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天我上班时间较早,到公司后前台叫住我,告诉有我们探索编辑部的快递。

为了确定确实是我们的快递,我瞅了一眼上面写的字,上面写着:《探索日》05期样刊10本。

啊,是05期的样刊!今天才4月10号,印刷厂的效率还是蛮快的。

我将快递带回办公室,交给余主编,告诉他这是05期的样刊,他便说让我打开,于是我又带回自己的座位,用刀子将包装划开后,再熟悉不过的第五期的杂志封面,出现在我面前。

我似乎比上一次更为兴奋更激动,因为这一次里面有我亲手编辑过的文章。

翻开杂志版权页,我看着编辑一栏的名字……云星、夕月,却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夕月是我来杂志社之前就存在的虚拟编辑,同我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是用着她的名字而已,今后我离开杂志社,又会有新人来代替“夕月”这个名字。

以后,我该如何拿着这本杂志跟人说,这个夕月是我,那个云星,我也很熟的,他这个人,很奇怪的。

假如我走之后,别人再继续使用“夕月”这个名字……我忽然变得难受折磨起来,可为什么我竟会想到,自己要离开这里?我被自己突然的念头吓了一大跳。

这个念头实在令人胆战心惊。

 

我翻开杂志中自己编辑过的那篇有关“红胡子大帝”的文章,它就安安静静地摆放在那里,与我最后一遍的编辑一模一样。

想来我内心不住一阵狂喜,我打开某购物网站,在上面飞快地搜到了这本杂志的预售链接,迅速拍下三本并迅速付款,之后,我将老家的地址、凉姜家的地址、阿春家的地址,一并发给了店家。

真的是超兴奋,我是这本杂志的编辑之一,其中一篇文章完全就是我修改的,出自我手!里面许多错误也是我校对出来的!

我兴奋地抬头,却瞧见了面无表情的吴云星,我赶紧收敛了笑容,平淡地看他,告诉他样刊到了。

只是,不在这里工作,又要去哪里工作呢?

可是,不允许公司恋爱,我自己或者吴云星本人,都不会同意的。

我陷入了一种悖论,如果我一直在这里的话,吴云星将待我永如下属同事。

我也不能眼看着自己和他,开始进入这种漫长而僵硬的同事关系之中。如果我这样的心情持续下去,对杂志社也是不利的。

 

中午吃饭时候,晓晓姐告诉我她的梦想就是编辑。

她讲:“你知道吗,我毕业那年,从杭州回到济南找工作的时候,用人单位居然都没有听说过我的学校哎!”

我惊讶地从饭粒中抬头:“天呀,你的学校可是全国都出名的重本耶。”

“是啊,可是他们都以为是三本院校。”她说:“你知道我多想当编辑吗,高考时我报的专业就是出版编辑,可惜差一分被调剂到隔壁专业计算机信息编辑里面去了。我觉得好遗憾。”

我点点头,理解她的遗憾心情。

“所以,我当时在济南只找到一个校对的工作,而且是教材教辅的校对,就是那种卷子,语文数学英语的那种……”

我有些惊讶:“真的?”

“真的,而且真的特别难校对,里面的题都要自己去做一遍,尤其是数学题,特别难算的……”

我惊呆了。

我是不是很幸运。

没想到,晓晓姐立刻又告诉我一个重磅旧闻:“重点是,工资只有一千三,一千三一个月。”

我嘴里叼着的鸡腿,直直地掉入不锈钢饭碗,“砰”地一声。

“我就这样,做了整整一年半。”

我张大嘴巴,难以置信。

“很难以置信吧?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可能就是信念吧,我就只想做编辑而已,除了这个工作,我找不到其他的工作了,我男友当时已在济南,我们两个早已确定在济南发展,毕竟是家乡的省会。”

我觉得我的耳边有点嗡嗡响。

我的梦想不是编辑,虽然我很喜欢做编辑。编辑只是我的梦想之一,而做科普杂志的编辑,我竟从未想象过。

我一直想做古籍图书的编辑。

我喜欢古籍。

 

晓晓姐的话,怎么都像是讲给我听的。

她不会是……看出我喜欢吴冰块来了吧?所以借此提醒我珍惜工作,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不会的,不会的!杂志社里没人能看出我喜欢他,我和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现在这么活泼,大家都很喜欢我,吴冰块就坐在那,一脸严肃,同大家都不怎么交流。

只是如果我留在这里,就要熄灭掉对吴云星的想法,一心一意做杂志。

不行。

我摇摇头。

工作可以再换,吴云星这样的奇葩,不会再有。

可杂志也是我的梦想之一。

 

吃过饭,为了躲避冰块,我又来独自爬山。不过才来杂志社一个月而已,我便被自己逼到这样的境地,脑袋里除了“小说”、“杂志”,剩下的全都成了“吴云星”,我想到他那张淡漠无比的面容。

我喜欢他。

我想得到他。

我想和他……结婚。

天啊,结婚!

我已经不谈恋爱八年啦,我现在连恋爱经验都消化为零,怎么就突然想出结婚这个念头?结婚后也能继续写小说,追求理想,追求平淡温暖的生活,对么?

我实在看不下去他一个人这样惨淡地生活下去,所以——我要同他结婚!

我要拯救他!

我要强行进入他的世界,参与他的人生,改变他的生活!

我在内心发出如此豪言壮志。

我歪着头心想,这大概是我,除了“要做大作家”之外的,又一不切实际的理想。没关系,理想就是用来做梦的嘛!反正做这样的梦我也很快乐,还不要钱。

我兴高采烈地站起来,再次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向山下冲去。

 

我好像从未这般喜欢过一个人,不是因为像大多数人那样有了感情,而是因为喜欢他的种种好处。第一次喜欢人,并非因为已有感情。

我似乎喜欢他,像追星一般了。

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了吴冰块。

 

冰块提着饭,美编齐浴森右手托着篮球,右手提着饭,看得出他们两个特别开心。这几天他们每天中午都不吃饭了,直接去球场打球,打球之后再去买饭,所以,我们已好几天都没一同在餐厅吃饭了。

我躲在了旁边的树丛后面,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掉,我有些担心有其他人在场时,自己同他交集太多,会被其他人看出端倪。

齐浴森长得也很帅气,比吴冰块还要大出两岁,比我大五岁,今年已经28岁,他是我们整个“探索日”杂志组里,对于找对象最急切的一个人。

我前一段时间还在问自己,为什么齐浴森这样的男生也不喜欢,金应这样的男生也不喜欢,还有石楷锐,我们探索日杂志,除了我、晓晓姐和另外一个年纪不小的姐姐外,几乎都是男生,并且这些男生都长得不错,很优秀,并且都是单身,我为什么不喜欢他们。

我也说不上为什么。

大概,各有各的平凡之处。

大概,只是没有吴云星这样出彩罢了。

回到办公室,我开始重新关注招聘之类的公众号,打算今后每天都刷一遍。

无论如何……

我决心一有机会就离开杂志社。

 

下班之后,我将我的这个想法告诉了凉姜。

凉姜对此很无可奈何:“咱能不能清醒一点?好不容易进的这家杂志社欸!并且,你到底喜欢他多少,还是一说。”

她根本就不同意我离开这里,也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我气鼓鼓地想。

此时此刻,我已开始不太理智。

 

晚上回到住处,玩微博的时候,我开始忍不住在微博上讲他: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一定要得到的感觉。

可是这个人、究竟怎样、明明、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就像喜欢一个明星一样。

好遥远。

 

我希冀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了,我喜欢上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人。

能喜欢到很优秀很优秀的人。

能迅速做出“喜欢”这个慎重的决定。

我一定也很优秀很优秀。

我仿佛变得优秀了。

 

只是吴云星……

我开始回忆他这些天的一滴一滴。

他更像是穿不透的墙。并且,有的时候,好不容易触到一个点,好不容易让他稍微柔软了一下,以为他会从此开始迅速柔软下去,但没想到过两三天,又会恢复原状。

他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

他根本不像一个人。

简言之——

他不是人。

 

我翻看起微信来,眼神停驻在我和他短暂对话的对话框上,我忍不住地点开吴云星的资料,分明知道他已心狠手辣将我屏蔽,但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竟再次进入了他的朋友圈! 

这么说,他又取消了对我的设限?我恍恍惚惚像是做梦。

为什么设限又取消。

我总不能举着手机去,像问关于杂志内容的问题一样,去询问他。

这不能的。

 

我进入朋友圈之后,看到了他最近的朋友圈是钓鱼。

当时我没有在朋友圈里刷出来这条,说明他当时就已屏蔽了我。

这个人真有些可笑啊,在QQ空间发一遍,在微信朋友圈发一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雨露均沾”?怎么觉得他这么老土。

我想起他连共享单车都不会用的事,觉得他真像我爸妈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他的这一举动把我逗笑,笑了半晌,愈发觉得他这个奇怪的人设可爱起来。

 

第二天清早,我开始对着镜子化妆。

眼影眼线眼睫毛,唇膏唇彩修容笔。

我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腮红刷立即跟了上去,嘴一抹又一抹,比从前画画还要竭心尽力得多。

穿上衬衫和短裙,踩上我的细高跟。

完美!

“漂亮女人是用钱堆出来的”,这句话果然没错。自从发觉自己喜欢上吴云星后,我就大量地买衣服,现实中有,网购也有,一件一件地寄到小区传达室,连门卫大爷都嫌弃我快递太多。

我恨不得一天换一套装扮,美式的、日式的、可爱的、颓废的、成熟的。现在我什么衣服都想要,我还觉得这远远不够。

 

我鼓足了自己的气势走进探索日办公室,同事被我震撼到:“天哪!阿汐今天又换了一身新衣服!”

“是的!”我气势恢宏地坐下,撂下大姨妈送的COACH包包。

吴云星是个土老帽,他穿的衣服恕我实在看不出都是些什么品牌,大概是好几年前从某个地摊上买的吧!

可即使这样,我都喜欢不得。

 

我正低头沉思着,听到余主编对他讲:“今天你教李汐选稿吧!”

闻言我心头一跳,继而波滔汹涌而来,如此对话已历经几次,为什么在我心里还能掀起如此壮阔波澜?

吴云星先回到他的座位,他居然先瞄了我一眼。很显然,我在忙,我在写准备发微信的内容。他犹豫片刻,着实踌躇了几秒钟。

我在想,我要不要转头看他,万一他放弃了怎么办?

他终于小声讲:“李汐,我一会教你选稿,你现在正忙吗?”

我赶紧转头:“有时间,有时间,现在就有时间!”

他略一思索,迅速放下他自己正在做的工作,撤离座位,走到我身边,将选稿的要领告诉了我,然后将我们杂志合作的作者资源发给了我。

他给我讲这些的时候面容是如此平淡,而我却兴奋地不住问这问那,天啊,我都能和这些作者直接联系了?有好几位都是我平时常听说的。

他比余主编对我耐心得多,我问他什么他就答什么,而且也比林平哥讲得清楚明了。之前,我问林平关于杂志的名词,他竟也解释不出个一二三来。

6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