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0]

很多年后,当兰德·林回忆起在S-AF服役的那段时光,首先会想起登陆佛明伦州的那场台风。当时他冒着大雨前往弗戈森诺,两边溅起的积水让他疑心自己驾驶的不是一台摩托而是一艘快艇。暴雨劈头盖脸地浇下来,雨水像条小瀑布似的冲刷着林的护目镜,在模糊的视线里他只能辨析到闪烁在不远处的交通信号灯。林不得不几次停下来检查自己雨衣下面的长方型背包有没有被淋湿,那个黑色旧背包里只有一样东西,就是陪伴他横跨数千公里来到这儿的狙击枪。

 

为此波尔德很长一段时间都笑称林是个携台风一同到来的男人,当然那已经是他们成为朋友很久以后的事情。

 

 

 

 

[1]

坐落在S-AF基地西北方的弗戈森诺空军学校占地2.1万英亩,其硬件条件与教学质量皆在柯纳维亚国内首屈一指,不过与达索麻州的公立学校申科维奇不同,弗戈森诺原本属于不折不扣的贵族学校,血统与金钱一度是该校的入门标准,最近十年才开始渐渐接收平民学生,但入学条件极为严苛,每年能够顺利过关的平民生比例只占总新生人数的不到1/2。

 

对于增加平民就读名额,弗戈森诺官方对外的解释是“希望让更多适合成为空军的优秀年轻人获得更好的受教机会”,但实际上是因为弗戈森诺这些年太过固守传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生源范围,而在最近二十年里,弗戈森诺的“劲敌”申科维奇没少向国防部输送大批优秀的毕业生,甚至连现在的空军总司令都是申科维奇人。这让在国防系统中渐渐丧失话语权的弗戈森诺派系愈加不安,因此试图用其他方法重新稳固弗戈森诺“第一空军学校”的位置。

 

“有时候同行之间的竞争,真是远比家国仇恨还要来得激烈啊。”十年前在签署同意平民生入校就读的文件时,弗戈森诺的校长莱达·凯纳普摇头苦笑着对他的事务官感慨道。

 

正如凯纳普校长所说,自建校以来,百年里弗戈森诺与申科维奇之间的明争暗斗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从投资建设到师资扩充等等等等,无一不是两者比较的内容。在这种气氛的影响下,两所学校的学生也是彼此看不顺眼,互相攻击更是家常便饭。每年由权威杂志《Sky Up!!》评选出来“不败苍鹰TOP10”的优秀飞行员名单总会在两所学校之间引发一场口水战,就像在去年的评选中,出身弗戈森诺的飞行员有四名当选,而申科维奇的飞行员只占三名,为此申科维奇的学生专门制作了一个讽刺弗戈森诺的手机游戏名叫《Hell,Forgesonno!!》(《去死吧,弗戈森诺!!》),据说在普通玩家中还意外地特别受欢迎,高居热门游戏排行榜首数月不下。弗戈森诺校方特地封锁了校内IP,禁止学生们去玩。

 

而学生之间的这种偏见会一直延续到他们毕业服役乃至后来的军中合作。传说在国防军中私下里还有特别成立的弗戈森诺生或者申科维奇生俱乐部,两个俱乐部每次举行聚会的时间都一样,并且双方会故意选在同一地点,再在各自的大厅前挂上“弗戈森诺/申科维奇俱乐部专用会场,惟独申科维奇/弗戈森诺毕业生不得进入,除此之外狗可以,猫也行。”的指示牌……当然这些都是无从考证的流言就是了。

 

此时正值布露瓦德历247年5月末,年内第一场台风“美杜莎”早早在佛明伦州登陆,S-AF空军基地预定的军演训练也不得不进行了推迟,而弗戈森诺的空军课程全部改到了室内,接二连三枯燥无趣的理论课让刚刚成为二年级生不久的安弗洛·波尔德痛苦不迭。

 

“一定要注重每次飞行前填写的飞行计划,哪怕当你们成为真正的飞行员之后也必须在每次飞行前把自己的飞行计划上传到FAA。不要小看飞行计划,它能有效地让人获知你的飞行路线、机载燃油量、机组人数与飞行时间,一旦执行飞行的飞官在计划时间内没有到达目的地并通过网络关闭数据站的飞行计划,那么搜查工作就会依照计划上的数据进行展开……”

 

波尔德忍不住对着站讲台上照本宣科的伯米尔教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伯米尔教授高度近视,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的少年如果想要被他识别出来,波尔德放心地猜想那自己至少得拥有一架战斗机的体积才行。

 

不同于之前天气预报报道的“‘美杜莎’将是一场小规模的登陆台风,预计不会对广大市民的出行与正常生活产生严重影响”那样,佛明伦州已经连续第五天处于暴风雨的天气中了,每天从寝室到教室这点距离,波尔德都行进艰难得恨不能直接抱着行李干脆睡在教室里。之前他用手机刷新闻,得知州里所有交通道路都已经全线封闭,不放心地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姐姐说自己公司已经放了假,这几天一直跟父母三人在家。波尔德家一层是他妈妈自己打理的一间小咖啡店,所以在食材储备上倒是不用担心。于是波尔德放心地结束了通话,之后再次打开了与S-AF联系的专用电子邮箱,里面一如既往的空空荡荡。

 

哪怕只是跟我再次确认一下待命要求也好啊……

 

虽然知道这么想有点任性,但少年还是忍不住有点沮丧。

 

“嘿,你在发什么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别的座位窜过来的皮埃伸手在波尔德眼前挥了挥。

 

“我这是在思考。”

 

“是吗,原来你思考时的面部表现是眼神呆滞啊。”皮埃损了他一句,接着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我这里有一条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哦~要听吗?哎,要听吗?”

 

“免费的快说,要钱的免谈。”深知皮埃喜欢八卦与卖弄性格的波尔德懒洋洋地回答道,接着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如果是偷跑期末考试题的话,倒是可以再商量。”

 

“你想得美,我现在哪还敢再做那种事!”曾经靠卖考试题赚零花钱的皮埃做了个泄气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听说啊,咱们年级要来一个转校生……”

 

“……哦。”波尔德立刻掐掉了声音里原本就不怎么高的热情,“他有超能力吗?能毁灭地球吗?我们可以抢在军方抓他去做人体试验前请他把弗戈森诺的教导处先炸了吗?”

 

波尔德不明白为什么皮埃会把一个转校生的事情当做新闻来说。果然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吗?

 

“你听我把话说完嘛!那个转校生与咱们不一样,是个上过战场货真价实的士兵哦,据说比咱们稍微大一点,不知因为啥关系留级一年,或许是怕脑袋太笨跟不上吧,”皮埃耸耸肩,不负责任地猜测道,“毕竟你也知道的,弗戈森诺在所有军校中都算牛气冲天嘛~”“……会吗,不觉得。”认为皮埃完全逻辑混乱的波尔德翻开书,按照讲台上伯米尔教授给出的参考心不在焉地划着期末考试的复习范围,听到对方是个经历过战争的士兵,波尔德不禁想起S-AF更衣室自己衣柜里那一小堆并不属于他的东西,这让少年没由来地心有余悸。

 

完全没有注意到波尔德表情的皮埃自顾自地接着说:“而且啊,他还没有经过任何入学考试哦,直接校长特批呢,也不知道校长成天都想些什么,一会儿给这个开绿灯,一会儿给那个开绿灯,一会儿这个可以不用考试,一会儿那个考试作弊了可以交易……”

 

皮埃这次终于意识到自己哪里说得不对了。

 

“啊,小弗,我不是故意要说你的……而且你的‘作弊’不太一样……”见波尔德无动于衷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做着笔记,皮埃挠挠头,讨好地又黏了过去,“中午请你吃炒面还不行吗?”

 

“……大盘装?”恐怕波尔德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实在是个极好说话的人。

 

“没问题!!”皮埃拍拍胸脯,“……不过S-AF一次性发了你那么多补贴,你竟然还不打算去‘Airdrop’吃个大餐吗?”

 

皮埃说的“Airdrop”位于弗戈森诺学院信号山山顶,是家档次极高的西式餐厅,在佛明伦州当地权威的美食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平时只有一些高级军官与贵族学生才会在那里消费,波尔德与皮埃这种平民学生自然没有机会进去,不过他们倒是没少坐在信号山脚下的长凳上,一边看着山顶那幢红色的建筑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牛角面包,就像对待墙上的咸鱼般,安慰自己“Airdrop”里面的面包咬起来估计也就是现在嘴里的这个味儿。……如果他们的菜单里也提供牛角面包的话。

 

 “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哎!”波尔德感慨。因为军演的关系,S-AF这次发给每位僚机飞行员的补贴对手头一直不怎么宽裕的波尔德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他有点想给自己买一辆摩托车——波尔德想要摩托车很久了,这样他就不用总挤公交回家或者去S-AF了。这样想着的他用手机刷开经常蹲点专过眼瘾的一家专卖店,看看有什么价位自己可以承受。

 

“啊,‘飓风’!”皮埃的脑袋凑了过来,“这辆酷毙了!我喜欢!”

 

“喜欢跟买得起是两码事。”波尔德说,“‘飓风’的最低配置都要9000f+,我哪搞那么多钱去。”

 

“卖肾啊,反正你身上有两个呢。”皮埃有些愤愤然,“我的祖先真没有远见,他们如果能多留给我几个肾给我去卖,搞不好我现在早就富可敌国了!”

 

“……那还真是具有创意的善良祖先。”

 

对波尔德的嘲笑全然不在意的皮埃突然想起来:“其实小弗你还可以卖照片啊,王牌飞行员的照片还是很有市场的!”

 

“我不过是个僚机伴飞员……等等,你说的是让我去卖鲁迪斯的照片?”

 

“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你还可以卖他的签名照片,那样会更赚钱哦!要我说鲁迪斯这个人真是没有商业头脑,网上很多军迷求他的签名,多少钱的都有,昨天我还看到有人高价求任何一件鲁迪斯用过的东西呢。”

 

“他穿过的袜子行吗?”波尔德讽刺道。

 

“你能弄来我就能找到买家!!利润我们七三分!!问题是你能弄来吗?”皮埃将了他一军。

 

波尔德向天翻了一个白眼。

130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