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

军演将近,邓肯的工作比往日更加繁忙。身为S-AF主持联队“雷鸟”的队长,邓肯不仅要经手联队里的一切工作,还要辅佐达沃尼少将处理基地的相关事务。……当然或许说“辅佐”并不确切,就比如此时此刻,邓肯正在为军演的编排阵型在桌前焦头烂额,而达沃尼少将就像是客人一样,舒舒服服地坐在一边的沙发里悠然自得地啜饮着刚刚泡好的花茶。他所要做的唯一工作就是接过邓肯递过来的文件,之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邓肯已经不记得最近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了——虽然他在市内有一间公寓的事让很多同僚都感到吃惊。在他们眼里,邓肯就像是一部精密的人形仪器,从来不会犯错也不用休息,所谓的家自然就是他在S-AF的办公室啦,他就像是扎根在S-AF空军基地的幽灵,甚至下层军官在无聊的时候还为“邓肯中校究竟有没有穿过便装?”打过赌。他们认为邓肯就是生而应该做军人的,严苛,冷静,坚韧,忠实而沉默。

 

“这份情报是哪儿来的?”邓肯把一份报告书“啪”地合上,保持双眉紧皱的动作抬起了头,极简的棕色办公桌外,站着的是他的副官霍华德少尉,一个有着暗红色头发的雀斑青年。邓肯原本是个难得的既可应对战场,又对文书工作得心应手的军人,如果不是上级不答应,当时刚刚升至校级军官的他甚至不想要副官,而霍华德就是凭借出色的情报能力最后成为了邓肯的幕僚。

 

“是国防部的战略情报科,长官。”霍华德少尉回答。

 

“我当然知道这是战略情报科的情报,”邓肯用报告书卷起来轻轻地敲击着自己的桌面,“我问的是你是怎么搞到手的,这份情报肯定还没有下发到各个基地。”

 

“……是罗莎给我的。”在一旁达沃尼少将立刻来了精神的八卦视线下,年轻的少尉有些不好意思,红着一张像是苹果熟透了的脸说,“她只是随便提了一句,但我想或许少将与您会想看,就千方百计跟她要来了。”

 

罗莎是霍华德新交的女朋友,在国防部战略情报科工作。说也奇怪,其貌不扬的霍华德非常受女性欢迎,身边总是不乏各种女孩子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这让许多人都非常羡慕,当然其中并不包括对他人私生活完全不感兴趣的邓肯就是了。

 

“嗯,好吧,我会综合其他的情报再多些考虑的。不过与这份情报相关的信息我要求你继续追踪,因为我们还需要再多一点内容才能做判断。”说着邓肯向达沃尼少将的方向探过身,“这样可以吗,阁下?”

 

达沃尼少将点点头:“霍华德少尉,你还有再从你的女朋友那儿听到什么吗,都说说看吧。”

 

“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罗莎说国防部认为在军演期间作为指挥部的S-AF有可能遭遇袭击是无稽之谈,因此要求战略情报科无视这条情报,不许下放。”霍华德回答说,“果然阁下与中校并不这么想吗?”

 

邓肯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虽然我认为现在S-AF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任何突发事件,但相对的,我也不觉得这次军演能完全杜绝一切安全隐患。”

 

“在这个节骨眼上国防部搞军演无非是想要对瑞肯库尔进一步威慑,然效果却很可能是告诉他们‘你看我们这两年都恢复得差不多啦,又可以去前线送死啦’~”达沃尼少将捏着嗓子恶声恶气地说,“之后瑞肯库尔那边如果再会错意地来个回应,恭喜他们,和平就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至于把军演地点选在了佛明伦州,让最近五年里一直在休养生息的S-AF作为指挥本部,态度难道不是很明显吗?”

 

S-AF空军基地所拥有的空战力量,曾经作为主力军于五年前的会战里在前线浴血拼杀,当时几乎被打散,邓肯所在的“雷鸟”联队伤亡尤其惨重,最后与另外两支同样元气大伤的联队整编在了一起。为了保留“雷鸟”的根基,国防部见战局减缓,于是将“雷鸟”从火线撤回,让他们休养生息。

 

“少将的意思是,国防部想要借这次军演传达一个信号?”霍华德少尉反应得很快,“如果发生战争,这次S-AF还要作为先锋部队?”

 

“所以说这是一块烫手山芋啊。”少将端起茶杯像是怕烫似的吹着,其实那杯茶早已经凉了,邓肯知道少将的这个习惯,一旦他有太多顾虑又无法表达的时候,达沃尼少将就会做一些毫无意义的动作来掩饰,“很多人都觉得五年里一直吃白饭的S-AF这次真好命,作为联合军演的指挥本部一定是我去抱了国防部长的大腿,我要是再抱怨什么就是得便宜又卖乖了……不过,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鲁迪斯也不会暂时调任S-AF,我更没可能在有生之年亲眼见识White phantom的操作系统了……算了,算了。”活到这个年纪,达沃尼少将总是知道要怎样才能让自己开心一点。

 

“那个……”霍华德少尉突然出声,看到邓肯正抬头看着自己,一脸雀斑的大男孩说道,“说到鲁迪斯上尉,这些天都没有看到他哎,基地的大家实在很希望他能参加我们特地举办的欢迎会……”

 

“是整人大会才对吧。”邓肯当年经历过所谓的新人欢迎会,即使现在回想,也依旧觉得真是让人欲哭无泪的捉弄,他不认为这个流传在S-AF已久的传统能有什么改变,“鲁迪斯被弗戈森诺邀去做客座讲师了。”

 

“哦~~~”达沃尼少将发出了意义不明的长音,“那还真是稀奇,鲁迪斯在人际上可是出了名的不给面子,连军部授勋都次次缺席,他唯一一次出席还是由咱们司令亲自颁发的那次吧……”

 

“其实我也有点好奇。”虽然这么说着,邓肯的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波澜,如果不是太了解他的性格,旁人一定会以为他只是为了迎合达沃尼少将而进行的敷衍,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他前几天来找过我——他说阁下告诉他一切生活上的事情都可以直接找我来解决,于是鲁迪斯问我可不可以在S-AF给他一些自由时间,他想一周去弗戈森诺讲两次课,当然如果S-AF对他另有安排,他会推掉学校的邀请,一心服役。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他的这个要求……虽然我不是弗戈森诺毕业的。”邓肯说。

 

“听起来真是个好人啊。”霍华德少尉由衷地感叹道,“我还以为从前线回来的王牌飞行员都会不好相处呢……说来中校,中校,大家都很希望你能在模拟飞行中跟鲁迪斯上尉较量一回啊,好歹叫他知道一下咱们‘雷鸟’联队的厉害!”已经完全进入到办公室闲聊状态的霍华德少尉冒冒失失地建议着。以他的年龄是不可能亲历十五年前邓肯与达沃尼少将之间那场比试的,直到现在这个轶闻还在S-AF被老兵们津津乐道,所以霍华德少尉非常希望自己可以获得一次亲历的机会。

 

邓肯飞快地看了达沃尼少将一眼,双鬓早已斑白的老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呵呵笑起来:“我也很期待你跟鲁迪斯之间的切磋啊中校,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把库宁格特跟波尔德也带上,那两个孩子的试飞录像我这两天一直反复播放,小心哦,搞不好他们未来很可能破掉你们的击坠记录啊……就像你当初超越我一样。”

 

邓肯把刚刚整理好的文件在桌面上墩齐,头也不抬地回答说:“这个恐怕有点难度,我还仍旧是个现役飞行员。”

 

达沃尼少将所了解的邓肯就是这个样子,百分七十的严谨与稳重,百分二十九的克制与自责,剩下的百分之一则是他故意隐藏起来的如火一般的狂妄与好胜。而这百分之一,就是在S-AF最早认识邓肯的那些人,所被他吸引的东西。

 

“我刚才就想问了,中校您这是在整理什么资料?”霍华德少尉开口道,“不如我也来帮忙吧。”

 

“我在找一个人的档案,我记得他明明在S-AF效力过,但是数据库里就是找不到了,所以我想从纸文件入手看看,电子数据库终究还是靠不住。”说着邓肯把一张小纸条递给了自己的副官:“就是这个名字。”

5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