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饭时,仍旧是我们三个女孩子坐在一起,他们一群男生坐在远处,不过这次我们离的不算远,只隔了三张餐桌,并且都在同一列,我同吴云星恰好面对面。

虽是这样,我还有些看不清他,但略微能看见他也在讲话,以及讲话时嘴角噙着的笑容。原来他也能和公司同事正常交流啊,只是那些都是男同事。

见到他这自然的笑容,我有些愣住。

 

面前的晓晓姐开口对我讲:“唉,你刚才不用那么着急加他的,吃过饭弄也不晚呀!”

我解释:“我本来跟他要的是QQ嘛,但突然想到QQ登不上了,所以又重新去要的微信。”

“这样啊。”她想了一下,讲:“但我们平时都是用QQ来交流工作,没有QQ肯定是不大方便,他们没有给你一个工作号么,我们每个人上班时间都是登工作号。”

“工......工作号?”我感到不可思议,分明是电视剧一样的存在。

“是啊,平时和同事、作者、读者联系交流,我们都用工作号,而不使用自己的私人号码,如果突然换岗或是离职,直接交接工作号就可以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原因。

 

“你这两天工作还习惯么?毕竟,我之前也是做探索的,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瑾华姐问我。

不说这个还好,说到这个,我就太想吐槽了,我一本正经地讲:“感觉‘知天’这个栏目尤其难,里面很多文章我都看不大懂,而且,那些影响阅读的关键术语挺难的,比如‘绝对星等’这种,我都要特意去查一遍,最残忍的就是,查出来之后,打算看一遍解释,却发现自己连解释都看不懂。”

我真是欲哭无泪了。

她们两个听完我的吐槽,顿时笑了,似乎也有同感。

瑾华姐说:“哎,我一开始来社里,试用期的时候也是让我做‘知天’呢,但这些栏目实在是太偏理科了,我虽是学理的,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余主编他们都觉得我不大适合这本杂志。运营部恰好缺学计算机的,就把我调去运营部了。”

瑾华姐这样讲完之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可是一个有工作经验的理科妹子,怎么都应该会比我擅长做这本杂志,而余主编他们却认定她不适合,难道我就适合了吗?我却是选了文科的艺术生,高考只考了500分,数学只考了75分。

最最重点的是!我高一时候的理化生三科加起来,都超不过一百分!理科老师们常常被我气得要死。

那个时候,我就是如此叛逆而不学习的女孩子。

 

如今,我早已过了叛逆期。

我在过了叛逆期后,直接变成了信佛信道的老年人。

中间没有任何的过渡。

真是奇怪。

 

面前的两个姐姐,可是高考数学轻轻松松就考到140多分的人。

我决定忽视掉林平之前的叮嘱,我要把“其实我是个艺术生”这件事,告诉她们,我不愿意说谎,不愿掩埋从前的自己。

她们听我说完之后,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许她们根本就不相信,一个艺术生会成功混进这家杂志社里做编辑,就像我根本不相信,瑾华姐被他们说做不来这本杂志一样。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她们从没想过我是艺术生。她们一直认为我是纯文化课的,高考分数轻易上一本线的人。

我讲完后,她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久久都没有说话,大概空置了几秒钟后,晓晓姐竟连声音都结巴起来:“天啊!你竟、竟然是学美术的!我们都以为你这么厉害,是学中文的呢!”

 

是的,我是学美术的。

我连大四上学期,都还没选择放弃走美术这条路。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坚定不移的,在动漫这条路上走下去。

可是我错了。当毕业真正来到我面前,我才意识到,大学这四年我为二者同时付出太多。我下定决心,要在这两个之间选择一个。

我本以为,她们知道后会觉得杂志社有问题或是怎样,但她们似乎完全没有怀疑杂志社,反而说:“听他们讲,你写作不错,那你的中文功底肯定也很不错,所以余主编觉得你很适合‘知天’嘛。”

 瑾华姐说:“不过,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平时看科幻类的电影吗?”

“以前,不看的。”我摇头。

“一猜就是。”她讲:“我以前也从不看的,开始做《探索》的时候,也是毫无感觉,他们建议我去看一些科幻类的电影,多看一些科普的报纸和新闻,然后我就有感觉多了。”

瑾华姐的指点,我深觉有理,决心照做。

 

午饭结束回到办公室后,我正打算唤醒待机的电脑,找回QQ,却忽然想到……我从杂志底下抽出两张那人写的字条,于是拿起手机,我打开微信,迅速添加了他的微信号码,才又去电脑打开QQ客户端,找回QQ。

QQ被成功找回。我登上QQ,个性签名真正是虐心得刺眼......回不去的家乡,娶不到的少年。QQ昵称仍是“尝鼎一脔”。

想到那个少年,我忍不住内心一恸。我因他失去了爱人与被爱的能力。但我也失去了他。

校园时的感情,大抵相似,大抵同样真挚,我与沈曜之间,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他并不是什么耀目的人物,现在尤其是。

如果他真的耀目,我还可以说服自己去找他。可他已经泯于众人,我懂得若是自己去找了现在的他,就再也找不回那个曾经的他。

我也并非以前的那个自己,若我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也不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

我着实有一些强迫症。

 

我知道他高中转学离开后的境况,他堕落得比我严重,最终读了一个民办大学。

后来我不堕落了,或许是终于堕落够了,堕落得够够的。我开始学习了。后来他交了无数个女朋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可他之前没有和我在一起。是的,无数人追我,我与好几个人都谈过恋爱,却记得一位没有谈过恋爱的家伙。可见感情也不过如此,看不透彻。

那个时候我们什么都谈,就是不谈恋爱,但是分明很是暧昧,我很喜欢和他这样子的感觉。我很喜欢他,但是觉得他不够优秀,就是这样。我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和我表白。

但是我始终放不下他,足够的善良,温柔,又思路清晰。

沈曜自有沈曜的好处,是他人所不能比的。

 

好在QQ被成功找回,我查找到了吴云星的QQ号,发送了好友申请。

转眼又到了上班时间,但他还未通过我的申请。我想了想,从座位上站起,慢慢向吴云星走去,直到他的旁边。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他竟然在看东京喰种!中午就这么一丁点儿时间,他也要看动画片?明明我才是学动漫的,他却在这里看动漫,以展示对动漫的狂热。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自从知道我的专业后,故意展示他的爱好,但其实并没有这样爱好吗?

只是我要感谢吴云星,总是能成功地让我痛苦一下……我又忍不住沉浸在有关动漫的痛苦回忆里了。

 我在他身边站了半晌,意味不清地兀自痛苦半天,他都没注意到我。痛苦半晌之久了,我对他缓缓开口,他才注意到我,摘下耳机。

“怎么了?”

他这样冷淡的语气,仿佛眼前正在放映的动画片,如何都同我无关似的。

 

我盯着他冷淡清瘦的俊颜,我的语气也冷淡:“吴组长,我发送了好友申请,麻烦你通过一下吧。”

他闻言,才缩小了动画片的窗口,QQ上面果然有提示闪动,于是他点开好友申请的窗口,顿时出现了我这异常奇怪的QQ昵称,尝鼎一脔。

但令我讶异的是,他竟忽略掉了这个问题。这个昵称我已使用多年,每每当面加人的时候,对方都会问到我这个昵称,没有一个不问的。然而,他就这样忽视掉了这个问题,没有问我。

我回到了自己座位,将自己写的那篇文章发给了他。

 

没有了任务,我也不知做什么,只好一遍又一遍的翻看杂志,过一会儿,我看了一眼手机,竟发现他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请。

我总觉得像他这种秉性,即便是给了我微信之后,也会装作没有注意到好友申请而拒绝我。

并且,我们已经加上了QQ,微信就用不到了吧。

我猜,他朋友圈必定是百分之百屏蔽我的,想都不用想。

即便是这样想着,手指却忍不住划动屏幕,点开了他的资料......我竟、竟然真的进入了他的朋友圈!天啊,这件事想来,比和外星人对话还要神异。

我猜他大约是忙于工作,一时忘记了对我设限。

我用冰凉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划动,我的指尖颤抖的厉害,仿佛在做一件多么见不得光的事一样,我愈发觉得周遭的气氛过于安静和诡异。

我必须马上、现在、立刻就要看他的朋友圈,因为他现在并未屏蔽我,万一之后被他发现,重新屏蔽了我,就再没机会看了。

 

他的朋友圈,比他本人鲜活得多,起码都很具有动态美。比如打篮球。我没想到他会喜欢打篮球,毕竟他这样冷淡无情,又怎会热爱运动。

就像我根本没想到他会喜欢动漫,毕竟他这样冷淡无情。

这么多关于动漫的动态,所以,刚才他在看动漫,应该同我无关。

毫无关系。

不知为何,我心中蓦然一恸。

 

根据他的朋友圈的语气,我猜他心里,有一个忘不掉的人。

因为我,是“感情专家”。

“感情专家”非我自封,我周围的人都这样认为我,并且我因为擅长分析爱情,所以可能首先才会写言情小说,中学时代我常替人写情书。

我都快忘了自己这个封号。

时间太久长了。

然而我却长久的失去了爱人与被爱的能力。

这是不是一个悖论。

2017年2月10日,他又在祝谁生日快乐?

没有主语,没有前因与后果。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我将“奇葩的组长大人”之事告诉阿春,阿春惊叹不已。

“卧槽!”阿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你有他的照片没?我倒要看看这个冰山奇葩男长什么样子!”

我将我今天下午保存了他朋友圈里唯一的那张、自恋得要死的自拍,发给了阿春。

“好看啊,好看啊!这孩子长得真的很好看啊!”阿春似乎起先很没有意料到似的。

是的,他空有一副好皮囊,冰山着那张脸,谁会欣赏他的长相啊。

 

阿春饶有兴味的点评道:“看吧,这就是爱情的开始!”

我嗤笑一声:“开始个鬼哦,谁会喜欢他。”

但我现在满眼满脑,都是他这个奇怪的人设,我根本摸不清他。不自觉地,我又开始扒拉起他的朋友圈。

今天下午我第一遍看的时候,只是左右划过图片,只看到了他的配文,并没有看到下面是否有他本人的评论回复。

如今,我挨个点开那个评论的按钮,看他有没有特意解释的情况。

没有一条有这个情况。但其中一条朋友圈,点开评论,却意外看见了,他发的是一条定位。

 

这张落满金黄银杏叶的照片,是不到八点钟的早上发布的,而且是形容天气,我猜,这个地方是他所住的地方。

定位名称:天桥区·万盛园小区。

看了这个定位,我觉得很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天桥区这么大,我怎么能怀疑就在阿春家附近呢?我分明没有听说过这个小区名字。

我飞快打开手机地图,输入“万盛园小区”。

回车。

地图上的显示,距离阿春家只有,500米。

我抬起头来,感到一阵晕眩。

这一切都太过巧合。

 

我不敢相信地跟阿春打过去电话,问她万盛园小区,她语气轻松:“你干嘛问我这个地方啊,就在我们家前面啊,我们去年坐过公交车的地方,你忘记啦?”

怪不得我觉得万盛园小区太过熟悉,去年我们就在万盛园小区门口的公交站牌前,等过公交车!

我的声音忽然有些颤抖:“我发现,冰山又奇葩的前辈,他就住在万盛园小区!”

这一系列的巧合,忽然间让我难以消受。

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