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他忽然讲:“弄完了,我们走吧。”

看着他收拾东西,我想,“我们”这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可真是罕见。在我印象中,哪怕这样的措辞,他都要在心中仔细掂量下。

 说过这些话后,他对我的语气明显柔和多了,起码像见过几次的陌生人。我们关灯,锁门,一同来到电梯口。只有两人一起,这我就更加小心翼翼。 

再次踏出电梯,步出凯森大厦的院门,我随他向东而去。

一路上我们又讲了很多的话。谈到高考我才知道,原来他不仅仅是超过一本线。之前我只知道他毕业的那所大学,是很不错的一本而已。

我记得清楚,我们高中的那届纯文化课毕业生,只有一个超过一本线,她压线通过,被中国农业大学录取。

所以,他这个远超一本线的分数,在我那届是妥妥的全校第一啊!一想到我们学校的全校第一,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起来。

毕竟那名女生在高三期间就一直作为全校第一站在台上演讲,高考完后还作为唯一一个过一本线的文科生进行了演讲,我就那样站在人群里仰望着她。

想一想身边的这人,比当年的那个第一还要厉害啊。

他当时在他们学校里,也很厉害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

 

“那么多!”

我大声地惊叹。

“我学习也并不是很用心,经常迟到。”他似乎不理解我的诧异。

我说:“你的分数,在我们那届是妥妥的第一啊!”

他终于有点惊愕诧异:“你们学校,成绩这么差吗?”

倒也不是我们学校成绩不好,本来就是县级市,学校没几个,近几年的全市教育又渐渐下滑。

当然,我当时只玩而不学习,拖了我们市教育成绩的后腿,没有资格讲这样话,不过好在后来高考前努力了一把,所以还好。

他随口一问:“那你考了多少分啊。”

我突然被噎住。

我是艺术生这件事,他还不知道。

 

我想到山大毕业的瑾华姐,想到211大学毕业的晓晓姐。

踟蹰半晌,我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是艺术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我说:“哥,其实我是艺术生。”

讲完,我便看到他愕然的眼神。我知道,艺术生很难进来杂志社的,进来的都是好学校毕业的大神,他是不是简直想要问我……你是如何混进来的?

我看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他究竟没有问。

“考了500分不到。”我掰着手指头讲:“你看,我的英语考了73,我数学考了76,这还是高考前我变得努力学习之后,好不容易考来的高分。”

我看到了他哭笑不得的神情。

是的,我从小到大都不热爱学习,只爱玩,但没想高三之后忽然变了心性。

大学开始,我彻底成了一个学霸。

包括我的大学室友在内,大家都想不到我以前是个渣,学渣。

他太哭笑不得了,我猜他马上就要问我“你到底是怎样进来”之类的话了,他还是没有说。我俩很快走到经十一路与历山路的丁字路口,分别的时候,我开心地同他讲:“再见啦星哥,路上慢点哟~”

他没有回头,依旧步伐坚定地朝西走去,我的热情告别,似乎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人影彻底消失不见,我才不舍地开始朝北走去。在路上,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想笑,又有些想哭。

因为仅此分开这一会,我便十分想念他了,我甚至萌生了想要追上去的念头,我知道他在千佛山西门的站牌处乘公交车。

我饿了,我想问问他饿不饿,等下打算去吃什么。

或者。

我们一块去吃吧!

 

我没走几步远,便收到了沈曜的微信:下班了?

哦,对了,对了,还有沈曜呢。

看我这记性,我都把沈曜给忘掉了。

 

我想了一路,都在想如何回复他才不显得自己复杂多变又性情狠毒,最终我站在师大门口,拿着手机回复他:对不起,沈曜,我那天不该让你等。

良久之后,收到他的回复:

我很后悔。

盯着这四字,我有点出神。

紧接着,一条消息又传来:

同学都说你没有变,我便以为,你没有变。

 

放下手机,我想,对于文笔的大幅度增长,我兴奋非常,对于未来,我却惶惑不安。当我确信我未来的生命里再没了沈曜,却没觉得空空荡荡。

不觉之中,我已来到阿春的美术培训学校前,进入后,她的同事告诉我她正在上课,招呼我先坐下等待。

我坐下后,拿着手机开始刷微博,鬼使神差,我忽然想要发一条新的微博,权限是朋友圈,就是只互关的好友才能看到。

我写上——怎么办,我害怕自己,喜你太深。

或许这样下去,我会越陷越深。

因为我知道同事是不能在一起的,并且,现在不仅仅是这个问题。

缓过神来,我已成功发出这条微博。

 

几分钟内,我接连收到了好几条好友评论。

他们惊讶,说头一次见我喜欢人。

 

阿春下课出来,我们去吃我们高三时曾经的回忆,山师东路的牛肉面。

我们那时都觉得这家面好吃极了,只是囊中羞涩,极少来吃。

现在?

现在只是觉得太便宜了。

我将“吴云星果然有一个前女友”之事,告诉了阿春,她思索半晌,也渐渐觉得这件事开始复杂起来,她说:“如果你是认真的,那还是算了,把自己陷进去可不好。”

是不好。

可我分明已经陷进去了。

我没敢让阿春知道我心里已经陷进去,所以她还是那样轻松喜乐:“阿汐啊,我的手机坏了呢,我用的我爸的,但是善明一定要给我买一个新手机,我不让他买,3000多块钱呢,这才是恋人而已,我怕他妈知道了不好……”

3000多块的手机啊!

我心里赞叹道,深觉阿春这次遇到了良人。

对方这么舍得为她花钱,一定是深爱她吧。

我的手机,我的手机也坏了呢……我竟然不自觉想起了吴云星,如果我与他谈恋爱,他又舍不舍得为我买手机呢?

为恋人买手机实在不像吴云星的作风。

 

我深度赞美了素未谋面的善明哥,阿春对于我的此番赞美十分受用,她嗔怪着善明哥,却是一副美滋滋的表情。

唉,陷在幸福里的女人啊。

而我,我是陷进去的女人。

我们不一样。

 

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我几乎没怎么吃下去,阿春却不停”滋溜滋溜”地吸食着她自己碗里的面条,整整一大碗大份加肉加面的牛肉面,转瞬就被她一扫而空。

吃完后,她心满意足地吧唧吧唧嘴巴,还不忘下评语:“这家牛肉面,实在是太好吃啦!”

——不是牛肉面好吃,实在是你太能吃。

我心想。

这样的话怎么能对女孩子说呢,但这样的话,对能吃一大份牛肉面,并把汤全部喝光到一滴不剩的女孩子说,也并不为过。

“如果牛肉面再好吃一点的话,就真的可怕。”

“哪里可怕?”

“我怕这个店不够你吃。”

“找——打!”

眼看阿春壮硕的身材扑面而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我决定溜之大吉。

 

回到住处,已近九点,但我仍从包里拿出稿件校对起来。

校对的时间久了才明白,校对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当然杂志社是刚开始校对的时候,还校得十分兴奋甚至上瘾,是抱着一定要校对出所有不对地方的决心的。

校对过一时之后,我感到头昏脑胀,去餐厅倒了一杯水后又回来继续,本来白天对着电脑屏幕工作整整一天了,眼睛早已难受酸胀,晚上回来又继续校对,看着看着,眼里竟不觉流出泪来。

我揉了揉眼,擦干泪珠,查看了后面的页数,就还剩六页了,坚持校完吧,我想,吴云星一定会看到我为了《探索》的拼命努力。

校完是已经11点半多,我终于能够放松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看向窗外,早已夜深人静。

我将校稿放在一旁,关上灯便呼呼睡去。

 

第二天我仍醒得十分早,尽管昨晚12点才睡觉。

我发现自从来到杂志社工作,自己便每天清晨都在惶惑不安中醒来,此前完全不这样。

以前,我向来能吃能睡。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不过6点零3分,起得还真是早。但我却睡不着了,现实中的东西实在令我无法安睡,只好拿出李太白全集,开始背诵起来。

背了半晌,终于背下一篇七言律诗。我放下书,开始化妆和弄头发。

我这几日的化妆技术突飞猛进,连凉姜都夸我的自拍照好看。

大学时,凉姜是我们学校的某cosplay社团的社员,她负责化妆,我喜欢摄影,有时会去帮他们社团的摄影。

凉姜认为我化妆进步神速,同吴云星有莫大关系。

但她觉得,以我从前朝三暮四的性格,大概喜欢不多久。

 

依旧是步行去上班,我喜欢步行,尤其是听着音乐步行。

再次踏上长长的斜路,愈发接近杂志社,我的心情忽而变得沉重,因为我再次想到昨晚加班时,吴云星讲的那些话。

这样想着,就已走到经十一路和斜路的十字路口。

我向右看去,路北的第一家店是花店,这间小小的花店可真漂亮,橱窗里堆积着各种各样的好看多肉。杂志社附近的所有风景和所有商店,都是如此文艺漂亮。

我知道吴云星早上会坐K68过来,在经十一路的站牌下车,但我也已经习惯了转头向西看去而不见他。

却没想到,当站牌前的这辆K68开过,有一个人被留在站牌底下。

他朝这边走来。

 

他好像也立刻发现我,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竟面带极少见的微笑。

他的蓝色牛仔裤已经穿得发白,他似乎还穿得非常起劲,并没打算扔掉的意思,黑色的外套也旧了,但这些衣物却都保持一样的干净。

他不会有洁癖吧?

我忽然想到。

可恨。

我的两个男主都有洁癖。

不过,我并没有。

他就这样的用他深邃似冰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我,而步伐悠闲地朝东走来,也是,今天他来得比平常早很多,所以也不用像平时一样掐点冲刺。

我穿过马路,在花店门口看着等他。

我想此人并不热衷于穿着打扮,虽然发型向来好看,一看就是早上花费了功夫定型的,身上还带有不知来由的香气。

他的衣着打扮不仅无法为他加分,甚至还大大扣分。

然而,我却为何单单沉迷于他。

 

我一直站在原地,等他走近了,我扬起大大的笑脸:“星哥早安!”

他并没有收敛笑容,反而一直延续到现在,他讲:“早。”

他微笑起来,真像个无忧无虑的俊美少年。

我想到昨晚在他的QQ空间中看到的,他两年前自录的穿着球衣打球的视频,动作及干净利落,弹跳惊人,几乎投出的所有的球都能进,并且所有都是最完美的空心球。他本人完全不似平时这般书生样子,倒像叱咤球场的武林高手。

最令人无法忍受与激动的是,他有肌肉,完全不像穿衣时的瘦削,并且白皙结实的肌肉匀称地贴在骨架上,让人根本忍不住想要看......剩下的肌肉。

想到这,我不觉有些出神。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赶紧找了一个可持续话题:“昨夜,我校对到近十二点呢。”

他点点头,语气平淡,内容却惊人:“我校对到,两点多。”

我震惊极了,我觉得昨晚能校对到十二点,已是我的极限。看来他的身体素质的确极好,现在看着都精神极了。

我俩继续向山上走去,未走几步便听身后传来余主编的声音:“你两个呀,吃早饭了没......”

我无奈极了,清早第一次好不容易碰到吴云星,却又不幸被余主编撞见。

于是,我们仨继续向前走去,我却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余主编加入后,三个人的话题变得十分干瘪无味。

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