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几天后,我晚上回到住处,在微信上看到各大公众号,几乎同时发布了有关“蓝鲸杀人游戏”的内容文章,一开始我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完这些文章之后我才明白过来。

我很喜欢蓝鲸这个巨型的海上动物,所以才喜欢听《化身孤岛的鲸》,我很不喜欢蓝鲸以这样恐怖的名义出现在众人面前,让不法分子用“蓝鲸”作为杀人游戏的命名。

 

第二天清早去上班,刚刚坐下,吴云星就到了,这几天我们的时间总是差不多,但总差那么二三分钟。早上时候,我还想已经好久没有和他在路上碰见了。

他坐下后立刻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蓝鲸,一边问我:“你听说'蓝鲸杀人游戏’了吗?”

“知道。”我讲:“昨晚看公众号知道的。”

他一边搜索一边讲:“我昨晚搜索到一个QQ群,申请加入了。不过,现在还没通过。”

“还真的有QQ群呀!”我被他吓了一跳,以为他是想不开了:“哥,你是真的——”

他轻笑着摇头:“当然不是真的,我只是想试一试,万一下期杂志要做有关蓝鲸游戏的文章呢。”

我看着他天真的样子,忍不住告诉他:“你知道加入蓝鲸游戏的QQ群,还要提交你的裸照么?”

他摇摇头:“不知道啊。”

我也一边搜索一边念:“不仅要提交你的裸照,还要你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拍摄认证照片……”

他话还没听完,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似乎很出离愤怒:“这特么不是借贷宝么!”

啊,说到“借贷宝”……这么一想,还真的是耶!这几天“借贷宝”也的确猖狂,各大网站纷纷爆出某大学生因向借贷宝借贷,拍摄裸照之后被迫威胁而最终导致自杀的新闻。

这样的蓝鲸游戏,和借贷宝相比,的确没什么本质区别。

 

回头过来,我顿时灵感一现,立刻创建了一个新的文档,开始敲字。

四格漫画1:

柠檬红茶

夕月:云星,把你的杯子拿过来

云星(递给她一只笔):什么?

夕月:把你的杯子拿来

云星:……拿我的杯子做什么?

夕月:嗯我要做柠檬红茶,你要不要喝?

(云星递给夕月自己的杯子,并讲了句谢谢。)

夕月将满满一杯的柠檬红茶递回给云星。

夕月看着云星喝了一口问他如何。

云星:嗯,还行。

夕月:嗯……既然还行的话,那以后我就只做给自己喝了!

 

四格漫画2:

蓝鲸游戏

云星:你听说过蓝鲸游戏吗?

夕月:听说了啊,你知道加入蓝鲸游戏的QQ群,还要提交你的裸照么?

云星:不知道啊!

夕月(一边用电脑搜索一边讲):哦,不仅要你的裸照,还要你拿自己的身份证拍认证照片……

云星(愤怒地讲):这特么不是借贷宝吗!

 

写完后,我又重新修改一遍,我觉得比较满意,然后将它发给凉姜,我问她如果能画的话,我就跟主编申请一下。

凉姜:当然能了,我能在你今天下班之前,就画好草稿呢!不过我打算画成五格漫画。

我:几格都没有什么问题,能画就好。那我就等你画完,直接把草稿给主编看吧!

 

两天后。

我发现某人这一上午去了好几趟洗手间。

我以为是我的错觉。

然而下午的时候,金应来到编辑部办公室找大家聊天,走到我和某人这里,他看到了我桌面上放着的蜂蜜柠檬的罐子,问我这是啥。

我讲:“这是我用来做柠檬红茶的,你要不要尝尝?”

没想他使劲摇头:“不了不了!”

我惊诧地看向他,他露出十分恐惧的表情:“阿星同我讲,他喝了你做的柠檬茶后都拉了好几天肚子了,我千万不敢喝啊!”

啊?

我诧异地看向吴冰块,他拉肚子咋没跟我讲啊?而且还一直允许我给他倒柠檬茶,不加阻止。

金应也愣住了:“你不知道?”

我点点头。

金应看向吴冰块:“你没同她讲?”

冰块点点头。

 

一时间我哭笑不得,我觉得这事又可以写成一个五格漫画的脚本了。只是为什么我也一直喝,都没有事?难道是为了更好喝一点,我给他放的蜂蜜柠檬过多?柠檬酸刺激肠胃,所以导致的他拉肚子?

我转头看他:“难道是柠檬酸刺激肠胃,导致的腹泻?”

他有点冤屈地点头:“嗯,我一开始就跟你讲,你柠檬放得太多了……你就不听。”

我心想,我自己都没舍得多放呢,谁知道会这样嘛!我走过去,打算拿起他的杯子,却被他抢先一步拿走:“你要干嘛!”

我笑意盈盈:“给你倒点柠檬红茶呀!”

他惊恐万状:“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谢谢!”

 

下午的时候,凉姜给我发来了她画好的分镜草稿。

我被她的手绘草稿吓了一跳,没想凉姜的手绘水平已经到达这样的程度了。更令我兴奋的是,经过她的分镜再创造,我觉得这两幅漫画比我写得段子要有趣太多了。

我兴奋地在QQ上将漫画的事和草稿发给了主编,主编很高兴于我这样的创新,连草稿都没有看便欣然同意。

我也将漫画草稿发给了吴奇葩,他看完之后,竟然反应非常强烈。

我极少见他有反应,今天是第一次,也许因为是漫画,他喜欢漫画。

他对着我手机里的草稿,傻笑了半晌。

 

下班后,我回到住处,才发现他在空间发了一条说说,配图是凉姜画的草稿。

看来他对他自己的漫画形象很满意,凉姜画的Q版的他,甚至比他本人还要潇洒帅气、面无表情。

配文:上班时,我真的是一副扑克脸吗?

我看向下面,已经有人评论了:是的。

我接着在2楼评论道:你不仅是一副扑克脸/微笑。

他极快回复我:看看我手上的刀,好好组织你的语言/刀。

我立即就兴奋起来,再接再厉:你还是一副冰块脸,一副面瘫脸,一副僵尸脸,这一副一点儿都不生动的面孔,像是永远静止不动的一帧,容我们静静瞻仰。

他:明年这个时候,我去你坟头烧香!

我乐坏了。

 

几天后的一天,我打开某购物APP,一瞧今天竟是年中大促的活动日。

点开购物车,我打算趁活动买些东西,没想整个购物车里的几十样物品,真正降价的竟只有之前替吴云星看中的那个包!

原价89,降价5元,领券后79元。

“年中大促……吴云星的包。”

一顿操作猛如虎,我鬼使神差地将这个包买了下来。

并且,我没想到第三天,这个包就到了我的手里。

只是,如何将这个包送给他、用什么理由送给他,成了一个令我头痛的新问题。

 

副总拿来小长假的申请书让我们填写,说是这期杂志做得太辛苦了,要放假犒劳一下大家,我们要连放九天,但和周末连起来就是十几天的假期了。

大家都开始研究什么时候休假、休假时去哪里玩,余主编讲自己要和朋友去厦门等等。

我填的是从下周一开始休息,因为我知道了面试的时间,我想把面试的时间定在休假期间,并且休假的时间能够越早越好,让我自己好好在住的地方准备复试。

某人签的是下下周开始休。

我想,等他开始休的时候,我差不多都快休完了。

但此时此刻我已顾不上他。

 

我又做了噩梦。

这个月我常做噩梦,可能是之前赶新版杂志做得太累了,压力也太大了,一时没有缓过来,再加上这几天开始准备面试,面试带给我的压力同样不小。因为我始终在想,如果过不了怎么办,我还如何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从睡梦中惊醒,我大汗淋漓地坐起来,抓来遥控器打开空调,感受到冷空气渐渐充满整个房间。

我打开手机,一看不过才五点二十,我醒得的确越来越早了,只是我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就打开微信。

打开微信也并没有任何消息,我只好刷新朋友圈。

吴云星竟在凌晨两点时发过一条朋友圈!

这句话看得我心惊肉跳,联想到他发的朋友圈常和那位前女友有关,我以为这句和她有关,只是怎么猜测都不对,难道……难道是亲人去世了?

我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个结果。

想到这个结果,我就坐不下去了,勉强挨到7点多就出门向杂志社走去,只是他一直没有来,过了上班时间也没有来,我实在着急心焦,于是拿起微信问他:星哥,你没事吧?为什么没有来?

九点钟的时候,他来了,我注意到他一向稳健的步伐有些晃动,并且面色苍白,他走到桌前坐下,我用余光瞥到他拿起手机。

我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吱”一声震动,我以为是别人发的,只没想到是他发来的消息。

他发的是:我姥爷去世了。

 

我大吃一惊,缓了好一会儿,才对他讲:星哥,节哀顺变。

他没再回我。

中午过后,我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回答说是今天下班后。

他的语气温柔得多,只是人仍旧低沉。

他之所以明天下午回去,是因为手头里需要做的工作没有做完吧。

我想到自己大一的时候姥姥去世,因为心脏病。只是太突然了,我们一直都觉得她身体很好。

姥姥是天底下最支持我写小说的人了。

虽然,她是个画家。

而我后来放弃了画画。

 

昨天我们就签好了小长假的申请书,但发生了这件事,他就只好提前开始休假,第二天是周五,再来上班的时候,他的座位已变得空空荡荡。

我不必再期待前来上班的他了。

并且,下周末我就要面试岛书店了。

我想,从现在起,我就要试着习惯离开你之后的样子。

 

转眼我就一周没见他了。我也没有主动联系他,他也不会主动联系我。

我很想去安慰他,看看他现在怎样了,但我现在变得更加畏首畏尾,不敢在微信小窗他。

我不知自己是如何坚持这样每一天都不联系他的,只是每天过得像蚂蚁啮噬骨骼一般,又痒又痛。

就这样,终于捱到了周末面试的时刻。

这次面试的地方在岛书店总部大厦,也在经十路上,我打车来到岛书店的总部,这次我终于没有很紧张,以前我总是一面试就紧张得要命。兴许是在杂志社待了这么久,增加了些许底气,反而除我之外的考生,都表现出异常紧张的样子。

我很镇定地考完了这次面试,我觉得还不错。

就这样,当我走出岛书店大厦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面试的最终结果并没有立刻出来。

我觉得我应该能过了。

我知道,我和吴云星的关系,已然从此进入了后时代。

 

面试完的第二天,我重新进入了百无聊赖的状态。

我整个人似乎都空了,我不知自己在想什么,接下来要做什么,想要做些什么。

从午后开始,天上又下起豆大的雨,雨大得十分可怕。为什么今年的雨水这样多?

只是这样大的雨,我还开着阳台上的窗子和门,屋里仍旧有些闷热,我躺在床上,看着微信上的吴云星,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线还是不在线。

微信就这点不好,不给人一些念想。

我打开QQ,居然发现连续好久都不显示在线的他,此时此刻居然显示……电脑在线?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忍不住了,我点开他的头像,我迅速讲了句:星哥,你回来了?

十几分钟的等待后,等来他的回复:还没有。

我讲:嗯,我以为你已经回来了,看到你显示电脑在线。

他:没有,我用的我姐的电脑。

十天没有见面,也没有聊天,这样的我们之间的聊天变得寡淡起来,我问他还有没有事,他讲心情好多了。

我又问:你们那边有没有下雨?济南下了好大的雨,有些可怕。

我跑到阳台去,录了几秒钟的视频传过去。

他讲:下得这么大?这里没有下雨。

这样的聊天实在干瘪无味,我其实不太喜欢网上的他,比现实中的他还要淡漠不已,只是现实中无法和他有时间这样聊天。

我继续打字:哥,我打算同你讲一件事。

我发过去了,发完之后,我没有再继续讲,我跳下床去,对着挂着“星象图”的墙壁狠狠捶了两下,捶得我手红肿起来,我想讲什么?

我讲“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像喜欢一件无价之宝一样喜欢你”吗?

我想讲“现在没有人喜欢你,我喜欢你;现在没有人觉得你好,我觉得你好”吗?

 

我重新来到桌前拿起手机,我打上:星哥,我可能要辞职了。

尽管多有心理预期,我还是被自己的这句话吓了一大跳,我竟被自己吓了一跳,还有人把自己吓一跳的吗?我算一个。

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