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017年7月9日。

一觉醒来,整个头都昏昏沉沉的,自己像是宿醉过的人一样。

继而我想到昨晚表白过的事,我想,从此之后,我再也不用想着瞒他,再也不用小心翼翼了。

我还是第一时间打开空调,斜靠在身后的窗台,就这样地发呆,发呆许久,之后我勉强下床,坐在地毯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继续发呆。

现在,我整个人都很清醒,我很清醒地知道明白整件事情,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全是我自己造就了这样状况。

我的大脑十分清醒,只是外表看起来很颓唐,我的脸肿得像猪头,我的眼睛比金鱼的眼睛还要肿得夸张。

以前我总想着变瘦,这段时间以来,我着实瘦了。这几天我又瘦下不少,昨晚的事一过,今天竟如脱胎换骨一般。

我很瘦了。

现在的我,如内心之所愿变得又瘦又高。

可是我的内心确已很不康健。

我想要得到的人,无法拥有。

 

我颓唐地坐到晌午,叫了外卖来吃,吃了也只有五分之一,便扔掉外卖,继续颓唐地坐,直到下午四点,手里紧紧握着的手机,终于震动一下子。

我下意识地取来看,反应速度不超过0.001秒。

……原来是阿春。

我垂眼下去。

别忘了,你今天下午陪我去面试啊!对了,我没时间打印简历了,你帮我打印一下啊,拜托啦拜托啦!

 

我才缓缓想起,今天下午要陪她去面试这件事,上周有个猎头找到她,想要让她跳槽。

她还不知道我昨天面试发生的事。

我站起身来,不急不慢地更换衣服。我觉得我的眼睛,实在疼得快要睁不开,这样的话,出门面对那么强烈的阳光,会不会对眼睛不好?于是,我摸出来一个墨镜戴上出门。

来到打印部后,一切都不是很顺利,店主打了半个小时才将简历彩印出来,最终我呼出一口气,出门去站台乘公交。

 

只是上车之后忽然想起墨镜,我竟把墨镜忘在打印部了……算了,也不是很贵的墨镜,和阿春的前途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我这也想着,过了很久,眼看快到站,接到阿春电话:“你到哪儿啦,我都已经到了!”

我讲:“我也马上就到。”

“那就好,我现在在恒隆广场有喷泉的这个入口这里呢!”

什么?

我抓住关键词:“恒隆广场?糟糕了,我坐车到人民商场这里了!”

阿春在那边急得不行,我说我马上下车打车过去。

只是下车后如何都打不到车,但我一回头,在站台看到一辆路过芙蓉街的公交车,于是连忙上了车。

我觉得我的意识有些涣散。

虽然表面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我松一口气,打算给阿春发微信讲我快要到了,但打开的却是吴云星的窗口,并且也不知为何就这样发了过去,发过去后才意识到,我本是要和阿春讲话的。

于是,我将信息撤了回来。

 

几分钟后,吴云星竟问我,发的什么?

我没想到他会主动问我这个。

以前他从来都是漠不关心的。

我胡说八道地回答:要是能告诉你我发的什么,我就不撤回了。

我连“喜欢你”这种事都能和你讲了,还能有什么可以撤回的呢?

 

我还没来到恒隆广场喷泉的门口,阿春的庞大身躯就出现在我的视野内。

幸好还不到面试时间,我想。

“打印了吗?”

“打了打了,就在包里!”

她看我一眼,拉着我便跑,一边跑一边讲:“妈呀,你的眼还真肿了!”

“那当然了!你们以为我是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吗?”我快跑不动了,喘着粗气:“昨夜我哭到两点多。”

“面试完我就带你去抓娃娃!”

“抓娃娃?”

“是的,我同事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抓娃娃,抓完之后心情就好了!”

是吗?我根本就不相信。

我这复杂的心情。

这样同时失去工作和爱情的结果。

是抓娃娃这样的事能够打发了的吗?

我想。

阿春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他。

同以前喜欢一件街边橱窗里贵重的衣服,不一样。

或许我这一生,都再也过他不去了。

 

我们狂奔到商场四层,找到那家比她本来工作的地方,要高端太多的美术机构。

她已经进去面试,我在外面等她,发现隔壁是一家花店。

门口摆着的花都是包装好的一束束小把鲜花,我呆呆地看着,看了许久,直到卖花的姐姐走来,问我:“买花么?”

我缓缓地摇头。

无人可送。

她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讲:“没有人送,送给自己也是很好的!今天有活动哦!”

没有人送,就不要再送给自己了吧。

那岂不是别人根本就拒绝的花。

我苦笑。

 

大约一个小时后,阿春终于出来。

我问她面试怎样,她沮丧地摇头,说自己同他们的要求相差甚远,之后又立即振奋精神,讲:“走!我们还是去抓娃娃吧!”

于是在吃过饭后,我们去了世贸广场抓娃娃。

阿春买来好多个游戏币给我,以前我从未抓到过娃娃,也从不热衷这种游戏,我想,也只是试着玩一下而已。

但这次我只花了六个币,就抓到了一只娃娃。

阿春比我还要兴奋,我们两个抓着这只雪白的毛绒小海豹拍了许多合影。

我觉得抓娃娃也不过如此,如此简单。

是啊,同追吴云星相比,这也太简单了。

简单得可怕。

好像经历过同他的事后,我整个人变得耐心许多,我想,任何事,只要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就不可能不成功的,除了得到吴云星。

倘使我用想要得到他的耐心和方法,去做别的任何事,大概都能做得很好了。

 

我开心的是,又有了向他炫耀的资本。

有了同他讲话的由头。

我将抓到的小海豹的照片发给他,我讲:星哥,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抓到娃娃,很兴奋的!

对于我的话题,他自然是不加理睬的,他只关心他自己,从不关心我本人。

所以他发了一张他拍的照片给我。

就像准备好了一样,在我发给他照片之后,他立即拿另一张照片来回复我。

他说这是他的学长,不过现在头发都快掉光,只好理成光头,人也沧桑得很,看起来像他的叔叔,现在他都叫他叔。

 

我和阿春还在为刚才抓到娃娃而兴奋着,我们走在济南夏夜的风中,夜风尽情地吹佛着我哭过的脸,我忽然觉得开心起来,没有那么难过了。

因为周围穿行而过的行人和游客太多了,他们的脸上都太开心了。

这一瞬间,我恍惚地以为我就要忘掉他了。

因为我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这么一想,我突然就高兴起来。

我高兴的是,忘掉他,这样看来也并非一件不可能的事。

我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我竟发了一条语音出去——这是我同他第一次讲语音。

我大声讲:星哥!你们现在还在外面吃着呢?

我将手机递给阿春,阿春也讲:星哥!你们在哪儿呢!我要杀过去了!

他回复的是平淡的文字:是啊,在堤口路的那家烧烤摊。倒是离阿春家更近。

我继续大声地讲:半小时后,你们还在吗!

他回复:啊?你来真的?

我大声说:对啊!

我以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继续更大声说:你怕了吗?

 

说完,阿春担忧地看我:我们真的要过去吗?

我回头瞧了一眼阿春。

我想,我总觉得再也见不到他了。

只是,就这样多见他一次又怎样,他又不会因为这多的一次而爱上我。也不会因为看到了我现在的可怜样子,而垂怜我。

我的眼睛肿得如核桃一般,我的脸既浮肿又苍白,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

我知道,他见到我这个样子,一定会更加失望。

何况,昨夜我刚刚表白。我实在是不知道,出现在他面前时,自己该如何表现出一种“其实我什么都不图你”的高雅姿态来。

只是。

有企图的人,如何都不能表现得自然吧?

最后我讲:我们不去。

我和阿春就分别了,我目送她骑电动车回家。

我多么希望那是我家。

 

回神过来,他问我:你还来不来了?

我继续发语音过去:哈哈哈,我刚才同你玩笑的,你别那么紧张嘛!

我知道他不会失望的,我知道他只是随口一问。

他回我:刚才学长一听你的话,激动坏了,又从桌上爬起来,看来之前说不行了都是装的,看我喝死他!

 

接下来,我没有想到,我没有想到他回复我的是语音。

再不是冰冷的文字。

我以为我是终于精神涣散,出现幻觉,我一面向前走一面微笑着,我的嘴角总是浮起这样奇异的笑容,自从喜欢上他,我总是这样。

他又接连发来语音——你工作怎么样啦?你以后还在济南吗?

 

他本人,果然比他的文字要温暖些。他写的文字也太冰冷了,就像懒得多讲任何一字一般。

他的声音虽冷,却总能让我在冰冷的声线里,找到一丝专属于他的温暖。

我们一直聊天,用语音一直讲一直讲。

就像前日那夜泄闸一般,丝毫没有停下欲望。

 

最终,他讲,是他背着学长回去酒店的。

他讲:“告诉你家那个阿什么春,我们现在都来到她家门口了。”

我讲:“星哥,你也太放肆了!”

“放肆?”

我讲:“你信不信她正提刀等你呢?你不要反抗啊!”

“嗯……我不反抗,但总可以闪躲吧?”

他的声音既散漫又温柔。

 

我觉得这样和他聊天像是饮鸩止渴。

只有他回复我一句,我才会安心。

 

2017年7月10日

我蓦地睁开眼睛。

直直地痴望着天花板,我想,今天已是第多少天了?对,今天是7月10日。

数了数,7、8、9……不过才过了三天而已。

只是,为何我觉得如此久长?

连吴云星都在昨晚问我,我的工作找得怎样。

我不过是,才参加了一个骗子公司的面试而已。

 

我大学毕业一整年了。

可我现在又失业了。

我写了八年的小说,书迷却越来越少,以至现在根本没有人阅读,也没有评论。

我大学的专业学得蛮不错,但是为了全力以赴写小说,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我从前一贯认为自己,失去了爱人与被爱的能力。

我一贯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

只是我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爱人的能力。

却仍是一无所有。

我再次回到了小说开头时,自己的样子。

我再次回到了原点。

小说没有人看,没有人爱,没有工作,什么都没有。

从前我一直以为,人是不会回到原点的。

可是就在我这么走了一圈之后,却又回了来。

对于爱作的人的报应,就是给他一个不断轮回的人生吧?

永远也走不出去。

这个怪圈。

 

如今的现实情况,是我自己一点一点添砖加瓦,给建造起来的,就像建造一栋房子一样。

能看到悲哀结局的那所房子。

从最初的砖块,上面刻的字就写着——悲哀。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我觉得我比昨天好多,虽然也还是能够哭出来。似乎是昨晚的抓娃娃起了作用。

我将昨晚抓到的小海豹抱进怀里,抱得紧紧。

这一刻,我忽然还想要去抓娃娃,想要许许多多的娃娃陪伴的我的周围——一只太孤单了。

我很快就穿好衣服出门,也没有管乱蓬蓬的头发和褶皱不已的衣服。

我来到CCPARK的一层。哇,三台娃娃机映入我的眼帘!

我连忙走上前去,将纸币塞进机器,换来十个游戏币,又连忙将两个游戏币塞进娃娃机。

启动爪子,左右调整,放!

啊,掉了。

我再次将两个游戏币塞进机器,就像把食物硬生生塞进嘴里。

启动爪子……掉了。

 

我第三次将两个币塞进机器,飞快启动爪子。

我相信我能够抓到娃娃的,就像昨晚那样简单,再简单不过。

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只硕大的哆啦A梦从口里掉出来。就像梦里的场景一样。

我蹲下将哆啦A梦拿出来,兴奋极了,只是我兴奋地抬头看了四周——冷冷清清,连为我欢呼的陌生观众都没有。

我抱着它,很有安全感。我讲:“梦梦,谢谢你。”我又讲:“你是来安慰我的,是不是?你是让我忘掉吴云星,可是我忘不掉……好吧,我答应你,我会尽力去忘掉他,竭尽全力。”

忘掉他的第一件事就是……

再抓一只娃娃!

 

我正要将游戏币投进机器。

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不对!我要先向他炫耀一下,我再次抓到了一只娃娃!他都不会抓娃娃,根本没有我厉害。

我把哆啦A梦的照片发给他。

我讲:星哥,我好兴奋呀,我又抓到了!

 

我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看着手机屏幕,不自觉地微笑起来,这种微笑实在是太迷幻了。

他没有立即回复我,我开始听起来他昨晚发给我的语音了——

“你的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你以后还在不在济南啊?”

“你这是在哪里啊,怎么周围乱七八糟的?”

我一条接着一条地听,听得相当认真。

一边听,一边对着天花板傻笑。

只是傻笑了几下,就又开始哭起来,我抱着哆啦A梦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哭什么,我自言自语:“究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就是忍不住……”

哭够了,我又站起来,重新投入了新的战斗中。

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