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银色的狐狸这样郑重其事的回答,在罗环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

狐狸轻巧的跑到厕所,等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以人类的样子了。

跟他高挑然而清瘦的身体相比略大的衬衫在月光下划出微微的弧度,他坐在罗环床边,银色的头发下一双丹红色眼睛笔直的看向罗环。

呃……事情郑重得需要让这只狐狸也要以人类的样子出现吗?

罗环不由得也端正了态度。

似乎思考了一下该从什么地方说起,修长骨感的指头顺了顺银色的头发,银色狐狸似乎想了想要怎么开口,他仰着头想了半晌,开口问了一个问题,“罗环,你知道‘莉莉丝’吗?”

点头,她知道。

莉莉丝,没有被记载在《圣经》正文之中,桀骜不逊,因为不肯依附男人而远走,成为暗夜魔女,上帝所创造出来的第一个女人。

华阳点点头,开始了她的叙述。

“从宇宙洪荒开始,这个宇宙中就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这两种力量的子民,从一睁眼开始,就相互争斗。”

“已经没有人知道最初争斗的理由是什么了,他们只是彼此以仇恨纠结着。然后,在长久的争斗中,当人类诞生之后,这两种力量有了名称,一方,被称为‘混沌’,一方被称为‘秩序’,而我,是属于‘混沌’的一员。”

罗环凝神专注的倾听着。

“然后,在某一天,争斗的双方忽然发现,他们在经年累月的战争中,制造出了一种恐怖的东西,那种东西,被称为‘虚无’。就象人类说的正负物质一样,我们‘混沌’是反物质,而‘秩序’是正物质,每当我们两方中有人战斗而死的时候,力量结合,就会诞生出‘虚无’,而当我们发现的时候,‘虚无’已经多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数量了。”

“‘虚无’的特质就是将一切归为乌有,它会先附着在什么上,让被寄宿的物体仇恨一切,对一切绝望之后进行破坏,然后当它把寄宿的物体完全吞噬了之后,它就会转变,成为一个类似于你们人类口中所说的黑洞一样的存在,将一切吞噬殆尽,而如果不加以处理,这种吞噬将无边无际的蔓延下去,直到这个‘虚无’发现另外一个更强大的‘虚无’,被对方吸引,然后被对方吸收为止——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更强大的‘虚无’诞生了。当我们发现‘虚无’存在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这个星球上已经聚集了数以十万计的‘虚无’。”

“消灭‘虚无’的唯一办法,就是依靠‘秩序’或者‘混沌’的力量来中和,如果碰到已经成熟了,形成黑洞的‘虚无’,那大概就只能用我们的命来进行中和,为了对抗‘虚无’。‘秩序’和‘混沌’联手,我们在一万一千年前,针对‘虚无’自我融合的特性,创造出了‘莉莉丝’。”

“我们集合了两族所有的力量,创造出了融合了‘秩序’和‘混沌’双重力量的‘莉莉丝’,她无限接近于‘虚无’却又不是‘虚无’,我们以全部的力量供应她,果不其然,她立刻吸引了几乎全部的‘虚无’向她而来。在两族力量的支持下,她将几乎全部的‘虚无’都吸纳入了体内,就在这一瞬间,我们集合力量,将‘莉莉丝’埋葬在了地球北部的冰原之下。然后,我们也为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进行封印的时候,两族所有的精锐几乎全部耗尽力量而死,因为聚集在一处的力量太过于强大的缘故,那次封印造成了整个星球自然环境的紊乱,整个星球不断火山爆发,大陆沉默,海平面不断上升,上一个文明就这样被毁灭,而那个时候还不够聪明的现在的人类,对那一次事情残留的恐惧印象,让他们以为那是天罚,他们把那次事件叫做——大洪水。”

“……上帝惩罚人类……于是便降下洪水……”罗环喃喃的说着,华阳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不过幸好,强大的‘虚无’全部和‘莉莉丝’一起,被埋葬在了冰原的下面,剩下的都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小东西,随便派些人出去就扫得平。”

“然后,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们两族都在努力的逐步消灭‘莉莉丝’体内的‘虚无’。到了一百年前左右,她的体内大概只剩下最强大的两三个‘虚无’了。再过个两千年,差不多全能消灭干净。”

“但是,这时候发生了任何人也想不到的事情,‘莉莉丝’被人带走了。谁也不知道谁带走了她,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2008年6月30日,凌晨7点17分,封印她的地方发声了巨大的爆炸,‘莉莉丝’消失了。”

等等!这个时间!“难道是……通古斯大爆炸?!”

“没错,你们人类确实是这么称呼‘莉莉丝’被封印的地方的。俄罗斯的通古斯,极北之地,冰雪女王的国度。”

“那场爆炸之后,我们唯一确知的是,‘莉莉丝’的身体在那场爆炸中崩碎了,她的身体四散,落到了不同人类的身体上,很奇怪,不是‘秩序’也不是‘混沌’,而是人类。”

听到这里,罗环脑海高速的运转了起来,她立刻联想到葛叶曾经提过的她的左眼,她忽然一把抓住华阳的手,把他拉得靠近自己,声音不稳,“等一下!落到人类的身体上?那我的左眼……”

“没错,你确实继承了‘莉莉丝’的左眼。罗环。这个问题先丢边,我继续说,你认真听着,今晚的话我只说一次、”银发少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本来都以为,‘莉莉丝’消失之后,那两三个‘虚无’会被释放出来,但是没有,那些‘虚无’却没有和她崩碎的身体一起出现,它们和‘莉莉丝’的灵魂一起消失了,然后就在这时,全世界那些残存的‘虚无’却以一种异常速度成长了起来,然后,更加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它们居然拥有了‘智慧’。然后,它们暗中传诵着一句话。”

说到这里,银发的少年细瘦的手腕扬了起来,仿佛什么鸟类折断的羽翼一般:“它们说,我们的女王应许我们,百年后,她将降临在百年前她所选择的冰之王座。我们由此判断,‘莉莉丝’背叛了我们,她给了这些‘虚无’智慧,然后,我们决定创造第二个‘莉莉丝’。在此之前,我们要收集‘莉莉丝’散落的器官。那,就是这样。”

“……那华阳接近我也是为了‘莉莉丝’的左眼吗?”

“不,并不完全是。”说完这句,华阳犹豫了一下,看向罗环,却发现她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不禁眨眨眼。

“你就算全为了‘莉莉丝’的左眼接近我,我也不会介意的啊。”罗环答得理所当然,“原因什么的不重要,华阳一直陪着我,对我这么温柔,才重要吧?”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是开朗到了脱线地步的个性啊……华阳点点点了一下。

她盯了华阳片刻,“华阳,接下来你们两族打算做什么之类的,是不是不方便说了?”

犹豫了一下,华阳点点头。

“啊……不说就不说,我相信,华阳不会伤害我的……”

罗环也点点头,躺回去,转头看着窗户外的天空,语气有些微忧虑的换了个话题:“……华阳……”

“嗯?”

“快到月圆了,你说,叶想她们会怎么样?”

“……叶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啊,为什么?”

华阳没说话,只是温柔的俯身,为她掖好被子,温柔地拍拍她的头,“乖,罗环,睡吧。”

 

当罗环想起叶想的时候,叶想正在庭院里呆呆的发着愣。

叶想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来了。

她被沐玄带走之后,就没有再使用过眼睛的接驳神经技术,她并不能用自己的感官去感知自己到底生存在一个什么样的空间。只是,凭借着天生的直觉和因为盲目之后非常敏锐的身体知觉,她判断,自己所在的,应该不是人类生存的空间。

大概是因为身体内有沐玄心脏的缘故吧,到了这个空间之后,她对于沐玄的感觉,到了一种近乎两体同心一般敏感的地步。

这个空间根据她的感知,似乎是仿照维多利亚式庭院修建的。

她居住在一幢三层小楼里,后园有着相当大的一片玫瑰花圃。那里是叶想最喜欢的地方,也是她最常在的地方。

当沐玄不在的时候,她就会一个人摇着轮椅到院子里去,膝盖上放着摊平的一本盲文圣经,就这么可以面对玫瑰花海过一整天。

沐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每当他从外界回来的时候,他都能看到在玫瑰花海里坐着,膝上放着圣经的叶想,而不论他把脚步放的有多轻,叶想那灵敏的听觉都能准确的捕捉到他的脚步声,然后在他靠近的瞬间对他微笑。

沐玄非常喜欢叶想的笑容。

在让叶想住进自己所创造的,这个属性为水的空间里之后,只有他在,那么两个人之间最常见的相处方式就是沐玄打开留声机放上古早的老电影音乐,坐在叶想的对面,看着美丽得如同一个瓷人偶,却又比人偶多了一分坚强温润的少女,一页一页的用修长的手指翻着盲文书籍。间中,黑发的少女会时不时的抬头对他微笑,那样温柔如同夏日晚风的笑容奇异的可以让他焦躁的精神安定下来。

偶尔,叶想会放下手中的书,伸出白皙纤巧的指头,轻轻碰碰他,那一瞬间,无比温润的温度让他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没有进一步的碰触,单单只是这样的接触就足以让沐玄觉得整个灵魂都似乎温柔起来。

——这段日子,他越来越狂暴。

大概是和自己的心脏在一起的缘故吧?他的力量在恢复,他的记忆也在恢复,他便从古早的记忆中知道了自己现在这种状况是什么。

他体内被“虚无”污染的部分,毫无疑问,正在扩大。

即将控制不住。

大概,快要到最后了吧……

现在,他站在叶想不远处,看着前方有着笔直漆黑长发的少女,在他所创造出来,如洗的蓝天下用纤巧的手指头一页一页的翻弄着盲文书籍,半对着他的柔和侧脸在清澈阳光之下闪烁着玉石一般温润的光泽,微微随着风的强度而翕动的黑色睫毛像是洒了金粉似的,温柔的保护着其下翡翠色的美丽眼眸。

就这么凝视着她,沐玄就觉得自己的神经似乎被微微的安抚着。

他就这么看着,直到叶想终于注意到有人正在看她,微微向他的方向转头的时候,沐玄才一笑开口,“……是我。”

“沐玄吗……”叶想合上了手里的书,微微调整轮椅的方向,让自己面对他,对他绽开一个温柔的微笑。“今天回来的好早。”

沐玄来到她身边,弯身看了她片刻,忽然伸手。、

用听的感知到他的动作,也不知怎的,叶想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看到她极端配合的动作,沐玄唇边绽开了一丝微笑。

下一秒,冰冷的触感落入了她的掌心。

那是一个非常小巧的水晶瓶子,打开盖子,小心的嗅嗅,是香水。

“谢谢。”她露出甜美的笑容,对他道谢。

他每天都会送她精巧的小礼物,也许贵重也许不贵重,却都是她喜欢的。

正如现在的香水的味道。

前调是乳香,中调是沉香,后调是松香和熏衣草。

其实这是男人用的香水的味道,但是这么轻松的味道,她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欢。

她有点儿开心,低了头,露出一线雪白的颈项,然后轻轻再次道谢:“谢谢。”

沐玄也笑了起来。

如果叶想现在可以看到,就能发现,出现在黑发少年脸上的笑容清澈满足,犹如拥抱了整个世界。

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冰在旁边唉声叹气:沐玄同学啊,你真是小白到死头壳坏去了……这个样子算是谁折磨谁啊?亏你当初还把要报复的说辞说的这么响亮,现在就成天到晚变着法子去讨人家的欢心,没出息啊!

沐玄感觉到冰扯了扯他的袖子,接着,精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有话和你说。”

他点点头,又和叶想说了几句话,转身离开,回到了小楼里。

等他把自己甩到了沙发中之后,冰拽他的头发,“喂,某人啊……回答我几个问题。”

“……问什么?”沐玄百无聊赖的支起笔记本,看着片刻之前冰在查看的股票数据分析,不去看百无聊赖开始玩问答的某精灵。

“私人问题。”说了这四个字之后,精灵的语气一转,用上了威胁的意味,“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但是你如果回答的话就无论如何要说真话。”

“你的口气象律师。”沐玄用纤细的手腕托着下巴斜眼看了一下她,“我尽量。”

“乖。”冰鼓励的用虚无的手拍了一下他,“第一个问题,你到底对叶家抱什么样的情感?”

敲打键盘的手指稍微停顿了一下,沐玄看了眼冰所在的方向,“……相当复杂的情感,不过和仇恨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没有他们的话就不会有我的诞生……但是说不恨的话……也不对……总之……我对叶家抱持的是一种毁灭欲。”

“继续……”冰想了想,“第二个问题,如果叶夫人站在你的面前,你觉得你会对她做什么?”

“我会很高兴的折磨她。”

意料之中的答案,“那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是叶想呢……”这才是她要问的重点。

在她问之前就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沐玄的眼睛没有离开笔记本计算机,修长的手指继续敲打键盘。

他没有立刻回答,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之后,沐玄才开口:“……她是更特殊的存在。”

“我想要一点一点的毁灭她,但是当我拥抱住她的时候,让我感受到她的温度的时候,在那样的一个瞬间,我却想要尽我可能的怜惜她,想要给她我能给的一切……如果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会对我微笑的话……我想我可以原谅一切。”

“……爱她?你爱她?”

“不知道。”沐玄终于有心情抬头了,他微笑了一下,“或许这是血缘中的亲情关系吧……因为毕竟叶想是这个世界上和我有最近关系的人……血浓于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他微微侧头,“那么告诉我,你想要怎么样呢?冰,你抱的是什么目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而已……因为我觉得你现在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冰说的毫不留情,“摇摆不定的样子实在难看,”

“幸好我也不期望谁来看。”沐玄淡然的说,说完,他面前的隐藏暗铃忽然响了起来,这是叶想要他出来的铃声,在优雅的铃声里起身,沐玄关上计算机,向冰甩出一个微笑,“放心,我这就去丢人现眼。”

身后响应他的是冰磨牙的声音。

悠闲的走出小楼,来到花园里,他并没有立刻走到叶想面前,只是远远的站定,看着前面身上洒了一身的灿烂阳光,感觉着从叶想的方向一点一点泄露出来的温柔感觉。

有叶想在的地方就会这么温柔……温柔的祥和……

而这种如水的温柔总是轻轻的环绕着他,让他总是焦躁的身体和心灵安静下来,现在也是这样,即使隔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到门里那仿佛一点一点会渗透出来的温柔感觉。

是因为有叶想在的缘故吧……因为有叶想在所以这个空间才会有这么温柔的感觉。

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远处响起了叶想柔和的声音:“沐玄吗?”

“……是的。”沐玄答应了一声,向她慢慢走去。

少女扬起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很抱歉的微笑,“抱歉麻烦您了,您刚才送我的香水瓶子我不小心弄到地上去了……”

沐玄没等她说完,就点点头,低下头寻找那瓶香水。

根据他的能力,找到一瓶香水根本不需要这抹麻烦,但是在叶想面前,他就是不想展现出自己非人类的那一面来。

他在一株红衣大主教下面找到了瓶子,抬眼的时候,看都她交叠的双手上有几道隐约的血痕,他眉毛拧了一下,把香水放在旁边的小几上,握住了她的手,“刚才挂伤的?”

“嗯……”叶想咬着嘴唇点头,怯怯的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握住。

得不到他的回应,叶想小小声的道:“……我自己会处理的……”

“那样好的太慢。”沐玄答道,他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放在她伤口的上方,灵力一逼,从指尖渗出了漆黑色的血液,滴落在了她的伤口上。

滚烫而腥甜的液体滴落的瞬间,叶想立刻知道那是什么了,她被惊吓到一样要抽出手来,却被沐玄固定住,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那个少年的声音安静的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响起:“……我的血而已,很快就会痊愈了。”顿了顿,“你应该习惯了才对,你从四岁开始,就一直在每天喝我的鲜血来维持生命啊。”

这句话说完之后,叶想立刻脸色惨白,嘴唇都在微微哆嗦,沐玄看着她失去血色的面颊,多少也懊恼了一下。

他不应该这抹说的……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借助语言的力量想要伤害她,确实是产生自她自己的愿望……

“虚无”再度扩大了吗?

果然,时间要到了吗……

看着漆黑的血液渗透入她雪白的肌肤,然后迅速治疗伤口,最后消失,叶想的手上也恢复了片刻之前的光洁,沐玄又看了一眼她依旧惨白着的脸色,忽然伸手,双手撑在叶想轮椅的椅背上,低声询问:“……我可以抱着你吗?”

没有回答,叶想只是倾身向前,靠在他怀里。

伸手,揽住那柔软的,仿佛一用力就会碎开一般的肩膀,然后,拥抱住。

他满足的叹息,环上她的腰,稍微用力,把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自己坐到旁边的石凳上,让娇小得象只小鸽子一样的少女坐在他的腿上。

叶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双手绕上她的颈项,像是小猫一样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闻着他发丝的味道和空气里优雅的香气。

叶想在被他拥抱了片刻之后,伸出手去,轻轻抚摩着他的头发,用手指梳理他仿佛绸缎一样柔滑的头发。

仅仅是这样的接触,就能感觉到沐玄身上散发出的孤独而寂寞的气息。

紧绷的身体在沐玄怀里慢慢放松,她叹气,把头靠上他的肩膀,感觉到她的发丝碰到自己的脸颊,沐玄有种自己把阳光的天使拥抱住的感觉——如果叶想可以一直拥抱着自己的话……那么他宁愿用一切去交换——

如果这个怀抱和温度可以一直存在的话,他可以放弃别的一切。

“……”沉默了下,手腕在叶想腰肢上交握,沐玄低低的说话,“……叶想……你愿意答应我一切的要求吗?”

“……只要是你提出的。只要我能做到。”无论什么要求,她都会尽量做到的,因为这是她欠他的。

“那么……”沐玄稍微踌躇了一下,“……你可以爱我吗?叶想,你可以爱我吗?就象你爱你的母亲那样爱我吗?你可以只被我一个人拥抱,只吻我一个人、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他不知道被爱是怎么一回事情,他只知道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面前的少女只属于自己一个人,而不是其它别人的!

“如果你肯答应我的话……那么我可以放弃一切对叶家的憎恨。”

“你……是认真的这么提出要求的吗?”叶想问道,小心的用手指顺着他的脊背。

“是认真的。”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叶想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用力,稍微抬起身体,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温柔的吻。

没有一丝温柔以外的感情,那么一个带着阳光和温度的吻在一片黄昏的余韵里落在了沐玄的嘴唇上。

“……可以啊……”叶想温柔的回答,如果这就是沐玄的愿望的话,她会满足他的愿望的。因为人类这种生物是可以假装爱上一个人的。

她会假装自己无论如何只爱他一个人——她会非常的尽职的扮演一个爱他的少女这样一个角色的,会扮演到连他自己都认为爱上他的程度——

这样,就足够了吧……

“……可以啊……”叶想温柔的回答,如果这就是沐玄的愿望的话,她会满足他的愿望的。

沐玄在她的嘴唇离开了之后,忽然孩子气的侧头,然后他笑了起来,“骗人。”

“嗯?”

“叶想,你在骗人。”

“你不爱我。”

“你刚才在想假装爱上一个人也很简单对不对?”

他起身,依旧抱着叶想,向小楼走去。

“啊,不过你不必介意,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不会喜欢上一个怪物的。”

把她送到了寝室,小心的安置在了床上,沐玄吻了一下她的额角,低声说了一句。“晚安。”

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出。

在出门的瞬间,他在门上布下了结界。

他知道,屋子里的少女此刻一定因为自责和自己冷酷的话语受到双重的打击,但是他此刻管不了那么多了,此刻他最大的麻烦,是来自他自己。

转身出了房门立刻靠在了墙壁上,野兽一样没有理性的咆哮从嗓子里散发了出来——

刚才有一瞬间,他是真的彻底想杀了她!

从心底蔓生,几乎无法控制的杀意——

现在还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一点不曾减弱。

杀了她!杀了她她才是你的!

胸膛里被“虚无”侵蚀的部分这样叫嚣着。

慢慢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他把黑色的头颅埋在膝盖之间,嘿嘿的笑了起来,肩膀不断抖动,过了片刻,他感觉到门里的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拼命捶门,隔着一层薄薄的门板,感觉到少女急切的力道震动着木门,肩膀抖动,他笑得越发剧烈起来。

笑得,眼泪都几乎要流出来。

啊啊……多么有趣啊……

大概……再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吧?

就这样,一个人在门外,一个在门里,彼此都陷入了不同意义上的歇斯底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听到了冰的声音从头顶上方飘了下来。

“……笨蛋。”

是啊,他是笨蛋,从来都是。

没有一刻不是。

冰没有再说话,黑发的少年也不再说话。

直到房间里的少女没有力气了为止,他才抬头,伸出手轻轻梳理着自己黑色的长发,看着它们在白皙的掌心滑过。

两个人之间是一阵沉默。

过了不知道多久,沐玄才开口:“……之前联系的医疗单位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进行手术吧?”

“绝对任何时候都处在完全OK的状态。”冰回答到。

“好。”沐玄点头,“那现在立刻准备移植手术。”

冰有了不好的预感,“喂喂,虽然你向我下达这个指令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八成打的是这个主意,但是……移植……喂……你给我点心理准备好不好,不要这么突然袭击嘛!”

“我觉得你不需要人类所谓的心理准备,我亲爱的冰。”说到这里,他冷笑了一声,手掌从脸上满满拿下,他抬头看向了冰的方向,低声道:“……快来不及了……冰。”

他即将,被“虚无”吞噬。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沐玄笑了笑,低声说道:“……把我的眼睛和神经移植给叶想,我不想看到她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也看不到东西。”

“……你还真是不折不扣的疯子。”咬牙切齿的总结陈词。

“我想让叶想的眼睛可以真正的看到我……在我变成“虚无”那丑陋的样子之前。”就这么简单。

他想让叶想可以看到他,他想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就是这么简单。

冰再度叹气,“……反正身体是你的……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好了……”想想也是,挖眼睛的人又不是自己,自己着什么急?

不过——看着沐玄,冰微微的摇头。

外表看起来聪慧而冷酷,其实骨子里却是那么寂寞而脆弱的孩子啊……

“……随便你吧……”有些落寞的这么说着,冰的声音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沐玄则重新靠回墙壁,小小声的对一墙之隔的少女说道:“……你就快要看到我了呢……”他像是觉得很愉快似的微笑着。

 

叶想的手术在当天下午进行,使用了沐玄的鲜血调整她的身体状况,让手术达到了最好的效果,因为玄武的身体的适应性,拆线是在二天之后。

“……睁开眼睛……对,慢慢的睁开眼睛……小心些……能感觉到光线吧……”沐玄坐在叶想的身边,小心的把覆盖在她眼睛上的纱布揭了下去。

这次的移植手术相当成功,沐玄特意调整了空间的亮度,变成适合的柔和昏黄光线,叶想坐在病床上,感觉着缠绕在自己眼睛上的纱布一点一点被剥落下来,而久违的光线感觉则慢慢的让她闭上的眼睛里透下金黄色的阴影。

很温暖,没有想象中刺眼。

小心观察她的反应,沐玄让冰把窗帘再拉上些,看了她一会,“叶想,张开眼睛吧。”

点头,叶想带着一点郑重味道的睁开了眼睛,而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看到过的光的洪水像是潮水一般的涌入了眼睛——

即便已经调整过了亮度,但是光线就像是金黄色的细针一般刺进视觉神经的深处,她必须要闭目休息一会才能再继续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整整三年没有真正使用过的器官既敏感又迟钝,叶想发现自己居然连颜色都无法分辨了。

在心里苦笑一声,叶想被扶到一个轮椅上,沐玄在她的膝盖上加了一床被子,然后小心的吩咐:“叶想,你的眼睛和膝部的神经刚刚移植,一定要小心使用,医师团建议,你在半个月里最好还是不要使用自己的双脚,而要仔细按照医师的建议进行复建,用眼也最好不要超过三个小时,这样在两个月后你应该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

黑发的少女微笑着抱以谢意,然后,她向沐玄伸出了双手,“沐玄,可以带我去花圃吗?”

“当然可以。”弯腰连着被子一起抱起,沐玄向楼下而去。

沐玄把她安置在早铺好了厚厚褥子的石凳上,自己则推开,转身看向相反的方向。

这个空间的四季和外界同步,现在已经是快到夏季了,早春的蔷薇已经凋谢,那种成熟到了极点反而无比优雅的味道带着腐败一般的甘甜飘荡在空气之中,而还在含苞的玫瑰那青涩而淡淡的香味也混杂在空间里,一点一点的悄悄的、害羞的向四处散播美妙的味道。

满目都是黑色的玫瑰,在来到中庭的一瞬间,看着清澈阳光下仿佛是凝结发黑的鲜血一般的玫瑰海洋,有那么一个刹那,叶想以为自己的眼睛会再度瞎掉。

原来,她在过去每天都面对的居然是如此妖艳的玫瑰——

稍微把眼睛闭了一下,叶想休息了一会才有能力再仔细的打量面前的一切。

然后,她回头,看到了沐玄的矗立在自己身后的身影。

阳光清澈的照耀着大地以及生长在大地上的所有生物,透明的风神柔软的手臂拥抱着玫瑰的馨香。而沐玄那仿佛是披散的丝束一般的长发也优雅的在空气里荡漾着丝丝的风情。

像是感觉到叶想在凝视他一般,沐玄转头,那种感觉就像是雕刻精致的雕塑忽然被注入了生命一般,而下一秒,沐玄的容颜就完全呈现在叶想的面前——

那是一张阴柔秀丽的容颜,仿佛是最精致的白瓷人偶一般的五官镶嵌在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肌肤上,端正到可怕的程度。黑色的长发覆盖过半张容颜,只露出另外大半张脸,看上去妖艳而妩媚,最让叶想觉得不能呼吸的,就是沐玄身上强烈的红色气质——明明是置身于一片黑色的玫瑰海洋、明明是一身名贵的黑衣、明明是黑的像是深海一般的眼睛和夜色一般的头发,但是沐玄却在瞬间给予叶想一种极为强烈的,血红色的印象——这个印象的来源大概是沐玄红润的像是刚吸吮过鲜血的嘴唇和太过白皙的肌肤所造成的吧……

那是一种看了之后会让人心生恐惧的美貌——

和上次用义眼看到的果然一摸一样,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被黑发的少女凝视着,沐玄的容颜上逐渐绽开一丝笑容,浮现出近乎透明的笑容:“阳光下面眼睛没问题对吧?”

“是的……然后……你的眼睛……”知道自己是移植沐玄的眼睛,叶想轻声的道谢,沐玄点点头,“我的眼睛已经再生了,没问题。”

看着叶想黑色睫毛下同色的眼睛,沐玄忽然弯起了嘴角,“……黑色的果然没有原来绿色的来得美丽呢。”

“但是只有黑色的可以让我看到光明。”她温和的回答。

“……”沐玄微微侧头,凝视着自己在叶想眼睛里的倒影片刻之后微笑了出来,“我可以吻你的眼睛吗?”

“……请。”叶想也微笑,闭上了眼睛。

看着叶想在阳光下仿佛透明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风中和玫瑰的香气中翕动着,沐玄小心的抱住了她的头颅,在她不断颤抖的眼睑上烙印下自己的吻。

沐玄的嘴唇冰凉的像是冰块,但是却让叶想觉得无法形容的灼热。

那是一种不知为什么而产生的温度——

人体的温度在两个蜻蜓点水的吻之后离开了,叶想看着站直了身体的沐玄,轻轻伸手,想要掠开他的头发,看他头发下覆盖的容颜,却被他握住了手,“……我还有一只眼睛还没有完全再生,很难看的……”

“……可是我想看看。”叶想柔和的说。

看着他,沐玄握着她的手,在很长的时间内没有任何的动作,最后轻轻叹气,放开了她。任她动作。

叶想的指尖爬上他的容颜,轻轻的、轻轻的拂开了他的长发,看到了头发覆盖下干瘪的眼睛。

沐玄闭着眼睛,从外表看去只能看到没有再生的那只眼睛明显的干瘪下去了,叶想轻轻的用指尖捧着他的脸,微笑着问道:“……我可以吻你的眼睛吗?沐玄”

“……”两只眼睛都闭上了,黑发少年默许着她的一切。

叶想仰头,微微撑起身子,在他的眼睛上印下自己的吻,

不同于沐玄对他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而是连绵延续的不断的烙印下温柔的触感。

最后,叶想将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然后,她对他说,“给我时间,我会爱你的。”

沐玄愣了一下,发现面前美丽的少女说这句话是真心实意,他忽然就笑了,回答,“好,我等你。”

然后,转身离开。

 

沐玄不是回到小楼,而是离开了这个空间,来到了空间和空间的边缘。

在那里,有一个银发的少年正懒懒的在空间外,仿佛等了好久的样子。

看到他出来,华阳懒散的挥了下爪子,打了声招呼,“呀呀~好久不见哪~沐玄同学。”

“确实好久不见,总有个一千年了吧,‘混沌’的‘愚者’。”

“呀呀,这么说‘玄武’你恢复记忆了?”被称呼为愚者,华阳抓抓头发,有些困扰,“那你自然也就知道,我来干什么了对不对?”

“你是要来杀掉我,净化掉我体内的‘虚无’吧?”

“玄武你一向都很聪明呢。”银发的少年微笑,掌心出现了一只银色的笔,“看在彼此都是旧相识的份儿上,我给你一分钟思考,你是要乖乖站着被我杀掉……”微笑,银发下红色的眼眸妖艳一如血色的瑰丽钻石,“还是,战斗之后被我杀掉。”

“原来……我还有选择的机会啊……‘混沌’最强的战士……”沐玄笑了起来,伸手,漆黑的血液奔腾了出来,形成了一柄长剑,“那就……试一下吧。”

 

那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玄武本来就是五圣兽里战斗能力最弱的一个,尤其是并不完全的玄武,在面对了“混沌”最强的战士时,也是毫无胜算的。

接连被“净”、“灭”、“破”三个言灵打入体内,沐玄非常清楚的知道,现在只要华阳催动言灵,他就会立刻粉身碎骨。

啊啊,这样也不错。

反手一剑刺入地面,靠着长剑的力道支撑身体,看了迟迟没有催动咒语的华阳,他大口的吐着漆黑的鲜血,唇角弯起一个冷笑的弧度,“怎么了,华阳?不动手?”

“我有别的事要做。”华阳走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血红色的眼瞳里渗出了一线怜悯的味道,“这件事只有我做得到,不然,现在来这里的就应该是葛叶了。”

“……等等,你要……”

“你还记得我的特殊能力吧?”

单手握着银色的笔,另外向上摊开的一手中渗出了无法形容的美丽光华,下一秒,一本书出现在了华阳的掌心。

“……‘顺逆’……”沐玄盯着那本书,喃喃道。

混沌也好,秩序也好,身为这两族的成员,天生就会具备一种其他人所没有的特殊能力,而华阳的特殊能力就是他得以成为最强战士的理由。

他的能力的名字叫“顺逆”,而这个能力的表现则是,顺向书写在他手中那本书册上的事情,可以成为现实,而逆向书写的事情,则可以抹消过去。

虽然这个能力被很多非常苛刻的条件限制着,但是如果使用得当,却几乎可以算是无敌的。

看到华阳使用了“顺逆”的完全形态,沐玄立刻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他满满的闭上眼。

很好,这样也好,就这样……结束吧……

灵光乍起——

 

叶宅

金发的青年站在落地窗前,闭合着双目,看向东方的天空。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样,他满满睁开双眼,伸手,低声道:“成功了……”

下一秒,叶夫人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在了自己房间的沙发上!

“阿想!”叶夫人激动的扑了过去,葛叶冷漠的扫了这对母子一样,继续掉头望向远方的天空,冷冷的吐出四个字。

“契约终结——”

他看向抱着女儿喜极而泣的叶夫人,唇角一动,“根据契约,叶氏集团,是我们的了。”

 

历史不可以改变,但是历史可以扭曲。

华阳选择的是,在历史的操作中进行一次微妙的扭曲。

让现实固定凝固在此刻,然后,逆动进行过去的操作,保留现在的结果,消去沐玄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这是投机取巧的行为,即获得了结果,然后毁灭掉原因。

让叶家的祖先没有经过通古斯,没有挖掘开那个古墓。

然后没有相遇没有开端,也就没有受伤没有结局。

黑发的少女依然用那双从别人那里得来,漆黑的眼睛凝视着世界,却不曾见过那个黑发的,妖艳的少年。

终于一切落幕。叶想也好,沐玄也好,谁的记忆里都不再有谁。

不是遗忘不是隐藏,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了。

直如一梦。

9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