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罗环知道,自己正在别人的梦里。

有人正在梦里慢慢的穿过一条幽暗而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的走廊。

脚步声空洞的回荡,走廊里泛着微微的光,两边的墙壁布满诡异图案和字迹,生物一样在微光里悄无声息的蠕动。

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扇门,慢慢的滑开。

立刻,创世一般丰沛的金黄色光芒流泻了出来,然后,就在如此丰美的光线里,忽然整个空间开始毁灭一般的震动!

似乎是巨人的拳头敲打着大地,地面波浪一样的剧烈抖动,墙壁开始崩塌断裂,梦的主人在这一刻,仿佛要拥抱世界一般向前伸展手臂,然后,巨大的轰鸣振动整个空间,一切画面都在席卷而来的光的海洋里迅速消失,神圣而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罗环耳边——罗环很清楚,这个梦到这里即将结束了。

极度灿烂的光之后,有黑暗笼罩下来。

然后,那个声音说:

“我们因此而生。”

“我们也因此而亡。”

 

“……”罗环慢慢睁开双眼。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近乎于无色的银白,她眨眨眼,暖黄色的灯光才慢慢渗入眼帘。歪头,窗外一片深夜的漆黑。然后她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那片银白的来源:一只正趴在她胸口,用力摇晃九条尾巴的银色狐狸:“华阳,我给你三秒钟时间滚下来。”

银白色的小狐狸一听这话立刻委屈的瞪大了一双绯红色的眼睛,口吐人言:“罗环,你讲点良心好不好,我是看你做噩梦来好心叫醒你诶!”

“……三。”完全没听它在啰嗦,数到三,罗环一把拽住它九条尾巴中的一条,用力一丢,银白色的抛物线完美成形。

一声巨响过后,狐狸皮一张贴着墙壁滑落,差点被摔成饼的狐狸泪眼汪汪的蹲在角落里面灰暗。

电视还开着,深夜新闻的主持正用一种隐藏着幸灾乐祸的语气播报:“据悉……这已经是发生在今年的第五起离奇死亡……满月的夜晚发生……死者体内部分器官离弃失踪……”

罗环听着新闻,理都不理它,径自下床换好衣服,吩咐道:“华阳,准备一下,有客人要来了。”

“……你又做了那个梦?”

有着一头长到小腿,漆黑笔直头发少女扣扣子的手停顿了一下,她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只要她一做那个梦,在她周围,就会发生奇妙的事情,自从三年前,捡到华阳,她开始做“生意”开始,怪事倒是不再发生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旦做了这个梦,必然有求助者上门。

看她穿好了衣服,华阳立刻跳进她外套放下的貌兜里,舒舒服服的蜷成一小团。

果不其然,罗环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接通通讯,从话筒里传出了一个非常优雅的中年妇人的声音:“罗环夜间骑士团吗?”

“是。”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委托您和您的同伴。”

“只要您肯支付我们提出的报酬,罗环夜间骑士团随时愿意为您效劳。”

对面的妇人略顿了顿:“……我只有一件事情拜托您。钱不是问题。”

“请先说出您的委托。”

“我希望您们可以保护我的女儿。”

“您是?”

对面的妇人顿了一下,以一种非常矜贵的语气答道:“鄙人姓叶。”

她一副理所当然罗环应该知道的态度,而罗环也确实立刻知道了对方反对身份。

同时,电视里主持人的幸灾乐祸也到了最高点:“……这五起离奇死亡的受害者都是叶氏家族成员,警方疑为谋杀……”

在这个城市里,可以以理所当然,任何人都会知道的态度报出叶姓的家族,只有位于这个城市顶端的那一个而已。

而很显然,罗环没猜错。

罗环秀丽的唇边绽开了奇妙的微笑。

“啊……原来是叶夫人……”

叶夫人显然也听到了电视里的声音,她沉默了一下,答道:“我说过了,钱不是问题,但是我需要看到你们的能力。”

“没问题,但是请您到零学院来。”罗环满口答应,“我因为某种愿意,不能离开零学院,还请见谅。”

对面的妇人沉默了一下,还没等她回答,罗环继续说道:“而且,您最好晚上来,准确说,我的能力只在晚上才能发挥。”

妇人的沉默又持续了片刻,过了一会儿,她才答道:“……可是……”

“放心,夫人,今天是月圆之夜的第二天,之前已经有一个牺牲品死掉了,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了。啊,您别不信,您能找到我,就证明这个事情已经和人类无关了是不是?在非人类的世界里,时间和顺序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您放心,您的女儿至少在下一个月圆之前都是安全的。”

说完,罗环挂上了电话。

回头看时,从她帽子里跳出去的华阳早打开了电脑,两只粉嘟嘟的爪子熟练的敲打键盘,等罗环过去看的时候,关于这次委托的所有资料已经被整理得整整齐齐,做成了一个图文并茂的文档,等着她来看。

那是一连串针对一个家族的凶杀案。

从2008年的一月份开始,每一个月的满月之日发生一起,无论死者处于怎样严密的防范之下,转瞬之间毫无预兆的都会立刻死亡。死因无一例外都是急性心肌梗塞,然后,死者会失去体内一个非常重要的器官。

但是,没有外伤。就仿佛那个器官一开始就不在他体内一样。

这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叶氏家族已经为之付出五条生命的代价了。

“看起来很棘手哟~~”华阳毛茸茸的九条大尾巴拍打着桌面,罗环撇撇嘴,“不管怎样,只要他付钱,我们就接受,这是我们的原则。”

华阳耸耸肩,不说话,趴到她肩膀上聚精会神的和她一起看资料。

罗环浏览着叶氏家族的成员资料,打了个响指,“你说,要雇用我们的人是谁?”

叶氏家族里叶姓,有女儿的中年女性并不算是太少,华阳毛呼呼的爪子毫不犹豫的一爪拍在了其中一个女性的照片上。

“她!”华阳毫不犹豫。

照片上是一个美丽而高雅的中年女性——那是叶氏集团的董事长,叶氏这个金融帝国的统治者。

“宾果,我也猜是她。”然后,罗环转头,一把拎起了雪白的狐狸,微笑,然后一把又把它丢了出去:“华阳!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爪子没剪别乱摸我屏幕,我这是液晶屏!刮花了我拿你皮补!”

可怜的银色小狐狸又变成了一张狐狸皮,在罗环的怒吼中,缓缓的贴着墙壁滑了下去……

 

那通电话之后半个小时,罗环坐到了停在零学院的中庭的一辆豪华房车里。

夜色里,八座天使圣像沉默的围绕着中庭排列,他们脚下是一大片纯白的圣母百合,犹如海浪,在夜风里优雅的起伏。

不出她所料,坐在她对面的,果然和统治着叶氏家族的那个女子。

她的身边坐着一个非常美丽,娃娃一般的少女。

不是那种芭比一类的娃娃,而是宛如日本制造,用白瓷和最上等的丝绢制作出来的人偶一般的古典而精致,却又没有人偶那种冰冷的无机感,反而有给人一种温和而安定的感觉。

啊,是一个会让人忍不住喜欢的女孩子呢。

少女以非常安静而端庄的姿态坐在叶夫人身边,垂着眼睛,长长的,扇子一样的睫毛半掩着,在她美丽而静谧的容颜上投下细细的阴影。

“我需要保护的就是她,对吗?”罗环向少女抬了抬下巴,问道。

叶夫人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她,我的女儿叶想。”

她加重了语气,“我希望您能保护她。”她顿了顿,“而在此之前,我希望您可以展现您的实力给我。”

说到这里,叶夫人眯起了眼睛,“至少让我觉得您价值您所开出的那个天文数字。”

“啊,这个当然没问题。”罗环笑眯眯的答道。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被提起,叶想慢慢抬头,眨眼,浓密漆黑的睫毛翕动,呈现在罗环面前的,是一双非常美丽,呈现了翡翠一般美丽颜色的碧绿色眼睛。

那对眼睛温柔而笔直的看着她,清澈而毫无瑕疵。

因为这样的眼神,罗环对面前这美丽而安静的少女心下又多了几分好感。

好漂亮啊。

罗环在心里赞叹着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不对,她猛然发现,那对看向自己的眼睛,虽然笔直,也有焦距,却有点奇怪的感觉。

把她的资料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想了起来,面前这个少女在去年遭遇到了一次绑架袭击造成的车祸,在那场车祸里,她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和一双眼睛。

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移植者,她现在使用的应该是最新的电子神经元接驳技术,使得她的眼睛在每天有一定的时间拥有视力。

想到这里,她就不自觉地啰嗦了一句:“电子视神经接驳技术还不成熟,叶夫人,为了令媛着想,还是赶紧找适合的角膜移植吧。”

这句话刚一出口,叶夫人刀子一样的眼风就扫了过来,罗环咳嗽了一声,想想刚才看到的关于被害者的资料,说道:“叶夫人,您想必知道,在警方的调查里,叶氏家族每一个被害者被害在一个月前,也就是上一个被害者被害的当天,他们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这个梦似乎是相同的,但是他们都守口如瓶,不肯泄露一点对不是?”

叶夫人挑眉:“任何一个黑客都能做到知道这些情报。”

“没错。”罗环点头,“夫人,是不是令媛昨天也做了相同的梦了?”

叶夫人迟疑了一下,点头,罗环笑了起来,“那如果我说,我能知道那个梦是什么,您相不相信?”

叶夫人愣了愣,叶想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下,罗环摊手,“夫人介意让我表演一下吗?”

先点头的反而是一直没说话的叶想,少女先向母亲的方向看了看,又向罗环的方向看了看,对她露出一个温和坚定的笑容,她点点头,开口,声音清澈动听一如水晶纺成的琴弦被春风拂动,“我想试试,妈妈。”

 

罗环的探知方式非常简单,她用药物和温和的催眠术让叶想进入睡眠状态,然后靠近叶想,张大左眼,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叶想闭合的双眼。

是的,罗环具备的能力,是窥梦。

她是一个窥梦者。

她可以在自己睡着之后进入别人的梦中,也可以象现在这样,窥视别人的梦。

如果运气好,她甚至可以通过梦这个连接,进入到做梦的人所梦到的人的梦里。

窥梦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

凝视着叶想,左眼慢慢开始什么都看不到了,黑暗降临,过了片刻,黑暗里渐渐有光流淌了出来……

罗环本身的意识慢慢消失,所有的一切感知都成为了叶想所经历的……

 

叶想的梦里,有一个少年站在一团黑暗中,微笑着跟她说话。

她看不清那个少年的容颜,只知道他那双黑色的眼睛像是两只正在吐着信子的毒蛇,妩媚而残忍。

“我是死人的孩子。”他微笑着对她说。

“我是吸干了被人家称为我的母亲,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女人的血肉……在那个女人临死前的诅咒声里降生的。”他这么愉快的说着,甚至笑了起来,一双黑色的眼睛状似温柔的弯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期待我的到来——而这是多么让人觉得愉快的一件事情啊……”

然后,那个少年靠近她,抚摸上她柔嫩的脸颊。她努力睁大碧绿色的双眼,试图看清那少年的样子,却无论如何都只能看到那双妩媚而残忍的黑色眼睛。

冰一样冷的触感爬了上来,少年低头对着她说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接着少年就笑了起来,他离开了她一点儿,对她说:“我下个月圆就来找你,我的公主。”

 

意识在这一瞬间渐渐的回归,罗环知道,这是叶想清醒的前兆。

那个少年就是这一切的关键,直觉这么告诉叶想,努力驱动着自己的意识,她试图进入那个少年的梦中,黑暗里,象征着少年梦境的门扉在黑暗里打开,另外一个梦境出现在了罗环的意识中。

 

那是一个巨大的古墓,一群外国学者打扮的人正在小心的清理甬道的碎石,慢慢的,小心的向前面推进。

他们还拿着密封的瓦斯灯,从装备和衣着看来,像是将近百年前的人。

他们耐心而缓慢的挖开了甬道,在打开主墓室的一瞬间,他们完全惊呆了。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简直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宝库。

绘满了壁画的墙壁鲜艳如新,上面的图案仿佛是昨天才画上去的,无数听都没听过,样式古怪而精美的随葬品围绕着墓室中一具用纯金打造的棺椁整齐的排放着。

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没有人察觉到,奇异的、不应该出现在坟墓里的、仿佛是什么正在费力被开启的声音悄悄的回荡起来……

 

罗环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这个梦的主人在清醒中,她忽然觉得这个梦有点儿不对,她觉得自己——也就是梦的主人的视角非常奇怪,她仿佛是从什么东西里面向外窥视着他们的动作一样——她和那些考古人员之间似乎隔了很多东西,只是她的视线穿透那些东西毫不费力罢了。

她费力思考的同时,什么开启的声音越来越大,当几乎所有的考古成员都听到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他们看的正是罗环的方向!

从他们惊恐的瞳仁里,罗环清楚的看到了一个关于自己——也就是梦的主人倒影:墓室中央那个雕刻着奇妙水纹的黄金棺椁,正在缓慢的开启。

没有人能发一点声音,所有人都只能僵硬的,一动不动的看着棺盖逐渐打开。

一切都忽然安静,随着四周的寂静无声,黄金和黄金摩擦开启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棺盖慢慢推开,在那群人惊恐的眼睛里,罗环看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缓缓的、缓缓的从黄金棺椁之中伸了出来——

——如同是黄金盒子里以白玉雕刻的不祥之物对着这个世界伸出了手——

 

就在这一瞬间,罗环忽然觉得疼痛无比,有什么极度恶意的东西正向自己而来!

不好!被发现了!罗环的意识猛的回归,当她的意识可以驱动身体的一刹那,她用力闭上左眼,只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流出了眼睛。

可恶!她虽然逃得快,却还是被对方弄伤了。

罗环一咬牙,刚要睁开眼睛,忽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一双温度略低,却非常温柔的手盖上了她的眼睛。

熟悉的声音随着体温一起传了上来,“阿环,别睁眼,”

罗环难得的听话,只是下意识的微微翕动了一下眼睛,睫毛擦过对方非手掌,让对方笑了起来。

属于少年的,却奇异柔软的声音在她耳边悄然响起,“你要是这么一直听话就好了。”

说完,手掌移开,虽然对他说的第二句话很有些不满,但是对方没说可以睁眼,罗环还是乖乖的闭着眼睛。

然后她听到了叶想的声音,她轻轻的说:“别动。”下一秒,柔软的布料挨上自己的脸,擦去了什么,过了片刻,少年说好了,罗环才慢慢睁开眼。

视线里一片鲜红,果然是流血了。

她不在乎的刚要拿袖子抹眼睛,一方沾染了血迹的手绢递到了她面前,看了一眼叶想,她说了声谢谢,接过手绢擦着眼睛,擦干净之后,她转头看去,身后是一个清秀的银发少年。对她点点头,少年弯起了嘴唇,被银发覆盖住的眼睛也弯了起来,隐隐现出一抹极其娇艳的红色。

叶夫人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不知何时进来,一瞬间就悄无声息出现在她面前的银发少年,对方回了她一个柔软的笑容:“我叫华阳,罗环夜间骑士团的另一位成员哟~~”

 

罗环没有把追踪到的那个梦境告诉她们,她只是把叶想做的梦复述了一遍,夫人听完之后,脸色沉了沉,二话不说,拿起手机,迅速完成一长串指令,对罗环说:“您现在可以立刻去查一下您的账户,我已经把您要求的报酬汇了过去。”

罗环点点头,“因为我不方便出去,麻烦您让叶小姐转学进零学院好吗?”

“没有问题。”叶夫人一口答应,华阳微笑起来,他非常优雅的牵起叶想白皙从右手,在上面轻轻一吻,“从今天开始,到事情解决的那天为止,罗环都将是小小姐你你的骑士哟~~~”

他笑得眉眼弯弯,却不妨天外飞来一拳,“死狐狸!少给我趁机吃美女豆腐!”

看着被一拳k成蚊香眼的银发少年含着眼泪叫委屈和扯着他耳朵往上拎的罗环,叶想眨眨眼,忽然觉得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好多,做了那个梦之后压了自己满心的害怕仿佛在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了。

眼前的骑士们一定会保护她的。

她很坚定的这么想着。

 

mtu大厦是这个城市最昂贵的公寓之一,号称本市的地王。

这套公寓的顶楼别出心裁的设计成了全玻璃的穹顶,而这层楼的主人就在满天璀璨的星光中猛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浑身都是冷汗,抹了一把脸,他冷笑起来。

刚才有人试图偷窥他的梦。

是个技巧非常高明的家伙,直到他的梦快结束的时候,才让他察觉。将之驱逐了出去。

就是因为那个窥梦者才让他做了会让人心情不好的梦。

他再度冷笑,轻轻按了一下床边的按钮,投影仪的光芒刹那照亮了黑暗的空间。

面前出现的是一段又一段的录像,内容都是叶想。

她或坐或笑,姿态生动恬静,看上一眼都让人心里平静。

“下一个就是你了啊……叶想,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母亲要把你弄到零学院去了,明天我就能就看到你了哟~。”他用非常温柔的语调念着叶想的名字,一双漆黑的眼睛如毒蛇的信,残忍而妩媚。

 

叶家的效率不得不说非常之高,第二天刚上课,叶想就以转学生的身份到了罗环的班级,还非常巧的分配住进了罗环那间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

是说,美女的待遇就是好啊,当这个白瓷人偶一样美丽的少女推着轮椅出现在讲台上的时候,罗环非常清楚的听到了一群男生倒抽一口凉气,摩拳擦掌打算做护花使者的声音。

呀呀,看来高一三班即将不怎么太平了啊~~

罗环幸灾乐祸的想。

到了午休时间,罗环责无旁贷的领着叶想去寝室放东西,熟悉校园等等。

先带她回寝室,罗环惊讶的发现叶家的大小姐带来的东西很少,而这些很少的东西里最多的是各种盲文书籍。

“电子神经元接驳的视觉系统很不稳定,而且对视神经损伤很大,我一般都不使用的。现在就是关着的。”察觉到她的疑惑,叶想解释道。

“那你上课怎么办?”

“呃……高中的课程我很早之前就学完了……”

“……”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啊。身为贫民的罗环默默仰泪。

替她把东西安置好,随手从被子里抓出一根尾巴就顺手丢过去,“哪,公主,这是华阳,我养的宠物。”

华阳睡得正香,就被人抓住尾巴日的一声丢了出去,刚要大骂,抬头一看是罗环,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小小的粉嘟嘟的爪子示威的对罗环慌了慌:早晚有一天狐狸大爷要拿牙给你做脸部整容!

“啊,和昨天那位先生一个名字?”

罗环从来没打算让任何除了她之外的人明白一只狐狸如何在人形和狐形之间切换,所以她答得干脆无比简单利落:“同名,都是宠物,对了,你随便摸它,它不咬人的,就算被它牙齿挂几下也没事,它上个月刚打过狂犬疫苗。”

现在什么都看不到的叶想发誓,自己听到了怀里那只狐狸磨牙的声音。

汗啊……

帮着她收拾东西,又帮她熟悉环境,这一来二去就折腾得快上课了,又叮嘱了叶想几句,罗环抓着华阳雪白的耳朵一顿嘀咕,终于奔出了寝室。

随着她旋风一样的脚步疾走远去,叶想眨眨眼,忽然笑了起来。

“啊啊,罗环和华阳都是很好的人呢。”她把怀里柔软得像是云絮一般的小狐狸抱起来,亲昵的亲亲鼻子,“当然,小华阳你也是好狐狸哦。”

窗外有微风吹过,敞开的窗户窗帘拂动,有优雅的花香吹了进来,叶想闻了闻,发现是玫瑰的味道,她忽发奇想,拿了本书,抱着华阳摇着轮椅到了外面。

罗环是零学院的全额奖学金获得者,住的也是最好的两人一间的公寓式寝室。

她住在一楼,窗外就是一片玫瑰花圃,叶想摇着轮椅来到花圃里,选了一个阳光温暖的树荫下,翻开了书,慢慢用指尖一行一行摸了过去。

抬头看着少女白瓷一般白皙的容颜,华阳打了个哈欠,就趴在了她的膝盖上,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既然叶想不用上课也没关系,出于她的安全考虑,和华阳待在一起明显是比较明智的选择,罗环乐得把叶想和华阳丢在寝室,自己就滚去上课了——开玩笑,全勤可是年终奖学金评定时候的重要标准啊!不拿这笔钱她靠啥活,靠啥养活华阳那大胃王。

在向教室飞奔的时候,罗环悲哀的感觉到了自己肩膀上赚钱养家四个字的分量。

在她快速穿过中庭的时候,她和一个少年撞了一下,听到上课铃打第一遍了,罗环连看那少年一眼都来不及,一把把对方拉起来之后,匆匆说了句对不起,就向教室而去。

少年有着一张可以用妖娆来形容的美丽容颜,看着罗环远去的身影,少年轻轻理了理身上的衣衫,忽然唇角就挂起了优雅的笑意。

“刚才过去的那个女孩子身上有叶想的味道哦~~”非常诡异的,少年身旁空无一人,却有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感觉到了。冰,即便我遗忘了全世界所有的人,怎么可能遗忘掉叶想的事情呢?”他唤着那个只有声音出现的女子的名字,“然后,冰,我记得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替我交易今天的股票吧?嗯?”

“……你是个讨厌的家伙。”女音低低咒了一句,消失。

唇角上扬,少年看了一眼手里的报道通知,满不在乎的随手一丢,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向住宿区而去了。

女音忽然又冒出来了:“喂喂,你现在似乎应该先去学生科报道?”

“晚上一两节科,他们应该不会怎么在意。”少年无所谓的答道。

“……”女音这回彻底消失了。

绕过被八座天使圣像簇拥着的中庭,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大片玫瑰花圃,以及,一个树荫下的少女。

忽然一片风吹起,一片鲜红的玫瑰海洋微微荡漾起了妖艳的波纹,向少年倒去。

树下是少女背对着他,素净的白色衬衫微微染上了玫瑰花瓣的颜色,树荫下有投下来的模糊的金黄色光晕,让人在看的一瞬间有一种少女背后有一双金色羽翼的错觉。。

哎呀哎呀,任何人看到这一幕,大概都会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吧?

也不急着走近,他只是调转了一个可以看到少女面孔的方向,懒散的靠在树上,眯起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对面垂着一张白皙容颜,低头用手指一行一行读书的少女。

他看了一会儿,刚要走近,少女怀里那只银白的狐狸忽然张开了眼睛。

银色的狐狸有一对血一样红,让人惊心动魄的眼睛,

那双血红色的眸子冷漠的看着他,眼里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少年却全不在意,他兀自优哉游哉的晃了过去,质地优良的裤子摩擦着玫瑰花,发出沙沙的声音。

听到有人靠近她,叶想轻轻抬头,向声音来的方向看去,华阳一双红色的眼睛细了细,在她的膝盖上立了起来。

安抚着狐狸,叶想试探性的出声问道:“……请问,谁在哪边?”

啊啊……真好听的声音啊,上次听到,是六年前的事吧?少年唇边绽开了一丝非常优雅的微笑,他走到了叶想的面前,看了她一会儿,俯下身去。

人体的阴影笼罩上来,带了一种微凉的感觉,对方不说话,叶想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下意识的想去抱华阳,却发现华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跳走了。

“……小叶子不记得我了吗?真让人伤心。”属于少年的声音响了起来。柔和,动听,带了一种无法比拟的奢华感。

这是个陌生的声音,她确定没有听过,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小名?

“……”叶想没有说话,她向后缩了缩,手指按上轮椅上的按钮,手指却轻轻被少年握在了掌心。

“哪,我叫沐玄,这个名字小叶子你有没有印象?”

被他抓住指头的瞬间,叶想觉得一股寒意忽然缭绕而上,她用力抽了抽,少年握得明明不用力,却无法把自己的手指抽出来。

这人到底是谁?他想干嘛?她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

看着她翡翠一般碧绿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惊慌,沐玄满足的弯起了唇角,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嘴唇,“呀呀,别这样咬着嘛,我看了可也是会心疼的。”

他的手终于还是没有碰到叶想的嘴唇。

就在叶想感觉到人体的温度抬起手挡在脸前面的时候,水玄的手被捂住,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同学,这样不好的,人家女孩子想要你放手的时候,有点风度好不好?不要这么死皮赖脸嘛~~”

沐玄的手被从后方伸过来的一只手抓住,沐玄唇边的微笑不变,一点点抬眼。

轮椅后面是一名银发的高瘦少年,银色的头发,眼睛隐藏在头发下面,唇边挂着懒洋洋的笑,对他弯了弯唇角,银发少年俯身,一点点扳开他握住叶想手腕的手,才笑着考口:“对女孩子要温柔一些对不对?沐同学?”

叶想听出来这声音是华阳,她立刻向华阳的方向靠了靠。

“……”沐玄没说话,他看了片刻懒洋洋笑着,把双手都抄到长衬衫袖子里的华阳,片刻,忽然唇角一吊,“你是谁?”

“华阳。”

“……很高兴认识你。”沐玄礼貌对答,然后面对向叶想的方向,他单膝跪了下来,双手放在叶想的膝盖上,他用非常温柔的语调说:“叶想,我是为了你才出生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在说这句话的瞬间,他一双漆黑的眼睛宛如毒蛇的红信,残忍妩媚。

说完,他起身,礼貌的向两个人略一颔首,便向来时的方向而去。

看了他的背影片刻,华阳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我说,叶想,你真的不记得这人是谁?”

叶想茫然的摇头,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浑身一抖。

不……她记得这个人的——

这个人的声音和她做的那个梦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好讨厌啊……冰……”向教室的方向走去,沐玄孩子气的踢着石子,小小声的嘟囔着,“她忘了我,冰,怎么可以这样,她居然忘了我。”

“去去去,一边待着自己找乐子去,老娘忙着给你赚这个月的生活费呢!”

“呃……这确实比较重要……”民生大计民生大计……沐玄闭嘴,在快走到教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住脚步,非常小声的说:“冰,她真的忘了我。”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淡淡接道:“那不是正好,方便你慢慢报复不是?”

“啊啊,这么说也对,毕竟,她是最后一个了。”沐玄点点头,黑的看不到底的眼睛有趣的眯起,他非常小声又非常轻柔地说:“但是,我还是很不开心啊,她居然忘了我。”

他勾动唇角,美丽的脸上笑容都显得宛如雾气:“她怎么敢忘了我?冰,她怎么能忘了我?是她杀了我。”他声音越发柔和,一字一句,漆黑的眼睛妩媚又残忍:“她怎么敢——”

说到这里,他忽然煞住,笑了起来,“算了,毕竟如你所说,这样也蛮有趣的。”说完,他拾阶而上,进入了教学楼。

在一年三班门口停了下来,沐玄露出了十六岁这个年级该有的天真笑容,他推门而入,对着全班向老师行礼,“老师,您好,我是今天转学到这里的学生,我叫沐玄……”

 

罗环上完课带着食物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把足足十人份的食物摆到了双眼放光的华阳面前,又给自己和叶想一人一份,华阳欺负叶想眼睛看不到,没变成人也开口说话,装自己是人类。

它吧今天遇到沐玄的事情原原本本和罗环说了一遍,罗环正和一块排骨奋斗,听到这里,差点被骨头卡在喉咙里:“……惨了……”

“怎么了?”

“这小子今天下午转到我们班里,正好是我同桌。”罗环苦着脸说。

“我该说恭喜么?”华阳不知死活的说道,日的一声被罗环丢过来的骨头敲在尾巴上,疼得它惨叫一声。

相比于罗环他们暴力并对骂的日常吃饭方式,叶想斯斯文文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都罗环再次抓住华阳的尾巴,把它摔成一张狐狸皮之后,叶想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说实话,“罗环……那个……”

“嗯?”怎么了?

“我觉得……我觉得……沐玄的声音……跟我梦里的那个人的声音……非常像……”

罗环和华阳抢炸黄花鱼的手停顿了一下,“……哦……很像是吗?”

啧啧,以上条件综合一下,基本毫无疑问,凶手就是这叫沐玄的小子了。

少见啊,真少见啊,她罗环夜间骑士团在处理非人类事务这行里好歹也算有点名声了,怎么居然就有这么不带眼的自己送上门来?

嘿,有意思!

她看了一眼华阳,银狐正拿爪子顺着腮帮子上的胡子,瞥了她一眼,两人交换眼神,正是英雄所见略同。

终于吃饱,打了个饱嗝,罗环摸摸肚皮,跟华阳说了一声,就脚底抹油向教学楼冲去了。

“她去上晚自习吗?”叶想放下碗筷,问道。

华阳爪子捧着一只海碗舔着,心不在焉的答道:“貌似去打工了吧?她打工的兼职太多,我也不知道到底去干嘛了。”

叶想越发惊奇起来,她知道这次保护自己的事情,罗环收了一笔相当大的报酬,难道她还缺钱花?

听到她的疑问,吧碗叠起来收走打算拿去洗的华阳想了想,答道:“那家伙有不得不需要钱的理由。”

听起来……似乎是不方便让她知道的事情?叶想乖巧的点点头,爬到床上去看书。

看着看着,渐渐的,就有困意涌了上来……

慢慢的,她陷入了梦境之中……

142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