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原本执仗控制平若的那两人本来就是因为平若哭天抢地的尖叫有些走神才让平若逃脱,愣了一下,慌忙扔了手中木杖过去将平若抓住。

平若两腿已经动弹不了,拼命扭动身子喊:“别碰我,别碰我。”话音没落就已经被贺布卫士将脸按进了雪地里,登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羞耻感还是疼痛更折磨他的身心,刑仗毫不留情地落下,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一处。从后腰,两臀,腿根无处不在,无处可逃。平若嘶嘶吸着冷气,冷不防后背挨了一棍,登时被呛得猛烈咳嗽起来。

贺兰王妃早就不敢再看,捂着脸无力瘫软在身边侍女的怀中。在场众人皆现不忍之色,唯有平宗连眼都不眨一下,一直死死盯着下面,将平若每一次抽搐,每一个颤动都看在眼里。

只有平衍留意到平宗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始终没有松开过。他一直紧抿着嘴唇,鼻翼煽动,呼吸渐渐激烈起来,胸膛起伏,汗水顺着鬓角隐隐流下来。

平宗觉得自己的心跳随着平若的呼喊声时强时弱。也不知道为什么口中干涩发苦,说出每个字都要费一番功夫。

平若的呼声渐渐听不见了,只有木杖一下一下击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凉薄冷酷,似乎与生命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

平衍终于忍不住了,抓住平宗的胳膊:“阿兄,再打下去就不行了。”

平宗缓缓将目光挪到他的面上,赤红悲痛的双目让平衍吃了一惊。然而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人能叫停了。

平衍心头一片惊凉,连自己的手颓然落下都毫无察觉。

平衍突然看见一个人从高台下拾阶而上,虽然看不清眉目,身姿却是早已烂熟于心的。他吃惊地瞪大眼,表情如同见了鬼一样震惊,万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刻看见她。

平宗也注意到公然闯入的晗辛。但他此时根本没有力气动弹,只能瞪着她,看她走到自己面前,将一件黑裘大氅送到眼前。“这是……”平宗吃惊地接过裘氅,触感温暖而熟悉,这本是他的旧物,却给了那个女人。

晗辛一直等他抬头看自己,才沉声说:“永德公主死了。她让把这儿还给你。”

直勾勾盯着她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仿佛突然惊醒。“什么?!”平宗大喝一声,站起来盯着晗辛大声问:“你说永德死了?南朝的永德长公主?怎么死的?”

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下面执仗的人也趁机停下来,给自己和平若以喘息的机会。

晗辛在这么多人面前并无半点怯意,她的口齿清晰,声音脆亮,说得话人人都听得清楚:“永德长公主在看押之所自尽身亡。”

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嘈杂声来。

延庆殿之变诸人所有的罪名,归根结底是私通南朝公主,如今南朝公主突然身亡,一切便都没有了根基。一些平宗亲善的官员宗室不禁摇头叹息,直觉功亏一篑,大为遗憾。

平宗愣了一会儿,突然起身便走。晗辛赶紧小步跟上。对始终震惊瞪视自己的平衍视若无睹,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所有的人都怔住,一直到他走得看不见了,才忽然反应过来。

贺兰王妃急切地尖叫:“快,快救人!”

执仗的人也回过味来,慌忙扔掉手中的木杖,围过去查看平若的情况。平若已经没有了知觉,双目紧闭,面如金纸,额上的血在脸上肆意横流,身上背上血肉模糊,连一块完整的皮肉对都没有。

贺兰王妃不顾一切地从高台上跑下来,边跑边问:“他还活着吗?他还活着吗?”

最年长的那个伸手探鼻息,只觉指间一片冰凉死寂,良久良久,才感到一丝气息吹拂到指间。

他惊喜地抬起头,声嘶力竭地喊:“活着,还有气儿!”

独自疾步绕过厅事走入后园的平宗听见这一嗓子猛地立住,紧紧闭上眼,长长地松了口气。

2439 阅读 0 评论