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晚上回到酒店房间,我坐在桌前,打算整理一下这几天的思路,将这几天搜集的素材整合成一个主题策划。

自己以前从未做过策划,而策划是整个杂志的核心,是重中之重,我根本没有直接接触过杂志的策划。

我在纸上列出一些策划主题名称:云南之旅、元谋人探秘、原始人的由来、探秘大理古国等。

只是连我自己都觉得拿不出手。

根本,毫无新意可言。

我无奈地叹气,划掉了它们。

 

我登录QQ,打算再次将打包好的照片给他发去,现在已是十点半。

我在微信问他:星哥,你在做什么呢?

他:我在做策划。

什么?策划?

他真的没有打错字吗?

我:在 做 什 么?

他回:是的,策划。

他都没有来,如何做策划?

这一瞬间,我忽然就想通了——他没有来,也是可以做策划的。

就像杂志一贯做的策划一样,很少去现实中的地点,也不是一样做策划吗?只是他做出的策划,能否像我们这些来过的人一样贴近现实? 

微信再次震动,我拿起来,看到他讲:事实上,开完会的第三天,我就已经把策划赶出来了,现在在根据你给我的资料着手修改,我把大纲发给你看下。

我接收了他发来的大纲。

看完如此繁复的大纲和资料之后,我被他的能力所震撼到。

他都没有来云南,就已做完了一整个策划。

看着手机上这个完美连贯的策划,我惊叹不已,震撼不已,我觉得我遇见了一位神人,而我却什么策划都没有想到。

我:……星哥是大神啊。

他对于我的这句话没做任何回复: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讲,还有,今天的照片继续发我。

 

我赶紧从电脑上将打包好的照片发给了大神,发完后我关上电脑,看见和他们去逛街的运营经理恰好回来,她买了很多东西。

她放下东西便说我:“你看你大老远来了,怎么都不出门逛逛呢?老是在屋子里待着!”

“我的策划还完全没有头绪,”我很愁苦:“怎么都没有头绪。”

“挺用心的嘛!”她语气轻快地讲:“今后还要和凯锐他们多交流,多交流就有了。”

我点头。

她低头换鞋,一边同我讲:“你知道吗?过两天我们可能要选一个副主编出来,毕竟副主编这个职位,空置长达半年了。”

副主编……?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只不过上次晓晓姐同我讲,我还不太相信,以为还要很久。那这样的事,运营经理为什么要同我讲呢?她不怕我说出去么?并且,我和副主编这个岗位也没什么联系,我只是一个试用两个多月的新人,还在试用期内。

我正疑惑着,就听她继续讲:“我觉得楷锐挺好的,挺适合这个职位。”

听完这句话,我身上的汗毛顿时都竖起来了——为什么是石楷锐,而不是吴云星?所有的人,都远没吴冰块认真。

她又问我:“你觉得谁比较合适呢?”

我斩钉截铁道:“我觉得星哥很适合。”

“星哥?阿星吗?哦,对了,他是你的组长。”她接下来的话近乎喃喃自语:“他这个人是不错,只是性格有些冰冷,可能不太适合做副主编,凯锐来公司比他早些。”

我听着,忽然有些发冷。

我觉得副主编必须得是吴云星才对。

我忽然想到,或许这次的策划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关于副主编的重要考验,不然他不会如此竭尽心力,虽然他一向也竭心尽力得很。

不过,这样的事他没有同我讲,只是我也更要同他一起全力以赴了。

 

我们再次乘坐飞机,从大理来到西双版纳。

第一站是中科院的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下车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像是跨国来到了异域一般,像是西游记里的场景。只是天气太热了,气温已经达到了30摄氏度,幸好我带了遮阳伞。

导游开始介绍:“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是我国著名的植物学家蔡希陶教授,于1959年创建……据不完全统计,在该园38个不同的园区内,有各类热带植物……”

进入园中,我们统统被壮观景象惊呆了。我想,这还没出国,就像来到了泰国一样,到处都是高不见顶的参天大树,地面上都是嫩绿的草地,远处是又平又窄的河流。

 

我们首先来到热带雨林园。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身处热带雨林,大家都高兴极了,纷纷拍照合影留念。到处都是高树,到处藤蔓缠绕,我们甚至担心地上会钻出条毒蛇来。

接着,我们又去了“名人名树园”,在这个园子里,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世界上最毒植物——见血封喉树。这种树的汁液含有剧毒,一旦接触人畜伤口,就能使他的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开始凝固,最终窒息死亡。

导游讲:“我们西双版纳民间一直有一种说法叫‘七上八下九倒地’,为什么呢?因为据说中毒的人或野兽,上坡的只能跑七步,下坡的跑八步,平地的跑九步,就全都必死无疑。”

我们面面相觑,没想自己竟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见血封喉树,但这树看起来和其他的参天大树在外观上并没有很大区别。只是我们在得知它是“见血封喉树”后,就都很自觉地站去了很远的地方,生怕被它的汁液溅到而一命呼呜。

 

“这棵树是轻木,原产于美洲和西印度群岛,他们称之为巴尔沙木,巴尔沙木的意思是筏子,他们通常用它做筏子,具有极大的浮力,一个成年人能够轻易抬起约自身八倍的轻木,它是极好的制作救生衣、浮标和飞机的材料。”

“这个是红豆杉。”

哇!红豆杉。

“这个是辣木,印度当地人日常食用它,把它的鲜叶当做蔬菜食用,种子和根干燥后可用作调味料,有辣味。辣木中含有丰富营养,广泛应用于医药保健等当面,被誉为生命之树。”

哇,原来辣木长这样!

“这个是龙血树,它受到损伤时便会流出鲜血一样的汁液,它的汁液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有治疗跌打损伤和风湿病症之类的药用功效。”“这个是望天树……”“这是箭根薯……”

“这是一种通晓音乐的草,它的叶子随着歌声上下律动,植物学家给它取名叫跳舞草。跳舞草为何会跳舞,这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哇!这么神奇!”我蹲下来,打算唱歌给它听听。

导游见我打算唱歌,连忙阻拦我:“男士的声波比较强,对它比较有用。”

于是我讲:“楷锐哥!快来给它唱首歌!”

石楷锐蹲下,给它唱歌起来,没想到跳舞草真的跳舞起来。我们稀罕极了。

 

中午,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植物园,只是这一上午又热又累,我也想抓紧去一个地方歇会。

导游带我们来到了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寨子吃午餐。我看大家都低头玩着手机,我也忽然想要把今天上午的所见所闻告诉某人,于是打开微信:星哥!你知道吗,我们今天上午来到了中科院办的植物园,天啦噜!

过了大约五分钟,他回我:有没有,见血封喉?

我惊讶道:你咋知道啊?

他:猜的

 

服务员给我们端来的菜,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呃,除了一个菠萝饭,还有一个竹筒饭。

“这个是景洪山竹饭,用的是我们当地的竹子和大米。”

哇,小时候学课文《美丽的西双版纳》的时候,就特别想尝一尝竹筒饭。接着,傣味炸牛皮、勐海烤鸡也上来了。这些菜不光好看,还很好吃,酸辣酸辣的,十分符合我的口味。

“这个是油炸竹虫。”

哇,这不是我上周刚看到的一篇叫《盘点全球各地的“虫”食》的文章里出现的炸虫子吗?我们每个人都夹起一根虫子来去沾调料……哇,超好吃欸!和文章里描述的一样好吃。

“这是我们云南家家户户都爱吃的菌菇——香煎牛肝菌,这盘是油炸鸡枞菌。”

过了会儿,又上来两盘菌类菜品:“这是腊肉虎掌菌,这是羊肚菌、冬茸、鸡油菌和竹荪熬制的鸡汤。”

这些也太好吃了,我只顾吃了,吃得讲不出话来,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蘑菇,经过简单烹饪,竟变得如此美味!难得我小的时候从不吃蘑菇。

可怜某人没有吃到。

 

酒足饭饱,运营经理和余主编商量后,决定让我们先去酒店午休一下,毕竟已经很累了,然后下午自由活动。我们坐车来到酒店下车,我发现酒店附近有许多今天上午见到的竹楼,我很喜欢竹楼。

运营经理在一旁讲:“订下这个酒店,就是方便大家找灵感的。”

我们几个说好午休之后,下午一同去周围逛一逛。

 

下午睡醒后,我们几个重新集合,精神满满地向酒店西边的丛林中走去。

石楷锐一见我就评价道:“喂,你怎么老背着你的单反呀,人家金大哥也不是随时随地背着器材啊!”

我向金应看去,他今天下午并没有带相机,可能是觉得并非景点,所以拍的照片没有用处吧。

我想到是为吴云星拍照片,于是傻乐了一会儿,又忽然想到今天中午的菌菇那么好吃,可惜某人没有吃到,也不知道有没有卖的,如果有就给他带些回去。

我和石楷锐两人走在队伍的后面,他的表情忽然变得神神秘秘:“李汐,我问你,你觉得我、林平、吴云星、白川,我们这几个谁比较帅?”

他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为什么忽然这样问啊?他……看起来也不像喜欢我的样子啊。

我忍不住撇嘴:“都……挺帅的啊!”

我总不能告诉他吴云星天下第一帅吧!虽然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欸,不对,我忽然想到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可能是试探我会投票给谁,于是我赶紧夸他起来:“还是你比较帅。”

“真的?”

我正蹲在地上玩石子,于是诚恳地朝他点了点头,石楷锐没有忍住他的笑容,看了我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是自恋狂,我无语了。

我们走了没多远,我便在一棵大树的下面发现几朵小蘑菇,走了几步后,又看到几朵蘑菇,我蹲在地上,瞧着这些可爱的小蘑菇。

他们都走远了,我还在拍这些蘑菇,它们就像一个个的小精灵一样可爱非常,我拍照完,就喜滋滋地将它们拔下来,装到我的口袋里。

几个小时后,我采了好多蘑菇,累得够呛。

我要给星哥带好多好吃的蘑菇回去。

 

回到酒店房间,我兴奋地将这些乱七八糟的蘑菇堆在一起,拍了个“全家福”,发给了星哥。

我讲:星哥!星哥!你快看这是什么,我好不容易捡来的,带回去给你吃!你等着!

过了一会儿,得到了某人的亲自回复:你是想毒死我吗,几乎全是有毒的。

是这样吗?我颓丧地看着这些小蘑菇,还打算带它们回去做汤喝呢,这些蘑菇都长得差不多,这么多品种谁认得过来嘛!

我回他:我是想毒死你,然后我就能当组长了。

他说:你 真 狠。

我坐在房间内的地毯上,对着这三个字“哈哈哈哈”地傻笑起来。

仅仅是三个字。

 

第二天清早醒来,我们动身去野象谷。

终于到最后一天了,明天一早就能坐飞机回济南。这几天虽然疲累,但也过得十分惬意,毕竟没有吴云星,我的心理压力变得几近消失了。只是我的心中却没那么快活起来,像缺了一大块一样。

导游在一旁讲解:“野象谷内,有热带雨林和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还有很多相当珍稀的动植物……是集生态旅游、科普科考、生物教学、休闲度假为一体的旅游景区。”

“听起来比植物园还要好玩。”

余主编讲。

在看完大象表演小剧场后,运营经理让我们分头去探险,我听到分头探险之后特别开心。

因为昨天下午捡到毒蘑菇以及和他讲话之后,我倒终于有了一些策划的灵感。

我想的是可以把“云南人吃菌菇”或“毒蘑菇致幻”类似话题的文章,放进策划内。昨晚我将照片传给他时,也这样和他讲了,他觉得这样倒也不错。

他本来想的是以另一种方式作为策划开篇,我这样讲之后,他决定把开篇文章换成以“各种各样的蘑菇”为主题的文章,藉此向读者说明云南的危险性和未知性。

1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