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们两个重新开始肩并肩地走路。

我们路过漂亮的有墙绘的幼儿园门前,路过盛开在漂亮墙绘上面,大片大片的玫粉色的木槿花。

橙红橙红的夕阳颜光,就这样打在他白皙而立体的脸面上,我猜这样的光一定也照在了我的脸上,只是没有他的好看罢了。

我们都没有提及冷战的事情。

他没有提,没有埋怨我,我便也没有提,更没有资格埋怨他。

此时此刻,我已对他爱恨交加。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爱恨交加”这个词语的具体意思,原来真的就是爱与恨的,交错相加。

墙的上空有数不尽的木槿花,转过这条街,来到经十一路,又有数不尽的银杏树。我们杂志社的环境真的是好,比人要美好得多,不是吗。

他忽然开口:“你真的确定要离开吗……”

我点头。

真的确定。

他缓声讲:“你走之前一定要说一声,我请你吃……”

他竟再一次重复了这件事。

他又忽然停住了,语气变得温柔许多,借用我的话讲:“……法西斯大餐。”

我没有觉得这顿饭会多么美味,人生中也绝不缺这一顿饭,没有因为缺这一顿饭就要胃痛饿死。

 

“这样说来,你在济南只待了4个月,就要回老家了,速度倒是挺快。”他讲:“我也是,我上次回老家,我爸还要在家里买房子,催促我筹备着回老家工作相亲,结婚生子呢……”

回老家工作相亲,结婚生子……

我沉默地想,难道,你未来的规划里,还是没有我吗?

即使要去相亲,都不会考虑我一下吗?你是纯粹的不喜欢我这个人,对吗。

想到他会和一个随意相亲到的女人结婚生子,我就很有些受不了。

可是,我究竟哪里不好了?

 

我笑得很是勉强,可是我仍尽力在笑,我讲:“哥啊,你回到家乡,能从事什么工作呢?”

他这个工作如此认真的人,居然也没有等到在《探索日》做主编,就要因为年龄大而要回老家结婚了。

“老师。”

老师?

我很诧异,实在没想到他会要换工作,并且是老师。

我也实在想不到他做其他工作时的样子,我只知道他做杂志时的认真模样,就足够令我喜欢得受不了。

我沉默一下,平静地讲:“我爸爸也是老师。”

“是吗?”他仍是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就像本来就知道似的,问我:“什么科目的老师?”

“你猜?”

他笑笑:“语文?历史?”

我笑了:“因为我从小到大只有语文这一科好,几乎所有人就都以为我爸是语文老师。其实我爸是教地理的。”

他抬起头看着我,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重复了一遍:“高中的地理老师,怎么啦?”

他惊讶到以至于微笑了:“我考的教师资格证……就是高中地理。”

又是巧合。

我被这一连串的巧合惊讶到难以复加。

是他一直不肯直面我俩之间的这些机缘巧合。

 

他还有些微微震惊,我却沉默地向前走去,一边听他讲:“其实做一个普通的老师,挺好的,比做校长好,校长……”

我打断他的话:“星哥,我爸就是校长。”

我讲完这句,才意识到不对。

这四个月来,我一直刻意隐瞒着自己的家庭,他们总讲自己的家庭,我总是听着。

因为早早发现编辑部的同事,除石楷锐外,其他人的家庭条件都不太好。并且,我担心,以他的性格,过早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后,就会主动离我更远。

他听罢,果然惊讶地停下来,站在原地,看我。

他的样子似乎哭笑不得。

我赶紧讲:“我不该说的。”

他只是哭笑不得,我不知道他为何是这种神情,似乎更不认识我了一样。

我知道他的家庭条件似乎不好,只是我从没主动去考虑过这点。

因为我们杂志社的同事高考时的分都很高,大学也很好,只是专业不方便考公务员,如果家里肯帮忙的话,应该早在家乡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这个岌岌可危的杂志社。

石凯锐是本地人,家里有钱,万事通家里是拆迁大户,来这里工作只是为了按时作息,除他们两个、余主编还有另一个同事之外,大家都没有在济南买房。

济南的房价,在今年就忽然涨到两万多一平。

因为根本买不起了。

 

我本来还疑惑他为什么要回去。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过来,他为什么要回去。

因为已经二十六岁,没有女朋友,家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济南的房价这么高,家里肯定是买不起的,所以只能回老家买房,也只能回老家工作了。

如果没有房子,更没有办法去相亲、结婚。

可是我的星哥啊。

他在我心中,根本就不是沦落到菜市场里人人挑选的鱼肉。

他只是我喜欢的人。

在我心中,星哥很厉害,能解决掉我所有的问题,并且都能一个人做一整本杂志了,除此之外,他打球打得那么好,手游也玩得那么好,他的身体素质也很好,比同公司的所有同事都要好得多,一个人能搬那么重的东西。

——在我心中,他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

以后回到家乡,做个老师,应该也很会教学吧。

不像我,我却无法做到子承父业。

 

只是不知为何,胸口兀地有些发闷难受。

我本以为我走以后,他还会一直在这个地方,原来他也预谋着要离开这里了。

是的,他也是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在我的潜意识里,总习惯性地把他想象成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假人了。

 

分开之后,我又只剩一个人走在路上。

我低垂着头,忽然想到一句话——“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我知道他很想要做主编,他的能力,别说做主编,就是做副总也是可以的。

或许这一生,我经历了各种努力,又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的艰险跋涉,最终都没有成为一个拥有众多读者的小说家。

他也最终回到家乡,同相亲到的女生结婚,成了一个被生活琐事困住的平凡男子。

可能,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

我哀伤地想。

可能我一直没有很面对现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女孩子,实在不必为了买房车太过烦恼,又不用娶人,

对我来讲,平生最大的烦恼就是如何把小说写好。

当然,现在也很恼吴云星。

 

如果我现在不离开济南,又一直是孤身一人,将来也会离开这里的。

我应该也会回到老家去。因为我爸妈的思想就是盼望着我考上老家的编制,通过他们的关系网经人介绍,嫁给一个家境不错的男孩子,家里有房有车,从此结婚生子,一世安稳。

幸好我终于有了写这样一本小说的欲望。无论如何,我都先要把这本小说写完,再去想那些其他的事情。

我又变得不现实了。

爸妈总这样讲我,讲我不现实。

整日浸泡在幻想之中,一点儿都不现实。

可是,我喜欢写小说,我把它看得比我自己都重要。

我也喜欢吴云星。

即使他一向不喜我。

 

今天已是2017年7月6日。

上午的时候,奇葩召集我们几个去了外面讨论关于制定杂志倒推表的事,讨论好了大概的时间节点后,他就让其他组长回去了,只剩我、林平和他自己。

林平和他一人一支烟,两人点火抽烟,丝毫不顾及我在场。

我看到他焦灼不安的眼神,而我早已焦虑得无法在原地站立,忍不住来回走动。

我们两个共同隐瞒着杂志社,不让其他人知道,可恰恰轮到他排工作表。他知道我要离开,而其他人却都不知道,这样的话,他不仅还要照常排我的工作,但我离开之后,属于我的工作,又要让谁去做,又是个大问题。

他既要帮我瞒着,又想要让杂志工作不出纰漏。

而我还要帮其他三组校对,是的,我的任务一向是多多校对,我一开始只以为是在考验我。

不过从上一期起,我便没有帮那两组校对了,只有林平,不知为什么,他还在让我帮忙他的组校对,甚至改稿。

 

吴云星猛抽一口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一度怀疑他就要将我即将出走的事讲出来了,可他没有,他还是比我演技好,比我镇定得多。

他缓缓地讲,语气和平时没什么分明:“阿平,李汐的工作不少了,你这期就不要排她帮忙你组的工作了。”

“好的,好的!”林平一边焦虑地抽烟,一边答应得非常爽快,可是我已习惯他说一套做一套了。

果真,在我们回去后,吴云星发给我一张林平修改过的倒推表,我依旧帮他们组校对。

吴云星有些生气:我分明是为了他们组好。

我讲:没关系,等我真的走了,就有他好哭的了。

 

当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再一次站在能看到千佛山大佛的窗台前,这一刻我后悔了。

我后悔地想,网传今天就出成绩,但应该不是今天,只是这样看来,老天爷留给我和他一起的日子不多了,甚至该屈指可数,可我还要用这屈指可数的日子,同他怄气。

身为一个作者,我太明白不过这种分别在即的滋味。

就是,分明知道现在已是倒数的时刻,明明觉得它珍贵不已,懂得要珍惜,尽全力地珍惜,然而,时间仍会如实向前一步一步地走向终点,不会为你多停一秒。

我一直想要和他静静地待在一起,没有其他任何人,只有我们两个,在无尽的时间里,讲话聊天开玩笑,可这样好的事情,在杂志社里一秒钟都不能拥有。

只会在下班后拥有可能的那么几分钟的。

黄金时刻。

 

临近中午,凉姜将她画好的五格漫画传给了我。

我沉默地打开,只是没有想到,她会画得这么好,效果出奇的好。

尤其是,在说“需要提交你的裸照”时,漫画里的我,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他的裸体的画面,我看完后差点笑出声。

好像……现实也是这样。

我没有同凉姜讲,只是她为什么这么了解我?不愧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

 

倘使吴某人看见,会不会怨恨我?想到这点,我将图发给了他。

他看完后,幽幽地看向我:“喂,这为什么是我?”

他指着电脑屏幕上的裸体。

为什么是你?

我只是笑。

我严肃地讲:“这是她想画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眼见他的笑容有些瘆人,我赶紧转头过去。 

我同凉姜讲:他指着那个裸体问,为啥我脑子里幻想出的,是他。

凉姜:(冷笑)为什么是他,他自己都没点数么?

我:网传今天就出成绩,但官网今天还没出,我也觉得今天有点早,根本就不信。

凉姜:什么时候出成绩不都一样么,只是你就那么想走么?

我讲:我不想走,但我不得不走,因为他不喜欢我,倘使我走了的话……

凉姜:行了,这句话我听够了。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妇人。

只是,吴云星如今变得这么好说话,让他爱我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吧?我禁不住小心翼翼地看向他。

他竟在发觉我看他后,而直接看向我,不耐烦地问:“又怎么啦?”

“没事没事。”

我赶紧回过头来。

 

距离下班时间二十分钟的时候,我再次打开了岛书店官网。

我以为仍是没有消息的,说今天成绩出来不过是个谣言,只是打开后,我看到了网站上最大的标题:2017年社会招聘录取结果已出!

我颤抖不已地点开这个标题。

我觉得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无论什么结果,我都会难以接受。

下载录取结果的附件结束。

 

打开。

当我拉到我家乡的名单时,看到上面被录取的五个人的人名,都不是我。

这一刻我临近崩溃。

我又重新下载了一份新的名单,打开之后仍旧如此。

我关掉网页,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我知道这一刻我输了,我没有离开这里的理由了,只是我好不容易忍耐到今天,我实在是想要拥有一个理由离开这里。

当时面试官对我十分满意,他讲因为我对书的极端热爱,岛书店就需要我这样的人。

只是,我竟没被录取。

我呆呆地看向吴云星,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颤抖。

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