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红茶是非常地道的大吉岭,叶想在为他斟完茶之后,也为自己斟了一杯。

骨瓷在午后的雨水里,隐约泛着一种从内部散发的薄黄色泽,里面有热气蒸腾,映衬得叶想近乎无色的菲薄嘴唇也多了一分隐约的水气。有那么一瞬间,沐玄看着面前美丽得象个瓷娃娃一样的少女,忽然愣了。然后,在他的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在冒着热气的杯子即将接触叶想嘴唇之前,他伸手轻轻拿走那个杯子,半个撑起的身子横越过透明玻璃的小圆桌,在仔细的凝视叶想略有惊讶的表情之后,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那是仿佛缠绕在盛开红梅上的青紫枯败藤蔓一般带着仿佛腐败一般芳香的笑容,而就在此时,再怎么迟钝也感觉到不对劲的叶想迟疑的叫唤着他的名字“……沐……玄?”听着自己的名字被那对菲薄的嘴唇念出来,前一个下雨的夜晚,冰对他所说的话,正如一粒种子,在此刻终于发芽生长,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在沐玄的身体之内爆发开来,他伸出双手扶上叶想黑色的头颅,在看到那对翡翠一般碧绿的眼睛流露出迷茫的瞬间。在她的额头上叠上自己的嘴唇——额头,眼睑,鼻梁。一个又一个吻落在她的面颊上,在第一个吻印上的刹那,叶想颤抖了一下,但是随即,她仰起脸,接受落下的亲吻。最后,带有红茶味道的温软物体落在了叶想的嘴唇上。到了这种地步,叶想在片刻的呆楞之后,处于条件反射一般一把推开沐玄,没有防备的沐玄被推到了一边,撞倒了桌子的同时,一杯滚烫的红茶落到了叶想的手上——在听到一连串响声的时候叶想就摇着轮椅向后退,却猝不及防的感觉手上传来了一阵刺骨的感觉,她低呼一声,知道自己被热茶烫到了,刚要往印象里卫生间的地方摇轮椅,却被站稳的沐玄干脆的握住了手。手指指纹的粗糙感觉按在了因为烫伤而红肿敏感起来的创面,沐玄恶意的一点一点用力,愉快的看着叶想咬住嘴唇忍受疼痛的样子。更大的惊讶却是来自于刚才的那个吻。他不是讨厌她吗?他不是希望杀了她吗?那么亲吻她做什么?羞辱吗?“沐玄,我希望这是您失态……”她疼得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想要从沐玄手里抽回手,却动弹不得,“如果您还不恢复应该的绅士风度的话……我想我也会对您不礼貌的!”“呀,那你要对我怎样?我很好奇呢,我的公主。”近乎无赖的这么说道,一只脚悠闲的别住了叶想的轮椅,拉住叶想的手腕把她往怀里带,另外一只手则优雅的从她的脊背慢慢的抚摩上来,在她直而柔软的黑发之间温柔的流连。和他温柔的动作以及言辞不符的是他紧紧的捏住叶想受伤的手指,满意的看着他疼痛的咬紧嘴唇,不禁微微低头,在他的嘴唇旁边呢喃着,甜蜜的像是天使的絮语

他太危险了!

叶想下意识的想要叫罗环的名字,却被沐玄一把捂住了嘴唇,“好啦好啦,我们两个难得单独相处。就不要让外面的人进来煞风景了,OK?我保证接下来对您礼貌如何?”

说完,他放开手,抽回脚,叶想飞快的摇动轮椅到了离他最远的地方。

这点微弱的距离自然阻隔不了沐玄,他几步跨过去,缓缓伸出手臂拥抱着叶想的身体,把她紧紧压在怀里。

“……我们流淌着这个世界上最为接近的血液,明白吗?叶想,你身上和我身上的血液之间的联系远比你和任何人之间来得紧密……”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叶想只觉得心脏剧烈的疼痛起来。

她抓着沐玄的肩膀,大口喘着气,弯下了身子,沐玄以近乎温柔的眼光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按到了她的心脏上,而沐玄那仿佛裹着丝绸一般柔滑的声音也在空气之中荡漾开来。

“……你的胸膛里跳动着我的心脏,叶想。”沐玄淡然的说着,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却控制不住声音的怨毒和一丝连他都不知道的奇妙感觉。

他只是侧头,看叶想美丽的容颜苍白而痛苦。他忽然觉得心情很好。好得可以和外面的天气相比了。

他柔声道:“很疼吧?是不是?那是因为那是我的心脏啊……我不开心,它自然会疼啊……”

不由自主的冷笑起来,沐玄站起来,用力的抱住轮椅上的叶想,秀丽的容颜上浮动着冷酷的笑容。

“……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我补偿你!”抓着心口,疼得几乎要说不出话的叶想无力的抓着沐玄的手臂,嘶声道。

“你觉得你该拿什么来补偿我呢?我的公主。”微笑着,他低头看着叶想。漆黑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

她曾说过,他是她的天使,他当时问她,如果他愿意做她的天使,那她愿不愿意爱他?

那个小小的,有着翡翠色眼眸的孩子回答,愿意。

多么可爱。

她夺走了他的生命,却告诉他,她愿意爱他,他是她的天使。

脑海中在这一刹那,诞生了想就此把她摧毁撕裂的狂暴念头。

想就这样杀了她,血肉骨髓全都咽下。

这样,是不是就会安心?

这是一种近似于摧毁一般的狂暴念头——

就在这时,一种天生里灵觉的危险预感,让沐玄一把把叶想扑倒在地,轮椅翻倒碰到桌子的尖锐声音在安静的世界里炸响起来——同时,一声什么快速飞行的物体撞到墙壁的声音尖锐的响起,而在这尖锐的声音里,叶想僵硬着身体,一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瞪向发声的墙——经历过三年前的那个绑架,她非常熟悉那个声音——那是射击之后子弹嵌入墙壁里的声音!

于此同时,罗环显然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她担心的叫了一声,叶想犹豫了一下,沐玄顺了一下头发,小声道:“告诉她没事,别进来。”

叶想踌躇片刻,在罗环即将破门而入的刹那,扬声道:“小环,我没事,你不用进来。”

鸡婆个性的罗环反复和她确认了无数次,终于嘟囔着放弃,继续听壁角。

“……是……枪?”安抚好了外面,她迟疑着问向沐玄。

“我的意见和您不幸的一致。”沐玄坐了起来,也把她拉起来,小心的将全身的感觉都运用到周围的环境去,仔细的排除每一份危险的可能性。

“这枪应该是冲着你放的,毕竟叶家的敌人就和他们的钱一样多。”没有感情的说着,沐玄拍拍身上的草,扶正了叶想的轮椅,弯身,把叶想抱起来,放了上去。

“没事吧?你好象流血了?”叶想感觉着沐玄温柔的把他放上去,她抚摩着颈项上刚才被带着腥味的液体湿濡的地方,低低的问了一声;再怎么说面前的人都救了自己一命……

“……”沐玄没有说话,他只是拉住叶想的手轻轻抚摩上自己的容颜,让她抚摩一片鲜血中的伤口,而叶想则瞪大了眼睛,“……没有……伤口?”

“不是没有,而是快速痊愈了。”黑发少年一笑,漆黑的眼睛带起冷酷的味道,“所以我才能在把心脏移植给你之后活到现在。”他笑着,黑色的眼睛里却全是深沈的冷酷颜色,他看着叶想有着复杂表情的容颜,心情愉快的笑了起来,然后转身优雅的离开,在他离开之前,优雅的轻呼在空气之中响起,缭绕着叶想的身心,“当然了……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以叫我怪物……我不在意的。”

“……你等一下。”叶想低低的声音绊住了沐玄的脚,他疑惑的回头,看着叶想摇着轮椅过来,从口袋里拿出雪白的丝巾,微微抬手,抚摩着他脸上还带着鲜血的部位,轻轻的用丝巾把它擦干。

叶想的手指在沐玄苍白的容颜上移动着,感觉着其下纤细的触感以及那肌肤上毫无温度的感觉。

“……谢谢。”她低低的说,微微垂下黑色的头颅。

无论他对她做了什么,刚才救了她一命都是事实。

已经,欠他两条命了啊……

他为她流血……这么想着,她的手劲又放轻了些,而沐玄只是沉默着感觉那流连在自己容颜上的温度。

最后,他笑出声来“……再见。”

转身离开。

 

叶夫人在把叶想转学进零学院的时候,安排了二十四小时的监视网,在她被枪击五分钟之内,叶夫人已经赶到了学院。

微微细雨中,缓缓走出来的沐玄正好和叶家的掌权者打了一个照面。

在看到他的瞬间,连一向处变不惊的叶夫人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面前的少年容貌完全没有变化,虽然她一直在关注着他,但是实际看到之后,那种惊悚的感觉还是非常可怕的。

叶夫人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闪现了许多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那破碎一般的往事画面——

叶夫人看着沐玄,看着那张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容颜,六年前前无影灯下被活着取出心脏的少年那到死都没有闭上的眼睛,以及唇角淡淡的微笑在记忆的残渣中沸腾了起来——她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记忆中的轰鸣雷雨和少年苍白的容颜交替着在她的眼前闪现,一种从血液中渗透出来的恶心感觉缠绕上叶夫人的身体。

画面交错,她恍惚之间觉得自己仿佛又看到了十二年前那个下着雷雨的夜晚里,那个叫她姐姐的女子在哭喊和挣扎中呻吟辗转——那时叶蓝叫着她的名字,直到死亡的那个瞬间都叫着姐姐——她希望她来救她——

但是这一切的感情变化都被她压缩在了瞬间,叶夫人深吸一口气,就仿佛没有看到沐玄一般,和他擦肩而过。

站在原地掉转身子,看着以高雅华贵的姿态走进楼里的叶夫人,沐玄支着额头笑了起来。

“……真是傲慢啊……叶家!”

 

叶夫人赶到楼上,和门外的罗环华阳简单说了几句话,就敲打着房门,要叶想开门。哪知门里的少女不肯开门,只说没事,让他们赶紧离开。

叶夫人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刺激叶想,劝说了近半个小时之后,发现女儿是彻底不想开门了,才拜托了罗环多照顾她,悻悻的离开了。

等叶夫人走后,罗环敲门正打算进去,却一样被叶想一句话砸了回来。

她说拜托,请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

罗环无奈,哀怨的垮下肩膀;看来今天自己又要在外面睡了。

可恶,那好歹是自己的房间好不好啊……

她哀怨得快死掉了,一回头,身后那只狐狸依旧一副要笑不笑的鬼样,她看了就有气,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头发就朝下拉。

“啊啊啊啊,疼!”华阳被她拽得直倒抽气,弯着身子侧着脑袋,把身高降到了和她一样高的程度。

罗环也不放手,“说,那天你背着我和那只金眼男说什么了?”

银色头发下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呀呀,环环吃醋了吗?”

罗环无力的松开了手,嘟囔着,“我吃什么醋啊我……”

揉着终于逃脱魔掌的头发,“……环环想知道我和他说了什么?”

“想。”她回答,随即抬头看向他,“但是华阳不想说吧?那我就不要知道。”

“呀,环环为什么确定我不想说呢?”

“因为如果你想说的话,一开始就会说了。”

她答得干脆利落。

华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厉害,用手掌盖住了脸,丹红色的眼睛从指缝间看向面前的少女,罗环一反常态的没用罗氏巴掌招呼他的后脑,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笑。

过了好一会儿,华阳笑完了,伸出手,紧紧的拥抱住了面前的少女。

感觉到他尖削的下颌抵在了自己的肩窝,罗环犹豫了一下,反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安抚一般的轻轻顺着他瘦削的脊背:“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华阳都是为了我好,不说的话,一定是因为我听了也没有好处,对不对?”

华阳过了好半天,才点点头,因为把头埋在她发丝里的缘故,发声有些沉默,他应了一声,“嗯。”

罗环开心的笑了起来,“那就好。我知道,华阳一定不会骗我的。”

华阳却没有答话,只是更用力的抱紧了她。

她幸福的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声音快乐又满足。“华阳啊,你知道吗?我在看叶想的梦的时候,觉得,有你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华阳沉默了一下,随即轻笑,“那是当然,象我这样可靠英俊又值得信任的好男人现在实在是太少了啦。”

罗环听了这句臭屁不要脸的话,条件反射就要一巴掌拍过去,这个动作却在华阳更加抱紧的情况下宣告流产。

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罗环却没听清。

她正要追问,华阳放手。

被那对完全睁开,难得认真的红色眼眸凝视着,罗环发现自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她最后只能叹气,挽起他的手,说道:“走吧,出去找点东西吃吧。”

她没有听到,华阳对她说:不要太信任我啊。

红色的眸子看着牵起自己的手,在前面蹦跳走去的罗环,银发少年唇角有了一丝微妙的微笑。

不要这么信任我啊公主,不然……到了要亲手杀掉你的那天,我会很郁闷的……

所以,请放开我的手吧……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前方的少女忽然回过头来,罗环笑得灿灿烂烂的对他说:“华阳,今天想吃什么?据说一食堂推出很好吃的酱肉大包,我们一起去吃吧。”

那一瞬间,面对那样温暖的笑容,被她握在手里的手指,忽然就失去了一切的力量。

是劫不是命,这个少女。

“呀呀,你一定是上天为了惩罚我而降临的呢,罗环。”

惩罚我数千年间恣意胡为,狂妄嚣张。

完全没有听出这句话后悲伤的意味,罗环只是在细雨里托着他一直线的狂奔而去——

 

叶家的情报网效率奇高无比,在一个星期后,枪击事件的主谋和原因全都调查得清清楚楚,证据确凿。

是三年前那场家族内部清洗留下来的残存者所策划的。

叶夫人一向以铁腕著称,她立刻把一切证据呈交警方,残存者被连根拔起,无一幸免。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叶夫人打了个电话给叶想,淡淡的告诉她,没关系了,不用担心了,一切对她不利的因素,她的母亲都为了彻底清理干净了。

叶想没有说话,听她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她觉得非常非常的疲累。

对于自己的母亲,也对于一切。

窗户传来了细微的声音,她抬起那双闭合的眼睛朝向窗户的方向,摇着轮椅过去,推开窗户,伸出手,有湿润的触感袭上她的指尖。

下雨了。

现在正是这个城市的雨季,她知道的,在眼睛没有失明之前,这个城市每到这个季节。就会笼罩在一片霞蔼一样的水气里,分外的温柔多姿。

下意识的,她轻轻念出了一个名字:“……沐玄……”

 

“……她在呼唤我。”

站在mlc大厦的顶层,看着窗外下雨的天空,沐玄忽然开口说道。

他身后一台笔记本电脑摊放在桌子上,没有形体的精灵正在操纵它,买卖股票,听到他这么说,敲击键盘的动作慢了下来。

“那又怎么样?不,你跟我说,你想做啥吧。”

沐玄淡淡的看向笔记本的方向,轻轻弹动手指,“冰,现在外面在下雨,你立即为我打开到叶想身边的通道。我想见她”

“怎么忽然想起来要见她了?忽然想起来要宰掉她了?”虽然嘴巴上这么调侃着沐玄,冰还是在房间里释放自己的力量,打开一个直接通往叶想寝室的通道。

听到她的问题,沐玄低着头微笑了一下,“现在她很伤心呢,我能感觉到的。冰啊,你不觉得,无论是安慰还是欺负,现在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吗?可是错过这村就没这店的好时机哟~”在说着的时候,房间里的空气急剧的旋转压缩,因为下雨而丰富的水分子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水门,微微泛着水色的光辉,在半空中漂浮着。

“我不了解变态的想法。”冰干脆的吐槽。

看着沐玄悠闲的迈过水门,屋子里法术的感觉慢慢的淡下去,冰在心里无奈的苦笑一声。

这个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明白的家伙啊……恨?他要是能忍心把那黑发碧眼的天使的羽毛拔下来才是一个可爱的奇迹呢!

决定不去为小孩子的事情烦恼,而要把自己的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关闭上法术,冰继续和瞬息千变万化的股票奋斗。

她真的越来越觉得自己是沐玄她娘了,保护他之余还要赚钱养家兼做心理分析……天底下绝对找不到比她还要劳碌命的守护精灵了。

她碎碎念着,继续工作。

 

沐玄被冰直接送到了寝室房间的阳台上。

罗环去打工了,不在,华阳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华阳所布下的结界对他一点儿用都没有——他的半身就在里面,同样的血脉结界是没有效果的。

何况,刚才叶想在呼唤他。

叶想的房间在二楼,沐玄站在阳台上,也不急着进去,只是看着靠坐在窗边一脸苍白的叶想。

雨越下越大,水滴像是鞭挞一样的猛烈起来,雨水刷刷的从树叶上流淌而过,也毫不留情的打在沐玄身体上。

衣服在这样的雨里片刻就湿透了,而当又潮又冷又重的衣服粘腻上皮肤之后,又大又急的雨点打在包裹着皮肤的衣服上就变成一种迟钝的疼痛了,但是沐玄毫不在乎,他只是任凭雨水冲刷过全身,冷酷而没有表情的看着房间里的叶想。

雨水从他的发丝上渗透下来,落在他的脸上、从长长的黑色睫毛流下去,时不时模糊着他的视线。

被严重污染的雨水流进眼睛的感觉非常的不好,酸疼的刺激着眼睛,但是沐玄即没有动的意思也没有去擦拭的意思,只是凝视着房间里像是石化了一般的叶想——沈思着什么的叶想苍白而优雅,就像是最清澈的天使。

雨水又冷又大,打在身上疼的像是鞭打,但是沐玄却看着叶想笑了起来。

自虐的快感让沐玄优雅的嘴角泛起了鲜血一般艳丽的弧度。

他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敲窗户,而叶想就像是被惊醒睡眠的天使一样猛然的抬头,“谁?”

“……我。”他低低的说。

叶想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近似于不可置信的神色;她显然听出来外面的人是谁了,犹豫了将近一秒钟,她摇着轮椅到阳台,打开了门,“……进来吧,外面雨很大。”

随着门的打开,被狂风推动的大雨一下子洒了进来,密密的浇了叶想一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的叶想伸手把沐玄拉进来,却在碰到他冰冷身体的一瞬间吓了一跳——她是不知道沐玄是怎么躲过华阳布下的结界到阳台上的,但是根据他身上的湿度和冰冷,他在雨水里应该站了很长时间吧?

一手拉过沐玄,一手掩上了阳台的门,凄风苦雨被瞬间隔绝在了薄薄的门后,雨水敲打万物的声音和狂风呼啸的声音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低了、模糊了、暗淡了,叶想敏锐的听觉里一瞬间只能听到面前少年那微弱的呼吸。

叶想一手拉着沐玄,一手摇着轮椅,把黑发少年带向浴室,“去洗个热水澡暖和一下吧。”

沐玄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的意思,只是用一双黑的像是星子一般的眼睛看着叶想。仔细的看着她漆黑的头发,和一双温暖而纯净的翡翠色眼睛。

误以为他不好意思,叶想把他推了进去,然后关上门,“里面有华阳用的浴衣,很干净的,请不要嫌弃。”

被推进了浴室,打量着小巧的浴室,听着叶想温柔的声音,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冷透了,沐玄轻轻拧开热水的龙头,看着氤氲的热水流进白瓷的浴缸,而温暖的温度也在狭小的空间里也弥漫了开来……

片刻之后,穿着华阳浴衣的沐玄走了出来,听到开门的声音,叶想转头,“沐玄,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沐玄走到叶想对面,安静坐下,冰冷的肌肤被干燥而柔软温暖的浴衣包裹,非常舒适。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沐玄一伸手就能碰到叶想的头发,但是他没有动,只是看着对面有着美丽容颜的少女,任凭自己没有擦干的头发滴答着水珠。

叶想伸手拿了条毛巾,递给他,“把头发擦一下,很容易感冒。”

“……”沐玄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叶想叹气,对沐玄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举动非常无奈,只好自己伸出手去,轻轻擦拭着他湿漉漉的头发。

手指下的触感出乎叶想意料的柔软,纤细的发丝在毛巾和叶想的手指下微微的弹跳,像是一束一束极好的丝绸一样。

风声极朦胧的在空气里徘徊着,时不时带起几丝青蓝色的闪电,在飘荡着微弱灯光的房间里溅起一丝一丝的波澜,让脸色苍白的叶想和因为淋雨而同样脸色苍白的沐玄像是两尊会动的石膏像。

沐玄感觉温度一丝一丝的回到身体内,他从发丝和毛巾的缝隙里看着叶想闭合着眼睛的脸,看着黑色的,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白皙的容颜上投下带着青灰味道的阴影。

“……张开眼睛好吗?”他轻声问到。

“……”叶想没有问为什么,只是柔顺的张开眼睛,让美丽如同翡翠一般的瞳孔呈现在暗淡的光线。

那是极度优雅的翡翠色,仿佛水晶一般清澈,却又如碧玉一般温润。

“……真美丽。”明明是同样的血统……为什么自己却没有叶想半分的纯净?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问题呢。

“……你知道了。”看着叶想,沐玄忽然笑了起来。他这么肯定的说,身子微微向后,让自己完全的靠在椅背里。

她知道六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了,所以她的态度才会变的这么温顺。

上次的情况太过混乱,他忘记仔细想,现在想想……呵呵,她一定是完全知道了自己和她的关系。

沐玄讽刺的想着,美丽的面容上浮现起了仿佛是冷笑一般的微笑。

“……对不起。”知道这句话只能让沐玄更加生气,但是叶想除了这句话之外不知道该说些别的什么。

“……”沐玄心中因为对不起三个字泛起了稀薄的怒气,他眯细了眼睛,黑色的眸子冷酷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压抑的笑声和压抑的怒气,“……我该说些什么?在这个时候?按照一般的惯例我是不是该怒吼一声大骂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一切吗?’。” 像是在背台词一样的说着,沐玄看着叶想苍白的容颜——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青色的电蛇也开始在墨蓝色的天空拧动起身体,叶想收回了手,“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想要对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能为我带来什么?”他冷笑,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艳丽感觉。“……我在活着的情况下被一点一点的挖出心脏……一点一点的被人杀死……你怎么补偿我?”

他看了叶想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你也不需要补偿我,毕竟,我是为了你而被制造出来的……我是一个不被任何期待而诞生下来的生命——不不不,我丝毫没有为自己觉得痛苦的感觉——”

“……”叶想痛苦的闭上眼睛;是的,她拿什么来补偿他?摇了下黑色的头发,叶想抱住了自己的身体,“……你希望我用什么来赔偿你?”她认真的问,

“……”沐玄看着他,看着面前如同天使一般的少女——为什么她可以这么纯净?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们不是继承了同样的血缘吗?为什么就只有他象一个疯子?

他无法理解叶想——他无法理解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生存的人怎么还可以拥有这样清澈的眼睛和这么纯净的气质——那是一种让他痛恨的感觉。

他知道关于叶想的一切,知道她曾经被她的亲人迫害追杀,就在不久前,还被亲戚暗杀,曾经受过那么严重创伤的少女怎么会眼睛里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

他无法理解。

叶想张着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认真的凝视着沐玄,“……如果你觉得折磨我到死可以补偿你的话……我这个身体任凭你处置——你愿意用水果刀一点一点的活剐了我都可以——只不过,前提是不要让我死。”

“……果然剥夺自别人的生命很重要呢。”沐玄冷笑。

叶想笑的很苦涩,“……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决定我生命的权力,因为这个生命除了是我的,是你的之外,还是我母亲和我的外公和你的母亲的,尤其是我的母亲,可能对你而言,她十恶不赦,但是对于我而言,她犯下的错都只是为了能让我活下去,我不能再让她伤心了……我愿意替她偿还一切,我不能让她因为我的死亡而不幸。而除此之外,我可以接受你开出的任何条件。”

“……”沐玄没有说话——他觉得无法理解,但是在这种无法理解中却夹杂着隐约的嫉妒,但是嫉妒什么却无法了解。

感觉到盘绕在他周身的气息阴沉而诡异,叶想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伸出手去,抱住了沐玄。

她所知道的能安慰人的方法也只有这一个了——人体的温暖熨贴着沐玄冰冷的肌肤,像是一道温柔的墙包裹住了他——

但是这是同情还是怜悯或者干脆是内疚呢?

一想到这个拥抱的意义,那环绕着自己的温暖对沐玄而言就成了无法忍受的感觉了——这让他觉得无力!

不耐烦的挣脱掉叶想的拥抱,他向叶想伸出手去,双手在她的脖子上合拢,然后慢慢地收紧指头——叶想没有反抗,她小口碎碎的喘着气,柔顺的任他勒紧了自己致命的部位——逐渐急促的呼吸和一点一点快速流动起来的血液在白皙的皮肤下快速的流淌,各种各样属于叶想身体之内最隐秘的感觉,以最微妙的方式,通过手指传递到了沐玄的手指上,沐玄看着叶想因为逐渐的缺乏呼吸而嫣红起来的容颜,心底深处的一个角落忽然蔓延起弥天的火焰——

想要面前少女人毁掉……或者让她毁掉自己——

只要自己再加一点力量她就会死吧……                     

她死了会怎么样呢?她死了他又会怎么样呢?他会有什么变化吗?不、不会,一切都不会改变。

这么想着,沐玄忽然笑了起来,他俯下身去,温柔的吻上叶想白皙的额头,态度温柔亲昵,仿佛是最疼爱她的兄长一般。

沐玄模糊的温柔微笑着,低语着会让人毛骨悚然的话语,一双漆黑的眼,妩媚残忍,像是毒蛇的吐信,“……我啊,是为了你制造出来的生命呢……这么想的话,你觉不觉得此刻为了你而创造出来的生命憎恨你,想夺走你的生命,这本身多么神奇的事情啊……”

是啊……他怀里的少女是他的另外一半,这个世界上与他分享一切最亲密感受的存在——

“我是吸干了被人家称为我的母亲,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女人的血肉……在那个女人临死前的诅咒声里降生的。”他这么愉快的说着,甚至笑了起来,一双黑色的眼睛温柔的弯了起来,那双美丽的像是黑色水晶一样的眼睛镶嵌在美丽得近乎妖娆的容颜上,就像是最巧妙的画家精心的杰作。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期待我的到来——而这样的事实是多么让人觉得愉快的一件事情啊……”

他慢慢松开手,却在下一秒,被叶想张开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身体。

“……我不知道刚才你在责备的是我还是你自己——如果是惩罚我的话……沐玄,就换一种不会伤害你自己的方式吧……”

忽然,觉得温暖起来——

或许是因为浴衣盖在身上的缘故吧……

也或许只是单纯的,这个少女在自己身边的缘故吧。

很久很久之前,当他的世界还是一片混沌,只能每天沉浸在生下他的女人临死前声嘶力竭的诅咒里的时候,打碎那一片黑暗,让他可以看到黑暗黑痛苦之外的其他景色的,就是面前的这个少女。

她那时候又小又矮,象一个糯米团子,那样软的唤他,问他,“你是不是我的天使?”

是的,他答。

他曾经真心想要做她的天使的。

7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