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自从柳笙天天来网吧找长野之后,赵以也会每天来网吧找她们俩,以训练的名义,说着要把长野的小白银打上黄金。长野以前玩游戏时,脑海里就只有打发时间这个概念,从来没有想过要奋力往上爬,她没有朋友一起玩,也没有攀比欲,段位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匹配,只因为匹配的等待时间比排位短一倍。

一开始柳笙很不好意思,她每次一来,长野就会把自己的便当分给她吃。她推说不要,长野便会淡淡地说,没关系,你不吃我也是扔掉的。

在减肥吗?柳笙奇怪地看了看长野,她已经这么瘦了,也不应该像是要减肥的样子啊。

赵以第一次来,就在分走一个章鱼小香肠以后问长野,“你怎么吃这么少?”

“吃不了。”长野简短地回答。

“是生病了吗?”赵以作为未来的医药代表,关切地问她。

“不是。”长野斩钉截铁。

正说着,何安也走进了网吧加入了他们。“就知道你们在这里。”他说,一边熟络地开机打开英雄联盟。“要一起打排位吗?”他问长野,现在长野用的是许路遥的钻石小号,和何安这个铂金可以双排。

“好啊。”长野来者不拒。

何安于是登陆了一个账号,却并不是他的那个,而是一个钻石号,在上大师的定位赛。

赵以一边和柳笙吃着长野的便当,一边随口问,“又打单子呢?”

“嗯。”何安笑着点头,“我妹要开学了,给她买个书包。”

“宠妹狂魔。”柳笙见缝插针地吐槽。

长野于是和他双排了起来,心里有点忐忑,不要紧吧,何安要靠这个挣钱的,打输了怎么办?

何安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安慰她,“没关系的,输了也没事,我回去随便打两把分又会回来的。”他又转成一张一本正经的脸,“得培养一下和我们辅助的感情嘛,希望以后团战中你能多照顾我一点。”

“喂,我才是先来的。”柳笙不满地嚷了起来。

赵以笑着把她的头摁进饭盒里。

开了一局,长野依然玩的风女,柳笙于是端正坐姿,教长野如何在对线的缝隙里看小地图,判断对方打野的位置。

“你看,下路晚上线,辅助少了半格子蓝,说明他们打野从下往上刷的,那三分钟你要信号中路上路,打野可能会刷完红抓。六分钟下路就不能退线了,反之亦然。”

说的和许路遥分毫不差。

果然三分钟上路就被抓了一波,交了个闪现,自己家打野早就熟门熟路去反对方野区了,再一看,原来自家打野是何安,拿了个蜘蛛猥琐地在对方家野区偷蛤蟆。

“蛤蟆和石头人是打野最懒得刷的,一般这种三分钟抓上的都是蓝红直接抓,下半野区都还在。”何安一边给她解释,一边摸到中路背后,中路于是借机消耗了对方一套,满血的何安往对方塔下步步紧逼。就算对方中路交出一个闪现,也是前有狼后有虎,何安抗了两下塔,顺利击杀了对方中路,又一个e吊起,把仇恨还给自己的小蜘蛛,开心地爬走了。

长野只顾看何安,被对方韦鲁斯戳了好几下,被自家adc发了好几个问号。于是她重新操纵自己的风女动了起来。

“你要去消耗,给自己一个盾然后往前走。”许路遥冷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长野吃了一惊,他什么时候来的?

但是还是操纵风女往前走,然后两下被对方的蛤蟆舔了半血。

“不是这样的。”许路遥的声音转为了无奈,“鼠标给我。”

他隔着长野拿过鼠标键盘,操纵风女左右走了走位,看着自家小兵残血的时候,绕过蛤蟆的舔走上前,W一下韦鲁斯,再跟着a一下,给自己套个盾,看蛤蟆没有技能,又追着a了几下才回自己兵线。

“这个ad不会玩,他要是跟的话可以杀。”许路遥把鼠标键盘还给长野,直起身。

“要不你打?”长野有点心虚。

“你比较需要练。”许路遥说道,他转向柳笙,“你的小论文作业发给你了。”

“哇!太感谢了。”柳笙狗腿地恨不得抱着许路遥的大腿,“要不是你我要挂科了。”

赵以羡慕地凑了凑热闹,和柳笙七嘴八舌地说了什么。

长野并没有继续听下去,她全神贯注地集中在对线上。她发现自从自己注意到等对方补兵的时候绕开辅助的控去换血以后,她的小风女打人神奇地疼了许多。

因为几个人下午都没有课,他们一直在网吧呆到晚上。“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柳笙提议道,“我们学校有个餐厅很好吃的!”

长野有些犹豫,她很久没有在外面吃晚饭了。

“一起吃吧。”许路遥说道,看着长野,很明显他们四人经常一起吃饭,而刚刚的话是在邀请她一个人。

长野于是从包里掏出手机,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喂?”

“妈妈,我可不可以今天在外面吃饭?”

“和几个朋友。”

“是……刚刚遇到的,小学时候的同学,好久没见了……”

“嗯,好,再见。”

长野挂了电话,心虚地撒了个谎。众人都听到了她的话,却默契地没有追问她。

饭桌上,柳笙点了许多个菜,还给特地要了一副公筷,给长野夹了满满一盘子。“多吃点。”她用老妈子的口气说道,“小姑娘这么瘦,吃这么少不行的。”

赵以和何安两人正在激烈地讨论着该不该让何安的妹妹上补习班,何安的妹妹只有小学,何安觉得她周围小朋友都上补习班了,希望也能给她上一个。赵以却觉得这都是智商税,小学时候的奥数就算上了补习班,没有拿奖牌等于没用,从此以后就再也没用到过那些歪门邪道的数学了。

“你这样还不如给你妹多买几本书看看。”

长野在两人的吵闹声中吃了一筷子柳笙给她夹的糖醋排骨,嘴里破天荒地感受到了一股排骨的酸酸甜甜的味道,她不怎么吃到这样的味道,于是又伸手夹了一筷子。

许路遥默默地扒着自己碗里的饭,没有加入任何对话里。

长野发现这里的糖醋排骨和里脊肉都做的十分好吃,也有可能是餐桌气氛没有家里那么沉重,她竟然会去主动夹了好多肉。大家都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地吃着,只有许路遥见大家都喜欢吃这两盆菜,于是把青菜放到自己面前默默地吃着饭。

“许路遥是不喜欢吃肉吗?”她偷偷问柳笙。

“哪有,他就有这种我奶奶辈的习惯。看到你们喜欢吃的菜,他就不肯吃了,大概是想省下来让你们多吃点。也不知道哪来的习惯。”柳笙小声说,然后提高了嗓子咋咋呼呼地给许路遥夹菜,“你搞啥呢,别省了,还得我给你夹菜,搞得像我奶奶一样。”

许路遥微微地笑了一下以示回应,笑容转瞬即逝,像是冬日的阳光,让长野觉得似乎是自己的错觉。她从没见过许路遥笑过,就像他们也不太见长野笑一样。

趁着许路遥去洗手间的当儿,长野偷偷问柳笙,“那许路遥你们怎么认识的?”

“何安和他一个系的,计算机系,他大一的时候借何安抄了三门课的作业。因为是期末大作业,其他人都怕作弊被抓,没人敢借他抄,就许路遥借他了。”柳笙给长野科普,然后又摸了摸下巴,“不管我们都不太清楚他的事情,他也很少说。就连何安好像也不是很清楚。”她这么犹豫地说道,然后得出结论,“你还是别和他走太近了。”

长野诧异地看了柳笙一眼,不明白她怎么会作出这样一个总结。

正说着,许路遥回来了。于是长野就当没事一样继续吃着饭,心里却翻江倒海了起来。

长野回到家时已经是九点了,家里曾经有个十点的宵禁,在她初中的时候,但是后来因为发生的事情,宵禁也没有了什么意义。她每天日复一日白天去网吧打游戏,网上七点准时回家,从没迟到过。

她的父母正担心地坐在沙发上,讨论发生了什么事。见她推门进来,于是便迟疑地想探探口风。“玩的怎么样?”

“还不错,和……他们吃了一个饭,聊一聊。”长野想撒个谎,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忍心去骗爸爸妈妈。

“那就好。”她妈妈松了口气,抬起头,“说到这,我们正说着美国……”

见她要提起去美国的事情, 长野赶紧说,“我好困了,我想洗洗睡了。”

于是她母亲收起话头,不再说下去。

长野想了想今天的晚饭,和饭桌上挺好吃的糖醋排骨和里脊肉,突然不是很想去美国接受治疗了。

她走到镜子前想要刷牙,黑影突然从她的背后冒了出来,狰狞地拽住了她,想把她拽向阳台方向。她拿起牙刷打落了黑影,把它逼退到角落,在光芒的照射下发出呜咽的声音,然后暂时地消失了。

“Not today.”长野口气威胁地说道。

18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