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想,昨天下午的出行,终于为我们组的策划做出了一些好的改变,我也成为对他有用的人了,所以一会的探险,我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多拍点照片,多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来找新的策划灵感。

我们分成两队,向自己想去的地方走去,我恰好和石楷锐还有运营经理一起。运营经理不用想策划,所以她一直很轻松,就像来旅游似的。

她回头讲:“楷锐呀,你的策划想得怎样了?”

石楷锐一脸轻松地讲:“策划呀,这个简单!我都想的差不多了!”

她又看向我:“李汐呢?”

忽然被问到,我回答说:“只是有了一丁点想法,但感觉还是需要慢慢研究怎么把它们串起来。”

她讲:“你要加快速度呀,你看楷锐都想得差不多了,吴云星再厉害都帮不了你,他这次又没来。”

 

我对于她的话,暗自发笑起来。她想不到我每晚都会和吴云星联系吧?把这一天的照片和见闻发给他,更何况,吴云星那位大神在我们来云南之前,就拟好了这次的全部策划。

我讲:“能帮的,不过是我帮忙他。因为我还从没做过策划。”

“啊?”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我。

我们一直向前走去,明明是野象谷,却到处都是嬉戏玩闹的可爱猴子,我忍不住和其中一只猴子握了手,石楷锐帮我们拍了合影,我笑得开心。

 

这一带风景极佳,平静的小河静静地流淌,顺着阳光的河面上,闪耀着大片大片的金光,长长的树藤零落地搭在河面上,猴子抓着树藤兴奋地窜上跳下。

我想,如果某人见到这个画面,应该也会很舒心。

这并不是他不喜欢的样子。他说着不用来不需要,像是个无情又冷漠的人,但真的是不需要吗。

倘使,张开怀抱欢迎这些向他主动投来的好处,会把他冰凉的世界,开始渐渐恢复成当初的温暖,对吗?我不知他从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但一定是某些人事让他渐渐转变了心性,变成如今这副事不关己、刀枪不入的冷淡模样。

从前,我以为现实中从无“完全冰山”这个人设,即便是有,也只是天性如此,但我没想他并非这样,他在学生时代应该也是个爱笑爱闹的少年。

他的遥远的,学生时代。

就像遥远的白垩纪,距离我那么远。

 

我这样想着,用尽全力拍着眼前美好的植物,终于拍够之后,我一回头发现身边竟一个人都没有了,石楷锐和运营经理都不见了,面前一片河谷金光,鸟儿叽叽喳喳地唱悦耳动听的歌,到处都是嬉闹玩耍的猴子,这一切都像是电影里的画面。

我干脆沿着河谷向前走去,这一路我拍摄了许多自己不认得的奇异植物,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迷了路。

身边连河岸都没有了,我刚才是什么时候离开河岸来着?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开始紧张了,我连忙掏出手机,真是谢天谢地,手机还在,没被偷去。

我打开屏幕,本以为能够就此和石楷锐他们联系上,却发现手机根本就一点信号都没有,我的手开始颤抖,我颤抖地打开手机地图,却发现在地图上这一片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我的脑子也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我这时才真正开始害怕起来。金光渐渐的黯下去,我转身向身后跑去,想要回到原先的地方……天啊,这又是什么植物!看到眼前一幕,我顿时停住脚步。

这巨大的红褐色花朵,至少得有两米多高!怎么这么像传说中的食人花?

我一边紧张着自己的迷路,一边又担心着今天还没有找到策划灵感,基于此我很想试着靠近它,但又怕真的发生什么。

我还有许多话想要同吴云星说呢!

 

我又真的很想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笨拙地朝它扔去,它毫无反应,于是我赶快给它拍了张照片,飞快逃离了这个地方。

只是我跑着跑着,发现眼前的风景更不像象谷里面的热带雨林,却更像天然的雨林。

天啊,我的脚下不会窜出毒蛇吧?身边的植物不会都是见血封喉吧?地上的蚂蚁不会是毒蚁吧?天啊,这太可怕了!

我可不能死,我是独生子女,我还有父母需要照顾!我的相机里还有大量的给吴云星拍的照片,我要交给他的!

生死存亡间,我的想法竟还是这么好笑。我这样想着,没敢停下脚步,云南的热带雨林所剩不多,说不定我跑着跑着就能到达边缘了,是不是?

 

我跑得筋疲力竭,最后想要停下歇会儿,刚停下,一阵眼冒金星之后,我就发现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出现了一点光亮,于是我朝那个光亮继续跑去。

我终于跑出了雨林。

眼前是个寨子?还是个建立在山上的寨子。

我跑到这个寨子口,我想这个寨子大概也是一个旅游区,距离象谷,远吗?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黑影,吓得我直往后躲,等我看清后,才发现居然是个人。

他抓着结实的树藤从天而降。我本以为他是在进行小剧场表演,然而,我向后看去……这里空荡荡,并没有什么观众。

这时候他开始对我讲话,只是他讲的话我如何都听不懂,我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我不会是穿越了吧?像我们赠刊上的原创栏目“小编穿越记”一样,故事的内容,往往以某一个编辑走着走着就穿越了作为开场。

 

我掏出手机,手机依旧没有任何的讯号。

他领着我向寨子里走去,天哪,他们不会是食人族吧?食人花、食人蚁、食人族……为什么我能够联想到的都是食人呢?莫不是因为自己本就是人?

进寨子的过程就是上山的过程,只是这些房子大多是用小石块堆出的,十分低矮的房屋,用竹子和茅草搭建的房屋同它比起来,倒像是普通住房了。

路边有男人女人干活,我身边的人开始吆喝起来,就像在吹集结号一般,也就一瞬间,从四面八方跑来十几个男人女子,围在我的身边,我忍不住朝他们说了两句话:“你们好?Hello?阿里哈赛哟?扣你七娃?”

他们听了我的话,互相交流了几句……我听着,他们说的是啥?不会是在商量“到底是烤着吃、蒸着吃,还是煮了吃”吧?我两股战战,竟然还在这样在心里逗自己开心。

我真是一个纯然的乐天派。

 

我国真的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不过我坚信,在我国的土地上,无论如何都该是没有食人族的,我们中华民族向来热情好客,团结友爱。

眼看天色渐黑,不远处不断有土著人点着火把走来。

天啊,果真是土著,连电都没有的吗?

他们试图和我交流,但也只有一个人会讲“你好”,他不断地同我讲“你好”,我也不断地同他讲这两个字,我们之间的交流仅限于此。

他们把我带进一个较大的茅草棚里,在正中央燃起大的火堆,我看到他们取来长长的盛满水的陶器,放在火堆的正上方,他们是在……烧水?

几千年过去,他们怎么还是这样的生活?我愈加感到惊奇。

我猜,他们应该不觉这种生活方式落后,反而还很享受,不会主动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所以他们应该比较排斥外面来的人,尤其是想要改变他们的人。

我想,此时此刻,余主编他们应该找我找疯了吧,或许都已经报警了?我真不该那么投入地拍摄那些植物,真不该。

或许整个西双版纳已经满城发动找我了,再或者,我已经上了各大新闻的头条版块,已经荣登微博热搜NO.1!

“昨天下午,《探索日》杂志的小编李汐,因去西双版纳科考,无故在热带雨林中消失,引发西双版纳全城搜寻,只是迄今还未找到……”

我为自己撰写好了一条明天早晨的新闻快报。

这个标题怎么都能让《探索日》火上一把,销量上涨几十万册,直逼《国家地理》杂志!

吴云星因带出一个流量小编,荣升主编,从此日夜怀念我。

唉,我现在都这样了,也不知吴云星那个大傻瓜知不知道,并且,有没有想到找到我的办法。

 

他们忙忙碌碌,应该是在做饭,我随他们一同吃完晚饭后,几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开始跳舞——她们是在为我而跳舞吗?

于是,我努力地鼓掌起来,把手掌拍得又红又肿。

当晚,我睡在了竹子编织的垫子上,因为太累,竟一觉天明。

第二日一早,他们便送我来到了附近人类的聚集区,我还来不及感谢他们,他们见有人类出现,便放心地离开了。

我打开手机,手机终于有了信号,瞬间,上千个未接来电的短信不断进来,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我吁出一口气,拨通了余主编的电话。

 

从济南遥墙机场下机的时候,依旧是公司的那台商务车来接的我们,我以为只有司机来了。站在济南的地上,自己竟感觉如此踏实。

只是我没想吴云星也会来。我站在出口处,浑身僵硬地站着看他。

恍若隔世。

我觉得我的身体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晓晓姐朝我跑过来,接去我的行李:“妈呀!听说你昨晚失踪了?到了土著部落里去?”

我点头:“是啊!”我仰天长叹:“不过这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上车之后,我开始抑扬顿挫地讲起来:“晓晓姐,你知道吗,他们昨晚其实是一定要留我这个贵客在那里吃晚饭的,不然昨晚就把我送出来啦!”

“哟,你还是贵客?”

“那当然啦!”我完全将我两股战战的感情变化避之不谈了,我兴奋地讲:“他们烧水的水壶,和我们祖先四五万年前煮水的陶器,居然一模一样!我简直像穿越了一般!哎呀,我应该让他们送我一个来着!”

引得大家纷纷羡慕起我来,说我这趟云南之旅实在是太超值了,都能写成一部探秘小说了。

他们建议我把这一经历写进“小编穿越记”。

 

可是,吴云星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失踪这件事的,是昨晚,还是今早?只是他未曾流露出一点关心我的样子。

看向窗外的他的神情,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冷淡,仿佛与杂志与我都无关似的。

每次看到他的这番模样,我都在想,他怎么能生出这样一副模样来。

回到办公室已经5点半,距离下班只剩一个小时,我来到座位上坐下,发现桌面上已落满了灰。我打开电脑,将内存卡插进主机,把昨天拍的图片打包起来发给他。

发完之后,我不自觉地朝他看去,他没有看我,我眼看着他点开QQ对话框,接收了文件,打字:收到。

我想,他就不会问一下昨晚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危不危险?

他很快解压好文件,开始看照片。

 

对于他这样冷漠的态度,我大概已完全习惯了,竟生气不起来。我猜,他或许是在从前的某年某月某日,就着那忘情水,吃下了忘情药片,从此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不然呢。

人怎么可能如此精确地控制自己。

过了一会儿,他伸胳膊过来,敲了敲我的桌面:“李汐,你过来一下,搬着你的椅子吧。”

随后,他指着屏幕上他看到的照片,问我那是什么。

我讲:“这个是我在迷路后拍的,我当时觉得好吓人,以为是食人花,还拿树枝试探了一下它,然后什么都没发生,我就拍了照片赶紧跑路了。”

欸,他居然问我这是什么,难道他不知道么?我也讶异了,竟还有连他都不知道的植物吗?

“连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植物?”

他摇摇头,随即打开以图搜图的网址,将这张图放进去,点击搜索键。

一秒钟后,网页出现一片空白,只有一行小字:您好,没有找到符合您搜索的图片。

 

我惊讶到不行,这个世界,还有未知的植物?那么,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呢?

他忽然低声说:“吸血毯。”

吸血……毯?

他说着,打开搜索引擎,飞快键入“吸血毯”三个字。

回车。

页面上,除了第一条是百科之外,其余网页的标题全部都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碰到就别想活”,“西双版纳出现恐怖吸血毯”,“西双版纳吸血毯之谜——一旦被‘毯子’裹住,必死无疑”。

我的汗毛,顿时如数竖立起来!

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