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也对他渐渐失望到底,我原以为是没有底的,我以为这本是个无量深渊。

只不过我发现在这么喜欢他的同时,也是那么厌恶他,有多喜欢,就有多厌恶。

天有多高,就有多喜欢;

海有多深,就有多厌恶。

这一喜一恶,加起来是有多长啊。只是我们才认识两个半月,为什么就绵延至如此之长呢?

我只想摇晃着他问:你这个人为什么没有感情,你究竟是不是空心的?

又怕把他给摇碎了。

 

没有想今日会和他一同下班。

这次我没有故意和他一起离开办公室,也没有故意躲开他,从电梯下来,我们寂静地一同走,今天又要下雨,他出人意料地带了自己的伞,是一把纯黑色的长柄伞,看起来同他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这把伞,这伞在借给他那么多次后,变得愈发宝贵起来,只是我有些担心别人看出了这种力道。

能和他单独一同走路,我变得愈发紧张。这珍贵的黄金时刻,是多么奢侈啊,就像我用了好几辈子,在佛祖那里苦苦求来似的。

他就在我身后几米走着,仿佛前面没有我一样,他不与我打招呼。

天上又开始下雨,我们总是一过幼儿园就开始下雨。我抬起脸,雨滴落进我的嘴巴里,天空阴沉得很,我差一点就哭了。

只是我没有哭,在他面前,我仍是尽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完全不喜欢他的女子,走过幼儿园的拐角,却兀地想起“转过回廊叩玉钗”这句词来。

 

我穿过马路,来到小小的马路对面去,我瞥见他没有过马路。他举伞在路的右边走,而我自己举伞在马路的左边走。

他不与我打招呼。

当我以他的速度走至马路尽头,雨水已竭尽全力灌满了我的一双帆布鞋。

我几乎走不动路,老天爷把这雨布得也太大了,头顶上的雷声也几乎要击碎我的心灵。

我只停顿几秒钟,装作无意地回头望去。

我笑了,笑得很用力很刻苦:“星哥!好巧啊!”

此时此刻,雨水恰好从我的额头上流下来,我想睫毛膏和眼线膏,也许已尽力流了一脸的黑色。

他没有讲话,只是笑。

我大声的讲,力图盖过天上的雷声:“我的鞋里都是水,我快要走不动啦!”

他依旧笑,笑我:“谁叫你穿布鞋呢!”

他依旧笑我,没有像我担忧心疼他一样担忧心疼我:“你看我,我就知道今天下雨的,所以穿的板鞋,虽然,也进了一点水……”

这次转弯过后,就又到熟悉的历山路与经十一路的丁字路口,我也不说话了,只是沉默。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讲起,也便不说了。

分别的时候语气轻巧。

他的身影虽然单薄,虽然只是他一个人,但他瘦削肩头的方向,却由不得我。

他没有讲任何关于此次出差的事情。

但是我知道,一切为什么这样。 

 

回到住处,我将帆布鞋脱下,它们已被雨水浸泡到完全出不来了,我把它们放去门外,不打算要了。倘使一月前,曾有幸和吴云星一同走过的鞋,也是要认认真真留着,留存到老到死的。

原来我对他的心情,也终是会变的。

 

两天后,我还没来及将去云南的事仔细和凉姜或阿春讲清楚,社里就突然决定第二天出发,回复了群里的消息后,我低头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半晌,我同吴云星讲:我要开始收拾东西了。

我知道他不会回我,于是撂下手机又继续收拾,只是没有之前收拾得有力气了,几十分钟后,他回复了我:收拾吧。

这也算是回复吗。

没有一个多余的字,没有建议要带什么,也没有讲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不过,我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干瘪无味而没有感情的话语了。

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我收拾完后,再跟他讲了几个字:收拾好了。

反而像是报备进程。

我对他讲的话,也变得同样干瘪而无味。

他未再回我。

 

第二天,我带着行李和相机包来到社里。

坐在电脑面前,我愈发觉得自己像一个熟练编辑,仿佛不用过脑就能把这些文字段落安排得井井有条,像自动打字机般。

我对自己神异的变化感到惊奇诧异,以前我很不会修改文章,尤其是像现在,拿过来一篇文章就能开始修改的这种。

我的文笔着实飞升许多。

只是离开的钟声响起,我们要去楼下乘车去机场了。

不光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乘电梯下来了,帮我们提着行李以及摄影师的器材,所有人都乐呵呵的。

坐上商务车,我恰好在最后一排的最左边的座位上坐着。

隔着冰凉的玻璃,我就这样盯着吴云星那平静而冷淡的脸。

他不看我,始终不看我。

就像故意似的。

明明该他去,现在却我一个人去……难道你就不想去旅游,你就不会伤心难过?只是,你知道什么叫“难过”么?

哦,你知道的,只有在想起你前女友的时刻。

玻璃无法打开,我想同他讲话亦讲不出,难道他就不想叮嘱些我什么?关于安全,关于探索?

 

折腾七八个小时,我们到达了昆明长水机场,昆明的天气比想象中还要好,比济南好得多。

我努力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没有吴云星的空气,面前的风景像一幅画一样,可是我却觉得像穿越到了一个情景剧场。

我们下车后直接去了楚雄彝族自治州,导游在车上同我们讲,先去楚雄,晚上再回来昆明吃饭住宿。

从小就在历史课本上学到元谋人,今天终于来到元谋县的元谋人遗址,但我们都没想到,一下车便是一片荒凉的土地,远处有一些零星的树,近处有一些草地,面前只有一个低矮的砖砌纪念碑,上面写着“元谋人遗址”。

导游姐姐将元谋人被发现的过程和发现结果都讲了一遍,她在讲的过程中,我一边听一边想,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对科普知识这么熟悉了呢。

运营经理对这里的环境最感到不可思议,她问导游:“元谋人遗址只是这样?”

“对,不过我们还有元谋人博物馆,我们现在看完就可以去那边了。”

我们再一次上车。

 

上车后我感到手机一震,于是拿出手机打开,一看石楷锐刚刚往群里发了视频,我点开看了一遍,里面有我的身影,还能清楚地听到我自己的说话声。

石楷锐在群里讲:看到了吗?历史课本里的元谋人遗址!杂志上天天出现的元谋人遗址!

晓晓姐语音回复:哇,这么凄凉的吗!

其余众人纷纷感叹。

只有吴云星,如同消失一般。

 

晚上坐车回到昆明,导游带我们去了一家特色餐厅,点了一桌特色菜。

这特色菜真是与鲁菜相差甚远,有什么元谋烤猪、祖传凉鸡、柠檬鸡脚等,石楷锐赶紧拍照发朋友圈,而我拿相机都把它们拍了下来,寻思着杂志有可能用到,尽量拍得好看些。

吃过饭来到酒店,我和运营经理分到同住一个房间,因为只有我俩是女生。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下,我决定去酒店大堂上网,用大堂里的台式电脑把今天拍的照片传给吴云星。

我和经理讲我要去大堂使用电脑,她问我用电脑做什么,我却没有讲我要给吴云星发照片,因为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俩联系过从甚密。

虽然,这也只是工作。

我来到大堂,打开电脑,打包发给了他的私人QQ号,因为我知道他手机上没有登录工作QQ,所以下班后从不使用工作号。

我:星哥,这是我今天拍的所有照片,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够想到策划的照片,今天下飞机先去了元谋人遗址,又去了元谋人博物馆。

然后我搜出元谋人博物馆的网址,发给了他。

 

第二天,我们吃完早餐后乘车去恐龙遗址,在路上,我才想起昨晚吴云星在我睡觉前都没回我信息的事,我打开手机QQ,一看在我睡着后的10点多钟,他接收了文件,并回复了我:嗯,辛苦了,我看看。

10点27分,他的第二条回复:照片都很好,可以直接用在文章里,不用再为其他网站的照片版权伤脑筋了。

只是这样,没有别的了,我以为他会问一下我对策划有没有头绪,但是他没有。

我回他:真的吗?我拍的照片,真的可以用在文章里?

中午,他才回了我QQ:今天,我来社里加班了。

 

我忽然想起今天是520。我昨天还记得今天是520,只是今天忘记了。

我想,520,也要去加班么。

我刷新朋友圈,看到他发了新的内容:520,我在公司喂单身狗袋盐。我去刷新QQ空间,果然也发了一遍同样的内容。

我突然想起我打算好更新官博。只是我从没在手机APP上登陆过官博,下载完之后登录,才想起自己把密码给忘记了。

于是我在微信上问他要官博的密码。

他一时没有回我。

 

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回复了我:这几天在外辛苦,不更新也没事。并没有给我帐号和密码。

我有些绝望,我讲:一定要更新,因为今天是520。

他将帐号和密码发来。

中午吃过饭,我用手机APP登录了帐号,编辑好微博的文字和配图,下午5点20分时,我准时发出了这条微博。

我知道,当我发出这条微博时,我就已经回不去了。

我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

微博正文:

小探的告白书

 

今天是520

小探当然没有忘记

只是小探这段时间以来

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

不知怎样才好

今天一天反复挣扎

看着朋友圈秀恩爱的朋友

心想

我还没有向我深爱的你表白呢

 

展开全文

 

在“展开全文”之前,已经让人心里怦怦直跳。

我是如此胆大妄为!难道我想不到同事看到这篇微博会怎样,怎么看我?

点击展开全文。

 

最后

还是决定用自己珍藏的这朵星际玫瑰向你讲明

这朵星云玫瑰,名为NGC7129,位于仙王座,距离我们约为3300光年。

很美吧

现在,我要将它送你

今后,我会一直守护你,就像你一直默默地守护着我一样

亲爱的《探索日》杂志的忠实读者们,

不要再看别人,说的就是你!

感谢你一直以来对小探不离不弃的支持与关怀

我也会一直帮助你变得愈加成熟而美丽

 

致我深爱的你

来自深爱你的小探

 

微博配图1:动漫《潜行吧!奈亚子》的男女主同人婚礼图

微博配图2:星云玫瑰的照片

 

如此这样。

既惊险又刺激。

我觉得我握住手机的右手发麻,浑身像过电一样。

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

我连最基本的控制都失去了,我变得渐渐失控。

只是这样。

真的刺激。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能看的出来,只是我兀自脸红半晌。我想,我实在不该发这条微博,只是也更不舍得删去。

我以为同事们会对这条微博有什么反应,不过幸好他们平时太忙,几乎不玩微博了,所以没有看到这条微博。

晚上,我照例把今天在楚雄禄丰恐龙遗址拍下的所有照片,发给了他。

令我惊讶的是,他依旧没问我策划的事,我以为他今天会忍不住问,然而依旧没有。我开始忍不住焦灼起来,我想明天再考察完之后,一定要试着写出几个主题策划方案来。

 

第三日我们去了大理。

大理的空气、山脉、湖水皆像钻石一般,纯净得没有一丝瑕疵。站在湖边,立在天地之间,吴云星的影子忽然就淡却掉了。

是的,这里没有他的影子。这里距离济南,是很远的。

如果我一直待在这里,会不会忘掉他。

我一回头,又看见石楷锐在录视频,他讲:“那里是苍山,这里是洱海,太美啦!我还要不要回去……”

这里是太美了。

只有站在这里,身处其中,才能完完全全地感受到这种美,可惜他不在。如果他在,应该也会生出一些感叹,哪怕像他这么冷情的人,看起来对任何外界事物都不感兴趣的人。

 

洱海的蓝色是一个层次,苍山底部的蓝色是另一个层次,比洱海的蓝色要灰一些,苍山中部就是绿色的森林了,苍山顶部是终年不化的积雪,顶部的上面,是覆盖在雪顶上的白云。

我们都被这种美震撼到,大家纷纷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林平讲:“唉呀,真可惜呀,阿星也没有来。”

是啊,他平时就不爱出门,这样出来玩玩多好,我真替他觉得可惜。我不来,让他自己来,是最好的,可惜却被他固定成了这个局面。

7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