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被那个梦境拉进去的时候,罗环正很勤勉的在实验室洗瓶子。

她是举着烧杯被拽进去的,进去的时候位置不太好,嘎巴一下瓶子撞树干上,碎了一地。

这都是钱啊啊啊啊啊啊!!!罗环愤怒的在心里惨叫,随即决定把这份愤怒转嫁给把自己拉进梦境里的混账身上。

不过说回来,可以把她也强行拉入的梦,要么是做梦的人拥有十分强大的精神力,要么……就是有人施展了术法,强制某人一定要做这个梦。

嗯……看起来,现在的情况是后者吧……在自己的意识消失之前,罗环感觉着构成这个梦境的力量,下了这样的判断。

那么,这到底是谁的梦呢……

 

小叶子啊,你要记住,外公啊,为了你创造了生命哦。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叶想关于幼时的记忆中的一个片段。

那时候她才五六岁吧?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和已经去世的外公在青翠的橡树下看书,美丽的清澈阳光像是流动在清新空气里的黄金,本来还在给她念故事的外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对她说着。

关于这件事,她记得很清楚,她连当时的空气里弥漫着的伯爵奶茶的味道都记忆犹新。

对了,后来发生什么了?

啊,她想起来了,她好奇的问外公,那是什么?什么是为她而创造的生命?

外公想了想,告诉她,那就是天使,只为她一个人而存在,只守护她一个人的天使。

然后外公笑眯眯的告诉她,因为她是个乖孩子,每天都乖乖的喝那些带着诡异腥味的药,所以才会有天使来保护她。

她问,那天使什么时候才能出现?

外公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的告诉她,只要她继续乖乖的,总有一天天使会出现的。

从那天开始,她喝那些腥腥的药的时候,都分外快乐起来。因为她天真的认为,自己每多喝一点,天使就会早一点出现。

然后发生了什么?

叶想有种感觉,之后发生的事情非常重要,她一定要知道。

想起来了……在某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她睡不着,悄悄爬起来,从窗户里向外看,天空打着闪,她不害怕,只觉得非常美丽。

然后,她看到了暴风雨的夜里,她的外公一个人提着一盏灯,向叶宅深处的花园走去。

那里外公和母亲父亲都无数次的告诫她,绝对不可以过去。

那是叶家的禁地。

外公这样的天气里这么晚去那里做什么?

她很好奇,但是一个孩童的好奇抵不上困倦,过了一会儿她就滚回床上继续睡着了。

醒来之后,叶想几乎忘记了这件事,后来,又是一个下雨的晚上,仿佛被什么召唤一样,她再度醒了过来,爬到窗台上,果不其然,她又看到了向后面的森林走去的外公……

后来,每一个雨夜她都会醒来,每次都会看见走向森林的外公。

啊,一定是那个森林有她的天使在!

外公上次说他正在造,外公每次去森林,一定都是去造天使去了!

然后,她苦苦的药喝得越来越多,外公去森林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偶尔不下雨的夜晚也去了。

叶想小小的心灵里充满了愉悦。她有种预感,她即将见到自己的天使了。

得出了这个结论,小小的叶想兴奋起来,于是,在某一个又看到老外公走向森林后的雨夜,她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了,等到早晨雨停了之后,她瞒着所有人,顺着地上还残留的脚印,向森林而去。

对,到这里都没错,她在森林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什么?

她想不起来,但是她一定要想起来!

 

记忆从漆黑的水底慢慢浮起,轮廓一点点清晰。

叶想走入了那座森林。

那是非常茂密的森林,阳光都几乎射不透这些百年老树丰茂的枝叶。

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不知道为什么,却不觉得害怕。

进入森林之后,落叶掩去了外公的脚印,她找了好久,什么都没找到,正当她要失望的回去的时候,他发现了森林中有一口井。

她往下扔了块石头。咚的一声砸到了底,原来是一口枯井。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八住了井沿,鬼使神差一般向下爬去。

不行了……想不起来了……头好疼,心好疼,想不起来了……

有什么阻止她想起来……

但是又有一股力量在用力拉住她,把她向下拽去……

她在那个井下面一定看到了什么,没错,她一定看到了什么!

疼得好痛苦,身体告诉她不能看,绝对不能看,但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看!

她到了井底,井壁上有一堵非常不容易察觉的暗门……不行了,到这里记忆开始混乱,似乎她毫无障碍的穿越了无数道紧闭着的铁门,又似乎她站在井底根本没动,只是周围的场景动摇着,变化着——

对……眼前有什么,只要推开那扇门就好了……

叶想看着自己慢慢伸出手,她白皙的指头穿过了四周动摇扭曲的空间,即将触上那扇暗门。

不要碰!罗环的声音忽然无比清晰的响起,她的身体忽然毫无预兆的剧痛起来,所有的场景都潮水一般向后退去,叶想觉得有人拍打着向自己,她猛的睁开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清醒了过来。

天啊,好真实又好可怕的梦。

骑士那个梦里压根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但是她就是觉得非常可怕。

她抓住了在拍打自己的东西,毛茸茸的,迟疑了一下,仿佛是华阳的尾巴,她刚要说话,尾巴嗖的一声从她手里被抽了回来,然后她听到了华阳的声音,

“我去找罗环,你待在这房间里,绝对不要出来!”

他答应了一声,房间里就沉寂下来。没有了声音。

似乎……发生什么了?叶想想了想,伸手在随身的口袋里摸出了遥控器,按亮,随着一阵烧灼角膜一般的疼痛感升起,她的眼前渐渐有了光。

在她彻底适应了眼前光线的时候,门被砰的一声挥开,银发少年搀着浑身是血的罗环走了进来!

进来的时候,罗环左眼还在流血,叶想直觉的觉得她的伤和自己刚才那个梦有关,她摇动轮椅向前,急切的想我要查看罗环的伤逝,罗环只是眯起眼,满不在乎的向她摇摇指头,“没事,小伤。”

“你流了这么多血,还说是小伤!”叶想几乎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华阳仔细检查了她的伤逝之后,把她朝床上一丢,自己脚步一转出了门去,片刻之后狐狸华阳推门而入,跳到了铺平的罗环的肚子上。

“放心,我这人别的好处没有,就是血多命长,俗称血牛的那种。”罗环无所谓的挥挥手,“睡吧,没事儿,真的。”

“不行不行,你是因为我受的伤,我一定要——”

“那你替我去打明天和后天的工吧。”罗环把赔偿条件提得干脆利落。

打、打工?叶想脑袋一时没转过弯来,重复了一遍,罗环答:“很简单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打工。我明天下午没课,答应了去超市帮忙收银,那个很简单的,你带我去吧。如果你想补偿我的话。”

她从十岁开始就跟着叶夫人出席各种商业活动,试练性的拿几十万来让她来投资也不下几十次了,但是收银……好吧,她为什么觉得人难度远远大过期货交易呢?

想了想,既然人家开出的条件是这个,她勉为其难,决定,从了。

“那好,你这两天都要用眼一下午,赶紧关灯关神经,睡觉!”

“……那个……梦?”

“没事,今天不会再做梦了。”罗环嘿嘿一笑,上次她没有防备,这次她可是有备而来,把她伤成这样,对方也讨不了好去!

叶想迟疑的哦了一声,关灯关神经元,房间里刹那暗了下来,只有几点星光灿烂高悬在天边。

关灯的一瞬间,罗环感觉到踩在自己肚子上的狐狸伸出软软的舌头,舔上了她受伤的眼角,轻轻的,温柔的舔过,然后,她听到了华阳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沐玄那个混账小子打伤你的吧?”

罗环嗯了一身。

然后她听到华阳懒洋洋的笑了一声,身上一轻,华阳睡在了她枕边,九条尾巴毛茸茸的盘成一团,舒服的垫着自己的下巴。

罗环朝他的方向挤了挤,闭上了眼睛。

 

mtu大厦顶层

能直接看到星星的房间里,依然没有开灯。

沐玄身上还穿着校服,他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有些出神的看着从肩头蜿蜒而下,奇异的黑色液体。

就像人类的血液一样,奇异的黑色液体从他肩上流了下来,一直淌到地上。

沐玄没有包扎的意思,他发呆一般的坐在那里,直到门砰的一声敞开,然后仿佛有一个隐形人提着一样,一个医药包浮在半空飞了进来,重重的摔在他身上。

衣服底下似乎还有别的伤口,这一砸疼得沐玄立刻弯下身,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没好气的响起,“行,还知道疼嘛。”

“你差点把我的肠子砸出来。”沐玄委屈的说。“我现在不是完全体诶,恢复很慢的……你这样对待柔弱的我,我说不定真的会死哦!”

“你还知道自己不是完全体啊!”女音凶狠了起来,“不是完全体就跟人家斗狠,你能耐啊,敢跟窥梦者斗‘梦行’,你真本事!”

沐玄忽然一下子伸手捂住额头,不停向后躲去,“啊啊,别戳了,很疼啊!”

“疼你还不包扎!”

“呀呀~~我是觉得等一会儿再包扎好不好啊?”懒洋洋的声音从穹顶上方传了下来,沐玄和那个没有身体的女子一起抬头,透明的玻璃天棚上方,银发的少年笑眯眯的说道。

微笑,一直被头发挡住的眼睛在银发里渗出一点点非常娇艳的红色。

“因为~似乎,我和沐同学还要再打一架的哟~~”

银发的少年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沐玄的身前有一层水气凝聚,他眯起了漆黑的眼睛,摆手,“冰,先别激动,”他抬头看向天顶上的华阳,形状优美的嘴唇弯出了微妙的弧度,“我可不记得有得罪过一只狐狸哪。”

华阳没说话,他只是越发笑弯了眼,白皙修长到消瘦地步的指头忽然按住了嘴唇,比眼睛的颜色还要淡泊的舌尖忽然舔了舔指尖,他似乎回味了一下舌头上罗环鲜血的余味,咧开了嘴笑:“让我的公主流血的罪是很重的哟~~~”

听到这句,沐玄忽然也笑了起来,他向屋顶上的银发少年伸出了受伤的手,漆黑的体液顺着他的动作流淌到了地毯上,然后立刻升腾起来,形成了一小团一小团的墨黑色水球,在他身周浮动。

犹如罂粟之美的少年加深了冷酷的笑容,双眼妩媚而残忍,“正好,我也很想说,让我流血的罪也很重哪。”

随着他这么说,仿佛是感应到了室内这险恶的气氛,一阵冰冷而带着水气的风席卷而来,拂动了华阳银色的头发,露出了其下有着娇艳颜色的眼睛。

他拍拍手,“哎呀,不要这样嘛~~”

沐玄挑眉:“嗯?不打架了?”

“不打了。我改变主意了。”双手很悠闲的交抱在银色的头颅后,银发的少年没心没肺的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要下雨了吧?我啊,还没有蠢到要在下雨的时候跟你动手哪。”

沐玄因为这句话微微挑了一下眉毛;似乎,他知道自己是谁?

那么,他是谁?他眯起一对漆黑的眼睛,“你是谁?”

华阳笑容不过可掬的向他摇摇手指,“刚才沐同学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一只狐狸啊~至于沐同学你嘛~”他状似无害的伸手拨了拨额头前垂下的银发,微笑,“我说,我到底是谁这种事情是小事啦,只不过,我这只狐狸是很善良的哟,好心的忠告沐同学你一句话,那就是:再死一次的话,说不定就不能复活了哪~沐同学。”

“冰,攻击!”沐玄骤然色变,一声厉喝,冰应了一声,之前浮动在他身周的黑色血液呼啸席卷而去——

然后有银色的光芒破空。

华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银色的笔,轻轻一划,一个巨大的盾字出现在空中,轻描淡写的挡住了冰的攻击。

“沐同学,我哪,是很没耐性的一只狐狸,总之这次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和我家罗环公主不一样,可不是什么无聊的和平主义者说~~”银发的少年笑得非常无害,笔尖轻动,一个大大的隐字出现在空中,他消失不见。

离开之前,他甚至好心情的向沐玄挥了挥手,“byebye~~~”

一双漆黑的眼眸带着微薄的怒意凝视着银发少年消失的方向,沐玄下意识的按上胸口,刚碰触上,又立刻拿开,仿佛想到什么一样,他眼里的薄怒刹那化为了怨毒。

“冰,调查他和罗环,彻底。”

 

罗环这姑娘有个莫大的好处,就是从来不妄自菲薄。

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一百斤,长相不算美女吧,至少也是清秀可人,一头漆黑笔直,一直垂到小腿的长发也加分不少。

别的卜敢说,至少学校超市肯让她打工,一半还是靠了她对男生的亲和力,一天至少能多买一百块钱的东西。

昨天为了从梦行里把叶想拉出来,她左眼到现在都睁不开,干脆弄块纱布冒充针眼,下午没课,对着电脑做了几单生意,她下楼觅食的时候总算想起来替她在超市收银的叶想了。

去看看吧。这么想着,就吧嗒吧嗒的过去了,然后刚到超市门口,她就被惊到了。

正所谓里三层外三层,合着每月月末大清仓都不如现在人多。

最诡异的是,超市一共两个收银台,老板娘面前那个门可罗雀,叶想面前那个长龙排的叫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这果然就是美女效应,这一下午还不多卖几千出去?

要加薪!一定要记得一会儿和老板要求加薪!

偏偏叶想手生,输入找钱都很慢,远远看去,她就一直垂着头,时不时羞涩而低声的说上几声对不起。

她面前的长龙一点儿不介意,当她某次对一个男生羞涩一笑,轻轻问了声,“抱歉,您能稍等一下吗”的时候,该男生周围立刻泛起粉红汽泡一堆,娇羞答:“我愿意……”

兄弟,不要说得跟结婚誓言一样好不好啊您老人家不过买了一包纸巾而已……

罗环扶墙贴地爬走。

看来她除了要求老板娘加多少薪合适的问题之外,暂时不用考虑什么了……

罗环这边算盘打得正美的时候,那边坐了一下午,直到晚自习钟声响起,正打算收拾一下准备交接的时候,有一道属于少年的修长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递过来一盒圆珠笔。

“11元2角。”扫描条码之后,叶想答道。

然后,抬眼。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美丽到几乎妖娆的,少年的容颜。

漆黑的眼睛和头发,黑色的衬衫,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却给人一种非常鲜明的,鲜红的印象。

她……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那是很熟悉的容貌。

不、不对,这样美丽的少年如果见过了,她一定会记得的。

少年——也就是沐玄,一言不发的收好圆珠笔,离开,在转身的一刹那,唇角勾出一个怨毒的笑痕。

她忘了他。

居然,真的忘了他。

 

接下来的两天,沐玄时不时都会去买东西,他专挑罗环和华阳都不在的时候去,也不说话,就是买了东西就走。

叶想总觉得他给自己的感觉非常熟悉,每次想要和她攀谈的时候,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渗出一点奇妙的畏惧来。

终于到了代替罗环干活的最后一天,当沐玄再次拿着一包东西来到她面前的时候,看着黑发的少女羞怯的抬头看他,随即立刻垂下头的样子,沐玄唇边泛滥起了一抹冷酷而尖锐的微笑。

他第一次开口说胡,声音动听,“多少钱?”他问。

然后在这一瞬间,叶想如遭雷击!

是梦里的那个声音!也是那天玫瑰花圃外的那个声音!

她无力克脸色惨白,猛地抬头,少年美丽的面孔上带着恶意的微笑,压近她,从外人的眼光看来,却是说不清的亲昵。

“终于想起来了?”她伸出手,虚虚抚摸过她的长发。

“如果真的被公主殿下你忘记的话,我会很遗憾哟~~”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话,但是这个男人说起来,却分外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恶意。

仿佛剧毒,从每一个细胞里渗透进去。

这么说了一句,看着瞪大眼睛,仿佛随时会昏过去的叶想,沐玄愉快的直起身子。

“希望公主殿下下次能想起来关于我的事情哪。”

 

黑发少年这么说完,还好心情的为叶想理了理头发,转身走开。

从水气氤氲的茶杯里看着这一切,毛茸茸的爪子尖轻轻点了一下,浮现在金黄色液体上的景象消失不见,甩着九条银色的尾巴,华阳回头看罗环:“喂喂,你那位公主不管没问题吗?”

罗环蹲在电脑前面头都没抬,“不会的,那小子在下一个月圆之前不会对叶想怎么样的,现在锻炼一下公主殿下的精神力也不错。”

说完,她噼里啪啦的用力狂敲了好一阵子键盘,疲惫的向后一靠,“麻烦了。”

银色的狐狸转头,“怎么了?”

“完全查不到沐玄那小子的资料。”

狐狸嗤笑一声,“非人类的资料你查人类的系统?”

“……好吧,他果然不是人类对把?”

银色的狐狸倒……

“我说,罗环,你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什么?”

“我一直以为他是术士嘛,驱动某些非人类的的生命体为他做事。”说到这里,罗环好奇的看向华阳,“华阳,他到底是什么?”

银色的狐狸眯起了一对娇艳无比的红色眼眸,他没有立刻回答,过了片刻,才悠悠的道:“……罗环,你要记住,沐玄现在是不完全体,他的力量已经非常微弱了,但是呢,就是这么微弱的力量,也足够把几百个你轻轻松松的宰掉哟~~”

“同学,一把水果刀也能割断我脖子好不好?”罗环对天翻白眼;拜托,她只不过是一个有些特护的人类而已,除去那只可以窥视梦境的左眼之外,就什么都是正正常常的好吧?

不会瞬间移动没有其他超能力的人生真实悲哀啊……

“下次去窥探沐玄那家伙的梦好了~”狐狸叼起小巧的杯子一仰头,全喝了下去,轻巧的从窗户跳了出去,罗环瞪着银白色身影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才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又被它转移话题了!

算了,反正那只狐狸不想说的话,什么也不会说的。

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那只狐狸不会伤害自己吧……

这是,从“那天”之后,她唯一可以肯定的。

眯起了眼睛,黑发的少女把自己蜷进了电脑椅,手指间捧着的热水氤氲了她的容颜,她就恍惚的想起最开始遇到华阳的那一天……

当时大雨滂沱,她瘫坐在雨地里,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就此崩塌,然后华阳从远处慢慢走来,打着一柄雨伞,慢慢走到她面前,看着犹如丧家之犬的自己,凝视了片刻,吧雨伞举到了自己头顶。

立刻,银色的柔顺头发被雨水打透,银发里一双娇艳的红眸安静的凝视着她。

“啊……说起来那时候那只狐狸打的是一把有熊猫耳朵的囧伞啊……”

罗环小声的笑了起来。

哪一天,到底谁捡到了谁,很难说呢……

 

叶想当天回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罗环,罗环点点头,跟华阳说了几句话,就把叶想踢到床上去,催眠,打算再次主动窥视她的梦。

华阳被拜托守护她们直到窥梦结束。

站在阳台上,夜风吹动身上宽大的衬衫,显现出银发少年单薄纤细的身材,他无所谓一般双手插在口袋里,血红一线的眼眸凝视向远方夜色里围绕中庭的八座天使圣像。

手持圣母百合的加百列手掌上,矗立着一道漆黑的身影。

黑的发,黑的眼,眼神妩媚残忍。

“果然要来吗~~”华阳愉快的眯起一双绯色的眼睛,指尖一转,那只银色的笔出现在空中,他对着空气轻轻一划,一个巨大的闪着银光的“净”字在空气中转瞬即逝。

对面的黑影略动了动,华阳心情甚好的一个飞吻丢回去。沐玄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又接连用银笔在空气里划下一连串诡秘的字符,华阳看了看,满意的摸摸下巴,转身向夜色里奔去——

而在华阳的房间里,一个梦境正在缓缓展开。

 

叶想觉得自己慢慢走过那片外公经常前往的树林,爬下了那口井,井下那扇暗门自己无声无息的滑开。

前方是一条深邃的,仿佛到不了尽头的走廊。

她犹豫一下,迈步走近。

叶想非常不安,即便是强效的催眠,也不能让她睡得很安稳,结果就是,在窥视她的梦的时候,罗环本身的意识,微弱的存在着。

她忽然觉得,叶想的这个梦和自己经常做的那个梦,有奇妙的共通处。

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的那个梦是明显的绝非人类的感觉,而叶想的这个梦里,则是有关于人类的。

快要到梦的核心了,罗环的意识被强行压了下去……

 

叶想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

她奇妙的觉得空气里“水”的成分渐渐变重了。

空气很干燥,但是,“水”的元素确实变多了。

叶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感觉到,但是她就是知道。

走廊终于到了尽头,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扇落满灰尘的,精钢的大门。

不,那并不是门,因为它没有任何缝隙,整个就是一面墙!

不过……她知道怎么打开这扇门。

白皙的手安静地贴上门扉,一股微弱的“水”的感觉像是回应她的召唤一样从门里悠悠的传来——

门的后面,“水”的力量在和她体内的某种东西遥相呼应。那是和她体内的什么存在一脉相承的东西——非常的熟悉而亲切。

她清楚的听到门内部机关转动的声音,门扉开启——

叶想轻轻的尝试了一下推门,出乎她意料的,看似厚重的门没有重量一样的无声滑开了。

门里很暗,但是有不知道从那里渗出来的光线轻轻摇曳,

没有着急进去,叶想小心地打量四周的空间。

这是一间实验室。占地相当广阔,曲折幽深,满布着各种仪器,收拾的相当整齐。

叶想从小身体就不太好,三年前又遭遇车祸,这三年来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日子倒是把医院家住。因为这里面的很多设备她都认识,或者在医院看到过,她初步判断这个实验室应该是属于实验医学或者生物的地方。

看看,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叶想任凭那非常微弱的“水”的感觉牵引着自己向前走去。

终于,绕过无数间实验室,叶想来到一间占地最大,似乎是主实验室的地方,看到了黑暗中矗立的两个巨型罐状物。

隐约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罐状物里。

叶想忽然觉得有些恐惧,她犹豫了一下,正要走近,忽然发现脚步无法移动。

四周的光渐渐亮了“水”的元素渐渐发亮,她看到了幼年的自己正好奇的趴伏在那两个罐状物前面。

越过幼年的自己娇小的身体,抬头,她终于看清楚了在两个罐状物里面的物体是什么——

 

叶氏家族在零学院附近有一处房产,在叶想转入零学院的当天,为了就近看护自己的女儿,叶夫人就搬到这里来了。

这幢从外观看来很普通的别墅内部,却有着丝毫不逊于叶氏集团总部的精密情报系统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运作。

统治着叶氏集团的美丽贵妇人此时正双手环抱,看着面前巨大的电子屏上映出的一张张属于一个少年的脸。

正面,侧面,背面,仰视,俯视——

画面里的少年美得象一个妖精。

叶氏集团的情报主任站在她身边,窥视着一样不发的女主人的表情,不断的用手绢擦着额头上滚落下来的汗水,“抱歉,夫人,根本调查不到这个叫沐玄的少年的资料……”

“……”叶夫人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调转视线,继续看着画面上的少年,过了半晌才说道:“没调查到是很正常的。”

因为他根本不是人类。

唇角浮起了一丝模糊而意义不明的笑容,叶夫人说道:“你说,如果一个十年前你亲眼看到死了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么样?”

情报主任愣了一下,答道:“第一反应应该是不可能吧?”

“哦?那我果然和常人不太一样。”叶夫人悠悠然的微笑:“我啊……觉得十分开心呢。”

说完,她挥手,让已经浑身被冷汗打透的男人离开,视线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屏幕上的沐玄片刻,她忽然非常开心的笑了。

按了一下身边的遥控器,她看着电子屏上变换而出,前五个族人的尸体解剖报告,微笑。

“肝、两个肾、胃、脾……啊,下一个……应该就是心脏了把?”她笑得很愉快,美丽的脸上有一种兴味的味道。

她优悠地说:“沐玄……我既然能在五年前杀你一次,自然就能在五年后杀你第二次。”说完,她忽然侧头,转身看向窗外,“您说,是不是?”

“呀呀,夫人您好敏锐呢,居然察觉到我了,我可还是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呢。”屋子的阴暗角落里吊儿郎当的晃出一条银色的身影,华阳无所谓的撩了一下头发。

“不,我没察觉到您,只是有什么在的感觉罢了。”

叶夫人微笑,招呼华阳坐下,为他倒了杯茶。

电子屏上的画面已经变回了沐玄,华阳吹了声口哨,“我今天只是跑来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了有趣的东西。”他笑眯眯的朝叶夫人摇了摇手指,“我个人是无所谓啦,但是,叶夫人,罗环可是很讨厌被骗的哟。”

“我并没有欺骗罗小姐,我希望她保护我的女儿,至于处置沐玄,我并没有委托她不是吗?”女人沉稳的答道,华阳想了想,击掌,“没错,这倒是真的。”

说完这句,银色的头发下隐约现出一线娇嫩的绯红,睁开了总是笑眯眼睛的少年依旧微笑着,身上却平添了一份无法形容的压迫:“如果您的目的是除掉沐玄的话,那比我和罗环有用的人多得很吧,我不太了解叶夫人找上我们的动机呢。”

由身体内渗透出的灵力形成的压迫感以华阳为中心,一层层的扩大盘旋,脆弱的玻璃器皿开始尖叫着产生蜘蛛网一样细密的纹路。

叶夫人的头发被吹动了起来,她却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我的目的一直很明确。我要救我的女儿,然后,我要杀掉沐玄。简单明了,我委托给您们的也似乎只是保护我的女儿是不是?”说到这里,美丽而高雅的女性眯起了一双眼睛,“而在处置沐玄这点上,我想,我和您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

“哦?一致?一致什么啊?银色的狐狸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挠挠头。

“迷失了方向,连自己唯一该做的任务都忘记,已经被‘虚无’占据了心灵的野兽,应该回归到它该去的地方对不对?”

银色头发,血红色妩媚眼眸的少年身上的压迫感陡然全消,他懒散的摸摸下巴,“呀,知道‘虚无,那应该是相关人士了啊~你是……’‘秩序’?”

美丽的女子颔首,“没错,‘秩序’。我为那位大人效力,他则给予我想要的。”

“比如您女儿的健康?”继续摸下巴。

她笑而不答。

华阳打了个响指,“哪,夫人,给你一个忠告,你所说的那位大人从来不肯做赔本买卖,要小心您的女儿哟~”

“说道不肯做赔本买卖,您不是也一样吗?”叶夫人不动声色的回敬道,随即温柔的微笑起来。

那是今天第一次,在她面容上出现的,真正的表情。

“至于叶想,她是我的女儿,就这样,简单明确。”说完这句,她的表情恢复方才的优雅从容,“好了,对话到这里也该差不多了,您只要知道,您所属的‘混沌’阵营也好,我所属的‘秩序’阵营也好,在沐玄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立场一致就可以了。”

华阳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也笑起来。

他点点头,“没错,我也这么希望哪。”

“如果,我们的立场真的可以一致的话。”

7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