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怎么,烛明觉得和谈不妥?”

“自然不是。”龙霄赶紧撇清,“北方既然不稳,正是我们主动出击的好时机。我想,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动一动,快过年了,薅点儿羊毛过年也不错啊。”

“薅羊毛?”琅琊王诧异地瞧了龙霄一眼,“没想到你胃口不小,连我也只是想着趁这个机会如果能在北边朝局重洗中多找几个盟友而已,你就直接想去薅羊毛?烛明啊,年轻人到底是有魄力。”

“哪里,哪里。”龙霄慢悠悠地澄清:“不过是想着自当年落霞关大败之后,江淮之间诸州尽失,结果琅琊王这个封号也变成了空有其名,说来憋屈得很。”

他这话说得甚狠。琅琊郡在江北,当年琅琊王受封时还是南朝的地盘,十六年前丁零铁骑南下攻城略地,琅琊郡沦陷,凤都震动,举朝无措,是先帝苦守落霞关才在长江一线抵挡住了丁零人的攻势。在此之前,琅琊王建修因母家实力雄厚被看做是当仁不让的太子人选,不料落霞关一战后,当年熙帝便改变心意将太子之位传给了幼子建桅,也就是后来永德的父亲惠帝,同时将其他几个儿子遣出都城。琅琊王当日最为狼狈,他的封地已经不再,熙帝却因不肯放弃伺机反攻夺回失地的信念而改封,将寿阳钟离之间三郡划为他的封地。

这本是熙帝当年激励军民不忘国耻力图反攻之举。谁知不到一年光景熙帝驾崩,惠帝继位。惠帝在落霞关伤了根本,在位十几年也没有余力再起战端,恰逢北朝自己内乱不断,这十几年两边倒是各自休养生息去了。只是琅琊王这个封号却一直不尴不尬地留着,虽说时日久了大家也就渐渐习惯,但专门拎出来说却不亚于当面打脸。

琅琊王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凉凉地笑了笑,说:“为了我的封号轻启战端,我岂不是要成天下之罪人了。烛明啊,你到底还是年轻,也没赶上当年打仗的时候。打仗可不止是死人这么简单,能不打尽量不打的好。”

龙霄兜了一个大圈子,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即就笑道:“也不一定要打仗,薅羊毛也有不同的薅法。真刀真枪地去打,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这样太蛮,算账也不值得。还是要用巧力。”

“哦?”琅琊王来了兴趣:“愿闻其详。”

龙霄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来:“我要说的话都在这里面。”

琅琊王将信封接过来,掏出几张生宣,见上面字迹浅淡,不大看得清晰,知道是用的棘草汁写就的,不由又朝龙霄看了一眼,心头不悦赞叹交织,也不得不郑重起来。

棘草汁是用鄱阳湖畔一种水草根茎捣出来的汁。用这种汁液在生宣上写字,字迹浅淡几不可见,需要以烟火熏燎,才能令字迹显形,但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一旦半个时辰过去,字迹就会消失无形,一点痕迹都不留。

龙霄将要说的话用这种办法写在纸上给琅琊王看,就是不愿意留下任何把柄,将自己的后路留得足足的。意味也就十分明白,此事只限于他们两人知道,如果有任何泄露他龙霄都会矢口否认。

琅琊王细细将内容看了两遍,又盯着龙霄打量了片刻,索性当着他的面将这几张纸放在红泥炉上点燃扔在喝空的荷花杯中,看着它烧成了灰烬,这才抬头问龙霄:“你这计划有几分把握?”

“事在人为,几分把握要看是谁去做。”

琅琊王沉吟了很久,摇摇头:“太冒险。我不能将这万里江山天下黎民祖宗基业的前途,堵在这样的事情上。”

龙霄终于有些急切,倾身过去低声说:“如果让我去,至少有八成机会。”

琅琊王想了又想,还是摇头:“遣使去北朝,是去修好。我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龙霄不甘心,问:“是谁?”他见琅琊王一时没有说话,几乎立即就明白过来:“你不会是想让罗邂去吧?”

“他在北边待了很多年,那边风俗人情朝堂中的情况都清楚,也有不少的人脉。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烛明,你的建议我会考虑,但是这凤都还是离不开你。再说了,你家中娇妻美妾那么多,永嘉怎么舍得你一走那么久?我看你还是安心留守……”他也知道这样的话说服不了龙霄,只能再给些甜头,于是凑过去低声说:“罗邂一走,明光军除了你也没有别人能束缚得了。到时候明光羽林都归你统领,你看,我还是信任你的。”说完,琅琊王拍着龙霄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龙霄心中恼怒,却不能表现出来,也只能配合着笑了几声,两人又彼此敷衍了几句,龙霄便起身告辞。琅琊王亲自将他送出去,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你那纸上写的事情是如何得知的?竟比我这边消息要详细许多?”

龙霄自然不肯跟他说实话,抬头四顾,只觉庭院中错落有致的假山林泉格外亲切,换了一副笑容说:“这个却不能告诉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琅琊王也知道龙霄今日带着一肚子不痛快走,定然不会老实交代,也就不强逼他,又说了几句闲话将他送走。

龙霄前脚离开,后脚罗邂便递了帖子进来。琅琊王一边重新洗手煮酒,一边抬头冲罗邂冷笑道:“子衾啊,你在北朝这么多年的根基,怎么连龙霄都不如呢?”

罗邂一怔,心猛地沉了下去。

22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