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走出凯森大厦的院门,我彻底放空了自己,我忽然觉得无所适从起来,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双脚也像踩在棉花上——我又什么都没有了。

我连路都不会走了,歪七扭八的。我一面走,一面拿起肉夹馍,胡乱吃了两口,便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我又拿起装豆浆的纸杯,正打算喝却发现已经洒了,把一半的分量都洒到了装纸杯的塑料袋里,倘若不弄干净,都没有办法喝它。

我翻遍了自己身上的口袋,还有我刚刚装了一大袋的袋子,都没看到一点纸巾的踪影,但吃了几口肉夹馍之后,我很噎得慌,口渴得很,于是整个人就更加慌乱,还是想要痛饮两口豆浆来镇定一下。

或许我现在更适合喝冰豆浆,只是我肠胃不太好了。

我也不管了,直接灌了自己两口豆浆,豆浆完全冷了,变得不再可口,甚至……相当难喝,我差一点就吐了出来。

我又扔掉了豆浆,但手上已沾满了豆浆汁水,我使自己的双手往电线杆上反复涂抹了几遍,手上最终没有汁水了,变得灰不溜秋的。

日头太毒辣了,空气当中闷得很,我觉得我的身体,已经不懂得呼吸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了。

我快要走不动了。

虽然我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

但即使飘,我都要飘不动了。

 

我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给阿春打电话。昨晚我跟她讲的时候,她还不信我会这样做。

“你这就过来吧,我今天上午正好没课。”

我竭力忍住要哭不哭的声音:“我这就……过去。”

挂掉手机,我想,我再也不需要每个工作日都见到吴云星了,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之所以害怕我自己后悔,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必定会后悔。

但我纵使后悔,亦不会回头了。

 

我走过经十路与历山路的路口——昨晚我们还一起路过这里,他还在斑马线正中央掏出手机,为所感动到的一对深情的老人拍照。

他连路人都能被感动到,就不能被我感动,哪怕一丁点吗?

我飘兮兮地来到阿春的美术培训学校,并从门口进去,阿春恰从二楼教室下来,对我讲:“你先上去,我洗个抹布,马上就来。”

我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的教室。

教室里空空荡荡的。

我禁不住抓起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虐。

我写了一个虐字。

紧接着,我又一笔一划地,下了狠手,接连写了无数个虐字。

虐,虐,虐,虐,虐……

助纣为虐。

我一个字比一个字更要用力,更要发狠。

最后,粉笔在我面前发出“咯吱”一声巨响,分成两半,崩裂。

 

阿春推门而入的时候,我恰蹲下捡拾粉笔。

“天啊!阿汐真的辞职了,真的辞职了!”她咋咋呼呼地惊叹半晌,最后讲:“你这粉笔字,写得……倒是蛮好。”

教室中央是张巨大的桌子,供孩子们围起来画画,老师方便对比教学。

阿春在桌前坐下,我坐到她的对面,她要求我讲一讲具体情况。

坐好后,我发现她面前有数张宣纸,自己便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我又伸长了胳膊一把抓来,拿起面前的毛笔,蘸了墨汁,开始写字:凉。

我写了无数个凉字。

我的心凉了,又虐又凉。

他只像一个局外人一般,眼睁睁地看着我,根本不打算阻止我这疯狂的动作……不!他连看都没有看我。

他只是知道而已。他并不觉得,这一切同他有什么关系。

 

阿春属实不知该如何慰我,只好评价道:“嗯,你这毛笔字写得……也很不错。”

我就这样一直写一直写,阿春玩着手机,忽然从中惊讶地抬头:“他——”

他?我头不抬地:“他是谁?”

“你快看!他发这个是什么意思?”

阿春拿手机给我看,手机的页面是奇葩在“每日奇点APP”上面的主页。

主页所显示的第一条,是他昨晚发的一条公共消息——且以情深共白首。 

配图是,昨晚我眼睁睁地看他拍的那张照片。

那是一对爷爷奶奶互相牵手,在蹒跚而行的照片。

 

我微微惊讶,只是心头略微跳了那么一下,随即便平缓了,我倒替他解释道:“没有什么意思,这张照片,还是我昨晚和他一同过马路的时候,他拍的。”

“就是这个经十路和历山路的路口,对么?”

我点点头。

阿春只觉得不是滋味。

连阿春都觉得不是滋味。

 

最终,我抱着一叠写满了“凉”字的宣纸,恍恍惚惚地走出了美术学校。

我刚来到路上,天上又开始下雨起来,今年的雨实属太多。我撑开自己的伞,只是他似乎又没有带伞……不过,他带没带伞和我有什么关系?

从此以后,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我才不会管他有没有带伞,今后才不管他上班的时候有没有饿着肚子,才不管他没有合适的包用,不会管任何的东西,什么都不会再管了……

我开始哭起来,哭够了便开始睡觉。

这一觉睡了好几个小时,我醒来后照例去师大的操场跑步,强忍住看手机的欲望。

晚上回来后,时间是用秒来度过的,这一分一秒,我都觉得好难熬。

昨夜我那最后的话,他没有理睬我,现在仍是没有任何的回复。

他从今往后,不会再不理我了吧?我内心想到便惊恐万状,惶恐不已,只怕自己的想法成了现实——他再也用不到我,所以直接就不睬我了。

从此之后,我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坐了两个小时后,我终于忍耐不住,在十点的时候,我同他讲了话:星哥!

半个小时后,我又讲:你不理我了。

十二点钟的时候,他回复我:我打农药了。

看到这个回复,我惊喜不已。

只是我们的对话,都是每小时/条来计算的,对吗?

我讲:这句话我看了十分钟才看懂。

他:绝对不到10秒。

看着这个10秒,我想到我们杂志的要求,是“文章中只要出现数字,就必须是以阿拉伯数字为呈现”。我想,在我们的对话里,他从未使用过汉字数字。

我讲:所以,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他问:为什么?

我没有回复他。

我死咬着自己的舌头,不让自己回复他。

 

2017年7月8日。

今天一觉醒来,我本来想去上班,再一想,今天是周六。

再仔细一想。

我已经辞职了。

我的人生中再也没有吴云星了。

意识到这一点,我开始如暴风骤雨般地哭起来,哭得根本停不下来。

我为什么要辞职啊,我怎会做了一个如此愚蠢的!

决定。

辞就辞了吧,日子还得照过。

我看着镜子里哭肿眼的我,颓唐地想。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我便去早餐店吃早餐了。

 

吃完早餐回来已是九点多钟,太阳已经很高了,我撑着遮阳伞,恍惚地穿过大润发的这条斑马线时,还是会不自觉地握紧口袋中的手机。

奇葩嘲笑我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真是个弱鸡!”

我正垂头丧气地恍惚走着,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他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以为仍旧是推销洗发水之类的人,但没想他问出的是:“您好,您需要墓地吗?”

墓……墓地!

我吓了一大跳,瞧都没瞧他,便快步向前走去。

没想他仍追着不放:“您当然用不到,这个,是可以投资用的!”

我无力地朝他摆了摆手。

 

刚摆脱掉推销墓地的人,手机就响起来,我看了一眼,是来自本地的陌生号码。

不是吧,我昨天晚上刚投出去的简历,现在就给我打电话么?

我昨天下午投递了三个简历,只是并没有在招聘软件上看到招收编辑的岗位,投出的都不再是编辑。

我接起来,对方讲:“您好,我们这里是阿乙科技公司……”

天哪,这个公司效率这么快的吗?我明明是昨晚深夜投递的呀!

对方的声音相当温柔,问我当下有无可能立即去面试。我想了想,我觉得我应该回去化个妆,再整理一下头发,因为整个人实在是太凌乱了,不适合去面试;我们商量好10点半到达公司进行面试。

 

放下电话后我想,这个公司真的不错,连前台小姐姐的声音都这样温柔。我一边想一边向住处赶,只是化妆之后的整个人依旧是浮肿的。

就这样吧!起码表面看起来,还像是个正常人,比昨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要好很多。

我背着包向CCPARK走去。我喜欢CCPARK,它是个漂亮的艺术商业中心,这个公司恰好在这个商业中心的写字楼上。

我喜欢这里,因为艺术中心在我的住处出门朝西,而去杂志社要向东走去。

我再不想去东边了。

我决意从今天起焕然一新,与他彻底分开在两个世界。

吴云星,只是我从前的同事。

现在,与我无关。

 

你看,我现在要去面试其他的公司了,他都无法阻拦。

我从写字楼底坐电梯上来,一出电梯便看到“阿乙科技公司”几个字。

哇,这个公司好正式啊,感觉比杂志社什么的夕阳行业,有钱多了呢!整个公司都透露着一种高科技的感觉。

只是当我走到前台,发现整个大堂里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她们也是来应聘的吗,天啊!人也有点太多了吧?倒像是来参加什么活动的。

我走到前台去,前台就像递给其他小姑娘一样,递给我一张表格让我如实填写,我迷迷糊糊地填完整张表格后,他们又把我带去一间会议室。

当我走进会议室,我被这一整间会议室的人吓了一跳,这会议室里,全都坐满了人,还有很多人站着,我想,这么多人,一会大约该是群面了,如果是群面的话,我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留下来。

我抬头向面前的墙上看去——墙上都是宣传海报,上面的文字是“我们的合作方——淘宝、腾讯”等类似海报标语,只最后一张才是对于阿乙这家公司的介绍,只有短短一句话:我们是他们的忠实科技伙伴,为他们提供科技服务。

可……提供的是什么样的科技服务呢?什么都没有介绍。

我只是觉得怪怪的,但这家公司装修得实在太高大上了,又打消了我的怀疑和顾虑。

一开始我还有些对面试的紧张和不安,只是人实在是太多了,连空调都不管用了,工作人员不断地拿着名单来门口叫人,一直没有轮到我。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终于轮到我的名字,他把我带到一间大厅,看到眼前的阵仗,我彻底呆了。

只见这间大厅里,有一个又一个的透明玻璃房间,并且每个透明玻璃房间里面都坐着一个面试官。

如此阵仗?我觉得我此番大开眼界了。

他把我带到一个小屋面前,示意我进去。

我进去之后坐下,面试官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不过她看起来比我睿智许多。

打过招呼之后,她便开始询问我:“我看你投递的是‘图书管理’这个职位呢!怎么会想要投递这个职位呀?我看你本来是学数媒的,你原先的专业倒是比较适合我们的其他岗位。”

哦,我赶紧回答:“因为我比较喜欢图书,不想走我以前的专业了。”

“喔……”她犹豫了一下,看着我:“可是我们公司的这个职位,只是收集资料啊什么的。”

啊,这样子吗?

说好的公司内部图书馆的管理呢?怎么和他们在招聘软件上的描述不太一样啊。

我有些失望,想了想,但也讲:“那也没关系的。”

“你不考虑一下转岗吗?像你这种有基础的很容易转岗的,做我们公司含金量比较高的工作。”

我摇摇头,连忙讲:“那也没有关系,我就想找这样的文职工作。”

“可你以前的工资挺高的,你愿意来我们公司从事这个岗位吗?”

我开始疑惑了,我想,我分明投递的就是这个岗位,她干嘛老是把我往其他岗位上扯?

她沉默了,不知该讲什么。

我试探着问她:“这个职位的工资还好啊,上面写着4-6千,不是吗?”

她愣了一下,继而无奈地解释:“那只是转正之后的工资,你投递的职位,转正之前是没有工资的,但是如果你同意转岗,转正之后做工程师,能达到1万……”

1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