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孟昭随阎夜回到九重云霄,阎夜将她送到家门口,便消失掉了,孟昭转身回屋,心想自己下次一定要请他进屋喝茶,不能再拖。

只是他对她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情,次次碰见都不过是巧合而已,说不定今后就再也碰不见了呢。

 

阎夜离开后回到玉清境,并未回家,而是来到一处僻静之地开始修炼,正静心修炼着,便听到一老者声音,阎夜一睁眼,发现是太上老君。

阎夜连忙站起鞠躬,向老君问好:“您又亲自下界开坛讲道了?”

“是呀。”老君笑呵呵道:“如今道法式微,我为道教始祖,理应多下界布道,只是近年九重天人口众多,各个门派互相推诿扯皮,谁也不去担起重新光耀道家之重任,着实令我寒心,近年来也无力去管那些子事,只做好布道这一事就可矣了。”

阎夜听着,心想竟连老君他老人家,都管不了如今这乌泱泱的九重天了。

“天帝各种事务繁忙,自然是没有时间管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太上老君言语中似乎多有不满:“只是我这些年太过疲乏了。”

阎夜心想,若自己是天帝,如何也要派人好好地去六界各地宣扬道法,开坛布道,而不是只靠神仙们直接下去人间一对一地援引,才能援引人飞升上九重天来做神仙,完成天帝自定的,一年多过一年的封仙名额。

 

“阎夜,你七岁那年来到玉清境,我从见到你那次起,便觉得你是可以重新光耀这九重天之人。”

阎夜听了这话,心下突地一惊。

“虽然我这些年不太见你。但我记得,你刚来时,我来这里看你,你对我说你一定会回去的,那坚毅的眼神和握紧的拳头,我记得清楚的。”

是的,他说,无论多少年,他都要拼了命地努力修炼,一定要回到那里,只有那里才是自己的家乡。这些年,他为了这一个信念,每日半夜的寅时,无论多困多累,都要起来修道练功,转眼已过了九年出去。如今他却没了一定要回去的念头,毕竟以他如今的术法水平,足够支撑他回去了。

只是,他却没有了一定要回去的念头。

那个地方不待见他,又何必着急回去。

不过他每日修炼的计划倒是九年如一日地进行,从未间断过。

“我们道教讲修心和修身,我瞧你这些年都做得不错,有的神仙修心修身都做不到,让他们修心实在太难,强行靠吃丹药等大幅度地提升修为,不仅不容易修身,还很容易走火入魔。”

阎夜说:“若非师父帮弟子,弟子恐难有今日修为,亦感激老君收留之恩,若非如此,弟子还不知身在何处,招惹多少是非,更恐怕是没有清静之处修身养性了。”

“你本就天资过人,我和你师父也不过是成全天意。”老君言:“我倒是有一物要送你,你且往我清都玉京府一趟。”

阎夜便随老君一同前行,一路听老君说经讲道,心下又清明许多。

 

来到麒麟崖边的玉清圣境清都玉京府,又随老君进去,经过玉虚宫,来到后面的兜率宫中,谁都知道这兜率宫是著名的老君炼丹之地,那齐天大圣孙悟空,当年还在这炼丹的八卦炉里,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

“阎夜。”老君唤他:“你来。”

阎夜说了句“弟子在”,便转至八卦炉背面,一瞧八卦炉的后面,又有一略微小一圈的炉,这炉子像是铜水和七彩水晶熔铸在一起的,漂亮新鲜得很,只是自己从未听说这兜率宫还有其他炉子。

“这个新的炉子,是我上月在八卦乾坤炉里练来的,”老君捋了花白的长胡子,略微一笑:“本来,我也是想要练就一副丹药的,许是铜水加得多些,七宝水晶也倒得多些,竟练出了一块巨大材料,我瞧着这材料不错,便又投入八卦炉中,锻造了这稍小一点的八卦炉,我为它取名‘七宝琉璃炉’,打算送你。”

阎夜吃了一惊,连忙鞠躬推辞:“老君,这是您亲自练就的神器,弟子实不敢收……”

“哎,我想了想,它放我这兜率宫中也碍事,也就你住得离我最近,便送给你用,送给谁用不是呢?”老君随手拈来个理由,好让阎夜心下稍安。

他又说:“当年你父王为了劝你出来,偷将你家族祖传的玄冥剑交给你,那把玄冥剑在你那里封存已久,如今你已到了能随意控制它的年纪,也该拿出来使使了,好让它早认主人一些。你也可找个闲暇时间,拿我这丹炉,继续锻造那玄冥。锻造法器是永无止境之事,修心亦是如此。法器越强,越可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事情,不是吗?”

阎夜听着,却不知为何想到孟昭。

之后他点头,在老君面前缓缓跪拜谢恩。

之后,老君让自己两个小童帮忙,将这九千八百七十六斤重的炉子,一前一后,抬到了阎夜家中。

 

阎夜坐在屋子里面对这炼丹炉,最终,仆童玄参按捺不住,过来对他讲:“少爷,您这都足足盯了半个时辰了。”

 “无妨。”

 阎夜这半个时辰内一直在思索,太上老君竟赐给自己一个炼丹香炉,这炼丹香炉可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炼丹炉亲自点炼出来的。

那太上老君的八卦乾坤炼丹炉不仅是上古神器,并且许多的上古神器都是由那老君炼丹炉炼就的。

这从八卦乾坤炉炼出来的一个新炉,叫七宝琉璃炉,虽然老君他老人家说,外人并不知道他炼出了这么一个炉子,然而他怎么瞧都觉得甚为贵重。

阎夜心里是高兴的,只是这实在是有些沉重了,倒是忽然想叫孟昭过来共同观赏一下这炉,却又觉得自己想法可笑。

 她同自己似乎毫无关系,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让她过来瞧瞧,太上老君赠与的这炉?

阎夜低头轻笑了一下自己,叹气,只是忽然又抚上窗台,摸着这冰凉的窗棂,他看向窗外的月光,忽然想到她那低微得不能再低微的术法,不觉眉头紧皱起来。

 

之后,阎夜念了很长的一段口诀,才把玄冥剑变出来,他一直将玄冥剑带在身上,不敢放在别处。

四岁那年他偶然在塔楼见到它,竟然能拿得动它,着实让父亲吃了一惊,他将玄冥拔出剑鞘,用法术引导它挥舞几番,只是难以把控,玄冥有自己的想法。

后来他临走之前,父亲亲手将这把剑送他,说他一直想要这把剑,如今将这剑交给他。

再后来,他才知道,那是父亲诱骗自己离开故土的理由之一。

玄冥剑,是这上古神器之一,据说是东岳帝君当年劈开泰山之后所得,又将这把剑赠予他们家族世代相传,泰山向来是阳气最重,阴气也最重的地方,阴阳混杂,所以这玄冥剑乃阴阳两合而生,辟邪驱灾,最宜驱鬼斩妖除魔。

阎夜盯着这把剑,心想,驱鬼斩妖除魔,只是不知这玄冥剑在这九重天上,同神仙比武有无妨碍?

只是须得隐去这玄冥剑的身份。阎夜挥手,隐去了玄冥剑的神剑光泽,只将它化作一模一样的铜质黑剑,再将剑身“玄冥剑”三个大字遮掩隐去,这剑看着便没那么刺眼起来。

他对这剑还不熟悉,对这炉也不熟悉,还是不要锻造的好,这剑须得练上一段时日,互相了解,而这炉子,他可以没事炼炼丹药,锻造锻造小法器等等。

 

话说那孟昭随阎夜在东海一处得了高级贝类后,便照着书中所说打造首饰盒,先把柘树树干砍成一个三层木盒子的样子,又开始漆灰,只是自己手上工夫实在笨拙,总也做得不好。

光削那木盒就削了三天三夜出去,好不容易削成一木盒样子,却粗糙得无法见人。

孟昭想了想,去妖怪市集买了一把二手小刀,开始慢慢打磨起首饰盒子来,就这样她打磨了七天七夜,手上布满了茧子与伤口,终于打磨成了一个十几寸见方的木头盒。

于是开始打磨砗磲和鲍鱼贝,将它们做成了在天河边观看辰星的景象,她和璎珞常在夜晚去天河边看辰星,这几乎是她们二人唯一的乐趣。

最后,一个银光闪闪的有着天河星辰图的首饰漆盒,终于在孟昭手里制作完成。

 

孟昭正拿着这做好的首饰漆器盒在手里观赏,却听闻外头一阵响动,察觉是璎珞前来,于是赶紧将首饰盒收敛到床下,连忙迎了出去。

“喂,孟昭啊!”璎珞大声叫她:“我查到你说的那个男神仙了!”

璎珞跑着跨过门槛,转头看见孟昭,笑着来到她面前,略一喘气:“我查到了。”

孟昭淡定得多,一边向外走来:“你查到什么了?”

“我查到他了,还真不是个妖呢!或许上次是去玉清境有事,恰好被我们碰见了。”

“是这样的。”孟昭替阎夜做辩解:“他使用玄色法术,也不过是因为喜欢黑色,便努力变了变颜色,我上次碰见他的时候,他使的蓝色法术。还有,上次我说的去他家,也不是在玉清境里,是我被结界煞气给弄迷糊了。”

“这就对了,我查到他在八卦院里,而我,你是知道的,我在四象院里,我们两个学习的屋子离得远极了。”

孟昭知道璎珞在璇玑学宫里所在的书院是最高一级的书院,虽然她没有去读,但她是知道的,书院按照名字排列,分别是: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一共是六个书院,分别是不同的道长带领学习相同的知识与术法,另外还要修习礼乐射书数等课程。

“然而,他性情冷漠,话又极少,更从不回答先生的问题。因此,在这偌大的璇玑学宫内,尽管他容姿惊人,也因才学并不出众与冷漠性情,委实泯于众人矣。要知道,在我们璇玑学宫,并不以样貌而著称,是要靠真才实学的,怪不得我没有听说过他。”

孟昭听完便疑惑了。在她看来,阎夜的术法远在璎珞之上,为何会在术法修为倒数第二的八卦院里?并且,他才学不出众或许不太可能,毕竟上次他去藏书阁找的那本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的书。

孟昭连连点头后,却疑惑不已,她一直以为他在璇玑学宫是最厉害的那个人,没想在璎珞眼里成了一个“委实泯然于众”的人。

或许是他有意隐藏。

 

孟昭想到这里,笑着问璎珞:“在你眼里,谁最有真才实学呢?”

“这个嘛。”璎珞想了一想,才轻轻读了三个字:“……柳奚笙。”

柳奚笙?有名有姓,大概父亲也是从人间飞升上来的神仙,只不过他的母亲应该是个天生的上神。

“听着倒是个文雅风流的公子……”孟昭问得十分直白:“你喜欢他?”

璎珞顿时就有些面色微赤:“没有。”

“没有?”孟昭哈哈大笑:“鬼才信!”

璎珞顿时紧张起来:“喂,这件事我可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可不要去和别人说了,他还不知道。”

“我又没有别的朋友,去和谁说?”孟昭笑说:“你倒不用这么紧张兮兮的嘛,身为风神箕上神的女儿,喜欢谁不都是很容易的事嘛!你看清楚了可要赶紧去同人家讲,不然被别人抢走了就不好了。”

璎珞低着头想“这倒是”,心下顿时有了主意。

 

Ps:删了这章的一千来字,后面一章的两千字,又重新写了写。尽力吧。

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