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弘提着灯,一路穿墙踏火,冲进东院里。

火舌跃动,烟尘滚滚,几乎挡住了眼前的一切。他高举手中的歧路灯,幽紫的光芒穿透烟雾,让他能看远一些。前面不远处,醉汉在叫嚣:“烧吧!老子活了几十年,今天有你们一家给我陪葬,值了!”姬弘嫌恶地扭开头。

    另一边,一个小小的身影倒在廊下,姬弘冲到跟前,蹲下身子,将她翻过身来,是玲珑。她在浓烈的烟尘里几近窒息,已昏迷在地。将玲珑轻轻揽到怀中,姬弘舒了口气,小声骂了句:“傻丫头。”

此时,近旁的走廊被大火舔舐,终于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柱子与屋檐顷刻间轰隆倒塌,竟将二人埋在了下面!

焦炭之下,有些木条还在燃烧,而一个身影从这火堆中升起,烟尘与火焰簌簌扑落。姬弘怀中抱着玲珑自其中走出,二人毫发无损,他肩上的大衣竟还是光泽柔亮,一尘不染。

几步开外,传来惨烈的嚎叫,姬弘看去,原是那醉汉,被塌落的焦木砸中了身躯,趴在废墟之中。也许是被疼痛惊醒,那人已是醉意全无,脸上写满了惊恐,向不远处的姬弘呼救。

姬弘走到他身前,眼神如冰。

“求你救救我!”那人哀哀地祈求着,伸手想去抱姬弘的脚,却差了一寸。姬弘盯住那人脸上的绝望,唇边露出一抹冷笑,决绝地转身而去,任他在身后惨叫。穿过重重火焰,姬弘小心护着怀里的女孩,出了宅院。

大火已蔓延开去,竟席卷了半条街。姬弘身侧,有人还在扑火,有人抱头逃窜,还有人哭号着。

    他一刻都未停留,头也不回,抱着玲珑向前走。身后火光映红了夜空,滚滚浓烟升腾而起,团作重重云雾,遮天蔽月。

1258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