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开始耐心地研究与管理微博,余主编没有交给我另外的任务,所以这一周我不曾有同吴某人讲话的机会,我们似乎又恢复至陌生的关系。

这样也好。

吃过午饭后,我托晓晓姐将我的包带回社里,自己一人去爬山,故意远离他。

从杂志社向上走20米,便来到千佛山的侧门,我进入园子后随意地向山上的小道上走去,山上的花开了,我竟立刻就能认出这几株是杏花,还真是拜科普杂志所赐。

白白嫩嫩的鲜花,香气宜人,星星点点,白玉生香,纷纷扬扬的杏花在空中一点点飘洒下来。山里的环境太清新了,我坐在石阶上,呆呆的盯着杏花树。

我想起沈曜。

我想到自己最近倒是极少想起他了。以前总是一天数次,哪怕正在做着事,也会忽然想起他,就什么都不做了,想到这个,我想我想他这件事已然成为惯性,我内心深处还舍不得这种惯性。

一直以来我是多么喜欢他,以至于这些年来,几乎平均每周都要梦见他一次。

他是中规中矩的学生,而我是玩乐至上的女孩子;后来,他变成了玩乐至上的坏孩子,而我成了向往佛门的好学生。

他后来谈了很多女友,我是知道的,只是其中无论如何没有我。我在认识他之前也谈过男朋友,只是后来再也没有了。

回忆总是很旧又很支离破碎,但想起来还是很幸福,我遇见过他,见识过这样好的男孩子,就是一种幸福。

我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站起身来,打算回到杂志社,站起来的一瞬,我兀地想起吴云星,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下山的时候,我在门口碰到了外省的游客问路,给他们指明了方向后,得到他们的连声感谢。

我想我竟能为游客指路了。

 

转眼已是这周周五,我同那人已两周没有讲话,我们之间建立起来的,本就脆弱不堪的那么一丁点关系,已然土崩瓦解,降至冰点。

这天一早,我听到他提起我的名字:“余主编,该让李汐学着编辑稿子了。”

听到他温良平和的特殊声线,我的心头忽的一跳。看来,他还没有忘记我。

但是,我好不容易快忘记了他。

我不该莽莽撞撞、误打误撞进这家杂志社。别人的内心还不知怎样,我的心内确已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好不容易又重新变得空空如也。

我可以听他的声音,可以听到他的名字,只是不能看见他的那张脸,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和沉迷工作的模样一直让我心神不定。

可是他的本人又是那么奇葩。

余主编讲:“你自己选一篇文章给她,告诉她怎样编辑。”

 

过了不一会儿,我正沉溺于编辑微博当中,他朝我走来,站在我的身后。

我不觉有点害怕。我向来有些怕他,所以每次都是鼓起勇气和他招呼。

“我刚刚给你发送了一篇文章。”

“文章?哦,文章……”慌乱中我看向右下角,工作号上的他的头像在跳动。

他看我没有动,便靠近了我一点,伸手过来,越过我触碰我面前的鼠标。

我一动不敢动,大气不敢喘一口,眼看他几下便保存了文章并且打开。他的手法是如此之快,和托尼带水的我,绝不是一个风格,是的,托尼带水。

并且,他忽然靠得我这么近。

我已经太久没有同一个男生这么近了,也就大约七八年罢了,和沈曜。

但他仿佛全然没有注意到似的,我像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不动地感受着他温热的吐息。

他终于直起身子,离了我远些。

 

他负手站我身边,对我讲:“这是约稿作者天途写的,是一篇关于人类是否有可能移民火星的文章。”

我浑身僵硬地点头,不知为何,在他面前我愈加紧张。

他接着讲:“这是他第一次同我们杂志合作,所以他的这篇文章同我们杂志的风格还有一些不相符合,所以你要从标题、风格、段落等下手改下。”

我僵硬地点头。

他继续不疾不徐地讲:“当然,首先要审核一下当中的错字词句,以及标点符号之类的最基本问题。”

我点头。

“这篇文章字数有些多,2800字了,我们给他的三页大约2100字,你修改的时候可以删减一下字数。”

我僵硬了。

 

我勉强直起僵硬的身子,想要呼吸到办公室上方的新鲜空气。我好不容易淡却而忽略了他,他又重新在我的眼前形象重新清楚起来。

我想我不能够一直背对着他,这样子显得很不礼貌,于是我回头看向他。他本是极严肃的盯着电脑屏幕的,我这一看他,他也低头看向我,并扯了扯嘴角,随之轻笑一下。

他极少笑的,这么一笑,倒有些颠倒是非的模样,我看着,着实有些惶恐。他的长相是无可挑剔的,只是他本就严肃淡漠,我又有些怕他,他的性格又这样古怪,对我又这样疏离。

我们俩像第一次见面一般,他忽然对我友好起来:“嗯……先就这些,你试着改下。”

他离开后,我浑身上下终于像黄河决堤一般,松懈下来。

 

我害怕工作时严肃彻底的他,又觉得他秉性古怪,又觉得他厉害不已,我满心满脑都被他那张面如刀刻的冷淡俊颜所占据。

我又接着想到,公众号上那个懂得超多,却满口胡话的屌丝小编。

到底哪个是真正的他。

我整个人都不对了,我快要坐不住了。

我像是遇到了另一个超级磁场,而开始偏离自己本身运行轨道的小星球。

都怪他太优秀了!

现实中,我根本没见过这种男人啊。

我彻底凌乱了……

我感受到自己砰砰砰直跳的心脏,我甚至想要将这个人据为己有,这样有意思的人我应该自己仔细收藏。

我什么时候有的,收藏人类的癖好?

他不是我的,和我无关。

想到这个,我竟有点恐慌。

 

此时此刻,我拼命地劝说自己想起沈曜,就像劝说自己不能背叛自己一样,而我无论怎样劝告自己,我等了八年的人在吴云星面前,竟不值一提。

我显然更喜欢吴云星。

我喜欢了八年的人,在认识了两周,说话不超过三十句的人面前,轻易的土崩瓦解掉。

我竟然喜欢上了吴云星。

我自己都觉得奇怪。

我喜欢上了一个奇葩,并且,他不能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这样奇葩。对于他的奇葩,我有些看不过去。

 

周末太多了。

我拿起打印好的稿件,躺在床上研究。

我不自觉地想到那个奇葩,那个奇葩眼里似乎没有“女人”这样的字眼,不然他对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我低下眼,开始阅读稿件。

 

未来人类到底会不会移民火星?

天途

火星适合人类居住的证据

从那块极其著名的火星陨石ALH84001上,科学家发现了它的内部布满了呈球状的碳化物,它与地球各类含磁铁细菌体内成分相似。

火星未来可能会变成人类适居行星

 ……

 

这篇文章看得我头痛不已。

若我作为一个普通读者,这篇文章还是比较容易阅读,里面艰深晦涩的知识点,在阅读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略去。

然而,自己是这篇文章的编辑,所以自己一定要理解这篇文章,甚至是其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知识点,研究它有没有错误。

我拿着笔开始划自己不懂的知识点,不懂的就去网上搜索解释,转眼已花去好几个小时,可我只研究了不到1000字的文章。

可就算是这样,我都不一定能留下来,我觉得我所做的工作即使花费了大量时间,结果都不一定好。只是若我不努力,更无可能留得下来。

 

我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有了一个新发现。

对我来说,阅读中文科普文章和看英语阅读,真的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好不容易读懂了上一句,再看下一句的时候,就又忘记上一句的意思了。

当阅读完最后一句,就已经忘记整篇文章的意思。

然而,幸好我已经在读完《三体》之后,就喜欢上了科普,无论怎样不懂,我都有耐心搞明白这个知识点。

 

我花费了周末整整两天的时间,修改这篇吴云星交给我的文章,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做。

转眼又到了周一,我精神抖擞地去往杂志社。到了办公室,我首先登上工作号,将自己改好的文档发送给吴云星。

过了不一会儿,他在QQ上回我:你过来一下。

我站起身走到他身边,他面前的屏幕上,开的正是我改好的那篇文章。

他似乎非常淡定,慢悠悠地讲:“你改的这篇文章,大标题改了,小标题也改了,字数也删到了我要求的2100字左右,但有一个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便见他笑了一下:“太过死板。”

对于这四字我还未来得及消化,便紧接着听到了他的另一句精彩点评:“就是,有点像大学生毕业论文。”

听完这句话,我像被雷劈了一样杵在原地,哑口无言。

只是……这哪里像大学生毕业论文了?

 

他坐在舒适的座椅上,继续一副悠哉悠哉的姿态,还抿了一口茶水,这令我想起了我的历任班主任。他们把我叫去办公室训话时,就是这个样子。

我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而对方似乎非常闲适,高高在上地看着我。

他指向电脑屏幕:“你看你把第一小节分了三段,但你不必每段字数都相似。”

他让我看了另一篇已改好的文章,告诉我这篇字数有多有少,层次丰富不死板。

“小标题也是。你改的每个小标题,字数雷同,样式相似。”他将手挪到键盘上,一边说一边直接修改:“你这个标题,我可以改成这样。”

为了看清屏幕,我不得不弯下身子,凑得近些。在弯腰凑近的这一瞬间,我蓦地闻到一种特殊又清新的香气,这种味道清晰的传入我的鼻孔中。

不会是他身上的香气吧?不,他这样不拘一格的性格,绝不会涂抹香水。只是我从未闻到过这种香气,这样清新寡淡的味道,又不像香水那样刺激浓烈,但这个味道着实有些勾人。

真致命啊!他怎会让我闻到这种,他身上特有的气息。

这种“被迫入坑”的感觉真致命啊,我对自己的反应真是感到无奈。我感受着他温热的吐息,大脑都因运转过热而停止了转动。

他还在讲,并且语速刻意放缓,我却什么都未听得进去。

我想,照他这样严苛的标准,我恐怕是无法通过试用期的了。我的水平大概是永远不会进步到他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拟出一个为杂志所用的标题来的。

 

讲完之后,他问我:“听明白了吗?”

我诚实地摇头:“没有。”

紧接着,我又赶紧摇了摇头:“似乎是听懂了。”

他抬头看向我的表情,终于憋不住笑了:“没事。”

没事,能有什么大事呢,天大的事不过是我最终没能度过试用期。

“不理解也很正常,慢慢来。”

他又说。

他的表情又变得宽容和蔼,像是一个前辈一样了。

只是我,神情古怪地看他。

4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