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遇到的可能是……吸血毯?”

我差点惊呼出声。

他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低声讲:“吸血毯本来就是没被科学确认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还难说。”

是啊,我拍这张照片时天色已暗,所以看得不太清楚,即便他已经调亮图片。

“星哥,”我低声讲:“我想把我想到的策划灵感告诉你。”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点头:“我们去茶水间吧。”

 

第一次和他一同出来,我忽然紧张不已,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喉咙处疯狂地跳动。为什么在他面前的我,越来越紧张?

也许是又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就像又变得陌生一般。

坐下后,我开始讲述自己的想法,只是我紧张得都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只能慢慢熨平极为不安的心情后,才慢慢讲:“我想的是,标题可以取成‘探索小编云南之旅’这种类型,我想的是接下来的文章要么以人为主,要么以动植物为主,将用一条线索将这些策划串起来。”

他沉默一下,然后点头。

我讲:“我知道你已经把策划写好,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怎么样,只是想说出来让你听听,你也帮我看看。”

“还不错。”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对我讲:“你所拍的照片,改变了我很多的想法。你也看到了,一开始我也不是这样写的策划,你的经历让我完全推翻了我自己的策划。”

 

我拿起他的笔记本,他的笔记本这样写着:

主题:幽林秘境

1.从各式各样的毒蘑菇等入手,接入云南的危险性和未知性

2.再从动物入手

3.再到吸血毯这样传说中的动物或者怪物

4.最后联系到当地的人文,比如当地的土著村落与他们的生活方式

 

看完之后,我便即刻明白了,我想到的策划案水平不过是他的几十分之一,而他的策划层次分明,非常立体。

我惊叹道:“星哥!你的这个策划好!真好!你都没有去就像真的去过一样,还能把我遇到的所有经历,以这样高级的方式串联起来!”

他微微一笑。

我想,他本人都没有去,都能写出这么完美的策划,倘使他去了又会怎么样?或许会出一个比这个还要好上百倍的策划吧!

我不觉有些遗憾,没能见识到他的最高水平。

 

“呃,这全仰仗于李小姐如此丰富多彩的亲身经历。”

说罢,他拿原子笔戳了一下自己冷淡的脸,笔芯收回,不再看我。

明明是这么平淡的语气,但是……丰富多彩?加重语气的这四个字,似乎分明在调侃我一样!

我仔细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好像憋不住笑。

我气呼呼起来,只想打他。

不过我想,原来你也有正常开玩笑,露出正常笑容的一天啊。

倒是像一个普通的少年。

 

一天之后,他将他做好的主题策划PPT发给我,让我看看。

我打开之后,略微吃惊,我以为他平时根本不注意打扮,仿佛是件极其干净的衣物就可以了,我以为他是一个没有审美的人,但这个PPT的高级感令我达到了吃惊的程度。

这个PPT的版面,甚至比我们杂志美编的版面还要整洁漂亮,并且,图片与文字叙述的契合度,在我看来高达百分之百。

为什么,不光策划案写得漂亮,连展示都这么漂亮呢?并且,我也能想到真正做好的杂志,也是稳定而漂亮的。

 从前我一直觉得林平、石楷锐还有金应他们都很厉害,他们平日里或在饭桌上都侃侃而谈,政治历史军事讲得头头是道,让我只剩钦佩仰视的余地,而他总是沉默地听,一言不发,我以为他也是不懂。

可是后来,我才意识到,他比那些人还要懂,只是不想调侃而已。

 

策划会议上,领导小组毋庸置疑地一致通过了我们的策划方案。石楷锐那组策划被否定的原因是,只局限于西双版纳的可爱动植物和介绍它们的生活习性。

林平那组被否定的原因是,只打算写大理古国的神秘传说,那些传说和这次的真实的云南之旅却没有很多的联系。

而白川那组倒是想要把元谋人、恐龙、大理和西双版纳全部结合,但整体安排较为混乱,想要什么都抓住,却最终什么都没有抓住。

副总讲:“其实我们最终决定用阿星那组的策划,也是因为他的文章同李汐的照片高度契合,到时候我们可以直接用李汐的照片为文章配图,而其他组的策划文章和摄影组拍回来的照片契合度不太够,我们还要另外花钱购买有版权的照片。”

另外一个副总讲:“这篇策划整体层层递进,又完整统一,还最大保留了我们杂志一贯要求的‘神秘性’。”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比我想象中的顺利。

我想,表面上的如此顺利之下,是吴云星接连几次为这事工作到深夜,而我,却只是去云南公费旅游了一遭儿而已,还差点闯出大祸。

 

走出会议室,我在走廊尽头看到林平和石楷锐在抽烟。刚才在会上,他们的脸色就不太好,现在心情应该低沉而糟糕。

回到办公室,吴云星依旧坐在他的电脑前,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

仿佛他只会坐在电脑前一样。

不过,之前他为了不和我一同去云南而拒绝去云南一事,我仍放在心里,耿耿于怀。

 

我已习惯了下班后去师大操场跑步,今天也是如此,下班后,我再次来到师大操场。

一边跑,我一边想,从09年开始写小说起,到现在已经八年了,这八年我都经历了些什么呀,并且只有一部完成的作品,搁置那里,也鲜有人看。

至于吴云星……我抬头看向夜空,天上是不见星星,只是我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的无人机,它们在夜空中闪烁,吱吱作响。

科技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我们做科普行业的,却更加向往回归自然。

只是我什么时候这样热爱科普了?

爱得极深。

 

我跑得很累,天气很热,从现在开始的济南,天黑之后都很热,是不断蒸腾的那种热,和我老家不一样。我的老家天黑以后,空气是很快就冷却下来的,甚至还凉飕飕的。

只是,我深知自己追求文学的这条路会是很难,但没想会遇到他。

他改变了我之前孤独一生的想法。

 

我微笑着一直跑出操场,在转弯的路口看到依旧伫立在那的报刊亭,在夜樱下是如此文艺美好。我回头望去,最新一期的《探索日》就在其中摆着,和《国家地理》、《博物》这样的大刊杂志一起。

以前我从不敢想这样的事。

在大学里,我一直都不是学校里最优秀的那拨学生。也没有想到,毕业近一年后,自己参与做的杂志就会出现在学校的报刊亭里了。

一切就像作梦似的。

文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并且也有了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感谢《探索日》,我在心底感念道。我才知道,原来“有了喜欢的人”这件事本身,就已令人觉得极其珍贵。

因为是吴冰块。

“喜欢吴冰块”这件事,我觉得很珍贵。

 

回到住处,我忽然想起有工作的事要跟他讲,便打开微信,和他讲完,他却又说到其他:很多事我不想解释,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解释一下。

什么事?不会是云南的事吧?

不会,不可能。我想,他做出的事,一般和我想象的都有偏差。

我渐渐下拉:不管你信不信,当时在策划会上,阿平之所以提出让你一起去,是有他自己的个人想法。

阅读完这句话,我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浮出海面。

他继续讲:假设我们组两个人都去了云南,策划却做得不好,说明我不行;假设都去了之后,策划做得好,也并不能体现出我的能力,毕竟组里的两个人都实地参与考察了。

 

原来是这样!

我忽然就明白了,看完这段话,我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问题之所在。

怪不得我感觉整件事奇奇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我只是觉得当时他拒绝去云南拒绝得十分迅速。

这么说……林平当时同我讲的他的坏话,也一定是假的了?

我接着下拉,他讲:一个组只能出一个人,是一开始因为预算问题而定下的规矩,但他又提出新人最好跟去学习,那我也只好不去了。如果我们两人都去,哪怕最后策划在领导那里通过,也会被人落下话柄——是既去了两个人,又拿到了奖金。

我想,他是如何做到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思索到这么多的。

 

但我没想到他继续说:其实阿平很了解我,他知道凭我的性格,会立刻做出选择,让你一个人去,但你一个新人去了,肯定做不好策划。

我打字:但是,他没有想到你隔空也能做出很好的策划来,并且,他不知道我们私下还有联系,对吗?

他回:是这样。

我放下手机,想他究竟是怎样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想通一遍复杂到如此的事情,又最终下定决心自己着手隔空策划的?

他的把握就这样大么?

我想到那日他那平静又一向冷淡的神情。

我渐觉得我和他之间的差距,远比我想象中的多得多。可是,当初的我却什么都没瞧出来,只因为林平建议我也跟着去,而在心里偷偷感激林平,甚至还要请他吃饭。

 

以前,他从不主动与我谈起杂志社里的事,哪怕我问他,他也能轻易转圜到其他话题去。

这次他竟主动告诉我这样的事。

原来他和林平一直明争暗斗,而林平察觉出这是关键时刻,不惜把这件事搬上台面来,但他最终还是输了。

在我看来,吴云星看似完全不争不抢,结果竟是暗中将一切安排妥当,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始终蒙在鼓里。

只以为他不肯同我一起去云南,是厌我至深。

 

我在黑暗中渐渐坐到床边,巨大的落差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这次他竟能开口同我讲这些,他是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还是太过压抑无人诉说?可是,他为什么要向我解释?难道他的意思是“对不起,不该让你一开始承受一个人策划的压力”吗?

我将手机扔到一边。

为什么要解释。

为什么让我更深一步地了解你,喜欢你?

这个人,也太过讨厌。

 

第二天,我坐在办公室里,才吃完早餐,正拿着张纸巾抹嘴巴呢,就看到他满面春风、举步带风地进来,照例是精神满满的样子。

他坐下,兴高采烈地对我讲:“你猜,我今天早上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打车?

我疑惑起来,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又讲,就像炫耀一般:“我是骑共享单车来的!”

我也笑了,感觉太阳从西边偷溜出来了:“哟,你也会骑共享单车了?”

他满脸写着“自豪”二字,我被他这副样子彻底逗乐,他举着手机给我看:“你看,我下载了APP呢!”

真是个老年人啊。

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呢!

“我发现,骑共享单车还真的是不错,既不堵车,还锻炼了身体。”他讲:“以后我要天天骑共享单车来上班!”

我不再看他,他却还在自言自语。

 

下午的时候,他在工作QQ上同我讲:我刚才去财务科签了奖金的字,今天下午奖金估计就能到账了。9000元,我们俩平分。

看到这条消息,我第一反应就是,他连打字的时候都要这么注意科普的格式,杂志里出现的数字必须用阿拉伯数字,9000。

其次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刚才出去是去签字了。

只是……我说:星哥!奖金平分?九千!妈呀,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还公费旅游了一趟!

他:难道你还想多要旅游补贴?

我:奖金我拿五分之一就心满意足了/哭

他:你不想要就再打回我账户上来。

我:也行

他:我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我:……

他:就当是给你上月买新手机的补贴吧!

我:……

自我工作后就没怎么攒钱,实习工资快被我花光,这次的奖金真可谓是雪中送炭了。哈哈,拜他所赐,我这次也不用厚着脸皮跟父母要生活费了。

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