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很快又抓到了另一只不一样的哆啦A梦,以及一只Hello Kitty。

抓这三只娃娃似乎是花了四十块钱,还是更多?我不记得了,谁在意这个呀,反正我现在很快乐就是了。

我拥有了三只新的娃娃,这三只娃娃太大了,我都要抓不住了。唉,不该带包来的,不然我就可以只抓着这三只娃娃了。

对了!

要不是低头看一眼包,我都忘记自己是带着英语资料来的,打算找个咖啡店上自习呢。

 

吴云星回复了我两个字,厉害。

看着这两个字,我乐滋滋地心想,他终于也肯承认我厉害了,我是真的很厉害吧,他不能不承认。

我讲:本来是打算来上自习的,我要去上自习了。

他问我:上自习做什么?

我讲:学习使我快乐。

 

我想到余主编问我的“辞职是准备去考研么?”

我没有这种打算,但还是要学习的。 

我从一层转到四层,都没有找到一家咖啡馆,我来到五层,一家书店出现在我的眼前,上面贴着告示:试营业。

等我再走近了一看,“试营业”旁,贴着另一张告示:招聘启事。

招聘!

看到这两个字,我顿时两眼放光。

这几天我走在街上,一看到这二字就两眼放光,哪怕是路边的药店或服装店。

我在网上投递出的其他简历,还没有回信。

 

我走进书店,拎着三只硕大的娃娃在店里转了一圈,年轻的店员紧紧跟着我,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问我:“您好,您要找什么样的书呢?”

我也同样忍不住,我舔了舔干燥的嘴皮子,讲:“您好,那个……我看到了你们门口贴着招聘启示……”

她诧异地上下打量我:“你是想应聘?”

我点头。

“稍等,我去找负责人过来。”

 

很快负责人便来了,是个大我几岁的姐姐,她继续打量我:“你想应聘?”

我赶紧讲:“我今天没有打扮便出门,只是打算出来上自习的……”我从包里拿出简历,赶紧递上:“我恰好有带简历,您可以看一下。”

她拿过去后看了一眼,大吃一惊:“你之前是个杂志社的编辑?”

我点头。

她不解地问:“为什么想要来这里工作呢,你知道我们这是个民营书店,工资不可能开出像你之前那么高的。”

我讲:“我本来就想要来书店这行工作了,因为前段时间参与了岛书店的社会招聘,但很遗憾面试没能过关。”

接着,我们谈论了一下薪资,她开出的薪资我还觉得可以接受,并且还包吃。

其实我现在想的就是,能够找到一份在济南的工作保证吃喝,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这本《肆月》写完。

 

我爸妈知道我面试失败了,催促我抓紧回老家。

只是我还不想回老家。

因为,只要留在济南就有同他相见的可能性。

倘使我回到老家,我就再无可能见他。

我就什么都彻彻底底地失去了。

 

她讲:“我会和老板讲的,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我回到了住处。

回到住处后,我又开始睡觉,我这几天总是午睡,但一睡就睡很久,今天下午我从上午十一点睡到下午近四点钟。

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余主编发来信息:我和阿应还有阿星说了,你走之前,咱们在一块坐坐,吃个饭,聊聊天。

 

在如此短暂的一句话中,我看到了两个突兀的字样:阿星。

阿星!

不行。

我惶恐不已,我害怕面对他本人,我好惶恐。

我想到他那一副人畜无害,却冷淡异常的模样。

我不能再见他任何一面了。

我害怕我一见到他,见到现实中的他本人,我就更会离不开他。

我就会在众人面前,全线崩溃。

 

我打开同吴云星的聊天框。

我又忍不住哭了。

我的现在除了睡觉就是哭。

不,还有抓娃娃。

可我就是忍不住。

我忍不住不哭。

 

我呆呆地注视着他的头像,他的头像早已被他自己换成凉姜画的五格漫画中的Q版的他。

别说凉姜画的,倒还挺像他,这副冷漠疏离的模样,让我看了就想打他。

这个人的脸皮可真的是厚呀!我都没有改成漫画里的自己呢。只不过,我早已偷偷把微博头像改成了漫画里的自己,这样就是情侣头像了,对吗?

我万不敢在微信上用这个当作头像。

想必他也知道我不会用不敢用,所以他才大摇大摆地用起来,反正也是他自己。

我一向胆小如鼠。 

当时凉姜讲,她故意把我俩画得很般配,般配得很。

 

我将余主编和我讲吃饭的事告诉了他。

他竟分分钟地回复了我,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快。

他讲:我知道,他和我说了。

难道他现在不是在上班么?

今天已经是周一啦,没有我的第一天。

难道他没有在上班么?

出了外勤?

我讲:我现在眼睛肿得,彻底无法见人啦!坐不下去吃不下去聊不下去。

他讲:你至于么,不就是辞职了吗?

我:不至于……可是我好脆弱啊……好脆啊。

他:那你就把自己当干脆面嘎嘣嘎嘣嚼了吧!

我:……

我担心打扰他工作,没再讲什么。

 

过了一会儿,我竟收到了上午书店那位负责人的微信,她讲:你可以来试试。

接着,她把我拉进了书店的员工群。

我被录用了。

我就这么轻易地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

地点和环境都是我很满意的。

我决心从此改头换面,好好工作。

我终于开心一点,这么一来,似乎又快把他给忘记了。

我想。

换了个全新的环境,应该很快就能把他给忘记。

 

我闭着眼睛,幻想了一下在那家书店工作时的情景,却兀地有些痛苦,因为这偌大的环境里,根本就查无吴云星此人。

我将来会在店里整日兜兜转转,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

我可不可以邀请他周末的时候,来书店看看我?

哪怕就,看我一眼。

哪怕他就在那里坐着,低着头玩手机游戏。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

 

2017年7月11日。

今天我仍旧没有醒很早。

这几日来,我仿佛一直醉生梦死,像一滩烂泥似的与床为伴。

下午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

她讲她是人事部的,我想了想,以为是让我去面试的公司,正打算拒绝,却又听她讲了一遍:“我是聊城岛书店人事部的。”

我愣住,聊城岛书店,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岛书店倒是和我有关,我前不久参与了岛书店的社会招聘,但最终并没有被录取。

我仔细一想,大概是骗子,又要挂掉电话时,她讲:“你好,你前段时间考的岛书店被调剂了,总部决定把你从清渊调剂到聊城来,你看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来聊城面试一下?”

挂掉电话之后,我发了大半晌的呆,始终没有回味过来。

 

我和她讲好,明天上午九点在聊城的岛书店大厦面试。

我想,这究竟是不是造化弄人。

不过难说,也许我不会被面试成功。

希望如此。

我就回来。

我将此事告诉了吴云星,他也微微的诧异,只讲:“好好面。”

只是他不知道,我已经做了其他的计划,在知道没有过后,打算继续留在济南,才同他表白的。

我都找好工作了,打算留在济南打扰他了。

如果聊城岛书店面试通过,我又能如何呢?

我发现自己在表白之后,似乎更放他不下。

 

我不知自己是抱着何种心情去聊城的,我的老家清渊,是聊城下面的一个县级市,但我还从没在济南坐车去聊城过。

总经理亲自见了我,我以为他是面试我的,我还准备了许多材料,只是我们简单交流了半小时,他很和蔼地同我讲:“聊城岛书店欢迎你的加入。”

他让我回去继续等待人事部的通知,于是我又坐车返回济南,虽然路程只有两个小时,但这两个小时内我备受折磨。

我爸妈已经知道我被调剂到聊城来,他们不会让我放弃的。

 

并且,我自己都不会放弃,在聊城岛书店明显会更好。

只不过,距离吴云星就太远了。我亲手把那一米的距离,变成了这一百多公里。

只不过,可能要对不起那家书店了。

我敛目。真的对不起。

 

2017年7月12日。

一觉醒来,已经过了五天了。

距离我辞职的日期已越来越远。

我想,随着日子的流逝,今后会越来越远,我和吴云星从前的事,会越来越不清晰。

吴云星会越来越习惯我不在他的身边。

我多想从前一切都没发生过,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去工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或许他现在就已忘我不少。

 

下午时候,岛书店又打电话给我,通知我面试已过,等再通知去报道的时间。

我想,要等多久呢?

挂掉电话后,我立刻给那家书店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没有办法去报道上班了,很抱歉。

那头沉默不语半晌,就像面试时对我其实也并不怎么信任一样。

我真的很抱歉。

 

可是,我要在济南等多久呢,十天?半个月?或是,一个月?

无论多久,我妈都叮嘱我让我先慢慢收拾行李,将行李搬回老家。

我开始坐在地板上,慢慢收拾东西起来。

没收拾多久,我就打算出门跑步,走到师大门口我又开始哭,等我走到那家报刊亭前,我又开始哭,我呆呆地盯着我和吴云星同时加班赶出的那期《探索日》暑期特刊。

原来已经上市了。

我走过去,翻开里面,没想这随便一翻,便翻到凉姜为我俩画的五格漫画。

我放下杂志,从泪水涟涟中抬起头,看到摊主惊诧不已的眼神。

 

天都黑了,我跑不起来了,这几天吃得太少,连跑步的力气都快没了,我接到阿春的电话,她紧张地问我有没有事。

我笑着讲:“我没有事。”

我再次笑着讲:“我刚才在报刊亭看见了我俩一块加班赶出来的《探索日》,里面还有我和他的故事呢!”

我哭着讲:“我好难受呀……”

我絮絮叨叨地讲了几十分钟,阿春也便安慰了我几十分钟,我真的难过的要死要活的,尤其是当我自己以为,我已经能够忘掉他却又舍不得忘掉他,所以真的会无法忘掉他这件事时。

无法忘掉,也无法得到。

我陷入了一个怪圈。

以前我常爱讲人生三大痛苦“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求而不得。

 

只是,为何一定要得到呢?我能够替我问自己,却无法替我回答。

我讲:“当我发现看到自己在没能得到他的未来,过得暗淡无光时。”

“我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在没有他的未来会很不幸,很不幸福。”

“我自己清楚。我不会再像喜欢他一样,而喜欢一个人了。”

阿春叹气。

 

2017年7月13日。

一觉醒来我便像一个机器人一样,看手机微信。

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QQ,也没有他的消息;工作QQ,也同样没有消息。

我竟还能用工作QQ上线。我打开和他的消息页面,盯着和他工作时的对话发呆。

之后,我像机器人一般出了门,吃过早餐后,我便走进大润发,我知道大润发里面有娃娃机。

在抓了一会儿娃娃之后,我发觉又到中午,于是走出商场,去一家餐厅吃午饭,混迹在一群白领中间,悻悻地排队买饭。

我想,我这样同流浪汉也没有什么区别。

吃完午饭,我回到住处,一觉睡到下班时间。

这样也好。

时间也过得快些。

一觉醒来,我对吴云星讲:我竟一觉睡到现在。

他讲:你估计还得再来一趟,办理交接。

我说:余主编告诉我着急的话,可以周一或者周二去。

我讲:我不急,我想找个凉快的日子去。

过了一会儿,我又讲:我能不能和余主编说,我不去?余主编会打死我的。

我打开天气预报,发现这几天只有明天是下雨天。

我微微惊讶,我想了想,还是和余主编说了,明天就去杂志社。

但我没有同吴云星讲。

 

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决定去世贸广场买一身新的衣服。

我明天要穿着一身全新的漂亮衣服去见他。

我查了一下卡里余额,这几天抓娃娃花去不少钱,银行卡里只剩400多了。400多只够买一件衣服,不够买一身。

我想,算了,不够的话就用花呗,或者去和阿春凉姜借好了。但是我不能不买新的衣服去见他。

毕竟,毕竟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于是我重新出门向世贸广场走去。

可是我到了世贸广场之后又开始抓娃娃了,根本就停不下来——今天已经抓了近二十只娃娃啦!不能再抓了!

可是我停不下来。

最后才想起逛街买衣服的正事。

只是我逛遍了整个大厦的A塔、B塔和C塔,都没有找到一件我觉得漂亮的衣服,这些平日里我一看到便两眼放光的衣服,怎么今日就变得平庸无奇起来?

实在是没有找到一件,哪怕稍微合适的衣服。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喜欢女生穿什么样子的衣服。

我想找一件粉色的,既可爱又性感漂亮的衣服,然而并没有,或许这样的衣服很少见,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出具体的样子。

 

最终我只买了一根眼线笔,打算明天好好画一下,自己这仍未消肿的眼睛。

正打算失望地离开时,我在某个店面里,看到一个星星状的碎钻发夹。

很久很久的从前,我对星星这种元素并没有任何的兴趣。

紧接着,我又看到了一对耳环,耳环的下面坠着的,一边是月亮,一边是星星。

我决定明天戴着这副耳环,别着这对发卡去杂志社。

他一定会注意到的。

商场响起了结束的送宾音乐。

1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