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南朝制度,成年亲王都要赴封地就藩,没有许可是不得擅自入京的。当初琅琊王为了掩人耳目潜回凤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有龙霄做接应才能成行。如今琅琊王掌权,自然可以长留凤都而无人可以置喙,只是他在凤都的王府规制既小,也年久失修,与如今的身份并不相符,一时间改建也来不及,便临时住在皇宫东墙外一处宅子里。

这处宅子本是罗邂长兄罗见婚后所居之所。罗见当年封萧山伯,尚新都郡主,任秘书郎,领三品龙骑都尉,所居宅邸依品秩敕建,前后三进的院子,另有五百亩大的一处园林,当日在凤都也算是数得上的豪宅。后来罗家覆灭,这处宅邸收官,一直到几个月前罗邂为父兄翻案,才将这处宅子发还。罗邂感激琅琊王为罗家所作的事情,见他住处不方便,便将这里送给他做琅琊王府,自己倒是不辞劳苦地搬到了城外紫薇湖畔的宅子离去。

龙霄倒是第一次来这里。当年龙罗两家不合闹得举朝皆知,明光军羽林军也划定地盘时时互相挑衅。朝中罗党龙党更是自觉站队,俨然凤都两大势力。两家以城中龙章湖为界划定地盘,城西是龙家,城东是罗家,井水不犯河水。如此针锋相对了几十年,到最后龙家似乎是胜了,不但斗倒政敌,还娶了公主,一门显贵不过如此,却也不过是几年光景,一转眼情势逆转,罗家居然不但翻过身来,而且竟然隐隐有成为当世权阀的意思。龙霄站在琅琊王府的匾牌下,负手打量着门口两边的仪仗排场,心中暗暗冷笑。

一时便有府中知客迎出来,将龙霄迎入里面。

一路进来,只见庭院中苍松翠柏古木参天,林泉石榭疏朗有致,龙霄便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罗邂巴巴把这一处献给琅琊王了。于是笑道:“这宅子收拾得真快,一点儿也不像是荒废了这些年的样子。”

那知客赔笑,说:“倒真不是呢。这里的花匠园丁都干了有四五年了,一直有人打扫整理。虽然空着,却从不曾荒废。”

龙霄呵呵地笑了起来,心头愈加不是滋味。

琅琊王见客的书房设在一处竹林中。此时正值隆冬,草木萧疏,竹林也是一片萧索枯黄,琅琊王却似是毫不介意,仍旧将书斋的门窗大开,只在脚边拢了炭盆,自己裹着一身上好的锦裘,围着熏笼箕坐,腿边红泥小火炉上正热气腾腾煮着酒,炉旁的金碗中放了几枚青梅,两个侍女在身后帮他梳头,另有个十三四岁的童子坐在窗下抚琴,端是一派魏晋风度。

龙霄来到门口,见他这副样子便笑了起来:“琅琊王真是好雅兴。”

琅琊王哈哈大笑,冲他招手,称他的字:“烛明来了,快进来。”

龙霄正要进屋,低头见屋里铺着席子,门口放着几双鞋,便也将自己的鞋脱在外面,只穿袜子进去。他素来不喜规矩拘束,见琅琊王这个排场简直自在得不得了,双臂一振,大袖翩飞,人已经趺坐下来。一旁侍女乖巧地送上一个凭几来,琅琊王也递过一只水晶海棠觞。龙霄接过来,见觞中美酒暖暖洇着热气,被水晶海棠的染做绯色,里面却晶莹凝碧地浸着一枚碧绿的青梅,登时觉得这冬天里春意逼人。

龙霄不禁摇头笑道:“凤都人都说我会享福,在殿下面前一比,简直就是牛嚼牡丹,粗鄙得不成样子了。”

琅琊王笑道:“你不一样,你是大忙人,宫里京中各处戍卫都离不开你,哪里像我,散淡闲人一个,又不能真的呼朋引伴聚啸林泉,只能把心思都用在这些事情上面,在家里自娱罢了。”他一边说着,用长柄鸬鹚杓又舀了一勺酒给龙霄满上,亲切和蔼地问:“烛明我知道你日常都忙,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龙霄这时却不急了,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口酒,闭着眼细细地品了好一会儿,才笑道:“这是诸暨碧簪山泉水酿的玉梨春。虽是民间土方,胜在水好,那一股天然清甜简直沁人心脾。再加上这青梅子的微酸凛冽,果然别有洞天。”他将酒一饮而尽,状似不经意地说:“我听说北朝皇帝谋诛摄政王平宗失败。”

“哦?”琅琊王送到唇边的荷花杯略停了一下,眼皮略微抖动了一下,也一副不甚上心的模样:“你消息倒是灵通。”

龙霄把海棠觞放下,盯着他笑:“殿下果然已经知道了。”

琅琊王摆摆手,侍女琴童便识趣出去,从外面为两人将门带上。一直到外面的脚步声走远了,琅琊王朝龙霄望去:“烛明,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些年北边的动向越来越牵动朝中动向。想不了解也不行啊。何况……”他看了龙霄一眼,做出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来:“何况谁又没在北边敲过几个榫子进去呢?”

龙霄哈哈大笑,钦佩地说:“难怪殿下消息灵通,原来是早就有准备。未雨绸缪,料敌先机,果然是英武睿智胜于常人。”

琅琊王听他一顿吹捧心中得意,拍了拍龙霄的肩膀:“好啦,你到我这里来肯定不是为了说几句好听的话。直说吧。”

龙霄讪笑了一下,“殿下真是爽快干脆,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这几日隐约听说殿下似乎有意向北边派遣使者和谈?”

琅琊王看了他一眼,忽而一笑,一时没有作声。这个消息本是太后亲口告诉龙霄的,说的时候琅琊王就在暗中窥测,他自然知道龙霄所谓“隐约听说”是从何而来。只是好奇龙霄竟然真沉得住气,过了这些日才来打听消息。也好奇北朝的消息龙霄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以及他到底知道多少。琅琊王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再探探龙霄的底。

19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