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咳得惊天动地,竟将自己从昏迷中吵醒了。

眼中映入一只兔脑袋,两颗门牙很是显赫,双眼藏在长长的眉毛下,这位好像有点眼熟。见玲珑睁了眼,它就扯着嗓子大声呼喊起来:“馆主!这个女娃娃没死!”听见这尖细又破音的嗓子,玲珑立刻认出了它,她之前见过的,会说话的白兔。

一阵脚步自远而近,有人凑到了玲珑身旁。“喂。”是姬弘。他小心地扶她起身,眼睛亮亮的,笑容温暖:“玲珑,没事啦。”

兔子双“手”抱胸,在一边不以为然地咂着牙:“啧,馆主,这女娃娃是什么来历,我可没见你对谁笑过呐。”

姬弘转头,面对玲珑时和煦的笑容一扫而空,看了它一眼。兔子心虚地吞了一下口水,没再出声了。

“子夏,她们怎么样了?”玲珑扯了扯姬弘的袖子,急切地问他,“榴红姐,还有萍儿和秋烟姐姐,她们还好么?我没找到她们。”兔子听见女孩竟对馆主称字,讶异地瞥了她一眼,又瞅瞅姬弘的脸色,见他竟没有反应,心里暗自疑惑,却也没敢出声说什么。

姬弘没回答,轻轻摇了摇头。玲珑又问:“那主家和夫人呢?”姬弘只是沉默地望着她。她看见姬弘深沉的眼色,什么都明白了。从她醒来到现在,短短一日,她失去了最要好的哑姐儿,失去了几年来的“家”,失去了所有人。她已流不出泪,只是怔怔地坐着那里,口中弥漫着苦涩的滋味。

看着玲珑的悲戚脸色,姬弘以为她又要哭了。他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谁料玲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你叫我玲珑。可我从没说过我的名字啊。”

姬弘眨眨眼说:“我,我是听见有人这么叫你。”他紧张地盯着玲珑,怕她再问什么。

但玲珑只说了句:“哦。”她环顾四周,发现这是间宽敞但有些杂乱的房间,除了自己躺卧的床榻附近,屋子中堆满了各种工具和杂物。靠墙处有一盏高大的灯台,那灯里竟无一丝火焰,只稳稳坐着一颗硕大的圆珠,珠子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将整间屋照得如同白昼。兔子见她不明就里的样子,解释道:“这里是白龙馆。你之前在火场里昏倒了,是馆主把你带了回来。这就是馆主的房间。”

她刚想说话,却又咳了起来,玲珑只觉得焦渴异常,便向姬弘索水喝。姬弘关切地问她还需要什么,她想客气地说不需要了,只听一声响亮的“咕……”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玲珑轻咬下唇,有些窘迫地挤出一个笑容。

姬弘忙指使白兔去拿些水和食物。兔子却双手一摊,说道:“馆主,咱们这儿没有人吃的东西呀。”听了兔子的话,玲珑慌忙摇手道:“没事没事,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饿。”

她“蹬”地一声下了塌站起身,把旁边的姬弘也吓了一跳。玲珑微微咳着说:“谢谢你们照顾我,实在麻烦你们了,我还是回去吧……”还没说完,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可回去的地方了,便有些发愣。

姬弘也站起来,一手揽过玲珑,低头柔声说:“你可以留在白龙馆。毕竟一切由我的织云屏而起,我觉得有点对不住你。”

“是啊,留下吧,反正你也无处可去了嘛。”兔子啧啧帮腔,“你那府里烧得啥都不剩了,即使还有谁活着,你回去也只会被变卖给别的府上吧。”姬弘狠狠剜了它一眼,叫它闭嘴。

 

“而且这里多一个人类,可能也不是坏事。你瞧,白龙馆里就只有我和兔子,也挺寂寞的,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他笑得讨好。

玲珑没说话,有些犹豫地抬头看着他。

“我保证,你在这儿,就跟在自己家一样。”他做了个鬼脸,用眼神指兔子,“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我哪有过“家”呢?玲珑听他这么说,顿时红了眼圈,心里已经决定了。她一时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只好点点头。

“啊,太好了。”姬弘的眼睛顿时亮了,他拉上玲珑就往屋外走,口里马上碎碎念地盘算开了,“要给你准备好多东西呐。瞧瞧你,连像样的衣裳都没有,还光着脚!没关系,我这里衣服多的很。我还得找些餐具,你不是想喝水吃东西吗,放心,食物马上就有了。”玲珑小跑着才能跟上姬弘,看他像个小孩一样暗暗雀跃着,她心里也轻快了一些。

第一次见到馆主笑容洋溢的样子,兔子有些意外,一脸探究,跟了上去。

玲珑被拉着,出了刚才所在的院子,一路绕过花园亭台,停在一座屋宇前。这座建筑,曲曲折折向后铺展开去,大部分隐在花园池塘之后,玲珑猜不出它究竟有多大。屋子门上挂着牌匾,她一个字也看不懂,怯怯地问:“这是什么地方?”

姬弘拉门进屋,回头说:“这是我的储藏间。”

兔子在旁边解说:“那匾上写的是‘聚流离’。别看馆主待活物冷冰冰的,他倒很珍视器物。这里存着馆主亲制的器物,也有作为报酬收来的物件。”

“馆主总说,器物上凝着制作者的心血,尤其是被人珍爱的东西,更牵系着使用者的魂魄神识,都是有灵性的,要收聚此处,叫他们免受流离。而出自白龙馆的物件,受馆主制作时倾注的精魂滋养,各有神异,更不可叫它们流落人世,扰乱凡间。一旦使用者离世,都是要拿回此处收藏的。”

进了门,玲珑才见识到这房子的特别。说它是屋子,它太大了些,说它是院子,它又是完整封闭的。这房子简直是个迷宫,一眼看去,前面,左面,右面,都是长长的走道,走道两侧是分隔的小室,它们全都一个样子,只有门边的吊牌上做着不同标记。

走到一处,姬弘停下对白兔吩咐道:“你去帮我找找那把青凤翎做的掸子,将我房间隔壁那间打扫出来,给玲珑做卧室吧。”兔子听了,蹿进近旁的一条走道,一溜烟不见了。玲珑跟在姬弘身后,一会儿向左,一会向右,还在几条走道间穿来穿去,根本记不清来路了。

终于,在一间小室前,姬弘停了下来。拉门进去,玲珑却发现,这“小室”一点都不小,这间房里简直能容下一座平常人家生活的院落。

屋内是一架架陈设着各式碗盘杯壶的柜子。姬弘不知钻到哪里去翻找东西了,四周静悄悄的,玲珑有些忐忑。

她努力放松神经,在门口溜达起来,顺便看看架子上的东西。首先引入眼帘的四排柜子,专门用来放置不同形态、不同材质的勺子,玲珑有些震惊。她又往里走了走,看了其他的柜子,玲珑意识到,这间“食器室”里陈设的东西,一半以上她见都没见过,更不知是做何用的。

“给,这是鲲囊。”姬弘突然出现,往她手里塞了一个小小的囊袋,样子很像西市胡商售卖的羊皮水袋,“你不是渴了吗,这里面有水,快喝吧。”说完又去找东西了。

玲珑晃晃手里的袋子,里面确实有水声,但看起来装不了多少水啊。她打开囊口,犹豫了一下。这东西在架子上放多久了,水还能喝么?可她实在太想渴了,便不顾疑虑,仰头痛饮。喝了许多,终于神清气爽,可袋子里的水一点也不见少,囊中好似有个秘密的泉眼,源源不断地流出水来。她将眼睛凑到囊口,想看看里面有何奥妙,可袋子里没光,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玲珑还在研究鲲囊,忽然觉得一阵阴冷贴上了脊背,叫她头皮发炸。玲珑回头,眼前漂浮着一个“人”,脸上毫无血色,眼神空洞,下半身都是透明的。

“啊!”玲珑尖叫着后退,腿脚却不听使唤,一下子坐倒在地。而那个“人”面无表情,虚虚浮浮,还在向她的方向飘来。玲珑浑身冰凉,向后缩着身体,后背却靠上了木柜,退无可退。 

122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