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以前叶珩相亲都是在会所相亲的,但此次,蔡思温让他挪到了某个西餐厅去。

茀茀问叶珩是为什么,叶珩学着茀茀她妈的口气,一字一顿地告诉她:“叶 珩啊你主场 作战根 本就不会上心。”

茀茀要笑死了,他换个地方作战又能如何?不过是为了她家女儿罢了。

 

两人到达某西餐厅时,因为太早,美女还没来,两个人相顾无言。

坐了一会儿,叶珩突然开始摆弄起她的手指头玩,林茀一惊:“你做什么?!”

叶珩笑了笑,权当回答她。

好……反正这个角度,只要一有人来,他会看见的。

左侧的茶色玻璃被餐厅内的灯光打得极亮,林茀忍不住瞧了眼左侧玻璃。

玻璃里面,映照的是,她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宽大卫衣,下面穿了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

然而,叶珩又是动辄几万块的西服。

这个反差也太前无古人了。

正不知道说什么,不远处却响起高跟鞋有节奏的声音。

来人果然是相亲对象,而且这次妈妈所言不差,真是个大美女,林茀觉得自己的眼都快瞪瞎了。

她轻声问叶珩:“叔,瞧我妈介绍的,多漂亮。我妈是真的对你好啊!”

叶珩极认真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对面来的美女,附和地点头,轻声说:“嗯,是漂亮!”

大美女穿着一身套装,优雅地提着包,画了淡妆的的五官,没有任何的瑕疵,精致到像假人,她首先用迷人的微笑看向茀茀:“这位是叶小姐吧?”

林茀最见不得美女对她温柔,赶紧举了手:“对的对的,我就是林茀!”然后欢快地一拍旁边的叶珩的肩膀:“他是我叔!”

叶珩从茀茀身后,一直搭眼瞧着她的动作,心想,太丢人,实在是太丢人。

美女的一举一动优雅极了:“叶先生,您好。”

叶珩也很优雅,他赶紧伸过手去与徐妮行握手礼,几根手指稍微一捏,十分到位,并且他极为诚恳地微笑说:“徐小姐本人比照片儿上还要漂亮,而且要漂亮得多。”

事实上他连照片都没看过。

徐妮很是激动,将几缕发丝绕到耳后,有些不太自信地看过来:“真的吗?”

“当然。”叶珩仍在含笑着瞧她。

徐妮顿时喜形于色,但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说了句:“那谢谢叶先生了。”

“那,我们就入座吧?”

叶珩先为徐妮拉了座位,又为茀茀,徐妮大概受宠若惊,但茀茀的演技也挺好,装作习惯了似的,回过头,愉悦地说了句“谢谢叔叔。”

其实相亲还是挺尴尬的啊。

茀茀心想。

反正她叔也不说话,她就忍不住找话题:“徐妮姐是英国留学回来的?”

“嗯,五年,本科和研究生。”

“嗯,姐姐好厉害哇!”茀茀装作很崇拜的语气,然后失望又嫌弃地,一瞧旁边儿的叶珩:“但我叔是个土财主,他没留过学,我实在是怕他配不上你……”

顿时!叶珩一根手指从桌下,直戳到茀茀的腰上去。

茀茀白他一眼:谁让你不说话?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啦!

“啊,不会不会,怎么可能!”

徐妮连忙摆手,她心想,林茀这孩子可真不会说话!她赶紧瞧了瞧叶珩的脸色,几乎毫无变化,才略略放心:“其实和学历没关系啦,叶先生,您一直是我的偶像呢……”

叶珩(故作惊讶的神色):“真的吗?”

徐妮继续说:“叶先生今年29,想必是有过几个女朋友,现在也想安定下来了,我这个人挺大大咧咧的,如果一个人对我很好,我是完全不问他之前的事情的。”

 

叶珩心想,此次这人出手可真快。

然后他优雅地回答:“我之前只有过一个女朋友,她现在已经结婚了,如果我对谁有意,会把我与她的事全部告之的,但对方也要把自己的经历全部告诉我。”

特意加重了的“我”字。

徐妮脸色白了一白。

叶珩又补充说:“如果对方交代的,和我查到的不一样,也是会有后果的。”

徐妮慢慢瞧了下叶珩的脸色,她自己的脸,却猛然变得煞白。

她知道叶家水深,深知叶珩这人表面儒雅俊致,实则太过心狠手辣,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白手起家。

但谁不想挑战一下呢?她来之前了解到叶珩似乎并不着急结婚,但对自己嫂子安排的相亲,也来者不拒,他是非常尊敬家里人的。

自己若是把事情和盘托出,估计那过去,绝对会让他不快甚至……若是骗他……

 

林茀在桌下戳了戳叶珩的膝盖,使个眼色过去:你不要吓人家好不好!

叶珩的几根莹白长指玩着手里的玻璃杯子,玩得很好,但可见一心二用的程度,他说:“当然,我说的这些徐小姐不必在意,家嫂说过,徐小姐清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徐妮的脸色依然没缓过来。

叶珩优雅地晃着杯子,眼神好看极了:“我向来喜欢白纸。”

徐妮的脸色很难看,她内心剧烈地抖动起来,她心想对这样不像人的人果然不该肖想,才两个回合,全身便被插满了刀片。

看来叶珩一上来对她就不满意吧,但她念书时交往的男生不好说高富帅,好歹也都是真真正正的富二代,主动追她时买几万块的东西,也都是毫不眨眼的,她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有些魅力的。

但据说叶珩本人不像许临和其他会所的人一样沉迷于会所的一些东西之中,他甚至非常洁身自好,连一些看起来就摸不着边际的绯闻都要亲自处理了,这让人觉得非常反常。

一切反常的事情背后总是有原因的,他只交过一个文化造诣很深的女朋友,看来他是要求精神相似,但她也不算差啊。

 

林茀胃口一向好,当然不会少吃,只是叶珩吃得并不多,连前菜的小盘生牛肉只吃了三分之一,林茀都要怀疑他来之前已经吃过了,他吃得极优雅,极认真,每一个动作都极慢,感人至深。

林茀觉得……呃,她忍不住问:“很难吃么?”

叶珩答:“不算好吃。”

徐妮听了两人的对话,心里不是滋味,她想,之前林茀的妈妈建议去会所,她却觉得叶珩主场,自己势必会弱下,而此时她选的餐厅,却被太专业的叶珩如此点评……

叶珩对她解释道:“呃,姐姐不必介怀,我们从小边吃边说已经习惯了。”

徐妮笑得很虚浮,说:“当然,当然不会介意。”

 

最后总算吃完,叶珩和林茀开车送徐妮回家,徐妮一路上战战兢兢。到了徐妮家楼下,叶珩还问徐妮要了微信号码。

徐妮不敢给假的,给了真的。

林茀总算松了一口气,像完成一个大任务一般,瘫倒在座位上。

叶珩将车开走。

“突然感到好对不起徐妮姐姐,她长得那么那么漂亮……”

“没什么对不起的,她也刻意隐瞒了很多。”

“嗯,这样的人也配不上纯洁的叔叔。”

“你在夸我么?”

“嗯。”

“我纯洁???”

“嗯……”

“这样还纯洁么?”

叶珩说着,将车停下,作势要去亲她的嘴,茀茀东躲西躲,叶珩没逼迫她,最后只是又轻又柔地,吻了一下她的脸蛋。

 

叶珩将茀茀送回,他自己回到会所。许临慢悠悠地迎上来,低声问他:“你把你的小公举送回家了啊?”

“怎么,听着有点儿讽刺意味?”

“哦——”许临慢慢瞧了他一眼,故意拉长了声调,才说:“最近你哥举动有些反常,他这一个月已经去省城五次,都是去找的沈留。”

“哦?”

叶珩沉思了下,问许临:“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能怎么看!”许临说了后,发觉自己声音有些大了,又重新降低了声音:“沈留拉拢你不成,就去找你哥,如今把你哥成功拉拢过去了。如果他们联手,你看你怎么办吧,啊?”

许临语气激动:“我知道你这么努力忽悠着林茀呢,把她当小公主对待,她单纯得还以为你俩像以前,但她老爸,可不傻呀……”

 

叶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慢慢分析说:“我哥去的这么频繁,一定不会是沈留拉拢他。反而,应该是我哥去拉拢沈留。”

许临顺着他的话想了,一拍大腿:“哎呀,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他实在是太希望叶珩在这一场家族之战里面能够胜利。他知道自己这急于求成的想法并不好,但叶珩的节奏他也实在拿捏不准。

叶珩已经帮他在清渊混出了个模样。他如今是会所的许经理,风光无限,清渊哪个人不认识?

“这样,你先去调查一下我嫂子最近的动向,最好清清楚楚。”

“你嫂子?蔡思温?”

叶珩轻微皱了下眉,说他:“最好还是不要直接叫名字。”

“蔡总经理。”许临极快速地改了口,眼神动了动:“你还是很尊敬她。”

“嫂子对我一直不错。”

“好的,我会调查得很清楚。”

叶珩没有告诉许临的是,沈留早已暗中联系过他,希望给他一些好处。他之所以没有告诉许临,是怕许临拦着他,不让他与沈留有什么联系,这毕竟已经跨过道德底线,触碰了法律。

叶珩低头猛思了一阵,扶上了面前的玻璃大门。

他留着不告诉许临并非他所愿,与哥嫂也不愿再发生多余争执。

如今他事业这块蛋糕做得极大,他早年想要的名声、钱财都得到了,没什么更大的欲望,只想让他会所里的老员工过得越来越好。

他只想和他的茀茀好好的。

看来事实并非他所愿。沈留自动找上叶家的大门来,不管是他,还是他哥嫂,在他看来是性质完全一样。

但对于叶启实和蔡思温来说,性质一定不一样。他们想必是极愿意抓住这个机会,加以利用,因为他们会担心叶珩早晚会出问题。

叶珩多么想告诉哥嫂,他签合同是真心实意。

因为那个孩子。

但他目前还不能说,茀茀真的是太小了,他和茀茀约定在她二十岁的时候与家人摊开,不能更早一点了。

在那之前,他一定会坚持住。

一定能坚持住。

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