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人的高傲来自于人的无知。

 

我的声音很好听,很多人都这么说,像网红,像主播。大概从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就被夸,到二十多岁了,慢慢掌握了一些讲话时候的技巧,带着笑提着嘴角,深呼吸,像唱歌一样说出话,我录音下自己的声音听了听,确实很好听。

靠着声音好听,也仗着声音好听,我一直在玩网游。有优势就要利用,对我来说这是教科书一般的事情。我也不是吃老本的,学了很多地方的口音,北方女生讲话软,南方女生说话甜,台湾腔又嗲,练到一定境界以后随意切换。

我很少听到好听声音的男孩子,但是我无意识地被他们吸引。

首先是口音,英语讲不纯正的,中文说话带地区口音的,统统筛掉。其次是声线,公鸭嗓,太监音,玩吃鸡也好,王者荣耀也好,小时候的天下二,剑网三,从没遇到过。

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声音好听的人呢?夜深人静的时候仔细回想,可能是初恋的声音一直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徘徊,牵扯不清。和初恋高中毕业分的手,分道扬镳,家庭背景不同,走的路几乎是相反的,而到了大学毕业这个时间点,大家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再也见不到了。

我一直在疯狂地玩游戏,轻松上分,因为我的声音,无数人想要加我微信,带我玩游戏,他们给我送装备,送人头,嘘寒问暖,就像是我的奴隶一样,哪怕我只是冷冷地回应两句,他们也会凑上来不停找话题。现实真是可笑,都不知对方是人是狗,就屁颠屁颠小姐姐小姐姐地叫着,只为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对你说几句话而已。

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声音很好听的人。要说主播的话,大概就像lol的白泽的口音,带着一些北方的儿化音,语速有些快。

相遇也有些戏剧性,遇见了一个我以为是高手的人,他是个没有麦克风的,我喜欢和这些人交谈,因为沉默和公鸭嗓相比有太多吸引力了,他朋友玩的也不错,风格很怂,我们被打死了他也没有说什么,退了,于是我又拉了他一次。

不说话,大概是手法干净利落的大神,我这么想着,点他邀请他。

他没有响应。

真是大神啊,高冷,我喜欢。这么想着,我又拉了他一次。他拒绝了,两秒钟以后发了一条邀请。我进队,大神和他朋友两人。

辰。

一个非常大众的名字,经历了火星文,qq炫舞,非主流游戏家族工会势力这些之后,什么样的网名对我来说都是普通的了。

大神依然不开麦,辰开的麦。声音的质量和当年称霸网配届“轻薄的假相”有的一拼。他似乎在和大神说着些什么,是不是爆几个粗口,还一直说,小姐姐你怎么不开麦。

我最讨厌别人让我开麦,搞得像我是出来卖声似的。我开麦随口符合两句,用的是冷冷的语调,因为完全没有想法讨好这两人。

决赛圈的时候他们都倒了,我和对面1v1,对面地形有优势,躲在一个厕所后面,我趴在草里,心砰砰跳。

辰带着调笑的语气,说小姐姐你是不是傻。非说那人趴对面草里,我怎么看都看不见,还紧张,心里又气又急,最后缩圈时,打定主意站起身跑到厕所门口,听到对方在厕所里走动的声音,于是开了门,果然看见对方拿着枪架着门。我快速闪出去,听到对方快放完子弹,趁着换弹夹的时候冲进去把对方打死。

听到麦克风里传来他好听的声音,这都能吃鸡。

我心里有些不开心。

“还玩吗?”我问他们,我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你觉得我菜不爱带我我就走。

“开啊。”辰说。

开车在g镇的房区门口停下,我们俩蹲在一堵墙前,辰啪啪啪往墙上扫射,“小姐姐我给你打个爱心。”他打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爱心形状。

第一个在游戏里自娱自乐的人,我对他多了半分好感,往墙上打了一个夏洛克里的笑脸。

下线时出于礼貌加了好友互道晚安。

第二天我很好奇他会不会再来找我玩,还是我只是一个一次性的,用完就丢的“路人小姐姐”。我心不在焉地和朋友玩了几把,然后看到他也在游戏,于是我等着,拒绝了好几个组队邀请。等他一把结束退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队伍满了,四个人,他们停顿了大约两分钟左右,重新开了一把。

同时他的消息发来,不好意思啊我们满了。

我觉得有些丢脸,像是被他发现了自己死皮赖脸地缠着他,然后又被拒绝。于是我故意不回,等了八九分钟,假装挂机回来看到,回了一个好。假装并不是为了等他,只是看到,又给他面子顺水推舟。

迫于压力,又只能再玩了几把,假装自己不是在等他。想着最后一把睡了的时候他发了一个组队邀请,他朋友走了,队里就他一个。

我想说不打双人,他却直接开了,四人组队。平时男生拉我,一般都会无视我的反对选双人排位,他却没有,心里多了半份好感。进去四排,基本上剩下两人两下就倒了,我们俩在小地图上狂奔,他会突然跑来给我扔一把满配416,狙击枪,各种消音后座,然后自己拿个霰弹枪跑来跑去。他玩的确实很好,和我认识的另一圈人又是不一样的套路,后来才知道他s1就开始玩了。

在我们声音条件一样的情况下,我这么菜居然还被带了,我很羞愧,感觉白嫖了他。

之后他说要加个微信,就加了。

在之后他很少骂脏话了,只有跟他朋友说话才会偶尔骂几个字。我很喜欢他对我说话时候那种简短带着些儿化音的句子,用的是祈使句,莫名让人感觉很安心,不是那种跳个伞都会纠结半天的人。感觉跟着他走是不会死的。

每次冲楼都是他先进,从不怕我们卡他楼梯。

每次都会让我去舔空投,他帮我瞄着。

……

如果说英国教育教会了我修养,x教会了我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xx使得我把帮助别人放在第一位,那网游这一个low到不行的娱乐项目教会了我,每一个灵魂都是平等的,他们的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每一个人都拥有人权,他们拥有喜怒哀乐,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屠宰场的畜生,不能用社会阶级来区分他们。

每一个人都有需要帮助,和帮助别人的时候。

一起玩的时候我也会耍宝,假装自己是人机,傻乎乎地对天打枪,引来一堆人。也会迷迷糊糊把车开成过山车,也会去攀比互相的衣服谁的好看,我希望能够让他开心一点,因为听他所说的那些,感觉他的人生真的很不开心。

做的是一份很小的工作,顾客投诉,老板刁难,明明是一个很懂礼貌心很好的人,想着也是因为生活所迫,我本来提议他应该换一份有一些技术含量的工作,但是又住嘴了,自己有什么立场去评论人家呢,做人生导师呢,明明每个人的环境都不同,不能去做那个何不食肉糜的人。

他问我以后打算做什么工作,我只是大概模棱两可说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我生硬地转了话题。

和我的初恋一摸一样,分道扬镳,背道而驰,死去的时候大概会站在世界的两端遥遥相望,然后他上天台,我入地狱吧。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灵,请让我帮助他,为他做一点什么吧。我想改变他,帮助他,让他能够更好,更喜欢自己。

他是个很小心翼翼的人,总害怕跟我聊天很尴尬,我只能说,我从来不会觉得尴尬,不管你说什么。我以前也是和他一样的性格,但是我修改过来了,我被拯救的同时,能不能拯救别人呢?

 

12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