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几天在吃过午饭后,晓晓姐总让我陪她去学校的小卖部买零食,她讲自从五一之后下班推迟一个小时,就很容易饿肚子。

我倒没有她这么严重,不过……我倒忽然想起办公室某人,于是也拿了两样自己喜欢吃的零食去结账。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确实饿了,于是从抽屉里取出中午买的面包干,我忍不住看向他,他工作这么认真,应该比我饿得更快吧?

又担心其他同事会看到我给他零食,产生怀疑的想法,于是我拿起面包干,直接扔到了他的桌上,他可能是完全沉浸投入在工作里了,被从天而降的面包干吓了一大跳。

我没想他反应这么大。

他拿起面包干,对我笑着小声讲:“噢,我还以为是炸弹呢!”

从此,每天这个时候,我都扔吃的给他,他吃得都很心安理得。

 

这天下班的时候,我依然没有把手头的稿件校对完成,但我看到他很迅速地关掉了电脑后,我也打算迅速关掉电脑。

不知为何,他今天下班后收拾得莫名快,我以为我如此磨蹭就要跟不上他了,然而,他突然朝我走来,对我讲:“我用下你的电脑查点东西。”

我赶紧往后撤了一撤椅子,他站在我面前,动了鼠标打开网页,他开始输入什么东西,我没有仔细关注,因为他一向不喜窥探别人隐私,我也努力向他靠近,即便是一直以来十分热衷八卦。

然而我还是看到了。他打开的是百度地图,我看到他搜索的位置,居然是山东新闻大厦!

我呆住了,我讲:“山东新闻大厦……我住的地方,就在它的旁边啊!”

他似乎没有因为我的话而受到任何波动。

难道他的手机上,就没有地图APP的软件吗???

他自言自语起来:“没有公交车直达,那怎么去?”

我脑袋一转,开始努力劝说他步行:“对了,你可以和我一块步行嘛,本来就两公里,不远不远……”

我讲了这么多,他却完全不为所动,什么话都没讲。

他关掉网页,迅速去打卡机上打了指纹,继而更为迅速地走出办公室的大门。

说好的和我一起走呢……唉,他刚才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心里。

我急了,也迅速关掉电脑,比他更迅速地打了指纹,比他更更迅速地走出办公室大门。

哎,等等我呀星哥!

 

我蒙头冲到电梯面前,抬头一看人已不在,面板上的数字也变成了“3”。

这下可真完蛋了!

好不容易有一次同他在一起那么久的机会啊。

我挫败地盯着数字从3变成1,我又立刻按下按键。

欸,电梯怎么老不上来,就跟在1楼卡住了似的?但其实我知道它还是和平日里一样的龟速。

哎,电梯怎么又在3楼停住了?

此时的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怜的热锅小蚂蚁一回头,便看到有人走了来。

唉,真的是,又来人了,是别的部门的同事,然而我还是立即撑起笑容与前辈打招呼,和前辈一同等待电梯上来。

我变得愈加焦灼,回头向身后的窗口望去,果然看见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院门口,即将出门。

他竟和林平一同在走,还说说笑笑!难道和林平一同走就这么好吗?和同性在一起就这么快乐吗?

 

龟速电梯终于又回了来。我觉得它这一上一下,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早知如此,我还不如跑着冲下楼梯呢。

我的星哥啊!

我快哭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最后的理智也没能让我遵守礼让前辈的规矩,我像个猴子一样窜进电梯,按下数字1。

“诶!等等我,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噩梦再次出现,外面的遥远某处,响起了求助人声,根据声音来源,我猜是洗手间。

前辈扶了一下眼镜,优雅地回复他:“好哒,等你哦~”

然后,他开始按着开门按键,不让电梯合上。

 

天啦噜!在洗手间的那位仁兄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来!我真想去洗手间把他薅出来。

转眼,又一个世纪过去,我的寿命已然超过二百岁。

时间久到连老前辈都无法忍受了,他朝着某处大喊:“你到底还来不来了?”

这位仁兄终于进了电梯。

我焦灼地拿起手机,希望时间仿佛过得快些,仁兄看到我的手机,便搭话道:“你买新手机了?”

是的!

我究竟也忘记仁兄接下来说的什么,他说什么我都直点头,这仿佛又过了一个世纪的久长。

龟速电梯终于下降到1楼。

电梯门一开,我就冲了出去,速度直逼光速!

 

我冲出大厦的院门,向西一看,这条小路果然已经空空荡荡。

没事没事,不要紧,我这样安慰自己,继续向前跑去,过了这条二百米的小路,又是一条二百米的小路。

妈呀!我气喘吁吁地抬头一看,这条路依然空空荡荡。他们是不是已经走得太远了?

接下来怎么办呀?

还能怎么办,继续追呀!

 

于是,我背着双肩包,彻底撒开了丫子跑,又担心书包里的稿件被震掉出来,便用右手背过去按着书包,我的左臂弯还挂着我的外套。

我想,我的此情此景可以配上一段BGM,大概是“猪八戒背媳妇”吧。

但跑了两步我就不行了,可能是下班前喝水喝的,现在肚子居然剧烈疼痛起来。我用挂着外套的左手捂着肚子,走两步,缓和了一下,便继续小跑。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番模样十分可笑:捂着肚子向前跑,却又担心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于是不得不左顾右盼,并做好随时躲到身边车后的情景。

 

继续追逐吧!

前进啊,少女!

拐过这个200米,面前又是一个200米,转过历山路与经十一路的路口,面前的200米依旧没有他们的身影。

转眼,我就已经走了4个200米啦!

啊,转过历山路和经十路的路口——啊,幸好!

我看到了他俩的身影,两个人正在人行横道前站着等待,人行横道前恰是红灯,天助我也!

走过去吧,少女!

 

我走向他们,站在他们身后:“欸,你们怎么才走到这里呀?”

我一边讲话,一边看了看天色,装作十分悠闲散淡的样子。

唉,这个林平实在是太过讨厌,我都怀疑他爱上星哥了。他每天回家的路,为什么都可以跟随别人,随便变化?

你不是应该从这里向西而去,去千佛山站牌坐车的么?啊,你为何也要从这里过马路向北而去?你说,腻味何!

林平讲:“云星,你去哪儿呀?”

天呀,合着连他去哪儿都不知道,还陪着他走到这里。

吴云星回头瞟了我一眼,笑着讲:“我和李汐同路。”

他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

妈呀!你还知道和我同路呀!

那为啥不等我一起走哇!

 

林平还在和我们俩一起走着,我在内心已经彻底歇斯底里,极想要伸出两只长臂将他撕个粉碎性骨折!

然而,我还是竭尽全力在演戏,我的演技彻底大爆发了。

连吴云星都不讲话了,我还在跟林平胡侃呢!

 

转眼间,我们已快到山东新闻大厦,林平还在同我们一起走。

我已经彻底出离愤怒了。

我同吴云星一同走路的计划,已经全然泡汤,而林平这个强度赶超太阳的电灯泡,竟全不自知。 

山东新闻大厦的路口。

林平终于选择和我们分道扬镳,只是我和吴云星在过完马路后,也立即到达目的地了。

“哪个是山东新闻大厦?”

“呃,具体哪个,我也不晓得,反正转过去就要到了嘛~”

事实上,如果我每天都走这条路,我肯定能分辨这几栋大楼哪栋是新闻大厦。只是我上班时从不走这条路啊,我骗他的。

因为另一条路近得多呀。

“山东新闻大厦到底在哪里啊?你是不是在骗我啊?”吴云星回过头来对我讲。他已经开始不相信我了。

我讲:“我的天,反正就是这几栋大厦之一嘛,不拐过去我咋知道具体是哪个?”

他威胁我:“要是走错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哎哟,现在已经到了,动不动就要打死我的程度呐!不过我也总是,动不动想要打死他。

都明明来到大厦正面了,他还是完全不信我的话。当我们转过去,看到山东新闻大厦的时候,我简直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在看到楼顶“山东新闻大厦”这几个金光灿灿的巨大字体的时候。

这绝对能向他说明,我没有骗他。

我朝他讲:“这不就是嘛!”

他满意地点头,终于承认我并没欺骗他。

 

他走得急快,我在他身后跟着走,都快要跟不上他,我们来到大厦门口,在一棵树下,我看到一个皮肤黝黑、身躯庞大的男生。

天啦!这是他的大学室友?和他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呀!

他看见了吴云星,也看见了紧跟在吴冰块屁股后面的我,我乐呵呵地同他打招呼,他也乐呵呵地同我招呼,然后他让吴云星介绍一下我。

我以为他会说关系不错的同事,或是后辈,结果他回头,嫌弃地瞥了我一眼,硬生生吐出三个字:“我同事。”

唉,他这是第N+1次令我失望了。

不过,他室友摇摇头,拉长了语调,笑着说:“噫——我不信。”

 

没想这么快就要分别,显然他觉得我多余,带完路立刻就开始对我置之不理了,于是我同他们分别后径直向住处走去。

他还不如他的室友待我热情呢!

唉,我总不能厚脸皮地跟着他俩去吃饭吧?如果我去的话,又要多花一个人的饭钱,那就……还是不去好了,给他省点钱吧。

 

这两天的校对,对得我双目无神、两眼恍惚,我觉得我就快要瞎掉了,然而需要校对的稿件还是不断地被送到我面前,虽然自己焦灼不已,却只能耐下性子一字一字地看。

这天早上我照例听着许嵩的歌去上班,这首歌是三月份刚出的《深夜书店》,我刚来杂志社十天时出的,我始终觉得特别好听,尤其是歌词:

 

我瞄了一眼

她好像在看宇宙学科普读物

霍金为你写出时间简史

我愿为你写出一首小诗

飘到你的身边佯装没事

心猿意马 拿起本书翻了两下 欲言又止

 

你看书还是看我

眼神里求知欲多

心里燃起了焰火

想说什么就勇敢说

 

有时候在上班,看着看着杂志,我就忍不住向他看去——唉,这首歌怎么听都是给我专门打造的呢……

只是我不大敢和他讲。

还有《化身孤岛的鲸》这首歌,也十分科普: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只是遗憾你终究

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把星子放入眸

 

我想,我是爱科普太深了吧。

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