别人相守。

这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以来,我对他做过最残忍的事。

所以,他说我残忍,一点儿都不假。

他曾怎么也不相信我会如此。

他问我是不是被逼的,我摇头。他去找柳老爷老夫人,也不得。

他不解:阿伊,你以前对我残忍是为了逼我变得更好,可这次不同,你为什么要我娶我不爱的女子,你受了胁迫是不是?

我摇头:不,没有。

如今朝中柳家得势,除了皇上没人敢动府中人,而皇上亦尊重每位朝臣,并不点鸳鸯谱。

柳成知道我说没有被逼是实话,所以脸色变得苍白。

我向他前一步:希望柳大人能迎娶燕梨是阿伊个人的意愿。

他略微退了,旋即上来用力抓了我肩膀:阿伊,这么多年,你对我就没有任何感情?

我恭敬:望大人自重。

他惊恐松手。

之后,他以身体不适向朝廷告假,将自己关在房中不肯出来。

柳老爷老夫人爱子心切,同我说知道燕梨是个家世好容貌好才华好的姑娘,知道我让柳成迎娶燕梨是为了他好为了柳家好,只是柳成喜欢我,如果燕家大小姐愿意的话,我是否愿意做小。

我摇头,态度坚决。

两位老人便只剩下叹息。

我当然知道柳成不能这样一直下去,于是当晚,同他房中塞了纸条后出门。

一刻钟后,他冲到正在路边买桃子的我面前,不顾街上人诧异的目光将我紧紧抱在怀中。

我在纸条上写:柳成,倘若你还躲,我便离开,离开到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之后他恢复,上朝,处理家事,并且,对燕家小姐表现出很大好感,继而,向燕家提亲。

这样才对。

柳成辅佐皇上除掉让他头疼已久的奸佞之臣立了大功被封重臣,燕家是开国以来有名的清流,两家门当户对,柳成清朗萧肃,燕梨容貌倾城,他们是才人佳子,柳成不是不负责任之人,燕梨对他早有倾慕,他们的结合,才是对的。

脸上有冰凉的液体划过,我以为是下雨,仰头,却并没有更多的雨水迎上,只有漫无边际的夜色。

我去了占据这澄城西侧的松山脚下,找了酒馆要了两坛酒,靠坐在城门边,一边喝酒一边抬头数星星。

我从不喝酒,就好像柳成从不碰酒一般。可是今晚他喝了不少,甚至在没有人劝酒的时候也喝,所以我也想尝尝,或者坦白些,我想和他一样试图借酒逃。

然而我和他一样,都没有醉。

我在城门口呆了彻夜,然后回去。

即使我们如此,我还是想见他。

回到柳府已是午后,回房路上,没见到这个时辰应出现去洗衣的银铃,反而见了从柳老爷老夫人房中出来的燕梨。

这个时辰,应该是拜完父母。

我低头,恭敬作揖:“见过夫人。”

“嗯,”她答应地温柔,“你也是这府中的丫环吧,我听管家说府中有个叫阿伊的丫环半夜出门还没回来,你是否与她相熟,是否知道她去什么地方了?”

我再低头:“回夫人,我就是阿伊,昨夜出府前忘了看时辰,出去后才发觉大部分商铺已关门,于是就去找没关门的,一直找到城东,所以回来这么晚,让夫人担心了。”

“你昨晚去了城东?”燕梨惊讶,继而好心,“以后晚上尽量别出门了,女孩子家的不安全。”

我将头更低:“阿伊谢夫人关心。”

燕梨注视着我:“方才婆婆说给我六个丫环,我已挑选了五个,你也跟着我吧。”

她出身相府,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早是国人皆知,服侍她与服侍府中他人无两样,我并不担心。

跟着她回房,她让丫环们下去,却只留下我。

“昨晚我在这屋中整夜,”燕梨关好门回身,眼圈却红,“柳郎没有进来。”

我感到心中紧绷的什么忽然松下,而后又绷紧。

“他在门口,蜡烛燃着,我看到他的身影,他靠了门坐下,”燕梨说得很慢,“一直到鸡鸣三声,一直到有人过来叫我们去拜父母,他都没有进来。”

我沉默。

“柳郎中状元骑马游街的时我在路边选胭脂,榜眼的马受惊冲向我,他驾马拦下,那个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后来从爹爹口中知道他主动请缨与邦国协商贸易往来,知道他为边疆胶着的战局送去好些实用的计谋,更知道他为君王做了很多,我倾慕他,一心一意想嫁给他,所以当他向我父求亲时,我开心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这些单独讲与我,又好像知道。

“我喜欢柳郎,尽可能将他的一切都知道,”燕梨话锋一转,直直望了我,“阿伊,在嫁入柳家前我听到些消息,说柳郎真正爱的人是你,至于会娶我,也是因为你。”

我心中咯噔。

原来,她打听到了这些。

柳府中没有长舌的人,足以说明,燕梨为了解柳成,费了很大精神。

我稳了心神,恭敬:“夫人,我只是个丫环。”

“昨晚柳郎在门口彻夜心神不宁,在此之前管家告诉他你不见了,他声音很小,可是我听到了。”

“我是府中的丫环,跟了大人多年,就算是条狗,大人也会担心,至于其他流言,还请夫人不要放在心上,这世上从不乏无趣随便那人说事的人,望夫人明鉴。”

燕梨依旧望着我:“曾许多人看到柳郎当街紧紧抱着你。”

那次确实被很多人看到,可即使这样燕梨也是满心欢喜嫁过来,她是真的爱柳成的。

“那些日子府中有人病倒,大人回府时看到我在买桃,说是请了大夫回来,让我也跟着,可是他刚靠近,身后就有人撞了我。”

燕梨肯定知道细节,这样的说辞她也肯定知道是谎,可是没关系,只要让她知道我于柳成无心即可。

她果然松动:“阿伊,我一直很喜欢柳郎,想与他白头偕老,可是如果他心中有的是别人,我愿意让贤。”

我拿出最大诚意:“大人昨晚恐是酒醉担心惊扰到夫人所以未进门,夫人多虑了。”

燕梨的眼神有些复杂,良久,挥挥手让我出去了。

一直到天黑,柳成都没有回来。

平时出完朝中午就会回来,最晚也不过夕阳西下,老夫人担心,差人去询,反馈很快回来,说他出了宫就去了家酒馆,一杯接一杯地喝,一个字也不说。

老夫人担心,不停遣人,可是柳成不停下也不回来,于是她便只能同也在担心的燕梨说柳成是因为朝廷上事耽搁了,很快回来。

燕梨聪慧,装得相信,然后劝了老夫人回去休息自己继续等,可是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还是没有。

她失望,让大家去休息,她也去,却让我等着。

我是丫环,没得选。

不知又过了多久,柳成终于摇摇晃晃回来,到了厅中将扶着自己的人全部甩开,像烂泥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就好,”我屏退早被他折腾地心惊胆颤的侍从,倒了茶,“大人,先喝杯茶。”

22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