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弘循声而来,见玲珑双手抱头缩在柜脚,瑟瑟发抖。

他上前捉住她的手臂,可这让玲珑受了更大惊吓,尖叫起来:“鬼啊!”姬弘哭笑不得,只能温声细语地安抚:“玲珑,玲珑,没事的。你看,是我。”

玲珑抬起头,见是姬弘,松了口气。刚想说话,目光一转,那东西正飘在姬弘背后,直直地盯着她。她僵在原地,面上全是恐怖,眼里噙着泪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姬弘顺着她的视线,发现了让她如此惊恐的原因。

他喝道:“走开!”

它听了指令,乖乖后转,无声地穿过木柜,飘远了。

“玲珑,那不是鬼。”姬弘安慰道,“那东西叫守账灵,它们能整理器物,记录收存情况。虽然是人死后所化,但它们没有情感欲念,只是无害的灵体。”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姬弘。

姬弘不确定该怎么向她解释,想了想说:“有些人生前执念很重,死后仍有牵挂之事,魂魄便会逗留世间,时间一久,要么怨念深重化作厉鬼,要么飞灰湮灭。有些魂魄寻到白龙馆,求我制作一些器物,帮他们完成未了的心愿。一旦心愿达成,牵挂不在,神识就会消解,他们便化作无思无念的灵体在世间飘荡,直至消散。作为给我的报酬,他们化成的灵体被收入馆中,供我永久役使。”

“这些守账灵虽然没了思想和情感,但能做很多事,你看这些器物,就是靠它们分类整理,记录和报告收存情况。自从养了守账灵,我找起东西来快多了。”他一副用得很顺心的表情。

    “那也太可怕了。”玲珑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你不用怕,他们只是会说话的账簿。你还可以询问器物存放的位置,它们也能直接告诉你。我叫一只过来示范给你看吧。”

 

“不用了,不用了!”玲珑慌忙摇头。

姬弘扶她起来往外走,到了门口,玲珑看见,眼前多了一张食案。她惊魂未定,回头看,那只守账灵飘得很远,躲在柜子后面。玲珑还有些心有余悸,却突然觉得,它们也挺可怜的。

 

姬弘接过玲珑手里的水袋,让她到案边坐下。他转身在后面架子上挑了一只倒扣放置的陶盆,扣在桌上。

“这张食案,能感应到你对食物的渴望,只要放上碗碟,它就能把你心里最想吃的东西呈现出来。”他坐到玲珑对面,手指悄悄陶盆,微笑着说,“这东西可有年头了,但也挺好用的。任何食物放入其中,随你吃喝,万世不竭,但盆子倒扣过来,食物就会消失。想想你要吃的东西。”

姬弘把陶盆掀过来。本以为玲珑最想吃的是肉羹、稻饭、切脍之类,平日很少能吃到的美味,可陶盆里出现的食物,竟是几块其貌不扬的煎柿饼。

玲珑取出了一块,盆中又多了一块,这样下去,真能吃个万世不竭。她沉浸在柿饼香甜的气息里,咬一口,味道竟和记忆中哑姐儿她娘做的一样,她看姬弘没动,便说:“你怎么不吃?这饼很香的。”

姬弘笑笑:“我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

她觉得他的话有点怪:“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是什么意思?”

“我不吃人类的食物,也可以活下去。”

“不,我是问,你干嘛总说‘人类的’食物?”玲珑觉得姬弘没明白她的问题。

“因为我不是人类啊。”

玲珑本该比现在更惊慌一些的。可她已经见识过会说话的兔子、能看未来的屏风、能穿越时间的灯笼,还有刚刚的“守账灵”。姬弘不是人类,对她来说,已算不上什么可惊讶的事。她知道,这世上奇异的事物肯定比她能想象到的,还要多很多倍。玲珑又拿了一块柿饼,歪着脑袋想了想,边吃边问:“那你是什么?神仙?妖怪?鬼魂?”

“不。我是龙。”姬弘认真地回答,“也许是如今世上唯一的龙吧。”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这个答案还是有些出乎玲珑的意料,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白龙,因为这里叫‘白龙馆’。”

姬弘赞许地点头。

“可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唯一的龙?”

“说来话长。不知是何机缘,我幼时被周王室的一位美人收养。美人膝下无子,便假称我是她与天子的孩儿,将我当做周室公子抚养成人。在最初的二十九年里,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类,还差点登基做了王。”姬弘的眼神变得深邃,“若不是王兄下毒杀我,我也不会发现,自己竟是个不老不死的怪物。那时我的养母早就不在人世,所以我已无法得知,她当年是否见过我的族人,又是如何瞒住世人,收养了我。”

“后来,我花了几百年时间寻找同族,却只在人类的古籍里见过对龙的记载。按照人类的记法,我活了一千五百多年,却从没见过一个同族。”他自嘲地笑笑,“我连亲生父母的样子都不记得。玲珑,这世上,只有我了。”

玲珑听了,心中感触,小声说:“我也不记得我的父母了。”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点落寞,姬弘想转移玲珑的注意力,便语气轻快地问:“好吃么?”

玲珑笑了,点头道:“和我喜欢的味道一模一样。我吃饱啦。”

“好,还有许多东西要准备呢。”姬弘将陶碗倒扣,站起来转身往柜子间的过道里走去。玲珑将陶碗掀起一条缝,向里面看,碗中刚才装着的柿饼果然消失了,连渣子都没剩,她暗暗惊奇。抬头见姬弘走远了,玲珑对守账灵还有点发怵,怕它又飘过来,她赶忙起身追上姬弘。

“用这只杯子装汤饮可以冬暖夏凉。”“这只刀分离骨肉很快。”“这只勺子可以将水变作醴酪。”

姬弘挑了几样餐具,叫玲珑拿着,自己则抬上食案,往外走去。出了小室,姬弘又带着玲珑探访了几个房间。

“用这篦子梳头,头发会变得柔顺芳香。”“拿上这个催人入眠的竹枕。”“睡毯,保暖而且轻若蝉翼。”“喏,这里衣,人穿上后刀枪不入。”“这双丝履能让人在水面上如履平地,给,你待会就穿上,别光着脚啦。这双玉鞋,还有这双靴子,都拿上。”“天衣,一件能当千百件穿。”

两人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玲珑都快抱不动了。

“这些差不多够用了。”姬弘说。可走到一间屋子旁,他又停下来,转身问:“你认字么?”

“认得一些。可我不大会写。”

姬弘放下东西,进屋翻了一会儿才出来,手里拿着几册书。

玲珑问:“这些书能做什么?”

“能用来读。”他笑了,“我听说,不学习的人类小孩,长大了会比较蠢。”

姬弘终于对他们搜罗到手的成果满意了,领着玲珑往回走。走到一处,玲珑注意到,这座“储藏间”的各处都有明珠照亮,只有一段走道暗沉沉的。他们刚刚进了很多房间,但路线很绕,都刻意避开了这段走道。她好奇地叫住姬弘问:“子夏,这些房间里有什么?”

他瞥了一眼没有任何照明的走道,轻蹙眉头:“这些房间中存放的物品很危险,它们的力量连我也很难掌控。”

“可你制作了它们,怎么会掌控不了它们的力量?”

“我亲手所制的器物,会受我灵力滋养,获得一些神异的功能。但我若在制作时,心有憎恨、沮丧、愤怒等情绪,器物也会沾染它们,从而身负戾气或怨念。若使用者身上有相同的戾气、怨念,就会将其激发,祸害一方。”他耸耸肩,“我活了一千多年,其中总会有些黑暗的日子。”

他神情严肃地叮嘱:“你要记住,不论何时,都别随意触碰其中的器物,最好根本不要踏足此地。”

玲珑连连点头,心里有点害怕,不自觉地挪了两步,凑近姬弘身边。

 

二人抱着满怀的东西,回到了原先的院落,玲珑发现姬弘的房间隔壁,有间屋子正大敞着门。而白兔显然比他们回来得早,它正翘着腿,悠哉地坐在门廊上。刚到门口,玲珑就看见了奇异的一幕。屋子里,一只硕大蓬松的青色翎羽掸子在独自舞动着。手柄的部分刻了凤鸟的头部,而这只掸子也如一只倨傲的青凤,正撅着尾巴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中。随着它的蹁跹跃动,屋子的每个角落都被清扫了一遍,原本看上去积满灰尘的房间,变得洁净无比。

它发现了门口的玲珑,她身上沾了尘土烟灰,脸上也抹得灰扑扑的。那掸子突然停下舞步,朝着玲珑冲去,一下扑到她身上,将她撞倒在地,大尾巴在她身上扫起来。玲珑被撞了个满怀满脸,那些羽毛扑腾得她浑身痒极了,躺在地上咯咯直笑,连连求饶。

“好啦,好啦。”姬弘捉住大掸子,看看玲珑说,“呀,效果不错,干净多了。”

玲珑站起身来,低头看看,原先身上的灰尘一扫而光了。原来,这种青凤极爱干净,姬弘讨来它的翎羽扎成掸子,这掸子也继承了凤鸟的清洁癖,眼中容不得一点灰尘,一旦发现脏污就会自动打扫,直至原处纤尘不染为止。

114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