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带我来到展馆的演出后台,后台看起来有些混乱却秩序非常。

凉姜是个业余的高水平化妆师,我又看见她奋力给社团里的人化妆起来。大学时候,出现在我眼里的,就总是这个镜头。

她讲:“李汐,最下面有几个眼线膏,随便拿一个给我。”

我连忙将眼线膏递去。

 

终于赶在演出开始之前,画完了所有的妆面,凉姜同学累得坐在一旁歇着,她将套票递给我,催促我快去从前门入场。

我转到前门去,看到工作人员正在检票,我前后观瞻回顾,并没看到什么熟悉的人,学生尤其多,看起来有不少的初中学生,我这样的都算大龄了。

入场后,我刚刚找到座位坐下,一抬头,便见凉姜他们社团演出的同人剧拉开了帷幕,开始上演。

演出十分精彩,我也用心拍了好多照片,眼看这剧就要结束,在黑暗中我低头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并没看到那人有什么更新,说明他现在还没有来看。

难道他不来了么?

演出很快就结束,我随人潮向门口走去,前面并没什么熟悉的人影,身后乌压压一片也什么都看不清楚,我随人潮出门后,在门边停下来站着,有一点希冀也要耐心地等。

因为节假日期间,只有今天才有剧场演出,而我也知道,他并不会早起。

 

在我感到毫无希望的时候,居然就看到了最后出来的奇葩。

他似乎非常悠闲自得。

一瞬间我高兴极了,我讲:“星哥。”

他慢慢回头过来,眼里并无任何讶异之色,他讲:“好巧啊。”

巧个毛线啊!

还不是你看到我发的朋友圈才来看的;还不是我预料到你在看到我的朋友圈之后,一定会来,我才发的。

 

你不喜欢我,甚至冰冷对我,如今又对我讲“好巧”。

你能觉得我人为制造出的巧合“好巧”,却并不觉得我和你有这么多共同的爱好“好巧”。“好巧”是我们杂志社人人爱讲的口头禅。

只是好巧不巧,都是我自己一步步推理规划好的。

不知为什么,我内心忽然对他生出一股厌恶之感,我开始尽量讨厌得想象他,把他想得十分不堪,这样我才不会那么喜欢他,也终有一天冷却下来,变得不再喜欢。

这是一种尝试,一种进步,对么?

 

我打算对他冷淡,也对他高高在上一些,但我一开口就破功了。无论多么讨厌他,自己表面上却总不由自主地做着,完全与之相反的事。

我舔着脸微笑起来,我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脸上的肌肉,在这一瞬间就耸到了一块去,我左脸有酒窝,不过不太明显,我讲:“你怎么来啦,星哥?”

发觉自己竟是这种反应,我顿时想呼自己两巴掌。

我也万万没有想到,他竟厚着脸皮回答:“你不是发过这个漫展的朋友圈吗?”

“……”

如此直白,我竟无言以对。

脸皮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天地可鉴呐!

他从没点赞或评论过我的任何一条朋友圈,我还一直以为他把我屏蔽了呢,这样看来他没有屏蔽过我。

并且,看来我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是应该看到了,我还一直以为他看不到的。

“噢,原来如此。”我讲:“我还以为你把我屏蔽了呢!”

他只是笑,什么都不讲。

 

我们俩向前走去,我觉得以他对动漫的喜爱程度,也许会为了漫展而提前回来,我问他:“你从家里刚回来?”

因为我发现他每个月都会回家一趟,所以这种小长假也一定会回家。

“没有,为了这个漫展我没有回去。”

他竟然为了看这个漫展都没有回家!我还是低估了他。

 

他穿得这样严肃,面容也这样严肃,倒像是去参加什么会议的,我实在无法将他同二次元联系起来,更是不像一个在网络上粉丝颇多的屌丝小编。

我们来到门口,他讲:“我要回去了。”

其实我不想这么早分离,这样好的天气,哪怕我俩同去泉城广场散步一圈儿也好。

只是我如何都讲不出这般莫名其妙的话。

“你怎么回去?”

“公交车直达。”

他回答过后我俩便沉默,他也不问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他一向如此,从不主动关心“我”这个人自身会怎样。

 

他走之后,我联系了凉姜,等到她过来,我同她讲讲:“吴云星刚走,真的很遗憾,你没有见到这位奇葩。”

“吴冰山来过了?”她诧异得很:“你终于敢约他出来了?”

“怎么可能!”

我跟她讲了一遍去脉来龙。

“咦,这样看来他还挺关注你的。不过,关注的也不一定是你,也可能是漫展本身。”

“就是漫展本身啦!”

 

我决定去山大南路的那家,专门卖文史类图书的岛书店,凉姜也要去她姥姥家,就在那附近。

我俩坐上了公交车,我开始讲:“来到《探索日》之后,文笔蹭蹭大涨,现在闭着眼都能修改出一篇差不多的文章来,只是现在文笔终于到了一个新的平台,却又没有精力和灵感去填我之前的坑了。以前的时候文笔不好,文笔好的时候,竟然没有灵感和精力了,唉,这真是个悖论。”

凉姜在思考我说的话,没有讲话。

我继续讲:“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不过是一厢情愿——就像对吴云星一样。其实我写的并没有比其他人要好,当初和某文学网站签约,也不过是运气好,这些年自己在文学圈里没有什么朋友,就像我妈讲的那样,多少文学专业出来的人还没有成名,你又凭什么呢?全国这么多写小说的,又凭什么是你呢?”

 

“别这样想啊,莲生君!”

凉姜忽然叫了我的笔名,把我逗乐。

选了两本古代文学的书下楼付款完毕,我俩来到山大校园内继续散步,我讲:“一直研究古代文学,也是想要写好《长生劫》,只是现在毫无写这本小说的感觉了,任何一点感觉都没有,其他的小说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是因为你现在杂念太多,所以才没有了小说的感觉吧。”她讲:“你看你现在,顾着吴云星,顾着如何度过试用期,顾着工作中的每一个步骤,还顾着考试,你现在的心思太多了。”

是啊,似乎的确是因为这样。

我略感疲惫。

 

眼看到了傍晚,我们在山大的教学楼前分手,在楼下我找到一辆共享单车,打算返回住处,决心从现在开始努力冲刺考试。

无论怎样,我都要好好考试。

 

我在一家统一银座前停下,进去打算买些东西。排队等待结账的时候,我打开了微信,打算照例刷新一下朋友圈,看下有没有那人的消息,结果真的看见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五一小长假,为了漫展而没有回去,原来在别的城市听到这件事,就已经难受不已。”

下午还好好的一脸平静,这个时候怎么开始难受了呢,我开始以为是他熟悉的人去世了,只是这样直白的叙述,又没有主人公,总觉得怪异,但我又看不出到底哪里怪异。

我本来很好的心情也被这条朋友圈打乱。

心情很好不过是,下午见他的时候,看到他的心情也很好吧。

面前的收银员忽然叫我,原来是已经排队到我,我赶紧打开二维码付了款。

 

再次骑上单车,我一路都在思考到底要如何评论他的这一条朋友圈,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突然!我联想到,他的这条朋友圈并没有主人公,就像他之前的好几条,都没有提主人公的朋友圈一样!

一股不好的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应该是他那位念念不忘的前女友吧。

联想到这个五一,有我好几个认识的人结婚……

天啊!她该不会是结婚了吧?

结婚了!

我被自己的推理吓了一跳,这个故事的走向,在我自己的心里都不该是这样子的。

依照吴云星的念念不忘,他们两个的感情一定极为深厚,她应该和吴云星在七年之后再续前缘,而我只是路途中突然杀出来的女二,来当配角的。

难道,她真的结婚了?

 

我本来对她还敌意颇深,即便是我没有见过她,甚至连她叫什么、从哪个大学什么专业毕业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吴奇葩对她念念不忘,便恨意十足。

我突然停在原地狂笑起来,原来,任他自己如何努力优秀上进,如何难过失眠,人家都不会回头看他,人家去找了自己的新生活。

他不过是,被抛弃的可怜男人而已。

我最大的竞争对手,突然结婚了?

只是我觉得吴云星此时此刻,难受得像是掉入无尽的深渊。

我也随之而难受起来。

 

回到住处,我评论他的朋友圈:星哥,有啥可难受的呀?

我没想他还能回复我,我以为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回复李汐”这个操作,他回:你不懂,你是小孩子。

看到他这样的回复,我生气起来,我怎么可能不懂嘛!你不知道吧,我已经推理出来你前女友结婚了!

但我不会主动告诉他的,因为我现在也很难受,他有多难受,为了她难受,我就有多难受,替他难受,也替自己难受,加起来竟是吴云星的两倍了。

 

我难受着,装作不懂装懂的样子,阳光快乐地回复他:我怎么就不懂啦,待我明天上班亲自安慰安慰你!

再次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再次回复了我。

难道回复我有存在一丁点乐趣?

但我点开后,那个回复就消失不见了——系统提示,该条消息已被对方删除!

我极想知道他再次回复我的是什么,可却不知道了,或许永远都不知道了。我不敢在开小窗去骚扰他,我们已很久没在微信上讲话过了。

 

第二天醒来时,我有些觉得今天就不一样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再也不是持续了这两个多月的感觉。

我直视着外面的太阳心想,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首先背叛他而结婚了。

我假象的竞争对手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只是这个故事,和我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这两个月我一直觉得我永无可能,因为他实在执念太深。

只是他如今执念深也没用了。

 

我内心变得空而快乐。

我单纯地想,她结婚了,他怎么也该回头看我一眼,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我现在是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他该首先注意到我。 

去到杂志社办公室,我没有觉得吴云星有什么不同。只觉得是不是我的幻觉,这一夜他又比昨天变得更消减了些,除了眼睫毛长得可怕,他蜷缩在偌大的办公椅里,就像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他听到我靠近的声响,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也并没有睁眼。

 

下午时候,余主编让他打印出来最新稿件让我校对,但给我的时候已是四点多钟,我问他是否必须在下班前校对完,他只说不用,尽量就是。

之后我尽力校对,下班时候也依旧没有校对完,还有足足好几十页。

我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我问余主编自己是否可以回家,只是没有校对完。

但没想他反问我:“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我被他问住了,我只是想尽快赶回家学习。并且,最主要的是,我想和吴冰山一同下班,所以请他现在不要再耽搁我的时间了,不然我上不了他们的电梯了。

只是我如何都不能把我真实的想法赤裸裸地告诉主编,我只好讲:“没有事。”

“没事的话,就在这里校对完再走吧。”

余主编恳切地讲。

 

我倒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既然他这样说,我也只能收起想要和吴云星一同下班的想法。

我强烈感受着吴云星的GPS正快速移动着,距离我愈来愈远,我还本想问问他昨天傍晚有关那条朋友圈的事呢,装作不懂装懂的。

我垂头丧气地重新坐下,铺开摊子校对起来。

等校对完毕都已七点半多,我走出大厦的门,感到自己饥肠辘辘,天全黑掉了,黑漆漆的,夜风比前两天暖和多了,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焦躁不安。

3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