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看科幻小说《三体》引发了我想要写文的冲动,我忽然想要写一本科幻小说,想到这里,我倏而想起自己在半月前开始更新的古风小说《临风异闻录》。

我飞快地打开我所更文的网站,点开这本小说,评论处依旧一片荒芜,再打开我完结的唯一一本小说《一叶浮沉》,依旧是那寥寥的一条评论,这一条评论我完全都能背下来了:文风有点儿小幽默呢,哈哈,就喜欢这样风格的,不要周更啊!

《一叶浮沉》是我唯一更新完毕的小说,它却只有这一条评论。

 

累了。

我关上网页,闭上眼。

我现在到达了从未想象过的、前所未有的写作瓶颈,我的文笔和知识面,根本不足以支撑我想要写的几本小说,而以我现在的能力所写出的小说,自己都看不上眼,所以我绝不会动笔去写了。

这个瓶颈是从《一叶浮沉》的结束开始的,也是从我大四毕业后开始。其实它早早就开始了,只是我强忍着一边写《一叶》,一边开始寻找医治良方。

我一直觉得破解这个难题需主动走出去找寻答案,但又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去哪里寻找。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很可能一辈子都会是这种,庸碌无为而作品不为人知的作者了。

我虽能想象到这种悲凉结果,但并不想要这个结果。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必须得不停学习。大三或者大四时,之所以想要去出版社实习,也是想要靠近现实中真实的文学世界,看一看正在用文笔生活的人,哪怕只有一丁点儿进步。

我现在没有一点写小说的灵感,或许我更需多加努力,才能得到进步,在工作上进步了,小说一定也能够进步。

 

举起手机,刷新朋友圈,我恰好看见吴云星更新了一条状态。看到他转发的链接之中“每日奇点”这四字,我激动地坐了起来,这……不是“禁忌”么?

看来,今天又是忘记屏蔽我的一天。他一定是忘记了对我屏蔽,我才能看得到他的这条状态。

我点开链接,是一篇文章,我的目光移至账号名字……难道这个名字就是他?

只看一篇文章,是看不出什么的,我果决地下载了每日奇点APP,打开它后搜索到该账号。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动漫工作室账号。

这和我认识的他,完全不一样。甚至看不出是一个人在运营。内容之丰富,覆盖面之庞大,令我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动漫十大女2号,人气爆表不输女主角!”“高渐离vs田赐,小高秦时第五部大放异彩”“动漫界五大好色之徒,登峰造极,不服来战!”

我目光飞快地掠过这些文章。所有的标题、所有的文章都是关于动漫的,看不出一点杂志《探索日》的影子。

如果不是这些东西实实在在的摆在我面前,我也一定不会相信,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他写出来的。

因为,杂志上他的文章永远那样严肃谨慎,就像他本人一样正容亢色。

 

我手指颤抖地点开一篇文章,标题下显示“阅读量7.3万,评论100+”。

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惊异地看着这对我来说,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章内容!在看完文章之后,我还打算继续看一下评论,最高被点赞的一楼的评论是——小编的文字当中透露着污劲!

没错!我对一楼一针见血的评论十分赞同。

接着,我在该条评论下看见了他本人的回复。

万万没想到!作为一个小编,可以回复得这么污,而且污的幽默得体,恰到好处!并且绝不会违反平台甚至网络的语言要求,这实在令我佩服不已。

他竟然可以是这样的人!

看完这条回复后,我的脑瓜有些过热,身体一阵发麻,感到热血直往头顶上涌。

我明白,他之所以用如此风格更新动漫号以及回复评论,不过是为了符合平台的整体风格,就像最早余主编发给我的杂志资料中,写的《探索日》杂志的风格定位一样。

我像发现了新大陆,我被吴云星这样极度反差的人设,给震撼到了。

因为,现实中,分明是如此冷漠而冰山的人。

 

二楼:小编是死肥宅

他回复:179cm,62kg(另外还有个数据是15.9cm,自行脑补)

我不断地刷新着他的公众号,实在无法将这个废话特别多的屌丝小编,同现实生活中极其高冷无情,不近女色的他本人,联系到一块儿。

我想到那张冷淡的面容,那对惹人艳羡的桃花眼,这对眼睛对我来说最有致命的吸引力,因为一叶浮沉中的男主角,便是这等模样。

我竟有些想念他。

 

我呆呆地坐了半晌,但我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坐着了,已经一天半没有出门,我想起自己还要办一张千佛山的年票,而年票是从公司楼下的侧门无法办理的,只能去正门。我带上身份证和照片便出发了。

乘坐公交车来到千佛山门口,办理好年票,我便向山上走去。

我是一个年轻人,按理说不该这样迷信,自从爱上写玄幻小说之后,自己变得愈加迷信,但没想到自己这样迷信的人,竟进了一家科普杂志社。

我一面思索着此事的不可思议,一面向山上走去,未走几步远,便迎面碰上一个中年男子,他对我讲:“小姑娘啊,我看你今年要有个大变化了,就是巨大的变化......一个......很巨大......”

变化,变化,大变化;我又不是孙悟空,哪来的变化?

我打算丢下他,继续上山,他却一连跟了我好几个台阶:“小姑娘,我跟你讲,你是我见过的......”

 

我心里还在思索着宗教与科学的到底关系。

我想,既然入了科普门,我便决意做个科普人,我心道,我乃科普杂志的编辑,岂能容你这个骗子在这儿对我大放厥词?我一溜烟便跑走了,把他远远的甩到后面。

我没有很认真的爬山,因为办年票是打算今后吃过午饭,可以去山上看看风景,也可以不用长久的呆在办公室里,盯着吴云星……等等,因为他?

我下意识间,竟比自己的大脑还要早地意识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

怪不得,怪不得我下意识想要办一张千佛山的年卡,打算中午吃过饭就去爬山,而不是在办公室待着。

因为我想要逃避他。我已经,下意识,开始努力转移自己注意力了。

 

我竟然开始“好色”了。“好色之徒,登峰造极,不服来战!”几个大字,立马出现在我的眼前。

意识到这点,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怎么会这样?我是一个言情作者,我很该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我来公司,才不过一周啊。

想到他的那张对我极度冰冷,却又好看分明的脸,我有些心烦意乱。

我很快下山,坐车返回了住处。

 

打开笔记本,我找到自己所写的、余主编留给我的作业的doc文档。

余主编上周三留给我一份任务,是写一份关于《探索日》的建议,于是我从周三当天便开始写了,为了写好这份建议,我充分调动了我的每一个脑细胞,让它们活跃起来,我甚至用了表格来总结自己所观察到的东西。

余主编总是不停地布置任务给我。我越来越怕,我害怕有哪怕一件事完成不好,他们就会把我驱离出杂志社。我怕我再也没机会看到那张稀有俊颜了。

在他根本没记住我之前。

 

这份建议,余主编让我下周交给他,我其实写得差不多了,只是我还不敢交给他,我觉得它还不够完整,但也说不上哪里不完整。

我打开余主编让我看的《杂志定位分析》,我觉得我应该结合这个东西,和杂志合二为一,仔细认真的研究最后一遍。

我将这份《分析》放进U盘,跑去楼下的打印部,打印了一份纸质版上来,这厚厚一沓A4纸,让我觉得沉甸甸的。

这可满满的都是干货啊!其实这我早已看过许多遍,但还是想打印出来,永久地把它保存在自己的文件盒里,毕竟这种干货,我以前在网上都搜寻不到。

我从前一直在想一本杂志究竟是怎样做出来的,如今知道了,也没有觉得是多大秘密。

 

编辑工作手册

一、

(1)选稿期

(2)编稿期

(3)定稿期

二、关于标题的拟定

《探索日》定位分析

 

我一边研究这些,一边划下我觉得极重要之处,我越研究越入迷,甚至整个人都沉浸了进去。

看完这些,我不仅不再觉得科普杂志枯燥难做,反而因刚刚看完《三体》的影响,更想要投入进一本杂志,尤其是科普杂志当中。

看完这遍之后,我对《探索日》这本杂志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将我新的想法全部写到了建议里。

建议在写了6000多字之后戛然而止,我觉得这很完整了,终于决定以这份文档作为最终结果交稿。

 

合上电脑,我又立刻想到那人,马上拿起手机打开每日奇点,搜索到那个帐号。我盯着这个帐号看了许久,最后将这个账号的主页截图发给了凉姜。

我说:姜姜,你知道吗,这个就是我的那位极品前辈自己的公众号。

凉姜回:看起来和普通的动漫帐号没什么区别嘛!原来这种帐号的小编,现实中是这个样子的啊。都是他一个人弄的?我一直以为这种东西,是一个团队弄的呢。

我:我也没想到,以前我一直以为配图是美编之类的负责呢,原来其实都是编辑自己就可以负责的。

 

周末结束了。

“周一见”时刻再次来临。

我穿的是一套上周网购的新衣服,来到杂志社后,我将包包放在桌上,照常打开电脑。

电脑打开,我打开同主编的QQ对话框,将建议发送过去。事到如今,我还是很紧张,我就像“一招不慎,满盘皆输”那样小心翼翼。

若是被他们发现,我水平真的是很差,继而发现与主编对我放水,随后是有可能让我走的吧?

我忐忑不安地在电脑面前坐着,却如坐针毡。

过一会儿余主编叫我过来,我几乎是以为他要我收拾铺盖回家了,心底里抖成个筛子,却没想他平静的讲:“建议写的挺不错,我已发给所有人看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感到不可思议,我的人生还从未像来到杂志社之后这样顺利过。

他似乎并未发现我风起云涌的心理变化,他又讲:“这样,我把探索的微博,交给你打理吧。”

听到这句话,我有一刹那的失神。

探索的微博我有在关注,粉丝已经三万人了,虽然不火,但关注它的都是科普的铁杆粉丝。

我从未接触过这么多粉丝的微博公众号。

 

登陆上官方微博的一瞬间,我觉得,我飘了。我飘飘欲仙,主编竟把这种权限全权交给我,我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毕竟,半年前投递过的与文字相关的所有工作,连面试都没有进过。

难道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得我差点没在这个安静的办公室叫出声来。

冰山无情,面容清峻的前辈组长,温柔善良的同事姐姐,宽容又严格的主编,待我温暖的同事们......我真的不是在做梦?这是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完美搭配吧。

我像个局外人,愣愣地看着自己身处这个环境之中。

4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