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6]

波尔德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戴上飞行头盔,顺着梯子爬进了蓝色的战斗机里。第一感觉就是这里与虚拟飞行的驾驶舱不同,后者由于空气不流通的关系,呼吸起来总觉得有点浑浊。波尔德连接好自己的氧气面罩,关闭了机舱内的空气交换装置,等待命令准备随时滑行起飞。少年有力的心跳像是打鼓一样,他几次用手扶在胸口,害怕自己的心脏会蹦出来。远处庞大的运输机在地勤的指挥下腾空而起,接着耳边的无线电传来了鲁迪斯的声音。

 

“波尔德准尉,我们走了。”

 

“是!”

 

白色的White Phantom像是一支离弦的箭蹿了出去,那是波尔德从没在任何影视作品与军事记录片中见识过的轻盈与力度的完美结合,它就像是一个喜欢跳舞的鬼魅,抑或是无脚的幽灵,波尔德完全看呆了。好在他很快地清醒过来,跟随White Phantom的脚步也开始在地面滑行。

 

少年突然变得平静起来,焦躁感也全数消失了。之前的那些担心,忐忑,不安,在他熟练而自然地操作起飞时,都变成了几万公里外无关的灰尘。越来越快的滑行让波尔德感到熟悉无比,跃入云层的时候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还身处模拟系统之中。

 

台风过后的佛明伦州上空如海洋般湛蓝,白色的云朵簇拥在少年的脚下,由于是向西飞行,就像是他们的飞机一直在追赶太阳。转眼之间S-AF基地已经不见了,波尔德贪婪地看着视野尽头的山峦与田野,还有头顶如同万丈深渊般没有尽头的苍穹。

 

……原来实飞是这样的感觉啊。

 

“嗨,新人,第一次飞行就忘记把起落架收回去真的可以吗?”

 

突然无线电里传来一阵陌生的轻快声音。

 

向来很容易上当的波尔德第一反应就是确认对方话里的内容,接着才意识到是被耍了。

 

“我才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呢。”波尔德说,“……你是谁?”

 

无线电里传来一阵开心的笑声,波尔德可以确定他应该就是运输机的驾驶员或者副座的什么人。

 

“嗨,亲爱的听众你好,这里是‘灯塔’,欢迎来到S-AF雷鸟联队,我将竭诚为您服务,欧尼斯特·迪翁,芳龄27岁,至今单身,如有兴趣,请介绍罩杯至少在C以上的漂亮姐姐给他认识哦。”

 

接着从无线电中继续传来这样的声音。波尔德一时间简直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在跟他讲话。

 

“波尔德准尉,请回话。”对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到底有没有一点新丁对于老兵的尊敬呀?”

 

“……是,是!”少年紧张得连无线电用语都忘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边终于像是憋不住了一样大笑起来,“鲁迪斯,鲁迪斯,你到底是依照什么标准选的搭档啊,他简直比沃尔夫家里那只总被猫咪抢走狗粮的杜宾犬都蠢!”

 

接着波尔德听到了自己长官用咳嗽掩饰掉笑意的声音:“迪翁,你也适可而止吧,不要老是欺负新人……万一你的语言炸弹击沉了我的僚飞可怎么办啊?我现在都已经在担心他落地时会不会忘记放起落架了。”

 

“我不会忘记的。”听到鲁迪斯也在开自己的玩笑,波尔德忍不住瓮声瓮气地回答,“我在模拟飞行中已经有上百次的飞行经验,累计飞行时间也早就超过350小时了。”

 

“哇,350小时耶,好了不起的飞行成就哎!等我想想,我达到这个成就时得到过什么奖励……”迪翁继续揶揄他,“啊,想起来了,被前辈说‘哇,350小时耶,好了不起的飞行成就哎!’所以放心吧小家伙儿,凭这个飞行时间一落地邓肯就会同意你来开运输机了!”

 

波尔德闭上了嘴巴,他不想再说话了。

 

“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你生气了吗?”

 

“……小家伙儿,你再不回话我就要上报了,不能及时回复‘灯塔’飞官的呼叫可是要受处分的哦~”

 

“我不叫小家伙儿,我叫波尔德。而且在你上报的时候我也会为自己辩护的,我不相信军部会不追究你的玩忽职守与骚扰问题,我不过是个军校生,还不能完全算是一名正牌军人,就算有军事处罚对我的影响也肯定不如你大,”波尔德连珠炮地说道,“随便你是什么军衔的迪翁先生,You Copy?”

 

“……鲁迪斯,你就不能换一个好玩一点的搭档来吗?比如库宁格特,好歹是个萌妹,我不喜欢缺乏幽默感的臭小鬼。”迪翁毫不避讳波尔德的存在,对鲁迪斯说。

 

“明明是你不对在先吧,并不是每一个新人都能完全消化你的……热情。”鲁迪斯明显想了一下措辞,他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让波尔德觉得带着极其陌生的距离感,“波尔德准尉,希望你不要在意迪翁的玩笑,他一直是用这种方式跟人打招呼,相信我,他没有恶意的。”

 

“对的,我发誓我的心灵就像伯尼穆根的海水一般清澈!!!我的笑话就像你家的洗澡水一般温和!!!”迪翁说,“作为歉意,我来给你唱首歌吧!”

 

没等波尔德同意,迪翁就开始扯着公鸭嗓在无线电里唱起《那一天,我们都死了》。

 

如果这不是实飞而是模拟飞行,波尔德觉得自己一定会强行终止模拟系统,之后钻出机舱把飞行头盔当球踢。

 

 

飞行高度8000米,飞行距离已经达到总距离的3/5,预计在天黑之前就可以到达目的地。波尔德看着机舱外随着时间颜色越来越深的天空,依旧充满新奇。……如果迪翁没有继续唱歌的话,他的心情应该会更好一点。那个运输机的飞行员简直不知疲倦,他已经把无线电当卡拉OK般断断续续唱了好久了,现在正在用《宇宙之中》蹂躏少年的耳朵,原本波尔德很喜欢这首歌,但他现在可以发誓再也不会把这首歌翻出来听了。

 

“实飞的感觉怎么样?”这时无线电里传来鲁迪斯的声音,鲁迪斯说话时总是语气温和,音调柔软,不像许多军人说话那样铿锵洪亮,抑扬有力,所以给人的感觉反而像是个会在出门偶遇时跟你打招呼的邻家哥哥。

 

“也没有什么……”波尔德想了想说,“区别就是模拟飞行里不会有扰人的卡拉OK。”

 

鲁迪斯看了一眼被他的White Phantom与波尔德的Shark夹在中间的武装运输机,它的样子就像是一只黑色的鲸鱼,说:“迪翁曾经是我的战友,很遗憾,他的话痨程度与他的飞行技术成正比。当初有不少飞行员就是无法忍受他的话痨而纷纷申请去了别的联队,比如我。”

“嘿,嘿,鲁迪斯,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叫人伤心的话。”俨然把无线电当电话粥煲的迪翁假装伤心欲绝,“要是庞纳上将得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去的前线,一定会把我绑在起落架上反复在航母上弹射。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呀,叫他安度晚年别再徒增血腥的罪孽了,呜呜。”

 

“放心吧,他上周生日时,我绝对没在寄出的生日贺卡上写你曾经在牌局中出老千,上将之所以最后输得脱了军裤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鲁迪斯笑,“当然我也没有到里特的坟前告诉他当初是你偷喝了他的红酒,还把他特地藏起来的成人杂志都拿去厕所当手纸了。”“嘿,小家伙你看到没有,这个有着柯纳维亚第一王牌飞行员外表的,实际上是个会出卖战友的卑鄙男人,你们都被他翩翩君子的外表欺骗了!”迪翁对波尔德说,语气愤然。

 

“……我觉得无论是谁如果面对迪翁先生这样的战友,也会立刻开启毒舌属性吧。”波尔德不假思索地说。

 

“哎哎这种奇怪的2对1气氛是怎么回事?鲁迪斯,你是因为这孩子是你的无条件脑残粉才选他当僚机飞行员吗?”

 

波尔德的脸微微一热。刚才听着迪翁与鲁迪斯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他变得对鲁迪斯本人更是好奇,他很想了解鲁迪斯在成为White Phantom机师之前的故事,看得出来,迪翁这种旧时战友,对于鲁迪斯的意义是不同的。

 

等未来的什么时候,我与现在结识的战友再见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也会像鲁迪斯这样一反常态与他互相挤兑吗?

 

或者我也会成为鲁迪斯的战友吗?如果很多年以后重逢,他也会像对迪翁这样对我毫无隔阂地讲话吗?

 

心里划出无数问号的波尔德也觉得这些念头有点傻,毕竟他才真正结识鲁迪斯仅仅一周的时间,却已经在考虑那么久远那么久远之后的事情。

 

这时他的雷达探测显像器上突然有了动静,波尔德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远方有热源逼近!

 

显然鲁迪斯比他的反应更快,White Phantom突然向上爬升,明亮的干扰弹像是白色的屏障一样把波尔德的Shark与运输机笼罩在里面!

 

5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