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玲珑想起了榴红的话,三天前邵元也见过此人,还把他当成了鬼影。而哑姐儿可能就是那晚落井身亡的,那么,此事会不会也和这个人有关?还有,他提的琉璃灯,和那兔子用的一样,难道他也是白龙馆的人?

   若是平时,在深夜的后院遇见一个浑身是迷的陌生人,玲珑必会害怕地找个地方躲起来。可今晚不一样,玲珑的心脏快要被突如其来的悲痛、几日来积累的疑问撑炸了,她莫名地恼火起来,将那一点点的恐惧抛到了九霄云外。

“喂!”玲珑叫住他,“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子转过来,身上的皮毛罩衣将他衬得异常魁梧,他目光熠熠地看着她,有些戏谑地回问:“你又是什么人?”

玲珑被他这么一问,顿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硬着头皮,逞强地向前走去,双手在身侧紧紧地攥着拳。上了台阶,一步,又一步,站在书房的入口处,面对着那人。她像在给自己鼓气一般,大声地对男子说:“我可不害怕你。”

那人好似被她逗乐了,右边眉梢轻轻上扬,说道:“很好。我也觉得我长得并不可怕。”

“你是白龙馆的人么?”玲珑放松了一些,看着他手上的灯问道,“今晚早些时候,有个……嗯……白龙馆来的家伙,也拿着那样的灯笼。”

“没错。那孩子不大认路,这灯是我给他用的。他回来跟我说了这里的情况,我只好亲自来了。”

“什么情况?”

他笑笑没回答。

“难道你是……”玲珑心里有个猜测。

“我叫姬弘。”男子耐心地回答,“你可以叫我子夏。”

果然,玲珑猜中了。传说中的白龙馆,传说中的馆主。她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这位传说中的传说。

姬弘见她愣在那里,轻咳了一声,伸手将琉璃灯递到玲珑面前,说:“可以帮我拿一下么?”

玲珑想着,好像没有一定要拒绝的理由,便默默地接了过来。琉璃灯明明握在手里,却一点重量都没有,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如果不是那紫色的光焰时刻提醒着玲珑,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手里正提着一盏灯。

 

   就在玲珑着迷地研究手中的琉璃小灯时,姬弘从胸前掏出一件东西,转身往屋子里走。他在书房正中的位置停下来,转身面对那座巨大的织云屏,招手示意玲珑也进来。她有些迟疑,但还是跟了进去。走到姬弘身边,玲珑下意识偷眼去看了眼屏风,屏面仍是那副精美的云纹织锦,没什么异常,只是在紫色的光下越发美丽,让她开始怀疑那夜所见的屏风异象只是自己的幻觉。

玲珑现在看清了,姬弘右手拿着的,是一把小巧的素面团扇。他将团扇举到胸前,还未动作,却先伸了左臂,将玲珑向身后拦了拦,转头对玲珑说:“如果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

还没等玲珑反驳那句话,姬弘就转回头去,右手握着扇柄平伸出去,轻轻向内提起扇了扇,然后立起扇面,正对屏风。玲珑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觉,小团扇好似在对面掀起了一阵狂风,将那座织云屏拔离了地面。屏风挣扎着向姬弘和玲珑的方向飞来,室内的光线也似乎开始颤抖扭曲。眼看屏风就要重重砸到他们二人身上,就在玲珑忍不住要叫出声时,只见屏风在空中翻腾着变小,眨眼间被那扇面吸了进去。姬弘“呼”的一声,收了团扇,转身看见玲珑受惊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地逗她:“我都说了,你可以闭上眼睛。”

玲珑根本顾不上和他斗嘴,心里除了惊奇还是惊奇,眼睛瞪着姬弘手里的团扇,原本素净的扇面上出现了一座精巧的屏风,好像画上去了一样。她暗暗赞叹,白龙馆果然名不虚传,这扇子可真是神通非凡。

姬弘将扇子收进怀中,出了屋子,玲珑连忙也出了书房,跟在姬弘身后问:“你要把屏风带走?主家知道吗?”

只听他轻微地嗤笑了一声:“织云屏对你的主家来说已经没有用了。白龙馆的物件不可流落人间,我此行就是来将它拿回馆中收存。”说着转了身,上下仔细打量玲珑,皱了皱眉,“你这样子,不觉得冷么?”

玲珑脸上还有刚刚没擦掉的泪痕,一头长发散乱披着,身上穿的是入睡时的寝衣,手脚都冻红了。夜里的确很冷,但梦游出来那么久,之前却一点都没感觉到。她想着自己这狼狈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头,咬着下唇,半晌才说:“没事的,我不冷……”

话还没说完,姬弘一阵动作,玲珑只觉浑身覆上了一层厚实的暖意,慌忙抬眼,只见那件长长的墨色大衣已披在她肩上。姬弘身上只剩一件月白色的罩纱锦袍,显得身形颀长,清雅非凡。他朝玲珑伸出右手:“多谢啦。”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玲珑才记起手里的灯,她连忙递过去。抚着大衣前襟的皮毛,玲珑惊叹它的柔软和温暖,意识到它有多贵重,她慌忙地要将它脱下奉还。

姬弘左手搭上玲珑肩头,动作柔和,沉默却不容置疑地阻止她脱下的动作。他大喇喇地拍了拍玲珑的脑袋,转身要走,脸上还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

“姬馆主……”玲珑快步跑到姬弘面前拦住去路,她双手拽着大衣前襟,但它对玲珑来说还是太长了,下襟在她身后悉悉索索地拖着。她怕姬弘就这么走掉,心里最大的疑问将无从解答,赶忙对他说,“我见过你。三天前的夜里,就在这后院西侧的长廊那儿。”

“哦,是吗?三天前?”他一边说,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在今夜之前,他闭门不出已近半月。他张口缓缓地吐出两个字:“子夏。”

“什么?”

他说:“叫我子夏,或者姬弘。”

玲珑哪敢对他直呼大名,只得说:“好吧,子夏。”见姬弘微笑,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的好朋友,哑姐儿,两天前从书画苑外那口井里被人捞了出来。她死了。”玲珑眨着眼努力不落下泪水,“有人说她是自己跳的,可我不信。但要说是意外,也不大可能,哑姐儿一向稳重,做事又细心的。”

“与我同屋的姐姐说,她也许前一夜就坠井身亡了。”她有些犹豫地问,“那天夜里你从书画苑的方向过来,有没有看到什么?”

“哼”他从鼻子出声,佯装恼怒的样子,挑着右边眉梢说,“你想问,她的死是不是跟我有关,对吧?”

“没有没有!”玲珑使劲儿摇头,心里还是瑟缩了一下。

姬弘看她惊慌的表情,就没再吓唬她。刚想说话,忽然从几近凝滞的寒冷空气中辨识出了一丝特别的气味,他双眼微微眯起,用力嗅闻着什么。

“烟气。”姬弘蹙眉道,“着火了。”他大步流星地出了书画苑,玲珑也奔了出来。

玲珑看了看不远处黑黢黢的院落,又去看姬弘严肃的面孔,有些不解:“哪里着火了?”

姬弘眯起眼看玲珑,像在思索什么,他张口要说话,又有些犹豫。他再次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院落,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对玲珑说:“我知道你朋友的事。的确不是什么意外。”

听了这话,玲珑立刻转移了注意,看着姬弘等他往下说。

姬弘郑重地问:“你确定你想知道真相么?”玲珑心里有些期待,又有点害怕自己会听到些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姬弘叹了口气:“那好。”

他抬了抬手里的琉璃灯,说:“你看这盏灯,它并不是一般的宫灯。它叫作歧路灯,手持这盏灯的人能够穿越任何屏障,到达他心里所想的目的地。”

“真的么?”玲珑看着灯惊叹道。

姬弘笑笑,点了点头。“它能带人穿过任何屏障,宫墙、山峦、河流……”他顿了顿,接着说,“甚至时间。”

玲珑不可置信地抬眼去看姬弘,想看看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可他没有。

“所以,如果你愿意,可以同我去三天前的夜里,亲眼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们不能改变过去,只能任由那些事顺其自然地发生。”

玲珑立刻说:“好。”

姬弘单腿跪下来,降到和玲珑一样的高度看进她的眼睛,捉着她的胳膊,一字一句认真地强调:“我是说,我们虽然能够回到事情发生前,也不能做任何事去改变它。你的朋友还是会死去。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去么?”

眼泪不可抑制地从玲珑眼中滚落,但她咬着下唇,仍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姬弘站起来,向玲珑伸出手,她顾不上擦去泪水,伸手拉住他。他们面对着书画苑的月门,姬弘低头叮嘱玲珑:“没到前千万不要松手。”他对玲珑温柔地笑笑,说:“有我在,没事的。”玲珑手上用力捏了捏他,表示准备好了。

姬弘又转头看了眼东院的方向,回过头说:“我们走吧。”一手提着灯,一手拉着玲珑,迈出脚步。

128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