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余主编叮嘱完这件事,就因其他事离开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吴云星走来,敲了敲我的桌子,我抬头,对上他看着我的极平淡的目光:“我的电脑卡住了,我们去用余主编的电脑。”

只是他这样平淡的目光,都能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凤尾眼睛太好看了,黑眼珠又过于大而漆黑,整个人透露着一种风流多情的模样。

只却这般禁欲。

一看到他我便想到爱情之类的事,一想到这类的事,我就有些面耳发热,我起身随他来到主编的位置,从旁边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

余主编的位置过于偏僻,距离大家都很远,这样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就像,这个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个一样。

 

他开始修改源文件。只是,我再次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寡淡到似乎时有时无,但又清新异常到,直入脑髓。

我忽然好想问他,却又努力忍了一忍,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还是说了:“你……身上是什么香味啊?”

他闻言,却没有看我,手上依旧在改错,眼睛依旧盯着屏幕。

空气,就这样凝滞了……

良久。

他终于开口:“……可能是薰衣草吧。”

我固执地讲:“薰衣草不是这个味道啊。”

他笑笑,却不再回答。

 

这是我第一次鼓起全面的勇气。可是我,鼓起的勇气还没有充满,便被人扎上狠狠一针,开始急速漏气,就已经塌陷了,结束了。

我才发现,他似乎特别擅长以最快的速度避开我,避开我与他本人有关的任何想法。

源文件很快就改好,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想,看着他这样忙,我却无法帮助他什么,正当我这样出神时,林平路过我们的过道,忽对他讲:“阿星,你今天是要回家吗?”

“嗯,不过是6点8分的火车,不知路上堵车,还来不来得及。”

五点钟下班,6点8分的火车。从千佛山到火车站,怎么看都来不及啊。我想。

“是啊,或许你可以骑共享单车去,那玩意儿不堵车。”

“哦,可我还从没骑过共享单车。”

 

我听着,对于他从未骑过共享单车感到讶异。他同我想象之中,还是不太一样,我以为他电脑这样好,他的科普也这样好,对于手机或最新的APP高科技,怎么也会比我了解。

怎么倒像个老年人一样!

在济南,共享单车恰好是去年年底开始的,也就是腊月中旬。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用过,我之所以用过,是因为当时我恰好在二环东路的辅导班,恰好赶上了第一拨济南的共享单车。

对于他从未用过共享单车这件事,林平也有些惊讶:“这样好了,下班之后,我去帮你刷单车,你骑单车去火车站好了。”

 

想起我的共享单车APP已经卸载,我忽然觉得我有必要重新将它下载下来,于是,我打开手机商店,重新下载了一个共享单车的APP。

定在周五下午的终审会议,不久便正式开始。

我有些替他觉得紧张,担心开会结束有延迟,他就无法赶上火车。

这次是林平先进行阐述的,同吴云星相比,他讲东西有时很没有条理性,介绍时提到的内容也不够全面,速度倒是挺快,很快就结束掉。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这次讲完之后,几个副总提出了很多改进意见,加起来起码也得几十条。听着领导一个接一个的意见,我忍不住挨个记下,心里想着自己今后可以在做内容时直接避开这些问题。

 

吴云星再次上台阐述。

他平时是不怎么戴眼镜的,只有阐述的时候才会戴上他的金丝眼镜,戴着眼镜在台上阐述时的认真又严肃的模样,真的令人忍不住地心动,一阵接着一阵。他讲得完美依旧,挑不出一丝毛病,他讲完之后,领导们也开始说他们的改进意见。

我又忍不住打算记下来,这次是因为他在台上,而手中没有笔。

他瞟了打算记录的我一眼,讲:“帮我记一下,李汐。”

我没想到他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认真而严肃地叮嘱我。

 

他还从未如此严肃过,平时也只是严肃。

我忽的想到每日奇点上的,那个满口段子的屌丝小编。男人的反差,可以如此之大吗?严肃认真的时候,是居高临下的神圣而不能侵犯。

不严肃的时候……可以随意口出诳语。

我亦严肃地点头,开始低头认真记录,即便是领导讲得如此快。

 

幸好,无论怎样,会议结束时还不到下班时间。

我回到办公室,吴云星并没在位置上,应该是和林平他们去走廊尽头聚众抽烟了。打开刚才记的笔记本,我讶异地察觉到,刚才因时间过于匆忙,所以写出的字十分地潦草。

我的字一向不差,这并非我的真实水平。

我赶紧坐了下来,将这页纸撕下,重新在本子上誊写这7条修改意见。并且,生怕他回来后看见我这样做,我心里恐慌不已,努力加快速度,又竭力控制着写字水准。最后一个字写完,恰好抬头见他出现在我眼前。

我干脆直接撕下这张纸递与他,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看到我这样做。

他几乎是看到了吧。

但他没讲什么,只感激地说了“谢谢”,便取走这张纸。

为了显示我并非只是为了帮他,我也毫不犹豫地接着撕下前面一页的纸,走过去递给林平。林平正低头纠结着自己栏目中的错误,我猜他差不多忘记了,而他的组员也没有真的拿笔记录下来,我将纸递给他,他对我感激不已。

 

我开心地回到座位上,刚刚落座,但就让我绝没想到的是,吴云星什么话都没讲,就将我刚才认认真真誊写过一遍的纸,扔还给了我。

我就这样看着,它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下意识间我惊愕抬头问他:“你……不用了吗?”

“我已经抄下来了。”

他没有给我过多的反应时间,在我惊愕的目光中,回到了自己座位,不再看我。

我呆住了,我如何都想不到他会如此动作。我以为我写的纸会被他永久留存,毕竟怎么都是很重要的杂志修改意见,我竟未料他会这样做。

我的内心中,兀地生出一股悲哀之气。

就这样被退了回来。

然而,这样的事经历多了,似乎就有些习惯。我很快就不悲伤了,只是觉得像撞到了一堵生墙,我又迫不得已返回原地而已。

 

只剩5分钟下班。

但是,我注意到林平正紧锣密鼓地在电脑上,修改着他的源文件。因为今天就要结束他的栏目,而我们栏目是重点栏目,结束时间却是下周一。

我想,他似乎根本没有时间去帮吴云星去解锁共享单车了。

 

吴云星走到林平身边,林平抬头看向他:“对不起阿星,我现在没时间去替你开锁了。”

“没关系,”吴云星倒是很大度,语气里透露着一股自信满满:“我自己去也可以!”

我差点儿笑出声。

林平继续解释道:“但是,开锁得用我的手机……”

我实在忍不了了,我“腾”地站起来,抬头看向吴云星,豪迈地讲:“我有APP,我去替你刷!”

他似乎是没有想到,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讲任何话。

我赶忙说出可持续剧情:“我帮你预约一辆,现在!”

因为附近都是山地,人又稀少,往往可用单车极少,五点钟几乎是这座大厦内所有公司的下班时间,我很担心被同时下班的人所用,于是我打开手机,以最快的速度预约了一辆最近的单车。

老天开眼!这辆就停在斜路路口的车,竟不是坏车,也不是已经被预约的车!我竟能,预约成功!

感谢佛祖!

感谢霍金!

感谢牛顿!

 

下班后,我俩一同走出办公室,步入电梯。我似乎比他还兴高采烈,我努力抑制住我高兴的神情。

他背着包,开口问我:“你怎么会有这个APP?”

“过年的时候……”

我想起过年时在二环东路的那段悲惨境况,似乎已很遥远。同是在济南,怎么差别如此大?这分明才过了两个月而已。

“过年的那一阵子,我在济南有事,要天天用到共享单车。”

他点头,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

他是有一阵子没有理发了吧,前额的细碎刘海儿有些过长了,背着双肩包的他,怎么看都更像一个大学生。

这样看他,我也随之心情愉悦起来。

我们沿着山路下坡而去,步履轻松。

 

我竟比他还要焦急,我在前面带路,想起来什么,回头对他讲:“6点8分的火车,真的来得及么?”

他在我的身后跟着我走,他讲:“应该来得及的。”

他又讲:“我高中时常常骑行几十公里……”

这时我们路过山东工艺美院。

他讲:“是不是在学校里面?”

“不是的。”

我低下头,又确认了一下地图:“是在斜路上……似乎就在那个裁缝店的门前,怎么停得这样古怪。”我抬头,飞快地向前奔去:“嘿,就是这辆!”

我拿出手机开始扫码,果然一下子就解开了锁。

 

他从后面跟上来,直接骑上自行车,我担忧地叮嘱他:“你慢点啊。”

他没答话,只讲:“我走了啊。”

我再次叮嘱他:“你千万要慢点啊!”

他一瞬间便骑了出去,我担忧地盯着他的背影看。

“这个钱,我就不给你了啊……”

远处传来他的声音,他背对着我,挥了挥手,而我却还执迷于前面的话:“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他一溜烟儿便骑远,人与单车一齐化为一个小点,消失在长长的文艺的斜路尽头。

我同他还从未一起走过这段美好的小斜路。我每天早上都是由这条路,迎着朝阳而来,下班时又随他们从西边随着落日而归。

我还以为,他从不知这条路的存在。

多么美好的小斜路啊!我不自觉地原地转起圈儿来。

枝叶茂盛、极力舒展的高大杨树,空气中充斥着浓郁而热烈的芳香,一尘不染的白墙,偶尔才会出现的悠闲行人……

我忽然浑身轻飘飘起来,自己仿佛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高中或是初中。

只有在中学时代,才会有这样的舒展又幼稚的单纯,什么都不想,就这样简单快乐地,暗自开始喜欢一个人。

就这样简单快乐地,故意偷偷同他产生交集。

就这样。

他永远都不知道,我是有多么多的故意,多么乐得帮助他,又多么喜欢看他放松愉悦的心情,而不是一直冷淡或紧皱眉的他。

 

我因替他刷了共享单车而开心不已。虽然,这是件极其微小之事,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也不过花了1元钱而已。只是,若我不帮他刷共享单车,他便很可能会错过火车,今日便回不了家,便不会如愿,不会开心。

我来之间连续多日的忽冷忽热,今日就终于因为此事而忽然近了许多。

他从无在我面前展露过如此少年的模样,也似乎对我稍稍放松了那根警惕的神经。

今日是第一次。

 

我不觉拿出手机地图,搜索了一下从杂志社到火车站的,骑行距离。

天啊,7.3公里!

他出发时已经5点15分。

6点8分开的火车,起码6点钟就要停止检票,他只有45分钟的时间。

他要在这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内,骑行7.3公里,其中要过N个红绿灯十字路口,最后还要找到一个地方将自行车停车、落锁,之后去买票大厅取票,再去门口排队检票、过安检,最后冲向检票口检票,上车。

我开始为他担忧起来。

 

回到棋盘小区附近,我去了农贸市场买菜,正在我挑拣番茄的时候,口袋震动了一下。

我连忙放下手中的西红柿,拿起手机,屏幕上居然提示“吴云星 发来一条消息”。

真是前所未有,前无古人啊!

我以宇宙飞船的速度点开微信对话框,对话框里只有短短几个字:

我已坐上车,非常感谢。

饶是如此平淡的字,我都激动不已。至少是,他主动同我讲话。

 

我在菜摊前低首站了半晌,如何都想不出怎样回复他,才会显得我贤良淑德又才华横溢。分明是个小说作者,以及新晋出版物编辑。

可最后,却只得使用最普通平凡的手法回他道:不用谢,你能安全上车就好。

他未再回我。

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