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你要做什么?”平宸惊诧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玺印在那里面?”

平宗冷笑:“连这个都想不明白,你还配说自己是天下之主吗?”

他早已经失去耐性,索性自己拿出皇帝的玉玺在那份退位诏书上重重印了下去。

“你!”平宸气得浑身发抖,“我不承认!这不是朕的本意,我不会退位,不会认输!”

平宗淡淡地说:“这只怕就不由你做主了。”他拍了两下掌,屋门被推开,楚勒带着几个侍卫进来,靴子踏在地板上发出整齐肃然的声音,令平宸不由自主地一震,声音变得尖锐刺耳:“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要造反吗?!”

平宗淡淡地说:“皇帝已经写下退位诏书,将改封梁国公,迁往侧殿暂时居住。请梁公现在就过去吧。”

楚勒带人走到平宸面前,恭谨行礼:“梁公,请吧。”

平宸暴跳如雷:“你们谁敢碰我?我不走,我是皇帝,我不会向你们妥协,你们想要我的皇位,除非我死!”

平宗突然暴喝:“那就去死!”

他从来没有如此暴怒过,声音如霹雳响过,殿梁上的灰尘被震得簌簌落下。

平宸被他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两眼圆睁,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不由自主地后退,后背撞在了楚勒的身上,自己吓得一震,赶紧向一旁让去。

“我给你一条生路,你如果不走,就还有一条死路让你选。你已经比平若幸运太多,你是皇帝,在这御座上端坐便是对祖先最大的孝顺,为了这个才给你留一条后路。平若却没有这样的运气,”平宗说到平若眼睛发红:“他会被仗毙,是替你死的,你最好记住!”

平宸终于惊慌了起来,突然过去抓住平宗的胳膊:“阿兄,你不能杀了平若,他是你的儿子啊!你饶他一命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指使他的,我是主谋,他是迫于我的强求才这么做的,阿兄,你不要杀他,我退位,我不做这个皇帝了,让给你做,我去做梁国公,不,你让我做庶人,用这爵位换阿若一命,阿兄,我求求你……”

平宗垂目看着他顺着自己的腿跪了下去,对他一连串的哀求无动于衷。

如果一个人以为自己能够做想做的事情而不承担任何的后果,他如果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皇帝和臣子的区别就在于,皇帝的错误会有人替他承担,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平宗比任何人都想赦免平若。平宸此刻哀求的每一句话他都愿意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如果有人能在他的位置上替他做出决断,平宗会毫不犹豫地跪下恳求,放过自己这个唯一成年的儿子。

但是不行。此时此刻做出任何决定都攸关成败的人是他,他没有资格放任自己恣情任性。

平宗看着苦苦哀求自己的平宸,心头某一处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他长叹了一声,向外走去。

殿门口有高高的门槛,平宗抬脚迈过去的时候有些担心,怕自己过不了这个坎,怕自己不够坚定果断。

“把梁公送去偏殿歇息。召集百官立即到太华殿来,命礼部准备太庙祭祀,告祭昭穆,新帝即将登基御极。”平宗缓缓地吩咐等候在门外的中书侍郎杨济,声音疲惫沉重。

这是一场战争,必须按照既定的战术进行。而战争挑战的,从来都是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杨济领命匆匆去传达。

平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袍服,准备奔赴下一个战场。丹陛下,焉赉匆匆奔跑过来。

“焉赉,什么事儿?”自从得知晗辛失踪后,平宗只给了焉赉一个任务,找到她。此时看到他一个人突然惊慌地跑过来,平宗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焉赉来到他的身边一跪不起,沉声说:“刚才属下去宗正寺,发现叶初雪已经不在那里了。”

平宗的双眉重重挤在了一起。

210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