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吃过早餐,我步行走向杂志社。

穿过长长的斜路,我看见了凯森大厦。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凯森大厦,我看到凯森大厦纯黑色的玻璃板上面的自己越来越大。

我已经走上台阶,当我再从台阶上抬头起来时,竟从玻璃板里面自己的身后,看到了吴云星!

不打招呼是不能的,或许他早已看见我,毕竟他就在我身后,却没上来同我打招呼。我想也没想地,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立在原地回头:“星哥,早上好!”

他抬眸看我,我们便一同向电梯口走去。

我觉得他或许是一路狂奔着冲刺而来。进入电梯后,在狭窄的空间内,我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刻意压制,但仍能听到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声。

他这次,连与我讲话的多余力气都无。

我试探着将手伸向楼层面板,他看着我的动作,焦急的点点头,于是我按下“7”,才看见他一副满意的样子。

电梯到了。

 

我心想,上次我就没让他先买饭,这次我还是让他先出电梯,起码让他一下也是应该的,毕竟是前辈。

然而,正当电梯门缓缓打开,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只见一个压扁的黑影,像猴子一般,从刚刚微敞的电梯门缝中窜了出去!

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便直接冲出电梯!

五秒钟之后,我才完全的反应过来,他居然没有礼让女士,而是自己先冲出了电梯!

啊!啊啊啊啊啊......

他怎能这样的不绅士!

若是我将内心的嘶吼,真正的由喉咙处发出声音来,那么这个声音能将整个大厦外的这层玻璃给震碎吧,他看起来这样靠谱的人,怎能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儿来?

 

他在打卡机上打完卡,我也接着打卡,时间卡在8:28,我们都没有迟到。但我心中对于他刚刚作出的奇怪事极为不满,我一边想着,一边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这个人是多么的怪异,可我却分明喜欢他了,从第一天来公司,从看到他迅速打字的手,以及那张淡漠无比的侧颜开始。

喜欢他的人该不是我,我太久没有喜欢人了,这次也只是误认罢了,我喜欢的依旧是沈曜。

正当我这样一面想着,一面心虚地抬头,却见他朝我走来,我本以为他是去饮水机接水,却没想他拿着杯子直直朝我走来,站到我身边。

瞬间,我抓着鼠标的手,都不知该不该继续放在上面了。

我真的心虚不已。

他用那匀长的、沾着桃花似的眼角,细细地瞧了我一眼,这一个眼神更令我心虚了。

就像能洞察一切的班主任一般,轻易地看出我古怪心思。

 

他示意我放开鼠标,于是我放开了鼠标,他接过去,声音平淡:“我把工作号给你。”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点开网上邻居,打开里面“探索日”、“知道”文件夹,又接连打开几个文件夹之后,最终出现了叫“工作号”的txt。

他打开之后,我被“夕月”这个名字震撼到了。这不就是出现在杂志版权详情页中的,那个名字吗?吴云星的组员?

 

“这本是个虚拟的编辑。”他清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足够清冷疏离。

虚拟?还可以这样?

我看向他,他声音继续平淡:“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定好的人设。”

“你知道,里面的编辑时不时的会在里面聊天,所以需要固定好的人设。”

我听着,就像天方夜谭。

但他的表情平淡极了。

 

“我对夕月定好的人设是御姐。”他打开另一文档:“这是夕月以及几个编辑的人设,写那些需要他们出现的文章,就照这个写就行。”

我脖子僵硬地点头。他似乎并未察觉,夕月的“夕”,与我的“汐”有什么相似之处。

我是不是在强行,把自己与他联系起来?我深吸一口气,竟不敢看寥寥几个字的设定之一:一对CP。

他的神情依然清冷如常,眼神里的焦距准确极了:“今后用这个工作号即可。”

他讲完便离开了。

之后,我马上登陆了这个QQ,欢喜地把资料修改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听说今天是探索发片的日子,虽然我不懂发片的具体意思,但总听他们讲也能明白,大概是要完成最终稿件。

大家看起来都很忙,但我却看不懂他们都在忙什么。我也很忙,主编这次又什么都不说,只交给我一大摞稿件让我校对。

 

中午时候我们去吃饭,从电梯出来,我犹豫很久,才终于向余主编询问我写的那篇《婚礼》如何。

“还不错。”他讲:“应该会登在赠刊B版中。”

哇!我差一点惊呼出来。哇噻,我来这里才两天,我的小说便能登在赠刊之中了!这可是,这可是全国知名杂志的赠刊耶!

……我不免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了。

 

下午的时候,余主编叫吴云星站起来,但我没想到他也叫了我,我们三个朝会议室走去。

落座后,他们的表情都非常轻松,我从没见吴云星的神情这样放松过。之前他也是这样满不在乎的冷淡神情,但常常眉头紧皱。

余主编开门见山:“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一期之天中出现的问题哈。”

余主编不仅长相像南方人,讲起普通话来,更像南方人,若我不细听,往往分辨不出来,可是我问过他,他分明是本省人。

“我们要感谢李汐的加入,一上岗就帮我们校对出一些问题。”余主编说着,还看向吴云星:“阿星,你不知道,李汐在其他的几个栏目里校对出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比如,比如之地里面的一个小标题“……竖立在湖中”,这个标题本来就是错的,文章里面也错了好几处,幸亏、幸亏啊!”

余主编的夸赞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但吴云星似乎并未把余主编对我的夸赞放在心上,他有些应付式地附和余主编,仿佛我再怎样厉害都不值一提似的。

但我并没在意他如此态度,我觉得我喜欢开会了,因为这样才有机会同他讲话。

并且,余主编这样夸奖我,是不是说明我将不会被赶出杂志社?一想到这,我就忽然的开心起来。

我现在太怕被驱离此地了。

 

开完会后,在回办公室前,我看着窗子外被夕阳覆上一层轻薄绯色的千佛山大佛佛像,与被橘粉色覆盖的深绿森光,我忽然觉察到自己的不大正常来。

我想起那人清隽又讨打的面容,他的长相太似曾相识了,我又说不上哪里相识。只是,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在我胸中一刹一刹的是什么,它几欲飞出。

我从冰凉清透的玻璃面上,竟看见了自己高深莫测的迷幻微笑。

我似乎已然迷恋于他。

 

这样的迷恋远非正常,我决心今后要疏远他,下班后我拎起包便离开,没有给自己与他一同乘坐电梯的机会。

我走到电梯前,发现林平竟比我还快,他已在电梯内,抬眸看我:“李汐?快上来吧!”

我有些愣住。他的热情与吴的冷淡无情,完全是掉了个个,我还没来及适应。分明同在一个公司,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物。

我们两个一同乘电梯来到一层。

 

凯森大厦是在山上,小路太窄,公交自然是不通的,只有在下山的经十一路和更远处的经十路有公交车站了。走出凯森大厦,分别有向东和向西两条路可走,但这两条道路最终都通向经十一路和经十路,并无远近之分。故出门后走哪条道路都可以。

因此,同时走出大厦的同事,应该会一同走一段路。

我喜欢一个人吃饭,自然喜欢一个人走路,我喜欢一边吃饭或一边走路,脑袋里一边想着,那些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我觉得和林平一起走也无妨,毕竟他是前辈,可能还会指点我一些关于写作的东西。

我也发现探索日的人下班之后都爱向西走,早上也是从西边过来,仿佛他们眼里根本没有东边这条路似的。

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走向东边的工艺美院。

只有我爱从东边过来。

林平也是出了门后,毫不犹豫的向西行去。

 

“妹子,你听说过我们社里的人,都在‘每日奇点APP’上面,注册自己的公众号,发表文章么?”

林平忽然问我。

我摇摇头,但还有一点好奇:“没有听说过,怎么了?”

“我跟你讲,我们每个人在上面都有自己的私人公众号,你也可以注册个赚些别的钱,毕竟光工资不太够花吧?”

我心想,钱不是这么好赚的,对于他们这些文字大佬是可以的,但对于我这种专注码字八年,却还没赚一分钱的人来说,是很难的。

更何况,我现在进入了瓶颈状态,最想的是,尽快解决这个我遇到的最大的写作瓶颈。

赚钱不是我的目的,我父母有工资,无需靠我赚钱,身为一个女孩子,又没有买房车或养家的压力,我和他不一样。

我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度过试用期,以及如何走出写作瓶颈。

“不过,这件事对于我们社里来说是禁忌,你自己知道就好,最好不要外扬。”

我对于此事本就兴趣寥寥,不过......为什么是禁忌呢?他没有讲。我猜是因为,并不能堂而皇之的做工作之外的事,比如靠业余写作来赚外快吧。

转眼我们就来到了路口,我要沿着经十一路东行,去站牌坐公交车,而他要继续向前面的经十路公交站走去。

 

同林平哥告别后,我想,他人真的是太好了,知识渊博,能赚外快,讲话又幽默风趣,即使相貌平平,也肯定会有女孩轻易就能喜欢上他。

在站牌下面,我一面等车一面想,这都好几天过去,我分明是那人的属下,他却对我不冷不热,刻意保持距离,反倒是林平哥却处处帮我,还主动告知我这些东西。

连那人都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已经把这种事告诉我了吧。

吴云星。

想到这三个字,我竟有些咬牙切齿。

 

回住处是不必坐公交车的,我等公交车是为了去岛书店·云上书城。云上书城是泉城乃至全省最大的书城,大学时我常一个人去那里。

在云上书城附近的车站下车,我走向书城,书城内向来人少,只有十一书展时。才会有很多人,但真正肯掏钱买书的又少之又少。

现在这个情况就是这样,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却越活越疲乏,各类网络游戏与社交软件充斥生活的各个角落,留给阅读纸质书籍的空间越来越小。

我在空荡荡的书城内找到《三体》,取了一套便去结账。

余主编让我多看科幻杂志,瑾华姐也让我多看科幻电影和书籍,我决定从《三体》看起。

我返回了棋盘小区。

 

回到住处,我开始看《三体》了。

《三体》和我想象的差距太大。

我虽极少看科幻作品,但怎么说都是个阅读量不小的人,什么类型的作品都看,自己也是文字创作者,这几天也着实阅读好几天的科普杂志了。但一开始的好几页,我如何都看不懂。

我强忍住这种不懂,当看到第二十页,再继续向下看去时,我觉得这种情况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天啊,我是在读一本神作啊!

是的,我的确是在读一本神作。

我捧着书的双手不觉有些颤抖。这一刻,我完全进入了这本书中,与书内的“三体世界”彻底融为一体。

 

......越透明的东西越神秘,宇宙本身就是透明的,只要目力能及,你想看多远就能看多远,但越看越神秘。

是这样。

我们是虫子。

 

真心感谢《探索日》这几天为我带来的“奇点”、“原子能”之类的科普词汇,不然我根本无法理解《三体》其中奥妙乐趣。

毕竟,我高一时的物理成绩只有20分。

我极度懊悔起来,当时没有好好学习物理。

 

读完这本书已是周六的黄昏,放下书,看看外面的夕阳,自己竟觉得人类社会不真实起来。

这便是阅读最大的乐趣所在吧。

激动、兴奋、刺激。

之后的久久不能平静。

3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