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家真会死吗?”玲珑心中也在犯嘀咕,没注意哑姐儿默默走到了主家身后,正弯腰去捡他脚下的墨盒。而此时主家突然猛地后退,重重撞在刚弯下腰的哑姐儿身上,只见她整个人向斜后方翻倒,脑袋磕在身后桌案的拐角上,一下子昏了过去!

“呵!”玲珑被惊得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惊叫,姬弘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将她顺势搂进怀中。而主家转身看到摔倒的哑姐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震住了,没注意到窗外的声响。

主家紧张地走到哑姐儿身边蹲下,用左手试探哑姐儿的呼吸,确认她还活着,只是额角多了一个大包。他面色稍缓,跌坐一旁,手里还紧紧攥着笔。玲珑见了,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示意姬弘放开她。姬弘松开捂着她嘴的手,却并未放下,只是安抚地搭上她肩膀。

玲珑睁大双眼盯着室内,只见主家呆呆地坐着,看看哑姐儿,又抬头看看屏风上的图画,神情恍惚。

“我虽富裕,但多行善举,怎会如此短命?”他语气有些悲叹,但更多是不解。主家摇摇晃晃起身,走到屏风前,瞪着图中写着自己名字的牌位,提笔狠狠写上:“我!何!时!死!”

图案翻滚变幻,猩红的血字最后化作浓重的云雾,凝在屏面上。

主家看着,眉头拧紧了,脸上满是费解。他眼神狂乱,对着织云屏低吼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会什么时候死!”但屏风岿然不动,只是静默地立在他面前。主家低头,闭目深深吸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怒火。他额头抵在屏面上,忽然咯咯笑起来,笑声不大,却让玲珑脊背发冷。“对了,这问题我已经问过了。哈哈哈,明年运如何。明年运如何……”他抬头看屏风,“你已经给我看过了,不是么?我活不过明年,活不过明年了……”脸上笑意一丝丝退去,眼神绝望。

他再一次提笔,右手微微颤抖。口中小声念着:“我不信,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死……”一边缓缓写下三个字:“何”、“以”、“乎”。

笔尖干了,最后一笔毛糙糙的。

看见屏上的画面,主家惊诧地退后一步,挑起了双眉。图画很简单,红色的线条粗粗描绘出一张脸,玲珑一眼认出了画中哑姐儿的微笑,她那晚在书房见到的就是这幅画。

主家转身看倒在地上的哑姐儿,又看看屏风,眉头紧锁,面色阴晴不定。他慢慢走到哑姐儿身前坐下来,扶起她的头,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主家轻轻拂开她额角的碎发,眼光慈爱,神情却又似隐藏着巨大的痛苦。玲珑听见他柔声对躺在臂弯中的哑姐儿说着:“织云屏会不会搞错了,它说是你杀了我,这下我该怎么办呢?”

“哑姐儿啊,府里的小丫鬟不止你一个,可我最疼你,你可知为什么?”他摇摇头,苦笑着,“你肯定不相信,也就六七年前,我比你们还穷。我没手艺又没力气,那时我去富家招工,工头都看不上我。那一年大旱,收成不好,秋天城里闹饥荒,唉,我小女儿燕燕,真是歹命,竟病饿而死。你刚入府的时候,跟我死去的燕燕一般大,我见了你,就跟见了我女儿一样。你命也不好,有个那样的爹,把你们一家都卖给我做家奴,后来你娘也病死了,我看着你,心疼啊……”

“这些年我一直把你带在身边,拿你当女儿养,你也当我是爹一样地敬爱。屏风说我会因你而死,我不信,你怎么会害我?”他握紧拳头,“可你知道么,这张织云屏是拿我的女儿换来的!”

“当年冬天,眼看我夫人和大儿也要饿死,我发了疯地去找传说的白龙馆,竟真被我寻着了。馆主见了我,问我所求何事,我说我要钱,我要许多许多的钱,我要我的夫人和儿子今后有享用不尽的财富,我要他们再也不用饿肚子,买东西时再也不用讨价还价,再也不用算计着过穷日子!馆主说好,他给我打造了这座能窥视未来的屏风,告诉我如何用它在买卖里占尽先机。”

“他向我要报酬,可我身无长物,那位姬馆主说,他不要钱财,只要一样我最心爱的东西。”过往的伤痛仍然锋利如刀,每一幕都还能在心上割出血来,主家说到这,年近半百的他终于抑制不住,泪水奔流而出,

“他要我的女儿。他要燕燕的尸骨!”

听到这里,玲珑不禁悚然。

此刻,姬弘沉静的呼吸声就在玲珑耳畔,他就是主家口中的人,那个向主家讨要他女儿尸骨的姬馆主。玲珑僵住了,不敢转头看他一眼,连大气也不敢出。他竟是这么可怕的人么?

主家双手抱紧哑姐儿,就好似抱着自己的女儿一样:“是我亲手把燕燕的尸首扒出来,裹在麻袋里,抱着送到了白龙馆,你可知那是什么感觉?可我是为了活下去,我还要活得好,不论付出任何代价。我可怜的女儿,她投错了胎,遇上我这样无能又自私的爹,她活着时没享过一天福,死了也不能入土为安!”他回头看看织云屏上的图画,再去看哑姐儿,面无表情,“这屏风从没出过错。我也不愿相信你会害死我,哑姐儿,我不愿信。可这是用我女儿换来的织云屏,我能不信它么?”

话音未落,主家怀中的哑姐儿动了动,睁开了眼。也许是晕眩仍未过去,她迷蒙地眨了眨眼,不知所以地看着主家。

主家见她醒来,愣了一下,接着说:“织云屏说我会因你而死,我不得不信。”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阴狠,“可你要是不在了,我还能被你害死吗?”说着,他收紧手臂勒住哑姐儿的头,另一只手狠狠掐住了她的咽喉。

看到这突然的一幕,玲珑几乎要尖叫出声,却被姬弘捂住了嘴,只发出呜呜的悲鸣。姬弘另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身体,不顾她的反抗,将她牢牢固定在胸前。

玲珑眼睁睁地看着正发生的一切,却只能无声地落泪。

哑姐儿激烈挣扎着,蹬倒了墙边的矮柜,书简落了一地。主家翻身而上,将她小小的身体压制住,死死扣紧扼着她喉咙的双手。哑姐儿眼中满溢着不解和无助,她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前只有平日慈爱的主家,他面目狰狞,正将生命一点一点挤出她的躯壳。主家口里喃喃念着:“你死了,我就不会死,我不会死……”

没一会儿,书房里就平静了下来,哑姐儿不再挣扎,但仍大睁着双眼,只是那眼中不再有生机。

看见哑姐儿直挺挺地不动了,主家放开手。他探了探哑姐儿的鼻息,确定她没了气儿,才松开对她的压制,愣愣地坐到一边。

姬弘放开了玲珑,她怔怔盯着不再动弹的哑姐儿,泪水不自主地坠落,浑身颤抖,一个劲儿地吸气,仿佛也要窒息了。

主家低头看自己的双手,好像不大相信这双手刚刚掐死了人。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哑姐儿的脸,突然小声地抽泣起来:“我只是为了活下去,我是不得已的……”他哆哆嗦嗦地伸手阖上哑姐儿的眼睛,又抱起了她,神情狂乱地流着泪,“燕燕,我是不得已的……我苦命的孩子,我的燕燕……”

姬弘在玲珑耳边说:“走吧。”他拎起脚边的灯,想带玲珑离开。可玲珑没反应,只是哭。姬弘有些担心地低声劝她:“你知道的,他会把她的身体投进井里。别看了。”他把她扶起来,玲珑木木的,全随姬弘摆布。

姬弘一心要把玲珑赶快从这里带走,他看看通向月门的曲折长廊,又看了眼手中的歧路灯,捉住玲珑的手,带她朝身后的院墙走去。到了墙边,脚步没停,拉紧玲珑径直向前,在歧路灯的光芒里,那院墙好似曼舞轻纱,自动退开好让他们通过。但这一切玲珑都没看见,只是机械地被姬弘拉着走,一步,又一步。

出了书画苑,被廊外的风一吹,玲珑清醒了一些,才察觉他们已不在书房窗下。看到玲珑伤痛的目光,姬弘有些不知所措,半跪在她身侧,轻轻说着:“别,别哭啦。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卢大成跟兔子说的是,他看了屏风上的画,一时冲动将那女孩儿打骂了一通,她跑出去,可能不小心坠了井,或是一时想不开自己跳下去的。”

玲珑渐渐止了泪水,泪痕在脸上风干,有些痒痒的。看着姬弘有些自责的表情,玲珑想起主家刚才说过的话,他要主家用女儿的尸骨来换屏风,那样可怕的姬馆主,就是眼前这个小心翼翼哄着她的人么?

 

11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