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接着,只见那文昌帝君、广寒仙子、月老、武德星君,火德星君,水德星君三君、千里眼、顺风耳,雷公、电母,福禄寿三君,金吒、木吒、三坛海会大神哪吒,托塔李天王,四大天王,四大天师,四海龙王,四渎龙王,四大元帅,北极四圣,南极仙翁,五斗星君,五营神将,南斗六星君,北斗七星君,蓬莱岛的八仙,十二元辰君,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将——

皆悉数到齐。

他们坐在凌霄宝殿广场之上的半空中,环绕着广场之中的巨大法坛,半空中有特地提前为他们设好的仙位。

仰视着这些神仙纷纷赴会而来,孟昭惊讶得不得了,只仰脖瞧着他们,瞧得脖子都酸了。

身边这个话多的好事神仙又道:“饶是这些天神、海神、山神、河神、地仙,汇聚一堂,冥界那边的神仙,却是没有一个的。”

孟昭心道,不来也罢,奇形怪貌,怪吓人的,不过却又十分好奇,忍不住询问那人:“为甚么呢?”

那小仙回头瞧了孟昭一眼,便对她道:“因为晦气啊!因此天帝特意布下天规条律,规定他们再也不能参加这类似的活动,这两年甚至连地府都不让出了,一旦出来就会遭天劫的!”

“哦。”孟昭点头,想了想道:“那也是怪可怜的。”

似乎除了冥界神仙,以及那些小神小仙之外,还有一个人没有来,那便是太上老君。

“老君他是向来不参与这些热热闹闹东西的,说来,似乎自从这世间出现青铜器皿时间的前后,他便渐渐远离这些繁杂尘世,大概也已两千余年了罢!”

小仙瞧孟昭听得津津有味,便又揣着袖子,说书似的说起来:“那鸿钧老祖盘古,乃是这开天辟地的第一人,除了鸿钧老祖之外,地位最高的,便是创立我们道教的太上老君了,因此,他若不来,那还是箕宿星君面子不够大罢了!”

 

阎夜与玄参趁着人多手乱,也混进了这瞧封仙大典的人群之中,同众人一样,仰着脖子瞧着天上的列为神仙。

只见列位神仙端坐在云上的仙椅之中,仙雾腾腾,衣袂飘飘,绸带飞舞,慈眉善目,俯瞰众生。

仙家之尊,莫过于此。

玄参道:“这奇观真是近年来闻所未闻的事了,箕星真是厉害,这事儿一过,说出去多有光彩。”

阎夜也揣着袖子,扬着脖子,眯着眼望着半空,只沉默不语,似在研究甚么。

“哎,少爷,我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拂冬说过的,那个去我们家的小神仙。”玄参道:“您说您后来再没见过她,不过,像这样热闹的大事,她必定也是来了的,我们可以费下心思寻上一寻。”

阎夜低下头来,并不上心地随口一问:“你就那么想要见她?”

“这……我这不是替爷您着急嘛!”玄参一听被阎夜误会,顿时抓耳挠腮想要解释。

阎夜虽沉默着,却偷偷动用了法术寻觅孟昭的气息,人与人的气息是不会完全一样的,故此“寻人术”囊括的几种寻人方法其中便包括“气息追踪”。

这里人多杂乱,甚么样的气息都有,不过孟昭修为太低,气息低沉不稳,所以还是寻到了类似孟昭的气息。

阎夜一抬头,果然瞧见了远处人群之中,那个单手摸着下巴的孟昭。

她正听前人说话听得津津有味。

 

吉时一到,便有一前额肿胀如寿桃的白胡子老神仙,原来他就是南极仙翁,俗名寿星。

只见他拄着幽藤拐杖驾云而出,停在半空,说道:“众卿安好,吾乃王母娘娘昆仑山门派下大弟子,此番前来,乃是今日进行拜师收徒之礼的礼官,转眼吉时已到,请西王母娘娘与东王公帝君现身!”

霎时,宝殿前的爆竹噼里啪啦地响起来,炸得如天地震列一般,仙乐奏起,只见身着彩色羽毛与玉佩玎珰做成的彩绸华服的王母娘娘琨瑶,乘着腾腾仙雾缓缓现身,一时间金光乍起,火花迸裂。

面前这个话多的神仙低声附耳问孟昭:“你晓得王母娘娘的仙号全称是甚么吗?”

孟昭低声摇头:“我背不下来。”

“是‘上圣 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 瑶池大圣西王金母 无上清灵元君 统御群仙大天尊’。”他说完便洋洋得意道:“瞧我这记性,多好!”

孟昭连连点头赞叹,不能比,也比不上。

王母出来后,东华帝君也随即现身,东华扶桑乃是王母琨瑶的配偶神仙,据说,他们当年配在一起,还是因为人间非要将他们两个牵扯一块,连人间编出的经书里都到处这样写了,道观、庙宇里头,也常常拿他们两个作为配偶神仙仔细供奉。

他们在人间现身的时候,便只好配成一对现身,好不让凡人失望。

据说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契约配偶而已。

只是不知为何后来又成了假戏真做、真假难辨的配偶真神,其中缘由旁人实在难以看清。

扶桑与琨瑶,听起来倒像是话本子里头,公子小姐的名字。

 

南极仙翁又大声宣布道:“今日,首先进行王母娘娘与箕宿星君的七位仙女的拜师仪式,正式入我昆仑派师门!”

话语一出,一片哗然。

众人只道今日是箕星家七仙女的封仙位大典,却没想到怎么竟与王母娘娘有关,还要进行拜师仪式,拜入昆仑派师门也便罢了,却没想会直接拜入王母娘娘麾下!

要知道,王母娘娘琨瑶,已是几万年没有收徒了,她亲自收的徒弟,甚至早已有了徒孙、曾徒孙,而她本人,都早已是昆仑派的祖师爷了,她的一众弟子的弟子,都是拿她做祖师爷拜的。

一众三拜九叩、敬茶、诵《拜师帖》、呈拜师礼金等复杂繁琐的拜师礼仪之后,王母娘娘便亲诵昆仑门规,十分温柔地为她们亲手加持师门的灌顶纶巾。

众人只觉得奇怪,一时间都露出疑惑纳闷的神情来:

拜入王母娘娘的师门与封仙位,又有甚么关系?

为甚么要先做拜师的道场呢?

玄参在一旁,撇嘴道:“哎,少爷,您瞧见了没?箕星不过是二十八星宿之一,顶多再加个风神的名号,现今却如此兴师动众、大张旗鼓,为了家族兴旺,拼尽全力也要为自己的七个女儿谋划前程!”

阎夜不语,只是仰头远远地瞧着这繁华绚丽的拜师道场。

 

仪式结束,王母娘娘琨瑶向众人道:“这箕家七女与我,饶是有缘,我的名字琨瑶,乃王字旁的双字,没想箕星家的七个女儿亦是如此,王字旁的名字并不多见,我瞧着她们,甚是喜爱,故此纳入门下。”

玄参低声对阎夜道:“哼!她昧着良心说出的这一番话我可是不信,怎么瞧都像受了天帝的威胁,才说出这么一番话的。”

阎夜皱着眉,做了个“嘘”的手势。

琨瑶又道:“至于如何封仙位,封甚么仙位,都是天帝的决策,我还不太知道,那么便请天帝现身,为她们亲封仙位罢!”

琨瑶说毕,坐下,长吁一口气。

 

只见一身龙鳞金甲的天帝隐隐现身,坐在半空中悬着的空龙椅上便道:“前些日子,朕下旨让箕星带着他的七个女儿去了凡间一遭儿,做了个大任务,完成得十分好,令朕十分满意,琨瑶那里恰好也缺几个做事的位置,便让她们一齐去帮琨瑶做些事情,分忧解难罢了!”

又示意仙童呈上天旨,他打开便大声念道:“鉴于箕星家的七个女儿,上次奉旨下凡执行的任务表现极好,大有前途,乃当代年轻人的楷模,朕与众神仙商定,决意对她们七人逐封仙位,这七人依次是珍珠、珊瑚、璎珞、琉璃、琥珀、玛瑙、琳琅,今日封仙之后,合做七仙女,在王母琨瑶那里奉旨当差。”

不愧是天帝,说出的声音震慑四方八极,说完后又接着道:“请大女珍珠前来。”

珍珠腾云来到天帝面前跪拜,天帝伸手为她亲授仙位,之后便道:“珍珠,做黄衣仙子,赐仙位:神翼仙君。自此掌管天界神鸟!”

孟昭差点儿以为自己听岔了,可天帝离她虽远,但字字顿顿都响彻云霄,如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众人一片惊啧讶异之声。

方才天帝说“做些事情、分忧解难”,本以为便是做个园丁,替王母管理一下昆仑山上的奇山仙草,没想到却将王母手里管理天界神鸟的权利直接交给了她。

 

接着,天帝又接着宣读其余仙子的仙位安排,他道:“二女珊瑚,橙衣仙子,赐仙位:琼华仙君,掌管天界花朵。”

珊瑚去天帝面前跪拜,接受仙位,披上所属的仙官官服,乃是七彩花瓣组成的绮丽披风。

众人又一片惊啧之声。

“三女璎珞,红衣仙子,赐仙位:飞鸿仙君,赐白色仙鹿一头,赐飞虹剑,修习布虹之术,从此掌管天界飞虹。”

璎珞去天帝面前跪拜,天帝面露微笑,送上飞虹剑与璎珞,又命仙童牵过白色仙鹿,将缰绳递给璎珞,璎珞皆双手接过,叩谢圣恩。

受完仙位之后,璎珞披上了所属的仙官官服,乃是七色虹彩织成的透明而华丽的披风。

“四女琉璃,蓝衣仙子,赐仙位:掌园仙君,替西王母掌管蟠桃圣园。”

“五女琥珀,绿衣仙子,赐仙位:玉莹仙君,掌管天界无主玉石。”

“六女玛瑙,青衣仙子,赐仙位:仙露玉女,赐白玛瑙玉瓶,今后手持白色玛瑙玉瓶,掌管天界仙露。”

“七女琳琅,紫衣仙子,赐仙位:织锦仙君,赐七巧玲珑梭,今后手持七窍玲珑梭,负责编织七彩霞锦,将霞锦化作天边彩云。”

7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